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风情谱之正派老教师

正文 【风情谱之正派老教师】(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风情谱之正派老教师】(二)提前预祝大家五一节快乐!

    2018-04-24我们学校的女厕比较简陋,没有独立隔断而且都是蹲便,满眼望去都是一个个蹲位。我俩进来的时候刚好里面没人,我一回头见她也跟了进来,略一犹豫,笑着对她说:“文静,你也上厕所?”

    她不说话只是抿嘴儿冲我笑笑,站在那不动。我见她不动,心里犹豫,如果她就这么看着我,太尴尬了,我没穿裤衩儿,非让她笑话不可。想到这儿,我憋了憋尿,对她说:“文静,要不你先来?我不急。”

    她上下看了我两眼,忽然说:“丁姐,您是过来人,我想问您个事儿。”

    我忙点头:“请讲。”

    她凑近了小声问:“丁姐,您说咱们女人穿的裤衩儿是全棉的好还是莫代尔的好?”

    我听她问这个,有些不自在,忙回:“啊……哦……你是说内裤啊,我想还是全棉的好,透气。”

    她听了点点头看着我的脸问:“那您穿啥牌子的?我想看看。”说着,她竟然伸手就掀我裙子。

    我忙按住她的手,嘴上说:“哎!文静!这怎么行?别这样!”

    她冲我一笑:“你怕啥?都是女人,我就看看啥牌子的!”

    我紧紧拦住她说:“不行!即便都是女人也有别……不行……哎……”我一个没留神竟然被她从后面把整个裙子掀到腰部顿时丝袜大屁股暴露在她面前!

    “呦!丁姐!你没穿裤衩儿!”她笑着突然伸手在我的肥臀上猛的一拍“啪”

    的声脆响,打得我一愣!

    “黄文静!你这是干什么?!放手!”我回过神儿来又羞又恼正颜厉色甩开她的手整理好裙子下摆。场面太过尴尬,我想往外走却被她拦下,她却不以为然,嘻皮笑脸问我:“丁姐,你为啥不穿裤衩儿?”

    我羞臊得满脸通红,顺嘴说:“你……你管不着……”

    她听了笑,忽然伸手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冲我说:“你别急,你看看,我也没穿裤衩儿。”

    其实她这情况我早知道我还是跟她学的。但依旧装作很吃惊的低头看了看,点头说:“那咱俩扯平了,都没穿内裤!”

    她放下裙子小声问:“丁姐,你知道我为啥不穿裤衩儿?”

    我稳了稳神儿摇头:“为什么?”

    她一笑,压低了声音:“为了随时都能操屄!方便!”

    虽然我早预料到她会提这方面,但听她就这么脱口而出还是觉得太过分,忙正色:“文静,我需要提醒你,咱们是教师,用词要文明,你说的那个太污了!

    而且你把咱们的生育器官竟然称作什么……那什么……是不是对咱们不尊重呢?”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她听了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好半天才说:“丁姐,你可真够假正经的!

    屄就是屄,还生育器官?哈哈,您给我上生理课呢?”

    我被她一通抢白,哑口无言,有些恼怒:“黄文静!我没心情给你上生理课!

    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要注意用词,你是老师!你的形象很重要!”

    她反而冷笑:“你正经?你不也没穿裤衩儿?不也是为了操屄方便?切!”

    我听她竟然这么说,忙制止:“住口!我……我没穿内裤完全是因为怕热!

    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她一脸不屑:“行了吧丁莹!咱们都是女人,谁不知道谁?切!装屄!”

    我被她说穿看破又被抢白,气得有些语无伦次的说:“住口!谁……谁跟你装生育器官了!?……”这话一出口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听了更笑。或许是笑声稍稍缓和了紧张气氛,我语重心长看着她说:“文静,我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我很正派,是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的正派老教师!你千万不要误解我。”

    她听完一撇嘴:“操!你不认账我也没辙,不过我觉得你这人真没劲!幸亏我不是男的!”

    我听了不解,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是男的你会怎么样?”

    她白了我一眼冷笑着骂:“我要是个男的,就冲你这装屄的劲头儿,早把你扒光了撅着屁股操你屄的屁眼子!操完你屁眼子再操你嘴!我觉得你那屄嘴连屁眼子都不如!没一句实话!操!”

    我彻底被她如此污言秽语惊呆,这么脏的话她说出来竟然朗朗上口?!我张嘴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许久我才诺诺的说:“文静……请……请你不要这么……太下流了……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简直下流到了极致……”

    她冷眼看着我说:“这算个啥?!比这更下流的我有点是!想听吗?!”说着她用手指着我的鼻子瞪眼骂:“我看你就是个欠操的老婊子!老淫屄!老荡妇!

    老母狗!装屄你倒是挺有一套的!我就不信!见了鸡巴你不软?!”

