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千姿绝色

正文 千姿绝色(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千姿绝色(10)第十章、只羡鸳鸯不羡仙丈母娘趴在我肩上看到了身后的人,颤声道:“啊,是,是你家楼上的那位女士。”我小声对她说:“还要吗?”丈母娘抖了一下道:“我,我不知道。”

    “那就是还要喽。”我没转身也没再说话,而是将丈母娘靠在墙上轻轻抽插。

    丈母娘的高潮还未退去,小穴现在非常敏感,随着我的抽插她发出又轻又短的紧促的淫声,美目时不时偷看着我的身后。我问道:“她在干嘛?”丈母娘趴在耳边道:“她,她什么也没干,她会不会告诉小曦?”我答道:“不会,上次她还邀我和她们玩交换呢,我没同意。”

    丈母娘道:“你敢!那么变态的游戏你可不许带小曦去参加。”我嘿嘿笑道:“我不会带小曦去的,我带你去,看你和别的男人操逼,好不好?”丈母娘忽然脸色一变,挣扎着道:“放开我,你个混蛋!你把我当什么了!”我赶紧加重抽插道:“妈您别急,我就是说说,我和小曦经常扮演各种角色,无非就是好玩,哪能真带您去给别人操?您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丈母娘重重地咬了一口我的肩头道:“就你们两口子最变态……你们就不怕精神出轨么?”我扶着丈母娘换了个姿势,让她背对我一把将她的礼服完全脱光,意外的是,丈母娘并没阻止我,也没表现出排斥,只是娇斥一声不要,我让她双手向后扶着我的屁股,转移位置让我们正对身后的女人,然后狠狠插了进去。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丈母娘不好意思地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颤抖不止,娇喘的小口淫叫四起:“好变态,羞死了。”我一手揉着大奶子一手掐住她的脖子,然后引导她道:“小曦不会精神出轨的,就像妈妈离不开儿子的大鸡巴一样!幻想一下,你现在正被别的男人操,那个男人就是眼前女人的丈夫!他的鸡巴很大很硬,他喜欢听你淫叫,叫的越淫乱下贱,他就会插的越用力。”丈母娘很喜欢我掐着她的脖子,这点和小曦很像,一旦脖子被掐住就会不停耸动淫臀。

    丈母娘似乎做了一番思想挣扎,终于张开双眼毫不掩饰淫欲地盯着眼前的女人道:“我被操了,我被你丈夫操了,哦~好大的鸡巴,你丈夫的鸡巴真大,再用力操我。”那女人一脸惊讶,手中提着的包掉在地上浑然未觉,好半天之后才看到是我,瞬间满面春色,冲我悄悄竖起大拇指。

    那女人款步走到丈母娘身前道:“原来你想让我丈夫操你?怪不得在他家门口操穴呢!你早说啊,我会让给你的,不过……你身后的帅哥得让我尝尝滋味。”

    说着还用手一钩丈母娘的下巴。

    丈母娘甩开她的手道:“我,我们是在角色扮演……你,你不要介意。哦,真的好舒服,爽死了,我夹你~”我趁着她们说话的时候加大力度,啪啪声在楼梯间回荡,夹杂着女人淫乱的喘息声。

    说实话,丈母娘真的很会夹,她不像小曦那样感觉来了一直夹着不放,而是当我向外抽出时紧紧夹住,当我插入时又完全放松,过一会又反着来,感觉完全不同,我庆幸有这样一位懂得床上功夫的丈母娘!

    我对丈母娘悄悄道:“叫她舔你的淫穴。”丈母娘正被我插的意乱情迷,可偏偏我放慢抽插的速度,她埋怨地看了我一眼还是开口道:“你……你丈夫不能满足我,他想让你舔我的淫穴。”说完将头靠在我的胸口,重重吁了一口气,就像完成了一件艰难的任务。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那女人媚笑连连道:“那你求人家,人家才会给你舔的舒舒服服的。”我适时道:“少废话,舔不舔?不舔就走你的路,我们又没挡着你!”那女人被我说的一愣道:“干嘛呀老公,你帮外人不帮我。”

    丈母娘道:“别瞎叫,他不是你老公。”那女人咯咯笑道:“刚才是谁意乱情迷地说被我老公操的爽死了?现在不承认了?”丈母娘被说的羞怯无比,再一次闭上眼睛不答话,抓着我屁股的手使劲掐了一下。

    我立刻会意,下身用力道:“咱不理她,这女人一点情趣没有。我只喜欢操你的大屁股,又有弹性又舒服!”

