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们在毕业那天杀死对方

正文 【终:结局二】手心的太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因为他们太认真专注於床上的许晶晶,没注意到就站在转角处的人影。直到许晶晶的眼眸蓦然瞠大,目光中透出惊恐和茫然,汤子欣才察觉了有旁人的存在,她一转过头看见那张俊秀的熟悉容颜,狠狠怔住,「店丶店长──?」

    她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个人会出现,下一刻,一只手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轻柔地将许晶晶的呼吸器戴回原本的位子。

    「徐晋阳……是你告诉店长……」

    徐晋阳面色平静,那双眼眸里看不清任何情绪,直直盯着许晶晶,「其实不管出於什麽理由,没有人有权利剥夺他人的生命,但是这世界上有很多不得已。这样的痛,子欣已经在不得已下承受过一次了,难道,妳还要她承受第二次吗?很抱歉,我做不到,因为我是真的爱她。况且今天如果是我……我会希望这最後一刻,待在我身边的,是我真正爱的人。难道妳不是吗?」

    泪水再次布满眼眶,顺着脸庞滑下,她的嘴喃喃张着,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汤子欣的脸上既有着愤怒,又带有些许茫然,但还有一丝隐藏在这些情绪下的……释怀。

    不用承担一个生命的如释重负。

    但是这样想着的同时,罪恶感也随之涌上。

    「对丶对不起……晶晶……」她摀住自己的脸,像个无助迷路的孩子缓缓蹲下。

    一只温厚的手搭上她的肩,却不是徐晋阳,而是店长,「子欣,到了今天,我其实很谢谢妳,妳也别怪晋阳,他只是做出了他觉得正确的选择。陪晶晶走过这最後一段路程的,的确应该是我。」语毕,他收回手,缓缓走到床边坐下,然後伸出手温柔揩去许晶晶脸颊上的泪水,「妳真傻,为什麽从来没有想到……要求我呢?」

    没错,这些对她来说重要的人里面,她唯一没要求过的就是店长。因为她了解对方,一旦要求了,店长恐怕是这些人之中最毫不犹疑的人。

    不是狠心放弃她,而是心疼她,所以甘愿把难受揽到自己身上,终生承受。

    「放心,晶晶,我会在这里陪着妳。」他摸了摸她的头,转头对汤子欣说:「子欣,麻烦妳,帮我们再唱一次歌,好吗?还有晋阳,要跟你借琴了。」

    不等汤子欣反应,徐晋阳把手风琴递过去,然後把汤子欣搀扶起来。

    房内,再度传出歌声,高亢清澈的嗓音带着些许哽咽,手风琴的声音温柔应和。这次,感应器夹到了店长的手指上,他单用一手弹琴,动作行云流水,俨然就是练琴多年的行家。

    徐晋阳就站在一旁,静静看着汤子欣边留下眼泪,边开口唱歌。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也许低下头会哭泣,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

    会有柏林墙出不去,一生与苦难做邻居,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麽。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

    当某天那些梦啊,溺死在人海里别难过让他去,这首歌就当是葬礼。

    挂在脸孔上是面具,流言比刀剑还锋利,金钱的脚下有太多奴隶。

    人心有多深不见底,灵魂在逃亡无处去,现实像车轮我是只蚂蚁。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

    当某天那些梦啊,溺死在人海里别难过让他去,这首歌就当是葬礼。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也许低下头会哭泣,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

    会有柏林墙出不去,一生与苦难做邻居,伟大时光已夺走你什麽。

    谁能证明你在人间来过。」

    弹到将近尾声,许晶晶已经阖上眼睛,但是她的神色非常安详,就像是陷入熟睡一样。

    最後一眼,她得见自己最亲爱的人,虽然无法亲口道别,却用一个她自认最美丽的笑容,和他说了再见。

    店长把手风琴放於床头柜上,缓缓起身,轻轻一吻落在许晶晶白皙的额间,眼泪坠落的同时,轻声说道:「晶晶,晚安。」

    *                                        *                                        *

    隔天,某渐冻症患者被加工自杀的新闻一传出,震惊社会,在是非对错之间挑起轩然大波──加工自杀者是自己去警局投案的,除此之外,还有共犯。共犯是一名未成年少女,她还一并承认自己在数年前亲手开枪打死父亲的犯行,一时之间,各大媒体每天都忙得很,忙着挖内幕丶忙着挖人创口,只为了满足社会大众的重口味。

    经过警方调查审核,确认无误。少女犯罪时已满十四岁,虽然主因是家暴导致意外发生,却仍要负刑事责任,但从轻减刑,她被送进少年感化院收容,服刑期限为五年。至於另一个人早已成年,不管出於何种原由,帮助他人使之自杀就是犯法,被判了七年徒刑。