    我和她面对面,虽然依旧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但其实内心早被她震慑住!

    我无意与她对骂,也骂不过她,见她不骂了,我扭身走到一个蹲位跨上去蹲下小便,一股清澈的尿液喷了出来。她见我不理而自顾自撒尿,忙凑近了弯腰侧脸盯着我底下看,冷笑:“呦!流儿还挺冲动!”我被她臊得无奈,沉默不语。

    她见我还不说话眼珠一转凑过来问:“丁莹,你闻过屄吗?”

    我听了一愣:“闻……?”

    她浪笑:“要不你闻闻我的屄是啥味儿的?”

    我忙正色道:“黄文静!请你放尊重点儿!我可比你……”不等我说完,她已经凑近了撩起裙子用裤裆往我脸上蹭,边说:“没事儿,你闻闻,告诉我啥味儿的?”我蹲着,她站着,我挣扎着想起来却又被她抓着头发按住,最后我只好任由她把屄贴在鼻子底下,我使劲儿吸了口气,那股子骚味儿直冲过来,熏得我头晕,忙侧过脸。

    她问:“啥味儿的?”

    我有心不搭理她,但此时就我们两个,场面十分尴尬。沉默良久我才吐出一个字:“骚!”

    她听了点头:“不奇怪,我这屄经常操,长流水儿。”说完,她瞪着我问:“丁姐,你说咱俩还是不是好同事好姐妹儿?”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今天之前是的,但今天之后,我也不知道!”

    她听了点点头:“有你这话,我也算放心,咱这么着,如果今后你还想咱们做个好同事好姐妹儿,我把屁股撅起来,你从后面给我舔舔屄,也算你有良心。

    反之,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以后咱俩谁也不认谁!”

    这话算是将了我一军,让我十分为难,我有心一走了之,但今后就会树立黄文静这么个对头,依她和赵帅那些人的关系绝对不会说我好话,我二十多年正派的好名声恐怕就毁于一旦!但让我给她舔那里简直就是对我的极大侮辱!

    我这儿拿不定主意,那边黄文静已经迅速扭过身弯腰撅起屁股,两手绕到后面掀起裙子褪下裤袜,那白花花的大屁股直冲着我,从后看,浓密的屄毛儿、褐色屁眼儿、大小屄唇清晰可见。

    我十分为难忙说:“文静……你别这样……难道非要让我舔你的……生育器官吗?”

    她回过头瞪着我喊:“你快点儿!舔是不舔来个痛快的!待会儿来人了!”

    我心里怦怦直跳,咽了口香唾,想了想说:“文静!既然这么说,那我也把话说明白,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这是为了咱们同事姐妹之间的友情!为了表示我对你的尊重!而且我希望咱们只这一次!以后必须杜绝!”说完,我迅速站起来提上裤袜放下裙子迈步走到她身后蹲下,先是看了看,然后将脸探到她胯下小嘴儿一张吐出一条温润香舌结结实实给她舔了一口。

    “哎呦我操!……还不承认你是个老婊子!……舔屄都舔得那么带劲儿……哎呦!哎呦!”文静边说边扭动屁股在我脸上蹭来蹭去。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从刚才被她辱骂开始,我内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似乎是被她的气势所震慑、征服,又或是对她恐惧。总之,我似乎无法拒绝她提出的任何要求。

    “啧啧啧……”香舌上卷,舌尖快速进出屄道,流进我嘴里的不止有香唾,还夹杂着一股股黏糊糊的屄水儿,睁开眼,她那外翻着的褐色屁眼儿就在我面前,距离这么近,我甚至连屁眼儿周围有几根儿柔毛儿都数得清,鼻子里闻到的是屁眼儿散发出的浓浓臭气,甚至还有没擦干净的黄屎,真恶心!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行了,挺爽。”她似乎怕外人撞见,让我舔了一会儿就迅速推开我整理好,脸上洋溢着征服者胜利的表情。我长长出了口气觉得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用舌头吐出来拿手一捏,原来是一根屄毛儿。

    “丁姐,谢了,你拿我当朋友,我也拿你当姐妹儿,以后有好事儿我肯定想着你。”她十分高兴,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我看着她认真的说:“文静,我真不是你想象那种女人,虽然刚才我那么做了,但那是为了咱们的友情,我希望你千万不要误解我,我是个正派女人。”

    她无意与我争辩,只笑着说:“行啦丁姐,我知道了。”说完,挎着我的胳膊一起回到办公室。

    这一周我过得都很辛苦有意的不与黄文静碰面、说话,我承认我是有点怕她,她太厉害让我觉得无法接受。转眼到了星期五下午,上午课后,我回到办公室匆匆吃了口午饭,只等下午我就可以下班回家。呆着呆着,我只觉头晕犯困,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睡着了。这一觉睡得真香,算是把这一星期的觉都补了回来,直到我被一个声音唤醒。

