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听话的情人们

正文 花灯,河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茫茫,空无一物。www.kmwx.net

    唯有熟悉的女声指引着她,“往前走,往前走。”

    除了照做,明姝也没有其他选择,每迈出一步,就有跟清晰的人声围绕,她一路前行,听得更为清晰——

    “殿下……”

    “公主殿下……”

    公主?

    骤然间,她一步穿过了一睹无形的壁垒,万丈光芒让她不适地合上眼躲避强光的刺激。

    “公主殿下……”

    在白光削弱一定程度后,明姝慢慢地睁开眼,不动声色地关注着身边的人事。

    宫殿。

    侍女。

    “何事?”

    明姝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她半垂着眼睑,嗓音还带着午歇后初醒的低哑,漫不经心和清傲的作态与那位“才貌双绝”而艳冠六州的懿英长公主,端姝,如出一辙。

    “禀公主殿下,陛下有请。”

    侍女恭谨地跪在一尺外的地面,丝毫不敢抬头冒犯,一举一动都恪守宫礼,让人挑不出错处。

    “本宫知道了。”

    话音刚落,就有贴身婢女上前扶卧在贵妃榻上的明姝起来,繁复而华贵的宫裙缓缓落地,展开,它们色彩绚丽,优雅大方,却丝毫不及端姝的一颦一笑。

    “殿下,奴婢为您梳妆。”

    “嗯。”

    铜镜中,美人如梦。

    妆饰简简,如火,如芙蕖。

    站在周围的低等宫婢也暗中投来惊艳的眼光,他们是拼尽性命才争夺来懿宸宫当值的机会,只是为了长公主殿下而已……

    每天都会望着长公主出神。

    被长公主无意间看一眼都会心跳加速到停止。

    想,想晕过去!

    “殿,殿下……要用哪一支簪?”

    为端姝梳头的一等宫女光是靠近她几分,都已经兴奋得发疯,她的手轻轻抚过端姝的长发,鼻间萦绕着来自公主殿下的淡淡馨香……

    不行!要狠狠遏制住自己妄图低头亲吻公主殿下的冲动!

    为了能够成为公主殿下的贴身侍女,她日夜颠倒地学习,在吃人的选拔赛中,一路历尽千辛万苦,才从近千宫女中脱颖而出,成为懿英长公主身边的婢女!

    “用这支。”

    端姝好似完全没有意识到婢女矛盾强烈的心理活动,她随意地点了点梳妆台上的簪饰,然后慢慢地和原身的记忆相融。

    出生就受尽万千荣宠,养尊处优,清贵不凡的瑞国懿英帝姬——

    端姝。7k7k001.com

    自恃倾城之资,矜华绝艳。

    礼,乐,射,御,书,数,无一不擅。

    曾有大家,广众而作:“瑞国大,纳百川。无端氏女,天地失色。”

    以此看见,端姝已经成为瑞国标志性的人物,她生于盛世,国泰民安,也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代表。

    就是刚刚端姝随意指的簪饰,是瑞帝送予爱女的十六岁生辰礼,其中镶嵌了千百枚璀璨夺目的晶钻,皆是百二十个归顺的部落进贡的宝石,誉名“云泽”,与瑞后送予的另一支“玉琉”簪为一对。

    如此宠爱,绝无仅有。

    这次皇帝寻她,也是怕自己的爱女留住宫中烦闷,才特地安排了一众精兵暗卫乔装护她出宫游玩。

    “今日是七夕,依传统,各地摆有花灯市。今夜父皇还命工部的人准备了焰火,姝儿在宫中多日,未免烦闷,可要出宫一游?”

    “可。”

    端姝愉悦地笑了笑,她的容貌在艳阳下熠熠生辉,“多谢父皇。”

    不过,今日不同往日——

    瑞国,元国,两国会盟在即,元国国君与名满天下的明大将军也在离首都不远处驻营休整。

    国都内龙蛇混杂,不少匈奴恶徒想趁此机会破坏两国之盟,瑞帝只好安排更多的可靠人手去保护端姝的安全。

    “父皇安排朗女官陪你一起去,她虽性子冷淡,却武功高强,可护你周全。”

    “可。”

    ……

    傍晚,天高无云。

    白星散落形成清透的星河,横跨南北,宛如为牛郎织女搭建的天桥。

    天还没完全暗,街上就摆起了各式各样的花灯,成千上万抹夺目的暖黄灯火晕染了暗蓝色的天际。

    一路过来,卖花的姑娘,猜灯谜的情侣,还有推销各式面具的摊贩,往来不绝。

    神秘低调的车驾缓缓停在一处宾客如云的酒楼大门前,驾驶马车的黑衣女子便是女官朗枫,她半开车厢的门,问道:“殿……小姐,可要上楼?”

