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女警妈妈

正文 【我的女警妈妈】 第三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想到这次这个人只是不知道拿了一些什么东西给妈妈就走了,临走还挥了挥手,像是把妈妈赶走那般,看着妈妈手里面的东西应该是一个类似U盘的形状,只见妈妈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把手里面的东西放进包里面就离开了。swisen.com

    第二天,妈妈像往常一样上班,并且还是穿着工作服,直接开车到了她的单位。妈妈的心情还是很不好,久久不能平静,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她在单位的工作。

    上午的时候,妈妈一直阴沉着脸,表情很是不好,连同事给她打招呼,她都没怎么理。

    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妈妈进了一个办公室,那应该就是她上司的办公室,听妈妈说过,她一直都很不喜欢那个上司。

    一会儿,办公室里面传来了吵架的声音。吵架的内容可想而知,看来应该是她的上司安排不当,才让妈妈迫不得已的用那种屈辱的方式来换取情报吧。换做是普通人,哪有人心里会没有怒火的?

    里面,妈妈的指责声音越来越大,连过往的几个警察都忍不住竖起耳朵,听起里面的动静。至于妈妈说了什么,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意思十分隐含,可是我也可以猜到七八分。

    “你说,小黎到底是因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的火?”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还能有什么?肯定是那个老头刁难她,给了她什么难办的任务。”

    “不过,这个老家伙还挺有本事的,居然可以让一向冷静的小黎火成这样。”

    走廊里传来了两个警官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妈妈愤怒地大骂着她办事不利的上司,声音几乎整个楼房都压不住。即使在窗户外,也可以清晰的听到妈妈说的什么话。对方可能也自知他的失误和理亏,所以没有发出什么辩解,也没有再辩驳什么。

    过了一会儿,妈妈愤怒的声音总算停了下来。然后就听到了门狠狠撞击在墙上的巨大声响。以及一连串的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

    妈妈回到了办公室后,脸上还依旧存留着怒色,只见她好几次拿起了手机,但是又狠狠的摔到办公桌上,好像在纠结什么事情。

    最后妈妈还是拿起了手机,犹豫了犹豫,在上面播出了一串号码。

    电话拨通了以后,话筒里面传来了一个稍微有点熟悉的声音。带着磁性,有点像昨天那个和妈妈交换情报的那个男人。

    男人好像说了一个关键词,那就是第二个情报。可是交换的东西没有听清,估计也不是什么好的事。

    “够了,这种过分的要求,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紧接着,妈妈愤怒的声音压住了电话里面没有说完的话。

    “你同不同意无所谓,反正情报在我这。你好好考虑考虑吧。”男人故意放高了音调,话筒里面的声音很大,大到其他人侧目看着妈妈。紧接着,话筒里就传来了“嘟嘟”的挂电话声音。

    “神经病!”妈妈狠狠的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撞到了墙上,屏幕瞬间摔得粉碎。

    妈妈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又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她的办公室。然后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办公桌的前面,这个位置的主人是一个被人投闲置散来做文职工作的男人,大概五十来岁,升迁无望又还没到退休年龄的老油条。

    “你这个老糊涂,究竟是怎么做事的?上次给我的文件资料里面又错了一张!”

    只听见妈妈好像把一个文件袋狠狠的拍在了老油条的桌上,然后又开始大发脾气。尤其是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失态。

    老家伙捧起文件夹看了一会儿,随即不屑一顾的笑了笑,“我说妹子,有必要发那么大的火吗?不就几个断句嘛,改了给你……”

    “改什么改,重做!”说着,妈妈拿起文件几下几撕烂了,“下班之前给我!不然通报批评!”妈妈怒目圆瞪,因为生气而上下起伏的酥胸看的老油条一阵心猿意马。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真是不好意思,黎警官,这次是我失误了,下次我会注意。”看到妈妈发火,老油条马上服软了,但是道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勉强。应该是那种不好发作的发火。

    “你到底要给我添多少麻烦?别以为你是在警局待得时间长,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如果你再这样不检点,小心我真的通报批评你……”

