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

正文 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3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Polyamorystory第31章~家族旅行平安夜翌日,早上显得相当寒冷……温暖的阳光洒在东京街道上,寒冷的冷风穿过了茂密的混凝土森林,最后返回水蓝色的天空怀抱内。swisen.com

    对于学生来说,寒假已经开始,火车及飞机载满了出外旅游的人潮,某些更是家庭式出国旅游。

    如此平静的早上,有一组不平凡的恋人组合现身于新东京国际机场。

    站在清麿旁边的两位少女,她们的美貌吸引无数的目光。简直是无法移开视线,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纷纷向两人来个注目礼。

    两人漂亮可爱的脸孔,而且她们在时髦的大衣底下同时穿上两套款式相同的哥德式连身裙。

    连身裙采用上短下长的剪裁,整体配上古典的色调,传统的米黄色的衬衣配搭炭灰色的裙子,裙摆缝上白色的蕾丝装饰,领子配有华丽的哥德风格的领带,领带上浮雕风格的花纹十分精妙,紧身的小腰带上还有黑色的蕾丝作装饰。

    可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不过她们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跟随清麿一起前往约定地点跟母亲会合,让他们意想不到的,除了母亲之外、同行的还有绫子的父母。

    “妈、妈妈,爸、爸爸!?”对于的父母出现,绫子显得相当惊讶。

    “哇~~!今日的绫子实在很漂亮呢~~我们今日会跟华一起去唷!”里香说到这里,随即向女儿旁边的小惠道谢。

    “惠,一直以来我很想当面感谢你哟!”面对这位恩人,里香感动地掉了几滴眼泪。

    “咦!?这个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我对小绫……”

    相约在新东京国际机场会合,当永仓夫妇和华跟清麿他们三人会合的时候,心情激动的里香和巳晨紧紧地拥抱小惠作出感谢。

    不断鞠躬感谢小惠一直以来这么照顾女儿的里香,最后她跟着向站在旁边的清麿作出道谢。

    “你就是我们未来的夫婿吗?清麿君,感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的绫子哟!”

    “你好,清麿,我是绫子的父亲永仓巳晨,感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们的绫子。”

    “咦!?你、你们好!那、那是!?”

    “爸爸和妈妈认识达令?”

    “当然啰,因为你跟清麿君是儿时玩伴嘛,而且我跟华是好友呢!从国中时期开始。”

    里香理所当然的回答,她选择暂时隐瞒部分真相。

    不过,清麿对于双方认识感到十分惊讶。

    “咦!?母亲,为何不早点说啊,原来你跟绫子的母亲是好友。”对于母亲的故意隐瞒,在小惠和绫子身旁的清麿,随即向母亲喃喃抱怨起来。

    “哎呀,其实是因为最近才知道的事情嘛~~是这样的,香香的丈夫打算利用寒假前往外地旅行,所以我们选择了英国,顺道打算前往大学探望清太郎,而且这样子的话,你们便不用害怕被打扰,你觉得不好吗?”华反问的时侯,脸上带着愉快的表情。

    对于华来说,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丈夫了;对于小惠和绫子来说,她是初次与伯父见面。

    里香收起了笑脸,然后和丈夫一起靠近三人的身边。

    “……我就开门见山的询问你吧。”

    这个不寻常的举动让清麿不由自主退后半步,既然是开门见山的询问,莫非是寻问有关往后将来的事情?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已经做好觉悟准备迎面而来的挑战,这是身为男生的想法,不过……(可是,总是有点害怕……)纵使恋人们陪伴在侧,还是感受到对方母亲的气势,那道不容半点逃避或掩饰的气魄,让那位16岁的少年背脊感到发凉。

    “是、是了,请问里香伯母有什么事情想问的?”

    “一一一你跟绫子和惠发展到什么样子的地步了?”

    清麿整个僵住,瞬即理解这个问题的背后意义,可是这位少年来不及作出反应。

    没有即时作出反应,脸部不断冒出冷汗的清麿,看来答案已经显现,里香稍为迫近施以压力。

    “我问你跟女儿和惠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真是的,想不到清麿君你还故意装傻呢~~”

    “装……”

    到底有多少男人在首次见面的时候,受到恋人的母亲如此尖锐的寻问?

    而且里香更步步进击。

    “怎么了?昨晚你们不是三人一起庆祝共度圣诞吗?我猜你们睡在一起而且已经做过了吧?”