    丈母娘哦的一声,手上更加用力,同时抬起一直脚用后脚跟轻轻摩擦我的卵蛋。我舒服得眯着眼睛看着那女人。

    那女人似乎很委屈,看着我道:“上次我还帮你射过呢,你就这么对我?没良心的!”丈母娘问我:“小寒,怎么回事?她说的是真的?”

    我轻咬她的耳垂道:“上次我和小曦做爱没关门,她闯进来了,我被摸了两下射裤裆了。”丈母娘道:“那,那小曦知道么?”我吹着气道:“小曦高潮后直接睡了,她没看见。”听我说完没责怪我转而对那女人道:“你这个人怎么没礼貌?随便进别人家还想偷别人的老公,不要脸!”

    那女人也不甘示弱道:“我不要脸?我再不要脸也没勾引自己女儿的老公!”

    丈母娘被说的无力反驳,憋了好半天才道:“好儿子,操她!让她闭嘴!”我如得圣令,一把抓住那女人,几乎完全撕开她穿的运动短裤,趁着鸡巴上有大量丈母娘的淫液,直接贯穿她的小穴。

    那女人没想到我真敢干她,一时间忘了挣扎,等反应过来我已经插了进去。

    “操!骚逼一个!妈你摸摸,这个骚逼淫水都把裤衩弄湿了。”说着话我像端尿盆一样把她端起来,小穴一览无遗地展现在丈母娘眼前。

    丈母娘伸手摸了摸道:“真的呀,你好骚!比我还骚!”说完用手指揉着女人的阴蒂。那女人直到现在才长出一口气道:“啊!好大,插死我了,疼死我了!

    我要告你强暴!”我嘿嘿笑道:“不知在哪看见过一则新闻,女人有高潮就不算强暴,我把你操到高潮,你告我也没用!”

    我端着她使劲抽插,丈母娘在下面不停揉着她的阴蒂,没半分钟那女人一阵激动,胡乱挣扎了几下道:“来了!”我更加用力,同时问道:“爽不爽!”那女人道:“爽!爽死了!”我又问:“都哪爽?”她回道:“逼,逼爽,豆豆也爽。你们母子好会弄,再给我!”

    丈母娘改揉为轻拍,同时问道:“骚不骚?浪不浪?是不是很下贱?”我能感觉到每次拍打,那女人的淫穴就抽搐一下。“浪!骚!下贱!”丈母娘稍稍加重手上的力道又问:“听不听话?告不告我们?”那女人抓着我的手臂,很大力地向下耸动道:“真他妈长!插死我了,插得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我不告你,我听话,给我给我,又来了!干死我!”

    忽然我感觉鸡巴一紧,原来是丈母娘顺着我的鸡巴又插进两根手指,她的手指插进去后向上勾着,那女人突然发疯一样耸动,几秒钟后忽然大叫一声:“不行了!我想尿尿!来了来了!”丈母娘迅速抽出手指,顺手抽出了我的鸡巴,那女人五官都扭在了一起,屁股用力向上一翘,一道闪着星光的水柱滋在了墙上,随后她的屁股一抖一抖地,每抖一下都会有一小股不知是尿还是淫水的东西跑出来。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后来我问过丈母娘,因为她也潮吹过。她说在那种状态下除了小穴会短暂性地有喷射物外,大量的水液都是尿道喷出来的,但没有尿骚味,有时候像白水一样,有时候有种淡淡的清香,以至于她也说不好到底是尿还是淫水。不过她说那种感觉是个女人就想要,因为那会令一个女人感觉到地狱之后的天堂!反正我不知道什么感觉,不过我和丈母娘学了这一绝技,据说是萧引慧教给她的,她又教给了我。)过了片刻后,那女人软的已经没了力气,靠在我怀中不停地喘着粗气。丈母娘又插进去两根手指,同样的手法,那女人连眼睛都没睁开,嘴里还嘀咕着:“不要了不要了,好难受,酸死了。”屁股却配合着丈母娘的扣弄,一下一下地顶着。我见她小腹一起一落很有节奏,仿佛在用小穴的收缩配合丈母娘的手指运动,真是神奇,我发誓一定要和丈母娘学这个。