    看来妈妈的情绪真的很不稳定,一通话下来,把老油条说的一句反驳的理由都没有。也不知道妈妈这样得罪了这个老油条,会不会给接下来的行动中带来麻烦。

    妈妈说完,转过身就走回办公室了。

    最后看到那个面相猥琐的老油条,正在用愤愤不平的眼神打量着妈妈的身体,看着妈妈因为走路而被女士西裤紧紧包裹着的浑圆而又结实的翘臀,还有翘臀以下那双傲人的大长腿,都让老油条的眼里一阵火热,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怀什么好意。再加上妈妈漂亮的脸蛋,估计他在心里想了无数次把妈妈压在身下蹂躏的情景了。

    而妈妈却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猥琐的眼神。

    好在下午警察局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吃完中午饭的妈妈直接回到了办公室,先趴在桌子上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始忙她的工作,无非是记录档案,整理一下这几天社区里面所发生的大事小事。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妈妈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年轻的警员。

    看他的样子也不过20多岁,难道他也喜欢我样子看起来很年轻貌美的妈妈吗?

    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就妈妈这保养得青春靓丽的脸蛋和这完美无瑕凹凸有致的身材,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对她产生几分心动。毕竟大部分男人都是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你好黎警官,请问今天下午下班你有空吗?”

    “没有,我要赶在我儿子下午下课回家之前给她做饭,请问李警官你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本来想请你吃饭的。不过既然你没时间,那么我可以送你回家吗?正好我们两家顺路,你可以搭个顺风车省一点车费。”

    “那好吧,麻烦你了。”

    “有什么麻烦呢?我们都是在一起上班的同事。”

    ……听着男警官的口气,他应该是暗恋妈妈很久了吧,而且他的样子很是年轻。

    我妈妈说话的语气也很真诚,有礼貌,难道妈妈也对他心动了才会同意他送她回家的吗?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下午,妈妈下班了。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和她的那个男同事,两人一起走出了办公楼。然后,妈妈坐上了那个男同事的车。

    一路上,年轻的男同事一直对着妈妈嘘寒问暖,不过妈妈的回答却很是平静简洁,多余的话根本就不舍得说一句。远远的停下了车,一同走向了我们家门口,难道妈妈还要邀请这个男人来我们家做客吗?

    “就送到这里吧小李,真是麻烦你了。”

    他们停了下来,只见妈妈落落大方的对那个男同事笑了一下,示意他停下脚步。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那个……黎警官,其实……”

    那个男同事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他仿佛不甘心就这样结束。

    “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你们真的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况且现在你还年轻,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

    “可是我喜欢你,而且你现在只身一个人带着儿子会很辛苦,我可以想办法让你接受我,并且帮助你一起去调查你前夫的那些事。”

    “那是我的丈夫,永远是我的丈夫,不是前夫。不好意思,我现在真的没有任何想法。照顾好儿子,和彻底摧毁杀了我丈夫的那个组织。现在是我唯一想做的两件事情。在没有处理完我丈夫和组织的那些事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再婚的。”

    而同事张了张嘴,好像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妈妈却又打断了他。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如果没什么事情,我要先回去了,我儿子还在家里等我。”

    妈妈头也不回的往家门口走去,高傲的背影,强大的像一个女王。压的那个男同事根本就抬不起来头,他的爱是那么的卑微,卑微的让妈妈根本就不愿意多直视一眼。

    这几天下午妈妈除了他的单位,其他地方什么也没去,我白白跟踪了一下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或许是我多心了吧。或者说,妈妈的计划是定在几天之后。

    不过每次妈妈外出的时候都会提醒我帮我注意他给我留的午饭、晚饭,或者又让我自己买饭。因为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在所有人面前懦弱的我。

    这也给了我一个机会,知道妈妈什么时候会出去交换情报,知道她什么时候有事。所以现在我能做的只有耐心的等待。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害死爸爸的