    一听即懂的话中含意,他们三人立刻涨红了脸。做、做过一一一!?

    毕竟他只有16年人生经验的孩子,里香一本正经的目光,根本无法承受道德上的责任,全身冷汗直流的清麿,到最后才以蚊子叫的音量回答:“嗯……我确实……跟绫子和小惠……做过了……”

    面对里香和巳晨的表情毫无变化,清麿瞬即推测父母似乎吓坏了,打定主意道歉的他,希望深深地低头传达歉意和诚意。

    当清麿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里香缓缓走近。

    “妈、妈妈……”绫子和小惠打算加入求情的时候,被站在背后的华轻轻拉着制止。

    “绫子的……不,对于你女儿她的事情。”

    “如果是那件事的话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糟糕透顶。

    求学时期应该纯洁交往,如果知道女儿这么快便失去贞节的话,任何父母怒火中烧是正常不过了吧?而且自己就是那个当事者。

    清麿再次深深低头,而且他的头垂得更低,仿佛额头触碰到膝盖,他已经搞不懂该说什么话来化解今次的危机。

    毕竟硬把对方的女儿抢过来独占,让她成为了自己的终身伴侣。

    可是里香和丈夫没有发怒,两人主动靠近站在清麿面前,当清麿察觉对方的行动时,他抬起头来。

    这个时候,里香露出微笑看着清麿。

    “讨厌哟!我刚才已经不是说过,如果是那件事的话,就什么也不用说了吗?

    清麿君,绫子以后交托给你啰!”

    “咦!?那、那个……”

    “哎哟,有什么问题吗?莫非你打算抛弃女儿?”

    “怎、怎会!我很认真跟绫子交往,我和小惠很喜欢绫子,我们非常重视和爱惜她,所以我绝对不会让她离开我们的。”

    “哎哟,如果是这样的话已经没有问题啦!”

    “可是、一般来说,女儿的男朋友……父母不是会很反感的吗?而且绫子已经……”

    “清麿君,交往成为情侣的始终会发生关系吧?你认为作为父亲的我,在这个时候跟你说“我不会将女儿交给你的”,还是好像漫画情节般揍你一拳吗?如果这样的话,绫子会恨我一段长时间啊!”

    “哎呀,清麿君可是女儿选的人,而且你们以前儿时已经非常喜欢对方,至于详细的情形,待我们坐下来再告诉你们吧!大海夫妇在咖啡室等待我们呢~~!”

    “咦~~!?”对于父母同时被邀请外游,小惠不禁惊呼起来。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会面的地?是咖啡室,父母三方应该选择更为适合的场所吧?虽然母亲早前提议前往英国旅游并探望丈夫,不过,她明显对某些事情有所隐瞒。

    实在相当奇怪,可惜已经陷入了混乱的优秀头脑,没有余力分析理由。

    清麿轻轻推开机场内咖啡室的落地玻璃门,6人环顾咖啡室环境一圈,在窗口旁边,有一对夫妇向他们扬起手来。

    “啊!父亲和母亲坐在哪里。”一袭哥德式洋装的小惠,她牵着绫子的手一起往父母方向走过去。

    看起来简直是姊妹,这对夫妇露出感叹的表情。

    而另一方面,或许需要时间作心理准备,清麿选择跟在她们的后头,争取时间应付另一方的父母。

    作为后辈的绫子,面对的还是视为姊姊的父母,她还是采取非常正统的教育礼法。

    绫子优雅地跪坐来一个三指之礼。

    优雅而洗练的鞠躬动作,向她敬重的人作出真诚的问侯。

    “世伯、伯母,你们好。”

    “你好,绫子,你不用这様对我们这样行礼啦!”

    “不行,因为小惠是人家的恩人,请你们接受……”

    对于里香的女儿采取严肃的礼节,小惠的父母实在有点始料未及。

    或许是答谢吧?所以绫子才会采取这些举动吧?

    华曾经向铃惠透露,里香的女儿绫子是一位注重礼貌的女孩。

    果然没有说错,绫子跟惠理香一样,是一位人见人爱的女孩,她宽宏谦恭温驯的性格实在难能可贵。

    反应迅速的铃惠,随即改变另一个话题。

    “绫子,以后不用这么行礼啦!而且话说回来,绫子你比照片上的还要可爱哟!”