    整体定案,受刑者也并无异议,就被送进监牢了。

    这事传到学校,大家莫不震惊万分,但也只是随口闲聊谈起,没有人敢大声议论,因为校方那边下了很明确的指令,不要再让校方形象重创。

    在那之後,徐晋东如期毕业,徐晋阳也恢复一般日常生活,少了汤子欣,他在大家眼中又变得正常无比。

    但什麽改变了,只有他自己清楚。

    平常放学後,他就必须到已经歇业的咖啡店去准备关於乐团的事情。在入狱服刑前,店长把乐团所有的东西全权转移给他,在店长回来之前──他会保护好乐团。

    时间一到,阿龙阿虎一样会来到这个地方练团,但是没有主唱是要练个鬼?

    所以,徐晋阳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请徐晋东将许奕帆编好的曲谱转寄给他,然後他再让阿龙阿虎事先录出只有背景音乐的歌曲,等到假日探监时带去给他心怀挂念的人。

    这是他唯一可以支持她丶支持乐团的方式。

    想到第一次探监时,汤子欣的脸上不是没有憔悴,但这是她的决定。要是不服刑,心中的罪恶感永远无法抹去,即使未来的路会辛苦许多,即使可能遭受他人的异样眼光,她也不想逃避了。

    徐晋阳清楚她的决意,所以他才更要留在外面,在这段期间里──帮她造出一个安全的盾,让她从这个地方出来的时候,不会再孤苦无依。

    「这次的歌,妳听完之後,把里面的东西删掉,录进妳的声音,剩下的我会处理。」

    最近乐团每隔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就会释出新作品,相当特别的是主唱位子空空荡荡,只有一张背对镜头的高脚椅,若不是椅背被挡住,就可以看见放在上面的录音笔经由扩音方式传出,只有吉他和鼓手的声音是现场的。

    粉丝只觉得是新招,反而令起另一种狂热风潮。

    汤子欣点点头,对隔着一道玻璃的人露出微笑,「好,谢谢你,徐晋阳。」

    「嗯,那我走了。」

    这就是他们每次会面的简短过程,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惊心动魄,只有从眼神中确认彼此安好,一切就好了。

    夜里,汤子欣拿着录

    校园强暴秘录吧

    音笔仔细听着歌,听着听着,陷入失神。

    本来监狱里是不能送录音器材这种东西进来的,不过店长人脉广,所以放了方便,况且录音内容也会经过狱警检查,基本上没什麽问题。

    阴暗的空间里,轻亮的嗓音传出,是这个监狱里前所未见的事情。不管这是不是可行的,却没有任何人来阻止她,要她别唱了。要是细细聆听,除了歌声之外,还有不少啜泣声。

    入狱後的半年,某次她将录音笔交给狱警盘查,迈入中年的男狱警先是顿了一下,他本来打算转身离开,後来又停住脚步,对着汤子欣说:「我是最近才转调成为狱警,这些年被送进这里的孩子也看多了,我其实一直在想──要是我自己的孩子进到这里来,那我不要这个小孩也罢。」他搔了搔头,对汤子欣露出一个肯定神色,「但是时间一久,我就知道我可能错了。子欣,这世界上,没有人不会犯错。」

    汤子欣愣愣地望着他。

    狱警晃了晃拿在手上的录音笔,「我从不看那些娱乐节目的,那是我女儿喜欢,她喜欢听妳唱歌,连带的也影响我这个老爸了……在这里啊,大家都是妳的粉丝,但我可是第一个!」

    因为,是他第一个听见这录音笔里头传来的美丽声音。

    狱警露出慈父笑容,浅笑道:「以後出去了,也别忘了叔叔是妳的头号粉丝啊。」

    汤子欣忽然垂下头,眼泪啪搭啪搭掉到地上,无法停歇。

    这是她第一次在监狱里哭泣,因为她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募集到了这麽多新客源。

    很快又到了会面时间,这一次,拿着话筒,她轻声说:「徐晋阳,我唱歌给你听,不要透过录音笔,就用话筒,好不好?」

    徐晋阳点点头,神色认真地盯着她。

    这次会面,会客室中异常安静,大家都在听着汤子欣唱歌,没有人主动去打断她和徐晋阳的四目相接,还有内心最深沉的思念。

    *                                        *                                        *

    五年匆匆过去,某一天,SECRET乐团突然宣布要进行一场直播表演,网路世界顿时炸翻,粉丝们全部引颈期盼,时隔多年,又盼到一次现场的机会了!