    不大工夫那女人的小腹忽然隆起不动,然后又是一声尖叫,长长的水柱淫湿了墙。我此时道:“妈,您这技术真好,所有女人都能潮吹么?”丈母娘道:“绝大多数吧,我也不知道,都是小慧教我的。有时间你也学学,听小慧说女人都是又爱又恨的,一旦习惯了会上瘾的,看看她就知道了。”

    可不是么,那女人完全瘫倒在我怀里了,下身一塌糊涂,小便似乎也失禁了,溪流溪流地淌着水。我感叹女人真是水做的,也不知道哪那么多水流出来,又对丈母娘道:“她还能来么?”丈母娘道:“试试就知道了,小慧最多可以来七八次呢。”

    那女人忽然道:“别,别来了,我受不了,真不行了,再说我老公快回来了,我来之前就说已经往回赶了,你们饶了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问道:“你老公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那女人勉强睁开眼,看了我一眼似有难言之隐道:“我我不知道。”“你敢撒谎?妈,继续!”那女人死死抓着我的手臂道:“不,不要了,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去你家吧好不好?别让我老公看到……”

    我隐约觉得接下来她要说的涉及我和丈母娘,马上冲丈母娘使了个眼色,丈母娘看我脸色严肃,伸手捡起地上的礼服和那女人的手包道:“小寒你要抱她到什么时候?让她自己走!”嘿嘿,丈母娘有点吃醋了。

    那女人伸手搂着我的脖子道:“我不,我喜欢老公抱着。”丈母娘道:“你,你不要脸!”那女人道:“跟你一样!说我就是说你自己!”丈母娘被说的哑口无言,罕见地露出生气的神色,我一看马上放下那女人,挣脱她的搂抱,改为抱着丈母娘。

    丈母娘展开愁眉露出小女人才有的笑颜,舒服地搂着我的脖子靠在我怀里。

    那女人嘟着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老公更疼我!”我懒得跟她废话,示意她跟着我走。

    回到丈母娘家里,我让丈母娘去浴室池子里放点水,放满了就自己泡泡舒服舒服,一会我进去找她。丈母娘不放心道:“你这是要支开我么?你不会要和她……”我打断道:“不会的,没经过你同意我不会碰她,我又不是驴,得谁上谁!

    听话,我有点事要问她。”丈母娘虽然不情愿,但看我一直很严肃,连开玩笑的时候都没笑脸,也就听话的去了。

    这时候我才问道:“说吧。”那女人故意挑眉展露媚态道:“没良心的,弄了我的身子连我叫什么都不问一句?”我不想多费唇舌,顺着她道:“你叫什么?”

    那女人道:“我叫颜爱莲好听么?”我点头示意她继续。

    颜爱莲失望道:“你们男人都这样,干完舒服了就把人家抛弃了,都是他妈混蛋!”我看她情绪不对,问道:“你老公不要你了?”颜爱莲道:“不是我老公,说的是你和我老公的领导。”我摆手道:“你对我没爱,所以谈不上我抛弃你,只是巧合之下玩玩而已。你别怪我说话直接,和我打交道很容易,直来直去就行,我希望你也这样。”

    颜爱莲看了我半天才道:“好。我老公在湖光酒店给老板开车,有一次我偶然听到他给他们领导打电话,说的是你丈母娘和你的事。”我追问道:“他们都说了什么?”

    颜爱莲道:“我没听全,只听到一句说楚云衣和沈若寒分别在自己家里没出门,没有客人出入,就这么多。”我又问:“你怎么知道他在给领导打电话?”