    “伯母,你实在太过奖了,人家远远的不及小惠那么漂亮。”

    “没有这一回事哟!绫子看起来比惠更有女孩子的感觉,是了,你就是华的儿子?”

    “伯父、伯母,你们好。”没有时间作出准备,慌忙向小惠父母作简单问好的清麿,他的声音带着惊恐。

    跟在清麿背后的里香,向小惠的父亲作出感谢:“一郎,感谢你的女儿一直这么照顾我的绫子哟!”

    “咦!?那、那是!?”

    “妈妈认识小惠双亲?”

    对于双方的认识,清麿跟小惠她们陷入了惊愕的旋涡。

    他们坐下来后,小惠的父亲大海一郎随即自我介绍起来:“你便是清太郎的儿子清麿,初次见面、我是惠的父亲大海一郎。其实你的父亲清太郎,跟我和巳晨是国中时期已经认识的好友。”

    面对惊人的事实,清麿和小惠她们的表情显得错愕。

    铃惠随即接续丈夫的话题“是哟,我跟华和里香同样是国中时期开始的好友,我们在高校时期邂逅丈夫,我们3对情侣经常一起玩和读书,不过我们做梦也没有想过,居然会这么巧合和有缘的。”

    “睽违许久的重逢吧?其实除了绫子跟清麿君是儿时玩伴外,惠你也是哦~~☆”

    “咦!?”“真的假啊!?”“不会吧!?”

    “哈哈……实在是个奇迹耶,除了绫子记得清麿君之外,你们本来都不记得彼此,却还是相聚在同一所高校就读,总觉得好像命运的安排喔,简单来说,其实你们3个是儿时玩伴,虽然相处只有7年的时间。”

    “真的!?……难怪小绫总是很眼熟,可是我当时怎样也想不起来,不过……回想起来实在很不可思议呢!第一次见到小绫的时候,就觉得我会跟你相处得很好。”

    “真的?人家也有相同的感觉!”

    “嗯,是啊……回想起当时开学礼相遇的情形,绫子和小惠她们好像理所当然的立即熟稔起来……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

    儿时的回忆实在相当有限,绫子随即向母亲打听起来。

    “呐呐,妈妈,我们小时候是什么样子啊?”

    “这个嘛……绫子,虽然你和惠两个说不记得彼此,不过你跟惠以前确实是很要好的朋友,不管做什么都在一起,经常三人一起击附近的公园玩耍。”

    “是啊,你可能记不起来啦,经常称呼惠为姊姊的你,让人看了忍不住微笑喔!”

    一直细心詅听的绫子,最后终于明白部分的谜团。“那、那么,当时我们曾经在回忆片段看到的另一位女孩!?”

    “我想应该是吧,小绫果然就是那位妹妹……”逐渐回想起来的小惠,当时推测果然没有错。

    当年她有一位关系非常要好的女孩,作为年长的小惠经常疼爱她,难怪初次接触的时候,总是有股亲切的感觉。

    她们两人当时在濒死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从人生回忆片段所看到的另一位女孩,原来就在彼此的眼前。

    随后铃惠和里香向女儿忆述她们的往事及生活点滴,回想起部分记忆的绫子,她随即向旁边的小惠寻求意见。

    “对于名称的称呼,人家比较喜欢小时候称呼姊姊,小惠,人家以后可不可以用姊姊来称呼?”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嗯!当然可以啰!因为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唷!无论是小惠也好、惠也好、姊姊也好。”

    铃惠和里香实在感到相当惊讶,虽然知道女儿彼此感情融洽,相处起来彷如姊妹,没有想到她们互相一直称呼对方为姊妹。

    “清麿,一直以来感谢你如此照顾我的女儿,不愧是清太郎的儿子,你们今年在校内的成绩我们全都知道了。感谢你一直以来悉心教导女儿的家课和学业,我没有想到女儿在今次的考试取得这样的佳绩。”

    “伯父,你实在太过奖我了,只是小惠努力而已……”

    “高岭君,你实在太过谦虚了!你知道吗?你跟以前的清太郎同样厉害,不!