    “丁姐……丁姐……”我听出是黄文静的声音,忙挺直了腰。四周看看,办公室里静悄悄的,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

    “丁姐,下面。”她的声音从桌子底下传出来。

    我忙推开转椅弯腰一看,只见她竟然把隔断都拆开,正趴那儿笑着冲我招手。

    “文静……你这是干什么?”我有些纳闷儿。

    “你钻进来,我有话跟你说。”她脸色有些潮红。

    我看看办公室里再无其他老师,只好推开转椅弯腰钻了进去。

    “有话咱外面说,这里多挤?……”我边说边往里钻,直到和她脸对脸。

    “嘻嘻,我觉得这样好玩儿。”她笑着突然伸手勾住我脖子往怀里带。

    我没留神忙随着她往前抢,忽然就觉她把脸凑过来小嘴儿一张盖住我的小嘴儿!

    “唔……不……”我被她措手不及支吾想说话,刚一张嘴她的香舌便伸进来不停在我嘴里翻弄,我只觉浑身发软顺势把脸靠在她肩头。

    “嗯……啧啧……嗯……唔……”也不知她这舌头有什么魔力,逗弄得我情绪亢奋,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一个劲儿的用香舌回应,吞咽着她吐给我的香唾,甘甜甘甜的,吃了还想要。好一会儿,她才放手,我顿时清醒了许多。

    “你……你这是干什么!?”我红着脸质问。

    她舔了舔嘴唇笑:“咋样?我口活儿还行吧?”

    我不敢与她对视,只说:“我觉得咱们这样不好!以后别这样了!”

    她笑:“我又不是男的,你怕啥?咱俩亲个嘴儿也玷污不了你正派老教师的名声。嘻嘻。”

    我是拿她真没辙,只好苦笑着点头说:“行了文静,咱别闹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可要下班了。”说着,我就想往后退。

    她忙拉住我说:“丁姐,你等会儿……”

    我看着她问:“还有事儿?”

    她脸色更红,点点头看着我说:“丁姐,要不……要不咱俩互相舔屁眼子?”

    我听完愣了一下马上拒绝:“不行!不行!这叫什么事儿!不行!……”

    她紧紧拉住我说:“丁姐你听我说,我中午刚被俩男的操了个屁眼儿,里头又痒又麻难受极了!丁姐……丁莹!”我脑海里突然闪现出那天杂物室的一幕,赵帅那大黑鸡巴不正是操了她的屁眼儿?想不到今天中午她又被操了屁眼儿!而且还是让两个男人!!

    看她那样子的确很难受。我又气又急忙推开她的手说:“文静!不行!……你……你身为一名教师,怎么……怎么能在学校里干出这么龌龊的事儿?

    而且……而且还是用那么脏的排泄器官?!……你……你不觉得可耻吗?我……我都没听过……竟然还有用排泄器官的……太脏了!太脏了!……太……”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正抽在我脸上,黄文静用这种粗暴方式打断我!

    “呀!”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用手捂着质问:“你……你干嘛打人?!”

    她冷冷看着我:“哼!咋了?!我就在学校干,咋了?!我自己乐意,你管得着吗?!丁莹!你少给我扣帽子!姑奶奶不吃这套!你再敢废话信不信我找几个哥们儿操了你!”

    她脾气一上来我就害怕,实在闹不过她!顿时失声。她见我捂着脸不说话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似乎更来气,柳眉一挑瞪着我骂:“操!咋了?!抽你你还不服气?!姓丁的我告诉你!姑奶奶忍你很久了!见过装屄的!可没见过你这么能装的!老淫屄!老婊子!”她这一通臭骂吓得我不敢作声更不敢离开,只呆在那里不动。一时间安静下来,我和她面对面坐在桌子底下,只听外面风刮杨树的“唰唰”声。

    “丁姐,我不是有意难为你,要你做的都是你力所能及的事儿,那天在女厕,你不也用实际行动证明咱们是好姐妹儿?现在我底下难受,你咋就不能挺身而出仗义一把?再说,我不让你白干,有好处给你。咋样?”黄文静似乎消了点儿气,口吻也平和下来。

    我根本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呆坐。她见我不说话,用手捅了我一下柔声说:“你不用害臊,咱俩都是女人,怕啥了?这儿又没外人,谁也不知道,你肯定不会说出去,我也不会说啊。要不这样,我先给你舔然后你再给我舔,咋样?”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我心里根本不知道该咋办,依旧不做声。她见了索性连推带搡让我脸冲外屁股对着她。

    “文静,别这样,这样不好!那里脏,怎么能用嘴?太脏了!别这样文静……”

