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证道小魔仙

正文 【证道小魔仙】(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十二章映雪金辉尽付君】二楼的阅览室非常宽敞,足足有几百个座位。因为一年级的新生还有下午课,所以整个阅览室仅仅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同学。

    琼斯随意取了几本以前就研究过的黑魔法书,就拉着雪莱到了一个靠窗户的角落里。雪莱好像已经适应了一般,任琼斯拉着自己的小手儿,没有挣脱。只是那双本来清澈的双眼,似乎总套着一层朦胧的水雾。

    琼斯四下打量了一下,整个宽大的阅览室只有三四个其他同学,现在也没有其他老师。以前自己交好的莫西在第一学年结束时就已经辞职走人了,当时莫西来和自己告别顺便祝贺自己全系精通时,自己还遗憾了好一阵,不过当听到莫西说已经想好了有件大事要去做时,琼斯也为莫西感到高兴,毕竟图书管理员这种活计也不是什么好工作,以莫西的能力来说,琼斯都感觉到有些屈才。而现在换来的管理员只是一个昏昏欲睡的中年大妈,只要不搞出太大动静,没人会注意到自己这边。

    一瞬间,琼斯心中那股火又升了起来,自己哪里还有学习的心思,随意的把书往桌上一摆,就开始暗自打量着雪莱,只见雪莱只是安静的坐了下来,也没有马上进入学习的状态,似乎还在走神。

    琼斯脑子里全是册子里的双修语句,还不断蜂涌出平日所见的一些心跳回忆,有在里屋换着衣服的老妈,有一身浴巾拧着自己的埃玛,有夏天门前晃过的姑娘大腿儿,也有自己观察的最多、最仔细的那根欣长的嫩颈儿……但最多的,居然竟然是蜜尔娜。那白白嫩嫩的胸脯儿,柔柔软软;那蹲下时的屁股儿,圆润销魂;那穿着高腰短法袍下大腿儿,饱满匀直……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琼斯一下抓了住了自己头发,这是阿姨啊!为什么阿姨可以这么诱惑人啊。

    我怎么了我,打住打住。

    “你怎么了?不舒服?”雪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过了神,小声而又关切的问着自己。

    琼斯啊琼斯,别想那些乱七糟八的,想想雪莱啊。琼斯深呼吸了一口,终于还是把心神拉了回来。

    “没事儿,我就是在理一下思路。”琼斯故作无害的笑了笑,心思已经又打量在了雪莱的身上。还是那身白色的上衣,宽宽松松的及膝裙裤,虽然宽松的衣裤完全掩盖了雪莱的女性特征,但琼斯的火已经烧得无比旺盛,哪怕一捆湿透的木材都能点燃,还管什么身材啊。

    定了定心,琼斯把意念集中,开始默默对脑海中的小人下令:靠着我,搂着我的腰。

    雪莱开始慢慢的靠了过来。琼斯表面上不动声色,心跳却加快了不少。眼神还偷偷打量着雪莱手。只见雪莱的手有点欲伸未伸,两眼又是迷迷茫茫的样子。

    心里仿佛又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我这样对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让一个女孩子主动来搂自己,甚至亲吻自己,甚至再做点更过分的,虽然足够刺激,而且就算出了什么问题,好像还可以把一切责任撇得干干净净。但是她是雪莱啊,她不是我最爱最喜欢最在意的雪莱么?看着她那纠结到底样儿,琼斯突然感觉心里一疼。

    琼斯又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我还算个男人吗?算了,就算要来,也就让我自己来吧。想到此处,琼斯重新向小人默念着,爱我,喜欢我,接受我的一切。

    琼斯心里也害怕得不行,一直反复的对脑中小人儿默念着这句话,同时还向周围看了看,阅览室里安安静静,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角落。终于咬了下牙,把左手从雪莱背后伸了过去,把住雪莱的左臂儿,一把把雪莱搂了过来。

    雪莱只轻轻的震了一下,就再没有动弹,只是把头压得低低的,静静的依偎在自己怀里,两个马尾儿高高翘起,刚好冲着琼斯的脸。

    琼斯见雪莱果然没有动弹,胆子大了些,右手把雪莱头顺了顺,刚好放在自己肩上。轻轻的凑在雪莱的耳边缓缓低聆:“雪莱,爱我,好吗?”