    颜爱莲道:“趁他洗澡的时候我偷偷查过电话记录,显示的是私人号码,我老公说过,见到这个号码就是他们最大的领导,让我不要接也不要打扰他说话。”

    “你们住的房子也是你老公领导给租的?”颜爱莲道:“恩,当初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租两套房子,不过有人出钱我就没多问,后来听见了老公的电话,我就想告诉你,谁知道那天你居然对我那样……”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我嗯了一声陷入沉思。看来我的怀疑是对的,不管是谁在背后操作,我和丈母娘早就被盯上了,就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与楚平江有关,萧引慧是不是也是背后操纵者之一?看来要让丈母娘尽量远离萧引慧才行。正想着呢,颜爱莲娇嗔道:“死没良心的,你也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这才答道:“是呀!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不是等于背叛你老公么?”颜爱莲挪了挪屁股坐在我腿上,我没阻止,但也没抱着她。

    “那天你下楼追丈母娘,我老公就接到了电话,他回楼上接的,我本来不想听的,可我忘了拿钱包,走到一楼花园又回去了,在家门口正好听见那句话。后来我去超市买完东西回来,趁着他洗澡的时候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我想这件事应该让你知道,隐约觉得我老公好像在做犯法的事,心里不踏实。谁知道我去你家通风报信还差点被你强暴!弄得我心烦意乱,连正事都忘了说了。”

    我问道:“那不对啊,出了这事你应该先问你老公啊?怎么跑来向我告密?”

    颜爱莲居然一副娇羞的神情道:“还不是看到了你的那个大家伙,当时只看了一眼我就流水了……”

    我笑道:“你就是传说中的痴女吧?”颜爱莲道:“我不怕你笑话。说实话,你是我第三个男人,第一个是我老公,可她最近两年经常在外边找女人,对我毫不上心,还经常提出要带我出去玩夫妻交换,说有情调有激情,还曾经拿这个威胁我要离婚。

    我没办法只好跟他去了一次,也就是那一次遇见了我第二个男人,那男人其实是我老公的大老板。他很年轻也很帅气,那个东西也比我老公大,当时我也狠下心了,凭什么男人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找女人,我们女人就得墨守成规当活寡妇?所以那一天我很疯狂,不断向他索取,他似乎很喜欢我,悄悄对我说如果我肯做他情人,他就把湖光盛景的一套200多平的公寓给我,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龙族1火之晨曦全文阅读

    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把我抛弃了,其实我根本不想要什么大公寓,我只想要一个正常的男人能疼我、要我、呵护我……后来我老公对我突然变得特别好,我猜是那个男人命令他的。“这时丈母娘在浴室喊道:“小寒,还没谈完么?水放好了。”我回道:“妈您先洗,我马上进去找您。”我在心里想:“这娘们看着有点不显眼,但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也算是标准的美人脸,还挺耐看的,身材也不错,不知道他老公怎么想的,也许这就是家花没有野花香的道理吧。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她刚才说那个大老板是个年轻人,应该不是柳施恩,不过既然萧引慧也在湖光酒店挂职,那么肯定与柳施恩有关系,此事还不明朗,线索也太少,明天要好好探探萧引慧的口风。“想到这,我问道:“你老公不和你上床么?”颜爱莲道:“也不是不上,但他总是半软不硬的,时间也比以前短了好多,我怀疑他纵欲过度,怕染上什么病,所以也刻意减少跟他上床的次数,最近两个月我都没和他上过床,他也乐得从不问我。”唉,我在心里暗叹,这也是个倒霉的女人。

    “你告诉我这些,我很感谢你,就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你?”颜爱莲道:“其实你已经报答我了,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我打断她道:“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听我妈的!”颜爱莲道:“我哪点比她差?其实我就是不爱打扮,真打扮起来我比她漂亮多了!”我回道:“我承认你很漂亮,但比我妈差远了,也比我老婆小曦差不少,她们俩平时不打扮,天然美女懂不?”

    颜爱莲委屈的不说话,嘟着嘴沉着眼,半天才道:“那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只问你自己的意思!”