    我言语无力又怎能拗得过她,被迫的,我朝她撅起屁股。她兴奋得从后面把裙子掀到腰,顿时黑色连裤袜包裹着的硕大肥臀暴露在她面前,她看了看一声冷笑:“操!又是没裤衩儿!还装呢!”我被她羞臊得无言以对,只好低下头。

    她把裤袜扒下来,两手掰开我的屁股露出褐色屁眼儿。

    “呼……”我只觉得屁眼儿一阵凉风,原来她竟用嘴往我屁眼儿上吹气儿。

    “哎呦文静!太难为情了!别这样!”我红着脸央求。

    “闭嘴!”文静打断了我,我只好收声。

    她低下头凑到我屁眼儿跟前闻了闻,随即“啪”的在我肥臀上拍了一巴掌,打得我一哆嗦。

    “我问你,你洗屁眼儿了吗?!”她冲我发问。

    我脸上发烧摇摇头小声回:“今儿早起到学校上的大号,没来得及……”

    她冷哼:“哼!臭屁眼子!早料到你是个臭屁眼子!不过……”停了下她说:“原谅你了!谁让咱俩都是女人呢?你先试试我口活儿吧。”说罢,她吐出香舌冲我屁眼儿就插!

    “哦天!”我何尝被人舔过那里?今儿可是初次!顿时一阵激动只觉得屁眼儿里那小舌头来回钻、探,这滋味儿难以言表!

    “啊……哦……天呐……哦……哦……”我边哼边哆嗦屄里淫水儿突突往外涌。

    忽然,屄里又多了两根手指左抠抠右挖挖最后探到兴奋点上顶住了揉。

    “哎!哎!哎!哎!……”我屁股乱颤用力拱屁眼儿两腿夹紧屄尽情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刺激。

    “嗯!丁姐,看我给你来个狗舔屎!”文静说着快速用舌尖来回扫动屁眼儿加大对我的刺激。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文静!亲爱的!……啊……”我面色潮红感受着快乐激动的叫着。

    舔了好一会儿,她才放开我,拍了一下屁股说:“丁姐,换你了!快点儿!”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感中,但总觉少了点儿什么,不过这已经够我回味的了。

    我慢慢扭过身,她早已经背对着我高高撅起屁股裙子、丝袜都退下甚至用两手扒开臀肉。我凑近了仔细看,却见她屄和屁眼儿周围黏糊糊的一堆白浆,似乎是精子和屄水儿的混合,提鼻子一闻果然很腥骚。我既紧张又激动还夹杂着无比兴奋,定了定神儿我说:“文静,我希望你明白,我这么做是对你刚才的回应!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希望咱们只此一次!绝不能有下次!你同意吗?”

    她有些急切的回:“同意!同意!你快来吧!罗嗦!”

    我正色:“不是罗嗦,我是非常认真的说!我是正派女人,正派的老教师!”

    她马上回:“行啦!我知道了!你快点儿!”

    在她的催促下我张开小嘴儿吐出香舌从屄开始舔,先是把屄唇、屄毛儿上粘着的粘液一口口舔干净,仔细品品果然是精子,然后分开屄唇,瞬间,一股白色浓浓精子流出来,我忙伸香舌接住直接咽下肚,接着又用舌尖探入屄道细舔,屄道里很温润我舔着,自己也激动,屄里又往外冒水儿。

    “嗯……真好……哎呦真舒服……操!丁姐……你这嘴咋这么好?我屄里让你舔得老舒服了!……”文静的夸奖给了我自信,我干脆把舌头完全伸入屄里来回晃动,卖力讨好她。

    “嗷!嗷嗷!……”她兴奋起来竟然学狗叫!

    “来!丁姐!舔我屁眼子!舔!”她下了命令。

    我忙抽出香舌先把屁眼儿周围舔干净吃下肚,提鼻子一闻,非但不臭反而有一股别样的清香,也不知她屁眼儿被抹了什么。

    “丁姐,学着我刚才的样儿,也给我来个狗舔屎”她再次命令。

    我臊得满脸通红,只好学着她,先是把舌头伸入屁眼儿里来回抠挖然后上下快速舔。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啊啊啊啊啊……操!真爽……好!……就这样……啊……”寂寞午后,学校办公室内,两个变态女老师或许是为了舒缓无聊的校园生活,互相舔屁眼儿……一节课的功夫我俩才从桌子底下出来,我半躺在转椅里回味刚才的一幕,脸上发烧面红耳赤,但不知为何心里却从没抗拒,反而喜欢、期待。

    “丁姐,想啥了?”她的声音从对面飘来,透出些许疲倦。

    “没……没什么。”我搪塞。

    “是不是觉得少点儿啥?”她问。

    “少点儿啥?少什么?”我反问。

    她站起来露出半张俏脸笑:“少了根儿又粗又长的大黑鸡巴!嘻嘻!”