    同时在脑海里拼命的向那个小人重复着那两个字,爱我,爱我,爱我,爱我……雪莱也只轻轻的唔了一声,几不可闻。迷茫的双眼轻轻的闭上。有些轻微震颤的身躯儿终于逐渐平稳了下来。

    感受着怀里传来的体温,和发尖的少女香气,琼斯终于又象以前一样,完全醉了。但此刻的琼斯却有点停不下来的感觉,脑子里始终有个念头在催着自己,继续啊,继续啊,只要继续,雪莱就是你的了。

    琼斯紧张的把右手轻轻的伸了过去,一下探到了雪莱的腰间,琼斯一下把整个手掌都覆在了雪莱的腰上。只感觉雪莱的身子明显一抖,琼斯吓了一跳,赶忙把手放开,仔细的看了看雪莱,发现雪莱并没有什么动静,两只手儿安安稳稳的放着,连眼睛却没有睁开,只是两侧的脸颊已经通红通红。

    琼斯鼓起气,左手把雪莱朝自己身子再搂近了一些,也更紧了一些。右手再一次把手直接伸了过去,直接覆在了雪莱的小腹上,隔着上衣轻轻的抚摸着。

    琼斯手上传来的触感明显感觉到了雪莱衣下那娇嫩的肌肤是如此的细滑,雪莱,我终于摸到你了啊。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心里蹦蹦直跳,琼斯把手缓缓的向上移动,手背很快碰到了几分更加柔软而又有弹性的凸起弧线。这是雪莱的奶子啊!!琼斯见雪莱没有什么反应,把牙一咬,一下直接把手覆上了那团柔软,虽然隔着衣服,也能明显感觉出不是太大,比一个青苹果也大不了多少,轻轻用了点力,里面似乎还有点硬硬的,弹力很好。

    琼斯已经感觉口干舌燥,也不知道是想喝水,还是想一下扑上去喝奶,但很明显那里并没有奶水,只有两个青涩的奶包儿。琼斯只轻轻的抚着揉着捏着手中这只奶包儿,心里默默的念着:雪莱,我好幸福,我爱你。

    雪莱靠着自己的身子仿佛更低了,都好像要倒到自己腿上来了,琼斯索性加了点力,直接就把雪莱侧身压到了自己大腿上。雪莱没有反抗,只把身下那只右臂伸了出去,左手却捏得紧紧的。

    也许是雪莱的安静和沉默助长了琼斯的胆魄,琼斯这次直接把右手从雪莱的领口伸了进去,领口弹性很好,琼斯一点也不费劲,一把就直接握在了雪莱的一只柔柔的嫩嫩的滑滑的小巧乳房上。

    雪莱只轻轻的“嘤”了一下,就不再做声,任由琼斯在自己的乳房上捏来揉去,时而挤扁时而搓圆,只是两只眼却好像闭得更紧了。

    琼斯越来越兴奋,左手也腾了出来,从雪莱上衣下面伸了进去,一下就擒住了另一只小巧的乳儿,还开始用指头飞快的拨弄起那小小的蓓蕾尖儿。

    此时,在琼斯看不到的另一侧,两颗晶莹的泪珠儿已经从雪莱的眼角滑落!

    琼斯揉得起劲,紧张的心也逐渐舒展了开来,琼斯做梦也没想到,摸着女生这两团奶包儿,会让自己整个精神都亢奋到了极点,脑子、全身都是热热的。逐渐,琼斯已经不仅仅满足于那两团嫩嫩的奶包儿,两眼开始打量着雪莱那及膝的裙裤,还有因为自己伸手进去后,露出的那一抹腰上的雪白。

    突然,琼斯感觉自己大腿裤上有些湿湿的,琼斯一看,不知何时,雪莱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神空洞,只迷迷茫茫的看着前方,很久才眨一下,漂亮的脸蛋儿已经被眼泪划开,长长的睫毛沾满了水珠儿,为这张俏脸覆上了一层凄美。

    琼斯心里又是一疼。赶忙把两只手都伸了出来。问道:“雪莱,你,是不是不愿意?”

    琼斯心里又咚咚跳了起来,生怕雪莱答出自己不想听的答案。

    还好雪莱只轻轻柔柔的回答着:“没有,我只是感觉,我们现在好奇怪,象完全不真实一般。”

    琼斯心里一阵不忍,自己这么做,真的对了吗?看了看周围,这里似乎也不是继续下去的好地方。暗叹了下,把雪莱扶了起来:“对不起雪莱,我们还是先看书吧。我正有几个问题想和你印证呢。”

    雪莱咬着下唇,有些出神,好半晌,才开始整理着自己有些凌乱的上衣。

    太阳已经西斜,离日落还有一阵。琼斯又和雪莱依偎在那块大岩石上,望着夕阳的余霞,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但两人的心情,比之却当年变化了许多。

    从雪莱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时而带着几分迷茫,感觉一切都仿若梦中。

    琼斯自是更不必说,如果不是因为雪莱成了自己的外体,现在雪莱也许搭理自己都未必,别说再来此处。而从自己的感觉上说,当年好像只好这么轻轻的互相依偎着,再稍稍捏着下手儿,已经感觉到满足上天。而现在,那股异样的火,却让自己联想到了更多。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下午除去开始那一会儿,琼斯倒真是规规矩矩的陪着雪莱去图书馆查询资料,又一次论证了一下其他方法增强黑暗魔法的可行性。并且琼斯还提出了几个最近一两个月想到的一些新的细节。