    应该是更胜一筹喔。”

    “更胜一筹?”对于伯父所说的话,清麿感到大惑不解。

    一郎笑着跟清麿说:“以前我们六人在同一所高校就读,作为会长的清太郎自高一开始直至毕业,他一直稳守全级第一名的位置,不过你更厉害唷,能够连续两次考取满分,果然虎父无犬子,哈哈……”

    “会长?那么……难道父亲他……”

    “是啊,清太郎是当时的学生会长,巳晨是副会长。”

    “咦~~爸爸是副会长!?”

    “是哟!绫子,当时你的爸爸担任副会长,而惠的父亲担任书记。”

    对于初闻父亲的往事,清麿感到有些惊讶。

    一直以来,清麿认为父亲的成绩属于优异生的水平,从来没想过父亲曾经担任学生会长一职。

    原来如此,难怪当时会长如此积极招揽成为委员,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清麿心想。

    “是啊,那家伙确实很强,从国中认识以来,我和一郎只有争夺第二名份儿,清麿君,感谢你一直协助绫子的学业,没有想过她可以赢过那个静香,真不愧是清太郎的儿子。”

    “伯、伯父你实在太过奖了,绫子本身头脑相当优秀,某程度上是她自身努力……”

    最后巳晨细说昔日年青时侯的往事,以及当时妻子们私下协议指腹为婚的事情,这一切已经让清麿他们3人的脑海停止思考。

    “哎哟,其实不算是什么啦!清麿君,当年你小时候已经喜欢女儿和绫子,既然是上天注定的因缘,而且这个未来女婿是你的话,作为父母的我们乐意接受。”

    “是啊!女儿对象是清麿君,那当然是超级OK啦!一直以来丈夫害怕宝贝女儿被不知哪来的男生拐走,而且女儿得到了重生,解除了危疾的生命威胁,这一切是全靠你哟!所以我们也会乐意接受。”

    “可、可是,这是小惠的……”对于铃惠和由香相继表态,清麿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清麿君,你想说是惠的功劳吗?不过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意,否则指环不会降临女儿的身上哟!”

    “正如丈夫所说,清麿君,现在不要想得太多,好好的享受这次旅程。”

    随后他们结帐后离开咖啡室,到机场柜面准备登机手续。

    *********第二天早上,他们一行8人终于来到英国,早已经在出境大堂等待的清太郎,他看到妻儿的踪影时,便随即上前迎接。

    可是,当他们看到华身旁的大海夫妇和永仓夫妇后,随即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或许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一郎还是急不及待向好友来一个拥抱。

    “太郎,十多年没有见了,我差一点认不出来。”

    “哈哈……一郎,那么我比较幸运了,上次我找清太郎哪家伙的时候,是去年出差的时候。”

    “一郎和巳晨!?还有铃惠和里香!?怎么突然这么齐整了?实在很久没有见你们呢!对了,今日跟我妻子前来有什么事吗?”

    对于完全不知情的清太郎,一郎不禁大笑起来:“哈哈……太郎你原来还不知道吗?”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呵呵……一郎,看来华没有打算向丈夫透露喔!其实是这样的……”在丈夫旁边的铃惠,吟吟一笑后向清太郎解释前来理由。

    并没有完全得悉真相的清太郎,他随即向清麿身旁的小惠和绫子上前打招呼:“原来如此……初次见面,我是清麿的父亲高岭清太郎,以后请多多指教,大海惠小姐、永仓绫子小姐。”

    小惠和绫子她们随即以微笑向清太郎鞠躬起来。

    他们到当地酒店入住,放下行李后的他们,在清太郎带领下观光。

    虽然来到遥遥的英国,可是警觉性甚高的小惠,仍旧施加适当的乔装去避免身份败露,然而在清太郎的眼中,儿子和好友两位好友的女儿的关系实在非比寻常。

    虽然,在公众地方的3人,并不会作出过分亲密的举动。可是他们偶尔闪光的行为,还是吸引途人的注目。

    三方父母是国中时期认识的好友。清麿和小惠她们继续谈论刚才的话题…“没想到我们三家的关系这么要好。”

    “是啊!直到现在,我还是完全没法想像刚才的事实,想不到父母和你们的父母是从高中

    我是学校最淫荡的系花!2(高h)吧

    相识的好友,实在无法相信啊!我的母亲居然跟铃惠伯母和里香伯母作出如此的约定……”