    我看着她苦笑:“文静,别说得那么污。那叫男性独有的性器官,咱文明点儿好不?”

    她似乎也拿我没辙,同样苦笑:“丁姐,你别这么假正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全文阅读

    经好不?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还什么男性独有的性器官?我操!又是生理卫生!你这么说话不绕嘴啊?那就是鸡巴!鸡巴!鸡巴!”

    我笑:“得得得,咱俩谁也别干涉谁,各叫各的。”

    她想了想,点点头,随即兴奋的说:“丁姐,你要是有意,我找俩男的干你两炮?”

    我心里明白,但却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问:“什么叫干两炮?”

    她白了我一眼:“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你也太能装了!我的意思就是说找俩男的操你!明白了吧?”

    我忙拒绝:“不行!不行!我可是正派女人!让我和陌生男人性交配可不行!”

    “哈哈哈……性交配?哈哈……丁姐,你太逗了!我简直无语!哈哈……”

    她笑得前仰后合似乎是听到了最好笑的事儿。

    笑了半天她停下来,摇摇头说:“行啊,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你能明白我意思就行。不过我要给你找的男人可不是陌生人,是咱们学校的学生。”

    我故作吃惊的问:“什么?咱们学校的学生?未成年人?”

    她哼了声说:“不是普职的!成教的!赵帅、周俊你总认识吧?”

    我心里早想到是他俩,再次故作吃惊的问:“什么?!赵帅?周俊?你和他俩性交配了?”

    她又被我逗乐了“噗哧”笑了一声顺手拿起她那款最新的三星手机晃了晃:“看见没?这就是性交配得来的好处!当然,远不止这个!好处多多!”

    我忙正色规劝:“文静!身为老师你竟和学生偷偷性交,已错在先,怎么还能收取人家的礼物?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你是老师,应该自尊自爱!”

    她把眼一瞪:“那依着你的意思,我让他们白玩儿白爽一切都免费奉送?”

    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就不应该和学生有那种关系!”

    她瞪着我说:“我又不是和普职的学生!他们都未成年,我当然不能和他们。

    可成教那帮学生,年纪和我差不多,都是成年人,在学校里是师生关系,出了校门就是男女朋友!咋不能和他们?”

    黄文静这话说得有理,我无法辩驳,只好点点头:“那就是你个人的私生活,我无权干涉,只是我总觉得这样不妥。”

    她见我没话忙再次说:“丁姐,别说我了,就说你,说真的,你有没有意思和赵帅、周俊玩儿玩儿?”

    我忙拒绝:“没有那意思!我和他俩是单纯的师生关系,对他俩没任何感觉!”

    她看着我冷笑两声:“嘿嘿,你对他俩没感觉,他俩可对你念念不忘呢!”

    我故作吃惊的问:“什么?!他俩竟然对我有非分想法?”

    她点头:“想操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有时候我们三个一起的时候……”

    “等等!你说什么?你们三个一起?什么意思?”我忙打断她。

    她解释:“三个人一起做!懂吗?见识过吗?一女对二男!”

    我故作震惊大大张着小嘴:“什……什么!?你们还一起……怎么一起?!”

    她苦笑摇摇头:“丁莹!我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儿装屄?!我现在真搞不懂了!你这么大岁数咋啥都没见过?三个人一起做!一个操屄!一个操屁眼儿!

    最后一起射!明白了吗?!”

    我脑海里又闪现出杂物室那天的情形,脸红着点点头。

    她接着说:“刚才你给我舔屄舔屁眼子的时候尝到精子味儿了吧?中午我刚跟他俩做的,都射进来却便宜你这个老屄了!”

    我装作很恶心的样子:“哦!我说那么腥呢?!原来是他俩的……哦真恶心!”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她笑:“你少来!刚才看你那吃得津津有味儿的骚样儿,还恶心?你是盼着多来点儿吧?”

    我被她说破忙红着脸摇头:“去你的!谁盼着了?我是真恶心!我……我还以为是你自己的东西,都是女人,我吃了也就吃了,谁知道还有他俩的!”

    忽然我小声嘟囔一句:“这还没跟他俩性交呢,却先品了他俩的……”其实这是我心里所想,谁知没留神竟顺口说出来。这话却被黄文静逮个正着!

    “啪!”她拍了下手,笑:“成了!”

    我忙问:“什么成了?”

    她笑:“我这就给你们仨约炮!”

    我心里激动但却装出一副迷惑的样子:“什么?约什么?”

    她似乎是懒得与我争辩,坐下不再说话,我见她不说话又不好主动问,只好忍着不出声。又过了会儿,她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临走的时候看了看手机忽然笑:“丁姐!定下来了!明儿晚上!就在办公室!你别走啊!等着!我明天没课就不来了!你好好表现!继续装你的大屄!嘻嘻!”

