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AV练习生

正文 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治名不顾一切的阻止,更是激怒李敏。她疯了一般想挥刀直奔安思语而去,但陆治名用力抓住李敏拿刀的手,李敏又是咬又是踢,陆治名就是不松手。

    雨水将李敏的脸全打湿,疯狂狰狞的样子在夜色更显得恐怖。

    混乱间,李敏抓狂地用指甲猛划陆治名手臂上的伤口,一阵火辣痛得陆治名松开了手,李敏立即跑向安思语。

    此时,林子遨扶着虚弱的安思语,看着李敏挥刀砍向他们,他带着安思语迅速闪躲,可李敏步步紧逼,不管不顾的拼命向他们挥刀。

    林子遨扶着半昏迷的安思语,已经退到山边,身后就是毫无遮挡的山崖,他只顾着躲闪着李敏,根本没留意到身后有多危险。

    李敏心里一狠,奋力向林子遨及安思语跑过去,打算将安思语他们推出山边。

    然而,比她更快的是陆治名,他从后冲过去,抱住李敏转移了方向,但因为冲力太大,两人快速的滚落山崖。

    陆治名在急速翻滚下落的过程能感受到树枝石块掠过的剧痛。他本能地抓住什么,亦成功地抓住了一根树枝。

    李敏紧抱住陆治名的腰,陆治名动了动,想稳住身体,树枝立即发出更可怕的声音,听起来像随时都要断掉一样。

    “我们要死了,有你陪着真的没什么可怕。”

    李敏微微抬起头,却发觉眼前一片模糊,头上的血顺着流进眼睛。

    陆治名咬紧牙根,说不出话来,虽然抓住了树枝,但他也不知道能撑多久,如果没有人来救他们,他有可能因为乏力而坠下。

    “阿治,对不起……”李敏语带哽咽。

    陆治名手臂狂颤,手越来越酸痛,看来是撑不了多久。

    李敏凝望着陆治名,突然说:“其实我根本不爱你,我只是不甘心,现在越想越后悔。我会变成这样,其实和你没有关系,换着是另一个男人对我视而不见,我也会同样偏执,所以别以为我有多爱你。”

    李敏说的话真假参半。她是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那么偏执,走错了一步又一步。然而假的说话,是她真的很爱陆治名,为了他,她可以连生命也豁出去。她这么说,只是希望他不要为她之后的决定而自责,不想他再陷入无法解脱的死结。

    似乎是明白到李敏的意思,陆治名只能厉声的吐出几个字:“闭嘴!别放手!”

    可是李敏对着陆治名凄然一笑:“再见。”

    跟着她就放开了手,她的笑容始终面朝着陆治名,下坠,再下坠,直至消失在黑暗中。

    “李敏!”

    悲伤的一声呐喊在山谷中飘荡,而回应他的除了阵阵的回响和雨声,什么也没有。

    而此时,有人下来救他,来人腰间绑着绳子,手上还缠着另根绳子,慢慢向他的树干移动。来人用力将绳子一扯,绳套立即将

    娶我妈妈吧帖吧

    陆治名腰间牢牢绑住,那人大叫:“往上拉。”

    陆治名终于被拉到顶上,众人终于松一口气。

    陆治名左右找了一遍,没看到安思语的身影,紧张地问:“小语呢?”

    江危低声说:“别担心,人已送往医院了。”

    一整夜的绷紧,令陆治名身体几近透支,知道安思语被送往医院后,眼前一黑,身体直接倒下了。

    安思语被送往医院经检查后,身体及脸上的都只是皮外伤,没有伤及筋骨,但是身体十分虚弱。

    当安思语终于清醒,睁开眼就见林子遨在她身边。

    林子遨一直守在病床边,一看到安思语清醒,立即紧握住她的手:“小语,你醒了。”

    林子遨眼中全是血丝,看得出一定许久未好好睡上一觉。

    安思语忍着痛沙哑地问:“他们怎么样?”

    林子遨不确定她问的“他们”究竟是谁,他抚着她的乱发,柔声地说:“唐以萱在车祸中身受重伤,唐以衡在照顾她,江危怕他一个人应付不了,也陪着唐以衡。”

    “至于陆治名,他也受伤了,身体除了刀伤外还有几处骨折,不过人已经醒了。”

    “李敏呢?”安思语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问道。

    “她……死了。”

    林子遨便把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安思语一下怔住,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她对李敏是恨的,一方面知道她已经死了又不知该如何恨下去。

    想到李敏做的一切,安思语感到悲哀。李敏从一开始就恨她,却不露声色,刻意假装与她心无介蒂的亲近。正是如此,李敏将对她的恨一直埋在心底,直到最后彻底爆发,那种恨意将理智与人性完全泯灭,非要将她置于死地才罢休。

    安思语突然觉得很无力,就是因为爱,令一个本来正值美好年华的人灰飞烟灭,究竟爱是什么呢?是美好?还是摧毁?

    林子遨看着安思语难过的表情,拥着她靠在怀中:“小语,别胡思乱想,现在我只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安思语仆在他怀里,幽幽地说:“别离开我。”

    林子遨身体一震,什么也没说,只将她拥得更紧。

    安思语继续在医院养病,期间江危和唐以衡也有来探望过她。

    说到唐以衡,他憔悴的模样,让安思语感到心酸。

    “小语,对不起。”唐以衡的内心深感难受。一边是自己的亲姐姐,一边是自己爱的人。对于唐以萱的行为,令他觉得对安思语很抱歉;但唐以萱现在因脑震荡而受伤,他也不好过。

    安思语重重的叹了口气,主动拥抱着他:“以衡,别伤心,照顾好你姐,一切自有定案。”

    是的,安思语不是圣母,就算她不追究唐以萱,但水原加奈的事呢?每个人总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而偿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