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看不见的爱人

正文 【看不见的爱人】(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8年4月28日看不见的爱人3公司的新项目如期而至,很多的事情要做。部门内的许多同事加班时间陡增,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庞卿在内。每一天的工作任务都会榨干我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半夜到家都是倒头就睡。按理说,我不应该还有功夫抱着情色淫欲的腐朽思想。

    纵她千娇百媚,奈我望逼流泪,但庞卿的诸多言行举止都在“挑逗”着我。

    人的想象力可以安抚人们诸多不现实的幻想。当庞卿踩着高更鞋走过的时候,旁人眼中看到的是她优雅的身姿,生性好色的男人可能关注的是她摆动的双乳和左右扭动的丰臀。而我看到的是红褐色的乳头在D罩杯巨乳带动下起伏颤抖的样子,性感的蕾丝内裤被阴唇吞陷裹挟后,随着庞卿优雅的步伐,在阴道口互相挤兑摩擦的样子。

    “哎呀,又快要示十一啦!”周凌霄在座位上伸懒腰。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我看了一下时间,确实不早了。

    “收工收工。时间不早了,大家快点回家休息吧。”我说道。

    “下班喽,要么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了。”一个同事说道。

    身边的同事纷纷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回家休息。

    “你怎么回去?”我问周凌霄。

    “我男朋友来接我。”

    “这么晚还来接你回家,很恩爱嘛。”

    “嘻嘻。”周凌霄笑得很灿烂很幸福,两个脸颊都红透了。

    走之前我看了一下庞卿的办公室,发现她居然还在座位上。

    “别太劳累了,亲爱的。”

    我回到家也快十二点了,洗了个澡,疲倦地倒在床上。突然间,脑海中又浮现了庞卿的身影。

    庞卿是一个可以让所有阳痿肾虚患者不治而愈的女人,是一个无法用语言和文字形容的女人,一个让你对自我控制能力出现严重误判的女人。距离上一次在她办公椅上强奸她,也有一周多的时间了。工作任务那么重,客观条件也不允许我潜入她家中,而现在办公室加班的人又那么多,在办公室强奸她的难度同样很大。

    我如同一个患有重度毒瘾的吸毒者,拼命地寻找能够安抚自己心中欲火的一切方法。临睡前我翻看了一下之前拍摄的视频和照片。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利用我完美的计划,将积累了多年的兽欲倾泻在庞卿身上。想着的是用更多的体位上她,想着的是给她更多的性感装扮,想着的是给她录制更多的视频,拍摄更多的照片。根本没工夫没心思好好翻看和整理这些影像资料。

    面对上百小时的视频,上千张的照片,作为男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我感觉我的欲火并没有得到安抚,而是越烧越旺,无处发泄。自慰?试问各位,拥有如此性感妩媚的性伴侣,自慰难道不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吗?

    我立刻关上电脑,极力平复心中的躁动,想方设法让自己尽快入睡。

    如同炼狱般的生活又持续了半个月,我感觉我已经快疯掉了。总是不自觉地想在视野中找寻庞卿的存在,然后脑补出各种各样的淫秽画面,沉浸其中。

    好在这样的日子终于到头了,加班加点码工的苦逼日子告一段落了。今天公司内部会组织一个聚餐会,参与了此次项目工作的同事都受邀参加。

    销售部门的主管胡啸本不该受邀参加,他这家伙为了有机会接近庞卿,也恬不知耻地出席了这个聚餐会。最可耻的是他还主动坐到了庞卿身边。我了解庞卿,她的喜怒哀乐不常外露,对于胡啸的有意接近,庞卿依旧表现出轻松自然的神态。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作为主要参与本次项目的部门主管,庞卿在开始的就是就被邀请到主持台上讲话。

    “首先要感谢老板,组织了这一次聚餐会。”

    坐在台下的总经理笑得很开心。一个临近五十岁的中年人,被外调到南方城市工作,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空虚寂寞,更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对庞卿这样的性感部下有非分之想。

    “也要谢谢在座的各位同事,没有你们的艰苦奋斗,公司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好久没有见到庞卿这样轻松自然的笑容了,加上她充满成熟女性的性感声线,我的肉棒又开始起反应了。目光又开始不自觉地扫视她的全身,凭借着对她身体的熟悉,视线如同CT扫描仪般一层层地将她的衣物剥离。

    吃饭期间,胡啸总是故意找些话题跟庞卿搭话。庞卿也不避讳,与胡啸也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仪态万方。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以至于我心思完全不在吃喝谈笑上,只盼着快点结束。聚餐会结束的时候也已经九点多钟,看着胡啸意犹未尽的模样就更觉得恶心。

    “骚扰我的女人?我看你是活腻了。”