    我心里一阵忐忑,明白她说的意思,但嘴上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文静,什么意思?晚上等谁?我是明天下午的课,晚上还有事儿……哎!文静!”不等我说完,她一溜烟的跑出办公室。

    我有些坐卧不宁了!想着她刚才说的,明天、晚上、办公室……天呐!赵帅和周俊?那两个年轻的棒小伙儿?我要怎么面对他们?我该以何种形象出现在他们面前?要知道,他俩年纪加在一起也没我大!我足可以做他们的长辈!在他们眼里我又是个什么形象?

    一个老教师,面对两个年轻学生,要发生那种难以启齿的关系?!我能吗?

    我行吗?我……想到这儿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摇了摇头我不再继续想下去,但摆在我面前有个非常实际问题:明晚,我到底要不要等?

    带着这个大难题我下班,路过门卫室甚至连李大爷冲我打招呼都没回应,我迅速骑车回到家,无心吃饭,好歹洗了个脸便躺在床上。一夜,半梦半醒,梦中闪现的都是赵帅和周俊那年轻的身体。

    星期六。

    早上洗脸漱口,我好歹吃了口饭,穿好衣服我拎着挎包走出家门。我打定主意,下午上完课就回家!我是个正派的老教师,绝不能做出让自己不齿的事情!

    但上午呆在家里我实在坐不住,还是到学校安心。往日周末基本上就是我和文静的课,今天她又没课,因此只我一个人到校。办公室很安静,我默默坐在位置上脑子里胡思乱想。就在这时,门一开,声音响起:“丁姐,我来给您修电脑。”

    小陈!这一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早把周末让小陈过来修电脑的事儿忘到了九霄云外!直到他站在我面前我这才想起。

    “哦……对!修电脑!”我有些慌张,但冷静下来一琢磨:我慌个什么劲儿?

    小陈热情的目光扫过,我没来由的心跳加速。

    “嗯,那就麻烦您了。”说着,我站起来腾出位置。

    他今天似乎特意打扮了一番,三七开的分头油亮油亮,不知抹了多少头油,一身崭新的红白相间运动服,脚上的运动鞋也是新的。

    暧昧的瞟了我一眼,他忽然说:“丁莹,今儿一定把你修好!”

    我当然听出他话中的挑逗意味,故意把你的电脑省略成你变成要修理你面对他的挑逗,我本能的回了句:“行!那就看您的本事了。”话一出口我觉得味儿不对,但已无法收回。果然,他又瞟了我一眼笑:“丁莹,我今儿一定让你看看我的本事。你别看你是个老东西,但只要我稍微用心摆弄摆弄保证让你满意!”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他这话不仅是挑逗还带有对我的严重侮辱!我怎能听不出?此时此刻我内心里简直如天人交战!一个声音告诉我,让我顺从他,安心听他的摆弄而另一个声音却提醒我,我是一名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的正派老教师!怎能容忍他如此的侮辱!

    忽然,我又想起那天在杂物室所偷窥到的种种情形,男人女人赤身裸体的原始对话……百般戏弄、调教……充满肉欲的色情叫喊……躲在暗处的我却只能自摸!不!我不想再那样!我也要争取我的欢乐!把握机会!一蹴而就!或许美好就在今天!顿时,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或许是这种独处的环境让我彻底释放!

    脸上通红我仔细想了想试探着小声说:“我这老东西只要您看得上,那……那就随您摆弄您……您想怎么来我都随着、跟着……您……您看这样行吗?”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小陈就算是个傻子也都明白了!他停下,目光直直看着我,一开始我还羞涩的不敢与他对视,但转念一想,既然都到这步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索性,我大胆的与他四目相对!

    “丁……”他刚说了一个字儿我便迅速打断:“哦!对了!我办公桌下的隔板还没装上!我来装好……”说话我迅速走到办公桌前弯腰钻了进去,我实在没勇气和他就这么面对面,突然想起昨天黄文静那种桌下碰撞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种方式。钻到一半我便停下,上半身躲进桌子而将两条肉色丝袜大腿和丰满的翘臀送了出去!

    ……虽然只有几秒,但我却觉得如此漫长,仿佛过了几天几夜。忽然,我觉得屁股一凉裙子被掀到了腰!

    天呐!他真的有动作!顿时我心跳加速哆嗦成一个儿!

    “咦?!你……你咋没穿裤衩儿?”他激动的问。

    我又何尝不激动?哪里说得出话?只轻轻对他摇了摇屁股。接着,两只微微颤抖的手开始揉捏我屁股上的肥肉,越捏越使劲儿,时不时的还隔着连裤袜用力分开臀缝,似乎要看个仔细。

    “啪!”一声脆响我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呀!”我下意识的尖叫出声。

    “啪!啪!啪!啪!……”巴掌左右开弓如雨点般落下。“哦!呀!啊!哦!