    在直播开始之前,徐晋阳准备好练团室的一切後,穿上高中制服,开车来到监狱外头。

    等大门缓缓开启,乍见那抹纤细的身影缓走出,他不知道内心霎时涌起的情感是什麽,他们一瞬也不瞬望着对方,直到彼此只有数步之遥。

    「干嘛?今天要玩返校日啊?」

    「等了五年,是该毕业了。」

    当年,汤子欣没来得及参加她的毕业典礼,徐晋阳虽然完成学业,却没有参加毕业典礼,一头就埋进了乐团的幕後工作中,从未间断。

    「今天,是我们的毕业典礼,不用穿什麽正装,这个就够了。」徐晋阳把制服递给她,神色温柔。

    汤子欣缓缓伸出手,接下了有点泛黄的制服。

    在她去自首的时候,她曾想过──这个人,或许不会再出现了。也可能他撑不下去,决定离开。不管如何,她都不会怪他,因为他做的够多了。可她远远低估了徐晋阳的韧性,或许徐晋阳的坚强,有一部份来自於他的爷爷吧。

    「嗯,走吧。」

    回到熟悉的练团室,将所有一切准备就绪,徐晋阳站在镜头之後,望着戴着面具的三人,手势一下──

    线上顿时涌入无数粉丝,数字以非常惊人的速度攀升,尤其在发现主唱出现後,整个呈现爆炸状态!

    眼尖的人立刻在留言串表示那是某某高中的制服,引起一番讨论。

    面具下的人深吸了一口气,抓紧麦克风,轻声说着:「好久不见,缺席这个位子五年,是因为出了一点事情……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之後,我想用最为真实的样子面对大家,不管喜欢也好丶讨厌也罢……这就是我的样子。」

    说完,她摘下面具,阿龙阿虎一同。而徐晋阳默默注视这一切,缓缓闭上眼睛。

    在镜头另一端的人乍见这些面孔,有震惊丶有错愕丶有欣喜丶有陌生。

    汤子欣将双唇凑近麦克风,「不知道大家对Krystal的记忆是什麽时候开始的,我很开心自己唱的这些歌陪伴了很多人走过了他们心中最为黑暗的时光。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别人的太阳,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找到自己的太阳,我很庆幸……我找到了,这首《手心的太阳》送给你们,就算有阴影也不要害怕,因为在你手心里的太阳,可以帮助你们找到亮光。」

    顿了顿,鼓棒声敲起,然後嗓音轻落。确实是她,是这个声音。

    「爱总忽然退潮,心慌乱触礁,沉没在深海里,看海面闪耀。

    但回忆像水草,紧紧的缠绕,梦才温热眼角,就冰冷掉。

    努力越过风暴,向着未来飘,我们才会遇到,感动的拥抱。

    你总是能知道,我的坚强剩多少,给我最刚好的依靠

    你手心的太阳,只轻放在我背上,委屈就能笑着落泪,被释放。

    在手心的太阳,黑暗里特别明亮,让远路好像是一种分享,而不是漫长。

    你手心的太阳,有种安定的力量,就算世界再乱我也不心慌。

    我手心的太阳,或许只像个月亮,却用所有爱,为你投射我,最暖的光芒……」

    这一天,是SECRET的乐团生涯走向另一个时代的转捩点,不论好坏,揭开神秘面纱背後带来的代价,都是他们大家决定好要去承受的。

    演唱结束,镜头关闭,直到练团室中只剩下徐晋阳跟汤子欣。他迈步走近,直到汤子欣面前,她看起来相当疲累,要是没有高脚椅支撑,可能已经倒在地上睡死了。

    他拨开她额前的发丝,目光温柔,「还好嘛?」

    「嗯。」她一如往常的逞强,咬了咬下唇,抬起头来,像个见到初恋的羞涩女孩,「小太阳,虽然迟了五年……但我还是要跟你说……毕业快乐。谢谢你,成为我生命中的太阳。」

    他温柔捧起她的脸,「妳真狡猾,这些话,是我要说的。」

    「欸,我们打的赌,你还记不记得?那你心中的恶魔,被杀死了吗?」

    她没来由问了这个问题,徐晋阳偏头思考,低笑作答:「以前的死了,但是有了新的,今天刚从监狱里被放出来了……」

    汤子欣赏了他一拳。

    玩笑过後,他们四目相接,眼睛里映出对方的轮廓,相视一笑。

    面对伤口的确不容易,但是此时此刻,他们不再孤然一身。不管有没有人愿意给予祝福,他们也从过去的伤痛中──顺利毕业了。

    《    我们在毕业那一天杀死对方    第二结局    完    》

    ---

    总算修完和补完了QQ

    谢谢喜欢这坑的读者支持,也欢迎留言给我感想哈哈,然後强烈建议搭配歌曲服用,效果倍增哈哈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