    相逢未嫁时吧

    组织到底是什么来头?或者说,我想看见妈妈不出那些曾经我没有见到过的表情,做出没有见到过的事。

    有的时候,我也会为自己这些龌龊的想法感到羞耻,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这是我憋走了,很想寻找一种奇特的刺激感。这种刺激感正是源于,从小把我带到大,我眼里严厉的妈妈。

    果然不出所料,几天之后,妈妈又一次接到任务要外出,应该还是交换情报。

    这次妈妈还是叫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竟然还是上一次拿U盘的那个小区。

    还是上次的那个小混混,现在我才清楚看到他的样子,大概20来岁,一头淡蓝色的短发,身高应该只有一米六左右,打着几个耳洞,穿着一身朋克的造型,整个人显得不伦不类,典型的社会垃圾,站在身高腿长的妈妈身边就跟侏儒似的。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我稍微凑近了一点,尽量竖起耳朵,听着他们的交谈。这片破旧的居民楼几乎没有住什么人的样子,好像一个社会底层的贫民窟。

    “美女,又见面了,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

    “不要跟我废话,这次我想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不过这次我想要的东西可不仅仅是上次那个那么简单了。”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吧。”

    “啧,美女,我奉劝你和我说话客气一点。你别忘了,之前若不是我给你传达情报,在组织里面破坏他们的计划,你也没有那么容易得到第一个情报。”

    妈妈的身体好像颤抖了一下,仿佛在犹豫什么或者想什么。虽然男人是和她拐弯抹角,可是想必她也能猜到七八分。

    “我只是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时间长了我们都会被发现。”妈妈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她尽量保持心平气和的和面前的男人说话。

    “哦,看来我们这天是聊不成了,那我就直说了吧。”

    “我说了,不要跟我废话。”

    “那如果……是你的身体呢?”

    “你!”

    妈妈瞬间被气得脸色通红,我的脑海间也瞬间浮现出了上一次见到的画面,想必妈妈此时和我一样。不知道这次妈妈会不会同意?如果真的同意了,那后果可是比上次要严重的多。

    “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你个人渣!”

    此时妈妈已经被气得大骂起来,虽然声音很小,可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

    “要不要是我的事,同意不同意是你的事,之前我已经说了,你不是说了吗,不要让我跟你废话,那么我就把话说明了。你从还是不从?”

    “卑鄙!我是死也不会答应你的,反正第一条线索我已经得到了。这次我就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妈妈这次居然拒绝了,是没有想到他的拒绝却惹怒了对方,本来这就不是什么能见得了光的交易。现在也该不知道是如何收场。

    “你难道想要反悔吗?告诉你,如果你反悔,我就马上把你的消息告诉我们老大,反正你的一切情况我也已经了如指掌。如果你落到我们老大的手里,他绝对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激怒的男人一把拽住了妈妈的胳膊,把她死死地按在旁边的墙上。

    妈妈被按在墙上挣扎了两下,双手一挥,很轻易的就推开了男人。对方虽然强壮,可是身手并不及妈妈灵敏,而且个子矮小。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我突然想起来了,妈妈如果外出执行任务,一般都会带着枪的,难道这次她也带枪了吗?

    妈妈身后后空翻了几下,逃离了墙根。看她摆出的架势,应该并没有带枪,这么危险的任务,她不带武器,真是太冒险了。

    男人虽然不会什么功夫,可必定有着力气的优势。就算妈妈对他又踢又打,可必定没什么力度。对男人的伤害也不大。最后消耗的还是妈妈自己的体力。

    不出所料,还没有打几分钟,妈妈就已经气喘吁吁的扶着墙站在地上,可是眼神依旧就有神的瞪着男人,对方忍不住被妈妈的眼神震撼的后退了几步。

    妈妈也觉得自己的体力敌不过男人吧,所以如果要想打退他,那就只能智取。

    妈妈向四周瞟了一眼,旁边有一个巨大的杂物筐,里面放着许多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妈妈二话没说,便操起一根木棒,向男人狠狠的丢去,男人躲闪不及,直接被打中了肩膀。

    “你个臭女人,竟然敢打老子!”