    “我?我没什么意思,你要是愿意给我,我也没有不要的道理,但是我答应妈听她的,所以你最好去问她。”

    颜爱莲道:“你知道我老公是怎么监视你们的么?”我点点头道:“应该是偷拍设备吧?你知道设备在哪?想以此要挟我妈?”颜爱莲肯定的点点头道:“不行么?我不会真的把视频公开的,况且今晚的视频我会偷偷删掉的。”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道:“你不打算和他离婚重新开始么?”颜爱莲道:“重新开始?我一个农村来的,小学都没上过,字也不认识几个,离开男人我怎么生活?”我接着道“老家连块地都没有么?”颜爱莲无奈道:“我下边还有三个弟弟呢,乡里搞什么城市化建设,土地都被占用了,补偿的房子刚好够我三个弟弟结婚用,我是家里大姐,也只能忍着心酸自己出来闯。”

    这女人倒真是值得同情,而且还很顾家,一般女人在这个年代怎么可能不跟家里人挣个三砖两瓦的?想想她也挺苦也确实无奈,既没有一技之长,又没有文化学历,能自己闯到现在也算很幸运了,就是有点小心机,总想跟人斗心眼。

    “你要和我妈打交道最好别耍小心眼,别看我妈一副柔弱的样子,其实内心坚强的很,她的人生遭遇是你想象不到的。你要想跟她打好关系得到她的信任,最好实话实说,就是刚才你对我说的那些,她会同情你的,说不定也会接受你的,但不要对她说我们被监视的事情,我不想她担心。”

    ……也不知道颜爱莲进浴室以后怎么对丈母娘说的,等我抽根烟,在窗口吹吹风再进去的时候这俩人搂一起抹眼泪呢。

    丈母娘见我进来梨花带泪一般道:“小寒,爱莲也是个苦命的女人。”颜爱莲也泪眼婆娑道:“姐,叫我小莲就行,我不苦,我有姐疼呢。”此时我不得不佩服颜爱莲,她毁就毁在没文化上了,要是她有文化,绝对能成为少有的商界女强人!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我咳嗽一声道:“妈,您这是咋了?”丈母娘道:“小寒你帮帮她,你公司里缺不缺人?让小莲去你那学学手艺也赚点钱,以后能自己养活自己。哪有丈夫把自己媳妇给别人那个的?小莲打小就苦命,好不容易嫁个人还嫁给这样的畜生,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说着又哭了起来。

    颜爱莲偷偷比了个OK的手势,又冲我勾了勾手指,然后指了指丈母娘的大屁股。我挠挠头道:“妈,我那就是一小门脸,现在已经三个人了,我又不用外边跑活,再招人也没用啊,再说去我那就是天天坐着,有人上门招待一下就行了,也学不到东西。”

    丈母娘哭着道:“你就是不愿意帮她,还找借口。小莲不哭了,他不帮你姐帮你,打明起你就住姐这,姐有口吃的绝对不饿了你!”

    我连忙道:“妈,我不是不帮她,这事得她自己愿意才行啊,您说是不是?

    尤其是离婚的事,那也不是说离就离的,起码短时间内还离不了,要是经过法院时间更长。再说您让她离婚以后怎么办?难道天天跟您过日子?”

    丈母娘道:“怎么不行?就跟我过日子!等小曦嫁给你以后,我就和小莲相依为命,不打搅你们!”我无奈道:“那也得人家愿意啊,人家还想嫁个男人享受生活呢。”丈母娘扭头问:“是这样么小莲?”

    颜爱莲摇摇头道:“我都听姐姐的,姐姐的手指那么厉害,小莲还要男人干什么!”说着还白了我一眼。这话说的丈母娘露出了笑意道:“说的也是,我不要男人,也不能硬拉着小莲也守寡。这样吧,从明天起你就去小寒的公司上班,至于离婚的事慢慢来,不想在家住了就来找姐姐,你看行不行?”颜爱莲像小鸡吃米一样不住点头,眼眶湿润又欲掉眼泪,看得出来她是真被感动了。

    她们俩抱在一起说悄悄话,却把我晾在一边,此时我就像个多余的人。我清了清嗓子道:“妈,我这还硬着呢……”“自己弄去,妈生气了,不管你!”