    ……”随着那有节奏的抽打我一声连一声的尖叫,不仅不疼,反而有种被淫虐的变态快感,屄水儿不自觉的往外涌!我只有一个念头:我,一个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兢兢业业的正派老教师正被一个比自己小了足足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儿用力抽打屁股!边抽边叫而且还不争气的流屄水儿!!这小伙儿正用一种我从未经历过的方式教育着我这名正派的老教师!无情撕开我的伪装一步步将我的真实面目展现出来!文静说得没错,我就是个老婊子、老淫妇、老淫屄、老母狗!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在正派的伪装下始终是一颗淫荡无比的心!渴望被男人征服、淫虐甚至被同性都可以让我获得快感!

    突然,我只觉屄门儿发热,一条湿漉漉的舌头正隔着丝袜舔屄!

    “啊……哦……哦……咛……”我激烈哼着不住扭动屁股主动往他脸上蹭。

    这时我才发现被异性舔屄是如此的刺激、舒服,哪里是黄文静能给予的?

    “操的!”小陈狠狠骂了我一句,迅速将裤袜退下双手用力扒开我那泛滥的淫屄直接把舌头伸进去细舔!

    “啊!……”我尖叫一声,屁股往后便拱。

    “啧啧啧……啧啧啧……”他吃得有滋有味儿,我可难受坏了!

    “操!这个眼儿我也要!”说罢他便将整个嘴盖在我屁眼儿上用舌头狠钻!

    这可舔到我的心缝儿里了!

    “哎呦!你……啊……你竟然……竟然……舔我的臭肛门儿!……啊!……肛门儿!……我的肛门儿!啊!”我什么都顾不得了,尊严早被抛到外太空,我必须让他听到自己的心声!

    小陈听了一乐冲我说:“瞧你那屄样儿!还肛门儿肛门儿的!操!你就喊臭屁眼子不得了?”

    他这话臊得我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我不甘心的回:“不行!您说得太污了!

    咱……咱们文明点儿好不好?”

    他听了也不回应迅速脱掉裤子,激动的骑到我屁股上两手扶着桌面,那鸡巴慌乱间找不准位置乱捅乱插,我充分感受到他那硬邦邦鸡巴的热度,忙回头说:“小陈,请允许我引导您进入。”

    说着我迅速把手从裤裆之间伸出来摸到鸡巴头儿!这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再次摸男人的硬鸡巴,硬邦邦的、鼓囊囊的,通过手指我切实体会出那种非一般的热情!我哆嗦着把鸡巴头儿轻轻顶在屄门儿上说:“已就绪!请……请您进行下一步操作!”我也是实在不知该怎么说,情急之下冒出这么一句。

    他听了却很兴奋“啪!”抬手就给了我屁股一下,冲我喊:“你把刚才那句大声给我喊出来!我没听清!对了!最开头给我加上报告俩字儿!”

    我被他臊得不行,只好大声喊:“报告!已就绪!请您进行下一步操作!”

    他似乎是有意的,又拍了我屁股一下说:“声儿不够大!再来!大点声儿!

    给我大点声儿!”

    我只想尽快结束这尴尬的场面用力喊到:“报告!已就绪!请您进行下一步操作!”

    “好!丁莹!看我咋操你!”他痛快答应一声屁股用力往前送,只听“噗哧”

    我俩同时发出“啊!”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他是干柴烈火我是久旱逢雨,这股劲儿一旦被撩拨起来简直惊天动地!

    “啊!哦!嗷!啊!啊!嗷!嗷!……”他力量大,每次都将我顶得往前冲,要不是我用力回顶,早被他顶到黄文静的座位上去。

    饥渴多年的旱屄怎经得起他这么操弄,只觉屄里滚烫热辣的鸡巴头儿来回乱窜,屄道嫩肉被刮得异常舒服,小肚子酸酸麻麻像尿尿似的往外喷水儿,那种舒服酸爽的感觉让我深深陶醉!我彻底被身后这个年轻男人征服了!他让我干啥我都乐意!这种被征服的快感让我痴迷!让我恐慌!让我无法自拔!

    “来了!来了!我操!来了!”他边喊边加快动作,我着急的往后顺着他送屁股,我不急别的,只希望他能多坚持一会儿,哪怕一小会儿都行!

    “啊……”他突然停住屁股不停的抖,我只觉屄深处的鸡巴鼓胀起来热乎乎的一股热流喷进来!他,射了!

    “哎呦……”我哆嗦着不停缩动屁股夹屄,只希望鸡巴能多停留一会儿让自己舒服。

    好半天,小陈才把软哒哒的鸡巴抽出来。我忙拱起屁股防止精子外流同时对他说:“小陈,快给我来点儿卫生纸,就在我桌上。”

    他忙答应一声取来卫生纸撕下一段递给我,我用纸堵住屄慢慢从桌子底下退出来。

    “你转过去!不许偷看!”我见他傻呆呆的站那儿顿觉十分害臊。

    他听了忙转过身背对着我,嘴里嘟囔说:“丁……丁姐……我……这是咋说的!”