    对于约定指腹为婚,而且小时候已经喜欢小惠和绫子,这些事情清麿显得相当难为情,脸颊开始红润起来。

    不过,他总算明白为何对于小惠和绫子抱着独特的感情,对于感情从小时候的延续到现在决定一起走下去,清麿觉得这个是奇妙的结果。

    “一直以来,我们的相遇是一种缘份,我们的邂逅,双方父母在高中时互相认识并且结为夫妇,她们曾经有这个约定,起初听到父母这么说后,我也大吃了一惊。居然会这么巧合,约定的人是您,原来小时候已经喜欢您,与您相遇到变成情侣是一种缘份,是命中注定的缘份……”

    对于小惠抱着少女的浪漫情怀,清麿故意坏心眼起来。

    “可是以我们现时的关系,将来我们不能够结婚……”

    清麿说到这里,小惠随即挽抱着清麿的手臂内侧,然后温柔地说:“小清……不、亲爱的,虽然我们不能成为合法夫妻,不过能够成为我和小绫终身伴侣的,只有您一个。我以前曾经说过,假如这个世界没有您,对我们来说活下去完全没有意义,我们要和您在一起,我跟小绫会和您厮守终老;直到海枯石烂。”

    “我想说的姊姊已经说了,亲爱的、人家会永远陪伴在你身旁,3人一起幸福生活下去。”

    可爱的眼眸积存些微的眼泪,清麿清楚知道小惠和绫子对他的爱是绝对专一。

    “我明白的,因为你们两人是我的终身伴侣。”

    3人彼此六目相投,最后她们情不自禁分别跟清麿接吻起来,父母团体当然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但意想不到她们在公众场所会如此亲密。

    而且3人往后的爱语,已经远超过父母团体的想像,无论谈及将来蜜月旅行;喜欢男孩或女孩等等,对于一般交往多年的情侣来说,计划将来是相当正常的事情。

    可是对于正式交往仅为3个月的3人来说,亲密行为实在让他们为之侧目,而且3人谈话的内容完全和谐融洽。

    换句话说,两位女性没有半点排斥,3人的关系已经用非比寻常来形容,父母团体觉得他们正在示范彼此的融洽。

    好景不长,作为家长的他们虽然不想打扰3人,可是甜蜜的光阴也有终结的时候,作为母亲的铃惠随即讥讽起来:“这里实在太热了,要脱下外套才行——!!里香、看来我的女儿和你的宝贝女儿的爱要满溢了。”

    “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于儿子先后跟小惠和绫子热吻,清太那傻眼起来并向妻子追问。

    “正如亲爱的所看到的,她们是清麿的女朋友唷!”

    “女朋友?为什么开始的时候没有告诉我?还有,清麿哪家伙还没有选定吗?”

    “哟,以为你开始的时候便察觉到呢!告诉你吧,她们是儿子的未婚妻,将来两位是我们的媳妇。”

    “未婚妻!?”

    寒冷的圣诞节,清太郎目睹他们3人的热吻和拥抱,纵使冷风不停放送,可是3人贴紧身体的依偎显得份外灼热。

    这个时候,里香故意向清太郎挖苦起来“没有办法啊!虽然他们是三人行,可是看看两人左手的光芒便已经知道了,我从来没有看过指环如此耀眼……”

    沉醉于3人世界的他们,惊觉父母在身旁的时候,便停止了亲诺的行为。

    或许无法接受儿子花心甚至当众接吻,作为父亲的清太郎打算斥责的时候,随即喃喃起来。坏心眼的铃惠已经抢在前头,率先作弄自己女儿。

    “惠,作为姊姊的你,不要欺负绫子要好好对待她哟!”

    “铃惠伯母,姊姊一直很照顾关怀人家,她经常将人家当作亲妹妹般疼惜。”

    “呵~~绫子已经这么维护惠了,应该说是姊妹同心吗?”对于女儿这么维护小惠,里香表示感叹。

    “慢、慢着!清麿,你还是高校生来吧?清纯的交往的基本……”

    滔滔不绝的传统古老思想主张,让绫子和小惠双方的父母忍不着笑了起来。

    实在是一?也没有变啊!一板一眼的清太郎就是这样子啊!一郎主动靠近他们两父子身边并说:“哈哈……清太郎,我可以告诉你一仵事情,他们的关系已经远远超过你的想像,清麿君,毫无疑问有一点已经超过你父亲了,你知道吗?