    压抑了接近一个月的欲望,加上胡啸今晚的举动把我惹怒了,我决定违背一次我以往的谨慎原则。

    我跟庞卿保持着车距,跟着她去到了她住处。我拿着后备箱里的背包,提前潜入到楼内。坐电梯上楼,然后藏在在一层之隔的楼梯转角处。庞卿的手机中早被我植入了木马,她的手机变成了一个跳板工具,帮助我使用自己的手机直接遥控到她房子内的窃听装置。

    等待了几十分钟后,靠近卫生间的窃听器传来哗哗的水滴声——庞卿准备洗澡了。一般情况下,她洗澡需要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加之她公寓的卫生间是一层塑钢门一层玻璃门的设计,身在其中时很难听到外面的声响。

    我照例将背包放到了水阀间内,站在庞卿的门前,打电话到庞卿手机上,做最后的安全确认。无人接听后方才小心翼翼地开打门,闪身而入,而就在我准备合上门的时候,看到走廊的角落有一个身影在盯着我。我为之一怔,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借助微弱的光线,隐约分辨出那人是个女孩,在打电话。

    我越是不自然,越是容易引起怀疑。我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用尽可能自然的动作关上门。

    “该死!为什么我这么大意?我的整个动作应该都被她看见了,如果她也是这里的住户,说不准已经有了疑心。该死!该死!”

    我站在门口足足快有一分钟,才恍然缓过神来。庞卿还在洗着澡,我得抓紧时间。

    往她冰箱里的牛奶下药,然后小心翼翼地躲进了行李箱内。由于没有庞卿的指纹,那一条未接电话的记录并没有删除,但那也不会引起她的很多怀疑。我真正需要担心的是门外的那个女孩,她到底是谁?她会把看到我的事情说出去吗?

    万一这些话传入庞卿的耳中,我岂不是……我开始设想一切最坏的结果,以及思考如何解除这危机的办法。

    等庞卿睡去后,我像过往一样来到她床边,抚摸她,亲吻她,脱掉她的衣物。

    不断飙升的激素水平让我的大脑兴奋异常,我就快被自己的欲望给吞没了。

    “再大的问题也等到快活完这一次后再做思考吧。”

    庞卿平躺着,我将她的双腿打开,没有任何的前戏准备,给肉棒上抹了些润滑剂后直接插入到庞卿肉穴内。

    “啊……好爽呀!”

    肉棒开始平稳加速。

    “久违了的感觉!啊……”

    “快有一个月时间没有肏你了,你这条小贱狗有没有想我啊?”我看向庞卿的下体。“或者说你的骚逼有没有想我?”

    “胡啸你个傻逼,主动接近庞卿?庞卿是不会多看一眼你这样的孬种的。她对你的态度愈是冷淡,对我的臣服愈是淫乱。”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我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庞卿的乳头,来回揉搓。

    “你们是不是很喜欢盯着庞卿傲立的胸部看?”

    我重复着肉棒撬开庞卿阴唇,然后被她的屄整根吞入的过程。

    “你们是不是很喜欢盯着庞卿丰满的屁股看?”

    一种发泄长期被压抑的冲动,一种在竞争者面前炫耀胜利的欲望,让今天的我兴奋异常。

    我将窗帘拉开,然后庞卿抱到窗台上,让她背靠玻璃窗坐在窗台上。抬起她的双腿,将肉棒再度插入。看着窗外的城市,灯火、车流、行人还有数不清的孤独。

    “亲爱的,看呀!这夜晚多漂亮呀!这样漂亮的夜晚最适合做爱了。”

    我拨开她略微有些散落的头发,让月光可以照出她脸庞的美丽。

    “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有没有人看到我们,希望有吧,那该多刺激呀!”

    我把她的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的双手从她膝下绕过,将她整个人抱起来。

    借助腰腹和手臂的力量,完成肉棒在她屄内的进出。这个如同考拉抱树的体位很过瘾,但也很累,没几下就大汗淋漓了。

    我将积蓄多时的欲望发泄一空,安静地躺在庞卿的身边,与我深爱的女人又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随后的几天,我恢复了下班后潜入庞卿公寓中,躲在她衣柜里的行李箱中,等庞卿就寝之后再从中钻出。独享庞卿的美妙身体,夜夜笙歌,好不快活自在。

    生活好像又回归到了原有轨道上,平淡而性福,但心中的疑虑从来就没有退去。

    连续多晚的房事,加之同事邀请外出吃饭,今晚就全当休息调节了。巧的是我居然在路上碰到了儿时的玩伴——大牛。

    我小时候是在家乡的村镇上度过的,那时候大牛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小时长得壮实,所以人们都叫他大牛。我们一起玩耍嬉戏,摘果捕鱼,滋事打架。

    初中毕业之后,我考上了省市区的重点高中,跟他便渐渐少了联系。上大学之后,我们便断了联系。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居然也住在这座城市里。

    “大牛,怎么在这里见到你了?”