    我也顾不得回应,忙蹲在地上分开腿用卫生纸接着,顿时屄里的精子流出来,好大一坨!微微泛着黄色,最后我又擦了擦屄这才把纸放在桌子上慢慢起身提好裤袜整理好裙子。

    “呼……”长长出了口气,我一屁股坐进转椅里喘息。

    “行了,你转过来吧。”我看着他说。

    小陈转过身,四目相对,他低下头。

    好一会儿我俩都没话,最后我打破僵局:“小陈,你今天所作所为够得上犯罪吧?”

    他听得一愣忙抬眼看着我问:“丁姐,你这是啥意思?”

    我瞪着他:“强奸!你懂不懂?!你这是对一名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正派老教师的强奸!更是侮辱!”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我先声夺人给他个下马威!按照我的想法,以我在学校里的名声、身份和地位,这种丑事儿哪怕传出去半个字我也受不了!我素来以正派示人,如果被传出我与一个小了自己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儿有丑闻,那我还怎么见人?还怎么发展自己的教育事业?这都是我绝对无法接受的!

    另外,直到今天我和小陈之间发生了这事儿,我才切身体会到黄文静的心情,她说得没错!我凭什么让小陈白玩儿?我这么美丽、正派的老教师被一个年轻小伙儿按在地上撅着屁股操了老半天还允许他痛快的射在里面,虽然我心甘情愿,但终究是吃亏的一方,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找他要补偿!

    果然,小陈见我翻脸顿时有些发慌,气势上先软下去,红着脸冲我解释:“丁姐!您别!我错了!错了!我是一时糊涂!没把握住!丁姐!这……这事儿您不情愿啊?那……那您刚才为啥不反抗?不能就这么说是强奸吧?”

    我见他还敢反问忙瞪着他:“我说过我情愿了吗?没反抗?我那是怕你做出更出格儿的事儿!现在外面这种新闻还少吗?因奸不成闹出人命!我那是保护我自己!更是保护你!懂吗?!”我这番大义凛然的声明顿时说得他哑口无言,他急得搓着手说:“丁姐……我……您不能这样!我……刚才是我不对,可……可您有很多机会阻止……可您没阻止!没阻止!”

    我冷眼看着:“没阻止?对,我是没阻止,但并不代表我允许。谁也没阻止你拿菜刀砍人,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你可以随便砍人了?你觉得这逻辑能成立吗?”

    小陈彻底被我挤垮,只好苦着脸说:“丁姐,我说不过您,您说咋办吧?”

    他这话问到点子上,我想了想说:“第一,今天的事情你一个字儿都不准对任何人提起!你说出去,我没脸,你更好不了!”

    他听了忙点头:“您放心!我发誓跟谁都不说!”

    我见他挺认真,点点头继续说:“第二……”我犹豫一下接着说:“你知道,我为人正派,虽然从事教育事业二十多年,但在基本生活方面还是很清贫,你刚才也看到了,问我为什么没穿内裤,我当时没回应,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真实原因,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只有两条内裤,其中一条破了,扔了,另外一条我昨天刚洗,今早还没干,所以我就没穿。

    可你想想,现在的女人们哪个不是高级内衣几套几套的买?轮换着穿?我呢?

    我只有两条内裤,每个月的工资除去基本的生活开销,我甚至没有钱买条内裤!

    清贫到如此,也真难为我从事了这么多年的教育工作!……”

    说完,我边仔细观察他表情边说:“你是不是被我如此的廉洁清贫所感动?

    ……你……你是不是应该表个态?”

    四目相对,小陈似乎从我眼里看出些什么,想了想,他点头:“丁姐,我、实在没想到您这么穷,要不这样,我给买身好点儿的内衣送给您?您看……”

    达成了初步目标,我心情豁然开朗,但仔细一想又觉得稍稍有些不妥,随即说:“你的心意是好的,我很感动,但我个人觉得,一来,现在市面上稍微上点档次的内衣动不动就五六百,而且假货很多。你有没有这个实力?如果买了假货怎么办?二来,我的尺寸你不知道,我喜欢的颜色和款式你也不知道,你有把握买的内衣一定合我心意?所以……”

    说到这儿我压制一下紧张的情绪尽力平静的说:“我觉得倒不如你把买内衣的钱直接给我,让我自己去选择,这样是不是更好?”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开口找男人要钱!甚至连我的两任前夫我都没这么直白说过这样的话,虽然我是占理的一方,但毕竟他是要出钱的一方,我多少有些紧张。

    第二集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