    清太郎他……”

    一郎以又哭又笑的表情说道,回想起好友的思想古老而且保守。

    他们的关系已经远远过过你的想像作为父亲的清太郎很轻易察觉好友的言下之意,他随即脸向清麿的方向并质询起来。

    “清麿,你这个家伙该不会已经……”

    脸部明显冒出冷汗,突然沉默起来的状况来说,那个的事情差不多可以确定。这个时候,清太郎小惠和绫子企图解释。

    “伯父,我和妹妹是自愿成为小清的人。”“伯父,人家和姊姊愿意接受任何斥责。”

    “你这个小色鬼,居然敢向两位黄花大闺女在未结婚前便出手啊~~,”怒不可遏的清太郎,他突然走向清麿并擒抱着他,然后将儿子的手腕往上扳,清麿的脸部随之扭曲。

    “呜喔!”看见丈夫用将儿子压得死死的,然后藉着反手将儿子肩膀以及手臂紧紧勒住,这是袈裟固定?丈夫果然是思想比较守旧的人。

    “亲爱的不要这样了,你这样很过分耶,她们非常喜欢儿子哟!”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作为妻子的华,强行提早结束接下来的事情,然后慌张强行改变话题。不过,作为丈夫甚至父亲的他,还是将话题延续下去。

    “……绫子、惠,你们真的这么喜欢清麿吗?这么快决定自己共渡人生伴侣,往后你们可能遇到条件更优秀,样子更帅气的对象……”

    不希望对方一时的冲动的缠绵,错误地决定托付终身在儿子身上,小惠和绫子轻易察觉清太郎的想法。

    “伯父,对于我来说,小清是世上最优秀的终身伴侣。”

    “伯父,人家的丈夫只有达令,所以往后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不会动摇人家和姊姊对达令的爱和信任。”

    面对女孩子最害羞回答的问题,两人不约而同地明快回答。

    对于两人将来有如此坚决,小惠和绫子如此大胆坦率,一郎也毫不客气作弄起来:“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惠,你以后可要称呼清太郎是爸爸了。”

    最后,小惠和绫子毫不害躁向清太郎称呼爸爸和华妈妈,作为小惠和绫子的父母,他们对女儿的感情实在感到惊叹。

    应该说是理所当然吧?毕竟她们为了清麿共死相随,如此大的觉悟相比于这个实在不能比拟。

    始终是非常害躁的情景,清太郎愣住了十多秒,清麿在父亲愣住的时候逃脱,然后他很快从愣住中恢复过来。

    作为母亲的里香和铃惠,对于女儿的专情而坦率的个性,她们不禁摇了摇头说:“不愧是我们的女儿……”

    无法跟上爱侣大胆程度,清麿只有满脸通红,低下头儿不发一言。

    在一轮作弄后,他们9人继续观光之旅。

    中午时份,他们前往酒店内享用自助式午膳。

    “惠、绫子,其实你们可以跟清麿君结婚喔。”在家族谈论今后事情应对的时候,里香突如其然说出这一句话。

    “结结结、结婚!?”

    而她的女儿绫子和小惠也怀疑自己的耳朵,坐在她们旁边的清麿则实在太震惊了,差点要把口中的料理喷出来。

    “没有可能啦,里香伯母。”

    “清麿君,我并没有打算说一些没有可能的话。”

    “人、人家的确是想结婚……可是不可能的吗?”

    在阳光的照耀下,两位少女的脸颊染成一片通红。

    和心爱的人结婚,作为少女的她们十分向往这句话。

    然而,现在的她们和清麿之间,有一幅无法跨越的道德高墙,纵使三人已经确定心意,在这道高墙阻挡下显得无可奈何,当然,年龄、世俗看法、法律。

    在谈这些之前,那些事情必须要解决,结婚这种事情,对于连合法年龄还没有的清麿来说,无论如何也言之过早了吧?

    *********当日晚上,“哪个……这样拍照你们愿意接受?”看起来喃喃自语的清麿,小惠和绫子明显进入兴奋状态。

    “小清,这样子不是很好吗?”“嗯!姊姊穿起婚纱真是漂亮喔!”

    “没有这一回事唷!妹妹很漂亮。”

    清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无法回答,而两位恋人则陷入了无尽的幻想之中。

    回想起刚才里香的说话,果然是纯粹拍照留念吧?