    “小杰,哎呀!太巧了!多长时间没见了?”

    “也有好几年了。”

    多本H合集,大于3Mtxt下载

    “走走走,跟我喝两杯去。”

    说着大牛就要拉着我走。

    “不行,跟同事一起出来的。”

    大牛看了一下我的同事,又将目光转到我身上。

    “这么些年不见,看样子混的还不错呀!”

    此时的大牛穿的衣服很朴实,甚至可以说很土很丑,还有些脏,想必他从事的也是些底层工作。

    “留个电话吧,有空了一定要出来喝点。”

    第二天之后,我立马联系了大牛。大牛邀请我到他家吃饭,被告知地址之后,我坐地铁过去找他的。

    他住在一个破产国企工厂的老式职工楼里,看样子住在这里的人也不多了,幽静空荡。大牛把我领到他家,没想到他已经有了一个6岁的女儿。除了他女儿之外,屋子里还有一个身着职业装的女人,看样子比我年轻些许,相貌还算不错。

    “小杰,这个是崔老师。人特别好,经常来辅导我女儿的学习。”

    “崔老师,这是我的发小,小杰。好多年没见了,昨天碰巧遇到,今天就过来叙叙旧了。”

    “崔老师你好!”

    她微笑着回应了我。

    “你好呀!我还有些事,那我先走了。”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说完,她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去。

    “崔老师再见。”大牛的女儿说道。

    “记得把作业做完哦。”崔老师摸了摸大牛女儿的头。

    “好……好的。”

    等崔老师走掉后,大牛也开始下厨做饭。

    这房子是老式的职工公寓,面积不大,家具破旧,昏暗杂乱。想不到大牛现在过得这么艰苦。最不幸的是,大牛的女儿似乎还有些精神上的疾病,这更是雪上加霜。

    饭菜上桌,酒水入杯,几杯下肚,话匣子便彻底打开了。我跟他聊了很多,过去的往事,这些年的经历。有开怀大笑的话题,自然也有心酸难过的心坎。

    “嫂子她……”觉得这个话题可能不宜说,我便把话收了。“不好意思,可能我不该提这个的。”

    “朵朵,吃饱了你就去房间里做作业吧。”大牛放下手中的酒杯,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是我的兄弟,没有什么话是不能够聊的。”

    大牛把她女儿支走之后,才开始向我娓娓道来。

    原来他老婆因为家里穷,加上两人的女儿天生自闭,早几年跟别人跑了。就是那段时间,大牛就染上了酒瘾,有事没事就要喝上几杯,麻痹自己痛苦的神经。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为了多赚几个钱,给女儿看更好的医生,所以就来到了这座城市打工。但因为没啥文化,平时只能打些零工,收入还是很卑微。找这样破旧的房子租住,也是为了多省些钱。

    说到这里,一向坚强的大牛眼含泪光。

    “就没哪个亲朋好友帮帮你吗?你三叔呢?没记错你三叔很早就开始做些海上走私的生意,发了点小财,你不向他寻求些帮助吗?”

    改革开放之后,南方靠海的省份开始出现走私行业。一些原本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们感受到了其中的甜头之后,开始慢慢从事这样的行当。有些走私些货品,胆大的走私毒品和偷渡人口,都赚了不少的钱。

    “帮了,给了些钱。但是一下子就花光了,都有手有脚的,不好意思继续开口。”

    说罢,大牛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立马给他斟酒。

    “你三叔跟谁做生意?”

    “听说是东南亚的人,家里人虽然知道,但是都是不愿说起,所以具体情况知道得也不多。”

    “他做人口生意吗?”

    大牛突然抬头,睁大着眼睛看着我。

    “你问这个干嘛?”

    “没别的,如果你三叔做这方面的生意,有货想买给你三叔。”

    大牛沉默了一会。

    “小杰呀,你也是读书人,看样子混得也不错。听兄弟一句劝,别趟这样的浑水。我当年就是因为年少无知,血气方刚,本该好好读书的年纪把别人给捅伤了,才变成这样子的。”

    大牛拍着我的肩膀,不停地摇头。

    “大牛,”我把酒杯举起来,示意要碰一杯。“作为多年的兄弟,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也是为了朵朵考虑。如果没钱给朵朵看病,没钱给朵朵接受更好的教育,你觉得她以后会幸福吗?”

    大牛低下头,默默不语。

    “还记得咱们小时候,去偷隔壁工厂的铁、铜、铝卖钱的事情吗?”