    此处,是摘星楼。

    首屈一指的标志性建筑大厦,涵盖餐饮,娱乐,住宿于一身,虽属皇室,却是为数不多的对外开放的营业场所。

    “不,先逛一会花市。”

    端姝由朗枫扶着走下车驾,织锦朱裙,配更显低调的“玉琉”簪饰,蒙上一张亲自描画的繁彩不俗的面具,恰好遮住她的脸,应景而不突兀。

    虽然举手投足皆彰显其身份高贵,但在官民同乐的七夕,别人最多也就以为是某个大家族的贵女而已。

    凭懿英长公主

    爱到死不如做到死笔趣阁

    的殊荣,端姝每年都在顶楼歇脚,虽然能够俯瞰整个国都的灯火建筑,端姝也已经感到腻味。

    七夕节若是不亲自在花市中走一遭,就白来了。

    胭脂水粉,冰糖葫芦,玉簪银饰……

    还有人——

    “唉唉唉……老兄多日不见……”

    “多日未见,这日不如撞日,不如稍后一同去摘星楼听曲?”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可知这灯谜如何解?”

    “嗯……嗯……不知……”

    “哼~兄长真笨!”

    “……哥哥给你买糖葫芦好不好?”

    ……

    “公子——猜灯谜不?送最大最漂亮的花灯哟!”

    不远处一位年近花甲的老头笑眯眯地望着恰好路过摊前的高大男子,好像丝毫没有受到他久经沙场的摄人杀气的影响,开朗大方地推销着自己的花灯。

    “老头子感打包票,这绝对是今夜七夕最漂亮最精美的一盏花灯,今日与公子你有缘分,只要您猜对了,免费送给你……”

    旁边慢慢围着三三两两的人,虽然不认识身份不凡的男子,在热闹平和的氛围中,也纷纷开口鼓励他——

    “公子,不妨一试,说不定这位老伯还真藏了什么好东西……”

    “是啊,你若是猜到了,送给心上人也不错!”

    “试一试吧,反正不掏钱。”

    ……

    作为名满天下,却从不公开出现的明大将军,突如其来想要走出军营散心后,第一次被这样围观,明远珅依旧面无表情,许久以后才听到他开口道:“请出题。”

    “哎呦!好!”

    老头急忙掏着袖袋,一边搭话道:“公子,我看你面目不凡,贵不可言。而且今日七夕更是红鸾星动,好事要来罗~”

    “……”

    这老大爷还兼职算命不成?

    “来罗,公子,可别让他人看到哟~”

    明远珅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接过老头递过来的小纸条,不自禁地眯起眼反复看上面的字——

    “姝……”

    姝?

    什么意思?

    他无意间读了出来,然后那位白发的逗老头一拍大腿,突然嚷嚷道:“对了!对了!公子,你猜对了!”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操作的时候,“来来来——”,老头连忙把一盏花灯塞到了明远珅的手里。

    他还叮嘱道:“要送给心上人哟!”

    众人仔细一看,分明就是一盏再普通不过的花灯而已,甚至比他自己摊上卖的花灯都要简单,连花饰都没有,就像刚刚把纸糊上的样子,于是纷纷调侃那位老头子吹牛——

    “骗人的吧,这花灯也太普通了……”

    “我觉得你这花灯根本就没有做完吧?”

    “看着比我妹妹做的还要简单些……”

    “老板,你可别骗这位公子是外来人啊……”

    ……

    “得了得了,其中玄机,你们可不知道!而且老头儿我也没收钱不是?”

    老头嚣张地扬了扬下巴,头上的白毛也飞起几根,“都是老头子的一片心意,怎么就不能说是最好的呢?”

    好像很有道理。

    众人沉默。

    原本少言的男子握着手中的竹柄,视线从花灯上缓缓移开,礼貌地向有些古怪的摊主道谢:“多谢。”

    “哎呦,不客气,不客气!”老头摆摆手,又笑得开怀,“玩得开心哦!”

    “……”

    明远珅点点头算是告别,提着花灯顺着长街一路往下走。

    数百盏河灯漂浮在水中,堪比天上的星宿。

    瑞国有在七夕放河灯的传统,情侣天长地久,独身男女则求早遇良人。

    “公子,可要放一盏河灯?”

    桥头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婆婆,她颤巍巍地站起来,捧着一盏河灯放入了明远珅的手心,“老太婆与你有缘,就不收你这几个钱罗~”

    “……”

    今晚莫名其妙感受到来自瑞国人民的热情的明远珅有些轻微的不适应,他望着左手提着的花灯,和右手手心的河灯有些迷茫。

    “多谢。”

    他说道。

    然后慢慢走到河边,准备俯身去放河灯。

    “在没有送给别人以前,花灯是不可以落地的呦~”

    身后忽然传来少女清丽的轻笑,明远珅突然怔住,缓缓直起身子,转身——

    回首处,灯火阑珊。

    不见她容貌几何,他已心跳如擂。

    这是第一次,明远珅无法言语,堕入了云泽之境,不知身处何地。

    “公子可以先将此灯送予他人,或者找一处高架放置……”

    “送给你。”

    他听见自己说。

    作者的话:

    大家可以猜猜我想写什么了……

    突然想弄个双胞胎的修罗场,现世里打不起来,干脆放到前世●v●

    敬请期待(*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