    清麿君,并不是要你突然递交申请书的意思,毕竟这样会犯下重婚罪,只不过你们可以穿起是婚纱礼服,拍照留念如何?虽然是拍照留念,小惠和绫子两位恋人显得异常雀跃。

    真的!?实在是非常好的提议,人家赞成,因为可以跟姊姊一起拍照。最后他们找上其中一间婚纱公司,穿上雪白婚纱的她们,最后跟清麿和父母拍下百多张照片结束第一天的行程。

    和谐的气氛,实在无法想像彼此父母已经认同,承认对方是女婿和夫婿,对于清麿来说,这个肯定是最乐意见到的结果,而且自己对于小惠和绫子两个同样喜欢,已经想像未来桃色的幸福生活。

    不过考虑到现时状况,清麿的脑袋实在无法冷静下来。

    面对着仅穿上罩衣的小惠和绫子,虽然她们还好好的穿上胸罩和内裤,薄如透明的罩衣还是清楚看到恋人的内衣款式和身段。

    绫子穿着的是黑色的罩衣,黑色的胸罩和内裤实在相当诱惑,仿佛如小恶魔般充满魅力,而旁边的小惠穿着的是白色的罩衣,白色的胸罩和内裤看起来像天使般清纯。

    无论是胸罩的款式以至蕾丝花纹图案,是目前为止最为诱人的。

    两人简直就是天使和恶魔的化身,不对,以性格来说,绫子应该比较适合白色;而小惠比较适合黑色才对,不过相反的立场看起来非常新鲜。

    危险,实在非常危险!面对理性再度被挑战,心猿意马的清麿寻问她们起来。

    “对了,这套内衣是?”

    “这个?早前跟姊姊一起选购的,人家穿上黑色的不好看?”

    “怎、怎会!?绫子穿黑色的看起来很新鲜,不过为什么……”

    “之前曾经听小香说过:男人,是很容易厌倦的生物。”

    所以,你们时不时来点奇怪的玩法让男朋友保持新鲜感啊?虽然清麿觉得是很重要,不过我并没有说厌倦你们啊!

    “惠理香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虽然这样说是没错啦!不过小清,满足男朋友是我们的义务,希望除了我们,不要随便亲近其他女生。”

    突然一本正经的小惠,样子看起来有点恐怖。

    清麿感觉上虽然默认了霜月和惠理香的有限度接触,不过站在女朋友立场来看,这种事果然是不有趣吧?

    或许是指第三人吧?不要随便亲近霜月和惠理香以外的其他女生,扭曲了原意的叮嘱被清麿漂亮地误解了。

    当时小惠和绫子怎样想像不到的事情,即将在寒假内发生。

    “达令,人家要对你恶作剧哟☆”绫子这样说着,然后冷不防在清麿的耳边轻轻的吹一口气。

    DI阯發布頁4ν4ν4ν.cом“……绫子的胸部看起来比昨日丰满,难道是附有衬垫款式的胸罩?”

    为了看起来比较丰满,绫子接受了小惠的建议买了附有衬垫软式的胸罩。

    被男朋友轻易察觉的绫子,内心顿时产生酸溜溜的感觉。

    因为最后还是用了这种方法,胸罩的罩杯内设有暗格放置衬垫,目的是提升胸浦的尺寸和加深乳沟的视觉效果,这种以衬垫托出来的丰满灌水效果,可以说诈欺的一种方法。

    不过对于清麿来说,绫子胸部的大小跟喜欢的多少并没有关系。

    和初次发生关系的时候相比,发育的并不是可以一下子成长起来,绫子的胸部还是逃不过A这个范畴。

    “绫子,无论胸部的大小,我还是很喜欢你,因为我喜欢的是绫子的全部。”

    绫子的胸部并不贫瘠,虽然比不上小惠的大小,不过清麿还是很喜欢绫子的胸部。

    被色紧紧地套着的清麿,最后和两位未婚妻激战了一个晚上。

    *********温暖的时间不停的流逝,但天下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数天的假期终于在欢笑中结束。

    终于到了回程的时间,清太郎在机场为他们送行。

    “这几天假期让我回想起昔日高校的时代,六个人一起玩乐的愉快时光。那么,你们要多保重了。”

    “哈哈……当然,其实我还有许多事情想跟你说呢!清太郎,今次能见到你真好,希望你尽快返回来日本吧!”一向感情深厚的一郎,他紧紧抱别好友清太郎。

    “嗯,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啊!我打算完成研究后便会回来。”

    “啊?大概需要多久时间?”