    “记得。你身手敏捷,头脑聪明,负责制定作战计划,你说我力气大,所以让我主要负责搬运。那时候把偷来的铜呀铁呀卖了钱,就去网吧打游戏。”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大牛回忆起年轻时的自在生活,不禁地笑了。

    “要不要跟我再玩票大的,一次就收手。你以前不都说我是诸葛亮在世吗?

    只要有我在,都是计划的天衣无缝,偷了那么多东西还从来没被大人逮到过。

    事成之后,我三你七。到你手上至少也是大几万,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有个十来万。

    你好好考虑一下。”

    大牛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

    “我先问问吧。”

    我再次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天晚上,我看到的人影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所以我先从庞卿所住区域的高中开始调查。黑进目标高中的电脑,翻找所有学生的的信息,只要填写的住址跟庞卿接近的,就是目标。

    仅仅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就成功找到了她。名叫郑洁,十七岁半,高三学生。但似乎她也是个问题少女,因打架受到过校方的处分。

    通过比对照片,我进行了学校和庞卿公寓的实地调查。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确定那晚的人就是她。梳了个双马尾,在周六补课的时候喜欢穿超短热裤,用这种方式展现她们这个年纪眼中的美。但年轻确实就是资本,吃不胖的体质,紧致的皮肤,不需要长相多么出众,只要稍加打扮都是那么青春洋溢。

    她还早恋了,放学的时候跟一个同校男生走在一起。她看到我进庞卿家门的时候,估计她就是在跟她的早恋对象通电话吧。

    这个心头大患一日不除,我进出庞卿的公寓都有些忌惮,跟庞卿在床上做爱都难以尽兴。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最后我也等来了大牛的电话。他说他三叔很小心谨慎,就连他这个侄子都有些信不过,怕是警察设的套。在大牛的再三恳求下,他的三叔才勉勉强强答应。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该如何下手,才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郑洁晚自习回家的路上,都会有人陪同。因为是早恋,所以他们在小区前的一个路口就会分开。

    但郑洁独行的这段路也不是很利于下手。

    早些年就有过这样的案件,独自回家的女性遇到迷路的小孩,在同情心的驱使下,帮小孩找寻父母。小孩一路将受害女性引到无人小巷,埋伏在那的罪犯轻松将受害女性制服。那些受害女性被凌辱过后,被贩卖或被杀害。

    我想借大牛女儿做诱饵,欺骗大牛女儿,这是表演游戏。设计一条路线,绕开监控摄像头,将郑洁引入小巷。在动手前再将大牛女儿带开,不让大牛女儿看到“游戏”外的东西,一切都会变得完美。

    大牛的女儿虽然患有自闭症,但我教给她的东西,她很快就学会了。这样可爱的朵朵,怪不得那个崔老师会如此喜爱照顾。

    “你看着你女儿,别被老渣给拐走了。我在那个无人的小巷等着。”

    临行前我吩咐大牛,大牛听后连连点头。

    计划很完美,郑洁被引入小巷后,我将她电晕,拖上了车。大牛则悄悄地将她女儿带走,打车送到了崔老师家中。

    那个姓崔的老师是个很善良的人,而且看得出她很喜欢小孩,很喜欢朵朵。

    只要大牛谎称自己有急事,要回老家一趟,没人照看小孩,姓崔的老师自然不会拒绝大牛的请求。

    再次跟大牛碰头之后,我们便马不停蹄地朝着城外开去。

    “怎么样?”

    我看他有些紧张,便问道。

    “没什么。刚才朵朵说了我们绑架的事,当然她之知道我们骗她的那些东西。”

    “那崔老师没起疑心吧?”

    “没有,我按照你的意思解释了。”

    “能抽根烟么?”

    我示意他开窗。大牛抽了一支烟之后,紧张的神经得到了一点的缓解。

    “别怕!只要挑这样烂得没啥人走的公路开,就不会被人发现,只不过路上就要多遭点罪了。”

    “不怕不怕,只要把这逼卖给我三叔,这件事也就算了了。只不过我这三叔连我都不太相信,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这都正常,如果他不是一个连自己侄子都怀疑的人,也不会平平安安地做那么多年的走私生意。”

    “怎么说?”

    “早些年我听说,有一个新闻报纸的女记者,为了报道关于渔民走私的新闻,独自一人到某个渔村调查。被渔民发现后惨遭轮奸虐待。渔民们随后将其带上渔船,准备将她卖给东南亚的人口贩子。本就身体娇柔的女记者哪里受得住非人的虐待,死在了半途上。渔民们抛尸的时候不巧被路过的渔政船看到。后来什么事情都被查出来了,船上的渔民多被判了重刑。从那之后,海上走私也便没有之前那么猖狂了。

    听我说到这,大牛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言不发,似乎还是忐忑不安。

    我继续集中精神,开着夜车。为了不让自己的秘密被揭发,为了能够继续拥有庞卿,再卑劣的手段,我都要去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