    颜爱莲也不知道在丈母娘耳边说了什么,只见丈母娘略微消气道:“小寒,你进来一起泡吧。”女人真是可怕,尤其是有心机的女人最可怕,怪不得都说最毒女人心。

    一米五长的池子颜爱莲自己坐在一头,我和丈母娘靠在另一头,双方的脚丫子互相顶着很不舒服。我看到颜爱莲偷偷冲我递眼神,我心领神会,一把抱起丈母娘放在身上。

    丈母娘惊呼一声:“小寒你干嘛?快放我下来,小莲还在呢。”我说道:“都一块光屁股泡池子了,怕什么?刚才不是还要人莲姐给你舔骚逼么?现在继续!”说完我冲颜爱莲扬了扬下巴。

    颜爱莲立刻趴在了丈母娘胯下,我虽然看不到,但我感觉到丈母娘淫臀一紧,料想颜爱莲已经开始舔上淫穴了。

    过了十几秒丈母娘才道:“小,小寒,小莲的舌头有刺。”“啊?什么情况?

    哦,我操!爽!”颜爱莲的舌头有没有刺我不知道,但她的舌头类似猫的舌头,好像长着一排排的小肉勾,真他妈奇了怪了!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丈母娘见她舔着我的鸡巴道:“小莲你不能,小寒有老婆!”颜爱莲可怜巴巴,含着眼泪道:“姐,我不和你女儿争老公,就像你一样,您可怜可怜我吧……”不得不说,女人的眼泪对女人一样有杀伤力,丈母娘叹一声放松下来,幽幽道:“我这是造孽呢!以后小曦知道了可怎么办?算了算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

    颜爱莲说了一声谢谢,马上又含住了我的鸡巴,那感觉既痒又麻又舒服,禁不住问道:“莲姐,你的舌头是怎么回事?”

    颜爱莲道:“是不是很怪?我老公说我是妖精,从来不碰我舌头。”我问道:“你老公的领导就是看上了你舌头吧?”颜爱莲道:“恩,他说我很特别,舌头能令人疯狂。其实我和他在一起也没真正插过穴,他迷恋的是我的舌头,不过他和我老公一样无能,五分钟都坚持不了!”

    我自豪道:“别说五分钟,就算五十分钟我也行!”颜爱莲道:“那我出全力喽,别让我失望。”说完又含住了我的鸡巴,舌头时而左右时而上下,肉刺的触感确实令我疯狂,但我一定要忍住,想收服这个妖精,就得有点真本事!

    见我俩玩的火热,丈母娘幽怨道:“还说给我舔穴,都没人管我了!”我哈哈一笑道:“走,咱们上床去!”丈母娘道:“湿着呢!”颜爱莲道:“衣姐是逼湿还是身上湿?”丈母娘娇笑道:“身上湿,逼更湿!”

    有的时候我有种错觉,这一切仿佛就是个梦,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不敢去想,因为我怕梦醒了一切都消失了。

    我躺在丈母娘卧室中宽大的床上,丈母娘与颜爱莲同时舔着我的鸡巴,我犹如梦游道:“天啊!我忽然感觉像在做梦!”丈母娘媚眼含春道:“这几天对我来说就是一场梦。”颜爱莲却道:“那你们是希望梦别醒来还是快点离开呢?”

    我和丈母娘异口同声道:“不要醒!”丈母娘娇羞道:“这样挺好的,我不用对小曦怀着愧疚,就让我忘记一切享受吧。”我接道:“其实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唯一的资本就是有一些好哥哥,还有一只自豪的大屌,我迷恋我的丈母娘,很早以前就开始迷恋她,我想独自占有她,但我又怕对不起小曦,如果是在梦里,这一切都会过去的,只是害怕梦醒了会更遗憾……”

    颜爱莲道:“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怎么像喝多了?我也感觉好晕,像吹了一瓶二锅头……”

    悲催的是……后来我们什么都没干,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知道,丈母娘倒进浴缸里的瓶子不是沐浴香薰,而是三哥让我拿回家的茅台,为了避嫌,他们出去吃饭喝酒把酒都装在伪装的瓶里或桶里,我拿回家那一桶的外包装是沐浴精华、草本理疗,足有三斤多,丈母娘心也真大,一大桶全倒进去了……醒了以后我们三人相视而笑,幸福温馨在这一刻多么美好,我多么希望小曦也在身边享受着这一刻的甜蜜,或许再加上小七?我掐了掐大腿,确认不是在做梦,疼痛感使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丈母娘转身趴在我身上道:“小寒你怎么了?病了么?”我摇摇头,无限爱惜地看着她,看的她都不好意思了。颜爱莲不解风情道:“他没病,他在掐大腿呢,都掐红了。”

    我抱着丈母娘道:“妈,我想了……”丈母娘道:“刚睡醒就要!真不敢想象以前小曦有多辛苦!”“哦,妈,莲姐的舌头好爽。”

    丈母娘柔情似水地看着我道:“你希望妈做什么?”我呻吟道:“毒,毒龙!”