    被彻底激怒的男人彻底扑了上来,妈妈把杂物筐拉到一边继续找找有攻击性的物品,向男人狠狠的砸去。

    罐子,木棍,还有石头,像这样的东西,全部成为了妈妈的武器。躲在一边的我只想说,当时的情景实在是太壮观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向天空中飞舞着,乒乒乓乓的砸在了身后男人身后的墙上。场景真是混乱不堪。

    “谁在那里?怎么这么大的动静?”“老大那边有人,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人?”“难道是警察找过来了?”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群人的声音,难道是这个男人组织上面的人发现了妈妈他们?

    听到声音的男人和妈妈瞬间慌了起来,看来他们打架的动作实在是太大了,居然把附近活动着的组织给招引了过来。

    两个人同时收起了手,向旁边破旧的居民楼梯口跑去。我赶紧站了起来,跟了上去。要不引起他们发现,我只能躲在楼后面,根据楼梯上的窗户,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行动。

    而我转身一看,一群满是纹身的几个大块头已经从巷子胡同口跑了进来。难道他们真的是妈妈所说的那个害死爸爸的组织吗?

    那就不节外生枝,我赶忙将身体一缩,藏在了旁边的一个被丢弃的旧沙发里面,旧沙发里面的空隙很大,几乎没有人能够发现我。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另一边,我的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妈妈和那个男人的身影,只见他们两个跑到了最高的一层楼里面,钻进了一户废弃的居民房里。

    几个男人在四周搜索了一班,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妈妈和那个男人早就已经跑得不见了身影,躲了起来。我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又不甘心地刚刚妈妈上去的楼层,我一看这情景也瞬间慌了,绝对不可以让他们发现妈妈。

    我马上从沙发里面钻了出来,立刻跟了上去。

    不出所料,我果然撞上了那一群正在寻找妈妈的男人。

    “臭小子,你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干什么?”

    看到我之后,那几个男人先是一愣,随即很快放松了警惕,可是谁会对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又瘦又小的高中小孩子抱有警惕心。

    我马上换上了一副镇定的脸庞,轻轻的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捡了几个饮料瓶子,刚刚因为躲藏在墙后的缘故,我的身上已经蹭了不少灰。

    “哦,我爷爷是在这附近拾荒的,我正在帮他捡瓶子。请问我刚刚吵到你们了吗?”

    这个谎撒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勉强,可是几个男人却发出了一声爆笑。

    “什么啊,搞半天,原来就是个小屁孩儿。”

    “老大最近还真是神经紧张,刚刚听见这边这么吵,还以为出多大事儿呢。”

    “切,竟浪费老子我们的时间!走!”

    几个粗壮的大汉一边骂着,一边从楼上走了下来,我战战兢兢的拿着瓶子,缩在了角落,眼看着他们下楼之后并不急着走远,而是在楼门口聊起了天,还好他们没有搜索到最高楼。这样也好至少他们没有找到躲在里面的妈妈。不过他们聊天的声音特别大,我想妈妈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我丢下瓶子,迅速飞奔到最高的一层楼,也不知道妈妈和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居民楼最高的那一层,虽然有门,但是也是一个破旧的木门,而且锁还坏了。这栋楼好像已经废弃很久了,根本就没有注意一个人。

    我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溜进了房间。房间里面的门几乎都是大开着,只有一个门是关紧状态,里面还隐隐约约听见妈妈和那个男人的说话声。

    门裂开了一条缝,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动静,我慢慢的趴在地上,向门缝处移之后,便眼睛紧紧的贴着门和观看着里面的动静。

    房间里面精疲力尽的妈妈正在奋力用手抵抗着男人挥舞过来的拳头。这个房间里面空空的,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成为妈妈的武器,现在她只能依靠自己的双手和功夫来对抗这个狂徒。

    男人不死心的反手一挥,死死的就掐住了妈妈的手腕,并且顺势将她往后狠狠一拉,妈妈的头便立刻撞在了墙上。

    只听见“咚”的一声,妈妈便像被人丢弃的垃圾一样,软绵绵的瘫坐在了地上,而她的脑门儿上,鼓起来了好大一个包,显然是撞肿了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