    “大概1年左右回来。”

    另一方面,虽然里香跟华的情况一样,丈夫准备前往美国洽谈生意,不过,已晨为里香送上一个热情之吻。

    至于华的情况,虽然离别在即,她却说不出任何一句道别的话语,只见她捧起了丈夫的手并放在自己的脸颊上低声哭泣了起来。

    “华,我向你保证,我尽快回到你的身边,在这段期间,请你暂时忍耐吧……”清太郎随即在妻子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嗯……”看起来有些失落的表情,对于清太郎的感情表现,里香和铃惠不满的指责起来。

    “清太郎,这样未免太行货吧?”“铃惠说得对,告别仅仅亲吻脸颊的……清太郎,你是小学生吗?爱情表现实在太过守旧。”

    铃惠和里香,对清太郎的主张奇怪地咬着不放。

    认识清太郎多年的她们清楚知道,清太郎的个性有点固执,虽然未到坚持不渝的地步,不过想改变他的想法可说非常困难。

    纵使面对妻子的两位好友,清太郎认为这是别人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在公众场所亲吻妻子的脸颊已经足够,毕竟妻子的个性比较内敛,不喜欢在公众场所要求接吻这种亲昵行为。

    “我们的不需要啦!而且华并不喜欢在公众场所接吻什么的。”

    清太郎理所当然的回答,想不到旁边的妻子居然作出反击。

    “哎呀,其实我非常羡慕香香的啦!离别的热吻实在非常浪漫呢☆”

    “还有你吗,布鲁图!?华你居然背叛我?”

    “背叛?亲爱的,回想起当时没有跟我商量,丢下我和儿子独个前往英国参与什么研究,看来你认为研究比我们两母子来得重要吧?”

    华的反击让周围的空气冻结了。里香和铃惠、一郎和巳晨意外的眼睛全向清太郎看过去,而且视线并不是温暖的就是了。

    虽然不用担心他们的感情,不过看见清太郎这个样子,作为两位女儿的父亲向清麿告诫起来。

    “清麿君,答应我不要学你父亲清太郎这样抛下我的女儿。”

    “一郎说得对,清麿君,你将来研究什么的不能掉下绫子她们,女儿们哭泣的话我们绝对不饶你的。”

    或许是担忧吧?不过清太郎面对周遭的压力和妻子期待的目光,清太郎还是将华拉入怀抱中,然后主动靠近过去并来一个浓烈的热吻。

    巳晨和一郎纷纷露出贼笑,显得有些狼狈的清太郎,企图转移话题向儿子身旁的小惠和绫子说:“惠小姐、绫子小姐,并不是要把责任推给你,但是有你们实在太好了,有个能够照顾和理解清麿的人在,我安心得多了。惠小姐、绫子小姐,以后清麿的事情,就麻烦你啦!”

    “别这样啦,父亲。”清麿的脸不禁胀红了起来。“我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也早就已经不这么认为了,虽然这样说不好,儿子的感情表现……”

    “喂!够、够了吧?华,难道你不放过我?”

    “哎呀,既然刚才得到丈夫的热情之吻,那么今次便算数吧☆不过丈夫你务必要保重身体,不要让我不必要的担心……”华说到这里,她再次捧起了丈夫的手并放在自己的脸颊上低声哭泣了起来。

    或许知道丈夫对研究有多疯狂,不注重身体而拚命的实在让人担心。

    “明年完成研究后马上回来,惠小姐、绫子小姐,请你们继续照顾我的妻子……”

    “一切就交给我们吧。”小惠很坚定对清太郎说。

    一只巨大的铁鸟从伦敦机场归来,它再次踏足日本的东京羽田机场跑道后,他们这五天的探亲观光旅程结束了。

    一如清麿及小惠所料,一大批记者已经严阵以待。在艺能事务所的策略下,大海一家随即主动上前,然后小惠对在场的记者说:“我今次是与双亲到英国旅游休息…”

    在场的传媒,视线全部集中在大海家身上之际,华和清麿则悄悄地离开出境大堂,登上计程车后并返回高岭家。

    美奈知道策略成功后,便随即替大海家解围,然后驾车护送他们回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