    丈母娘啐了一声:“小冤家,便宜你了,从来都是小慧舔我后门,我还从没舔过她呢!”说着爬到床尾,又神秘一笑道:“我还有另一个第一次,你想不想要?”

    我兴奋异常,脑中浮现那玫红色含苞待放的菊花蕾,我不住点头,眼神如痴如醉。丈母娘吃吃笑道:“我不给你,搞定小曦那天,就是送你的礼物~”我发誓我一定要尽快搞定小曦,我要采摘那一朵令人着迷的花蕾!

    颜爱莲道:“你们俩打情骂俏的当我不存在么?”丈母娘伸手啪地一声正打在颜爱莲的屁股上:“早晚让小寒通通你后门!看你还吃醋不吃醋。”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没想到颜爱莲道:“他现在就可以~”丈母娘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道:“没想到你玩的这么开,淫荡!”

    颜爱莲道:“我,我也是第一次,但我想给他,姐同意么?~”丈母娘明显的慌张道:“我,我不能做主,要看小寒自己的意思。”我察觉到丈母娘眼神中的犹豫,当即道:“莲姐你肯给我我很感动,但今天却不能要。我希望你能在将来考虑清楚,要知道今生今世我只会有小曦一个妻子,我不会娶别的女人,但我绝对不会只有小曦一个女人,你明白么?”

    丈母娘似乎明白我的意思,摸着我的卵蛋道:“不管你有几个女人,我都会支持你,无怨无悔。”颜爱莲也想表态,我摇摇头道:“你和我妈不一样,她早晚是我丈母娘,也知道我是个情种,她支持我我并不意外,但你不同,你还可以有不一样的人生。”

    颜爱莲沉默不语,我心里很抱歉搅乱了这场早起的淫宴,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安抚丈母娘是一回事,对人负责又是另一回事,有那么一句话叫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其实很多时候事情到了地步才知道这句话不是瞎说的,非不能也,实不得已。

    古人诚不我欺!

    丈母娘忽然含住我的鸡巴,来了个一含到底,起伏不停的同时发出诱人的哼声,我被突如其来的爽快所淹没,下身不由自已地挺动,忽然一阵麻痒又刺挠的感觉传来,颜爱莲舔着我的卵蛋。

    真正的双飞!真真正正两个女人在互相配合互相包容之下的双飞!我曾经无数次幻想小曦和丈母娘会在此情此景之中,那幻想令我疯狂,令我忘记了呼吸,但此情此景真正到来时才知道疯狂已不足以表达我的感受。我欲升天!

    这一刻我仿佛长出一双洁白的翅膀,飞在上帝面前一指而问道:“天下事天下人得,你为造物主,空有天堂一隅又如何?!”奈何上帝答道:“转瞬而逝岂可与天长地久同日而语?你不见那鹏过天际而兔悲呼?”终究非我梦中之人,纵爽而自神伤。

    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快就射了!毒龙还没体验呢!连五分钟都没有!那是什么感觉?我只能用四个字来描述,欲仙欲死!

    丈母娘不顾一切的深喉纵然爽快,但颜爱莲的舌头起到了很大的辅助作用。

    没经历过的很难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真想体会请找只猫在阴茎上抹上糖,然后静静体会去吧!

    我仿佛失神般震动不停,一股一股的精液全部射进丈母娘口中,丈母娘虽然发出呕声,但始终保持在最深处,喉咙一直未停止蠕动。我终于体会到从来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人间极致境界,这一刻我却非仙非人,似梦似真,唯我尔!

    我长吁一口气,丈母娘阿地一声抬起了头,口中空无一物,她吞了我的精。

    颜爱莲爱意满满地看着我道:“无论怎样我排第二!”丈母娘道:“放心吧,没人和你争后门!你个浪蹄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