    雪莱开始还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似乎琼斯一开始的行为有点吓着了她,同时也似乎对自己的变化有些不能接受。但看见后来琼斯一直规规矩矩,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也就打消了顾虑,认真和琼斯学习了起来。

    傍晚时分,琼斯又以晚上在夜空下更易增强黑暗元素之力为由,把雪莱带入了自己的小坪。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对白,熟悉的马牛羊兔,再配上那个熟悉又最梦寐以求的玉人儿。琼斯都有点不愿意从这个梦中醒来。如果不是雪莱在自己身边时,自己纳气结丹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琼斯都感觉不到一点其他异常,时光仿佛又回到了去年那个夏天。如果不是自己身下时不时的欲火和冲动的坚硬提醒自己,都察觉不出自己的身体和心境都大不一样。

    琼斯晚上才带雪莱过来,明显是刻意为之。蜜尔娜现在不在学校。基本上在这空间做什么,理论上都不会有任何人知晓。今天一整天,小册子上那几页双修的语句翻来覆去反复出现在琼斯脑子里,似乎一直在提醒着琼斯,这才是让雪莱黑暗元素力提升的最好方法,你这是为她好啊。

    但真把雪莱带到了这里,琼斯却有点懵,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始。难道直接告诉雪莱我要和你双修,这样大家都好,你黑暗魔法元素力立马还能大大提升?琼斯都怕万一过了火,得被雪莱甩一个大耳刮子,然后拂袖离去。

    那如果直接命令她呢?琼斯又觉得如果太过分了,一旦被雪莱察觉,后果更是不堪设想。而且雪莱毕竟是自己现在最心爱的人儿,也不忍心看到她那悲痛欲绝,或者完全失神的样子。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那股欲念占了上风。慢慢的来吧,不行再命令那小人好了。主意一定,琼斯也不再犹豫,稍微侧了侧身子,手又覆上了雪莱的身子。

    雪莱身子只轻轻抖了一下,就没再动。只有胸口的起伏好像大了些儿。

    琼斯好像得到了鼓励的信号,直接凑到雪莱耳边,轻轻的说着:“雪莱,我好爱你!”

    雪莱不应,只把双眼凝视着天空被夕阳印出的漫天霞光和金橙色的云彩。只轻轻的把右手放在了琼斯的手背上,却没有阻止琼斯的动作。

    琼斯显然不满足于此,又继续轻声说着:“雪莱,现在,都交给我好吗?”

    终于,雪莱低着头,缓缓的放下了右手,发出了几不可闻的应声。

    琼斯大喜,坐起身子,顺势就把雪莱就放倒在了岩石上,这块石头宽大平整,因为长期被坐的关系,一些毛边早已被磨砺得光光滑滑。现在把雪莱放在上面,倒也足够像一张单人小石床,雪莱整个身子躺在上面,只两条小腿儿仍然垂在外面,倒也不显局促。

    琼斯轻轻的解开了雪莱的上衣。雪莱只一开始还握了握琼斯的手,见琼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后,就不再坚持,双手自然的平放在了身边,只把两只略带迷雾的眼儿死死的固定在琼斯脸上,随着自己衣扣的解开,有些兴奋,有些急切,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儿狰狞。这就是我的爱人么?雪莱依然好似做梦一般,只想把琼斯看个通通透透,真真切切。

    琼斯没有理会那么多,双手颤悠悠的把雪莱的上衣揭开后,两只青涩的乳儿完全展现了自己的眼前,虽然比不得成熟女人那种波涛汹涌,眼下仅仅不过掌心大小,但躺下时,依然是良好饱满的正圆形态,乳尖儿那点淡褐色的突起蓓蕾粉嫩小巧,异常可爱。琼斯把手轻轻的抚了上去,拇指轻轻的往上一压,那点点儿粉嫩即隐没在了一片腻滑的雪白里。

    琼斯终于忍耐不住,一下扑了上去,舌头开始拼命的上下挑动着那点小巧的乳头儿,另一只乳房也被琼斯的手握了个紧紧实实。

    “唔。”被连续的挑动的雪莱,嘴里终于冒出了一点声音,身子稍微扭了一下,双手却抱了过来,把琼斯的头压在了自己的胸口。

    琼斯哪还忍得住,把嘴张得大大的,一下就含住了雪莱大半个酥软雪白的乳房。不断的开始吮吸起来。连续吸了几口狠的后,终于又听见了雪莱仿佛刻意压低唔声,更是兴奋了不少,仿佛雪莱那低低的唔声正是最好的催情药,刺激得自己嘴上使的力儿也仿佛更大了些,并开始不断的把嘴儿往返于两个青涩的奶包儿间,一个也不肯放过。

    好半晌,琼斯感觉自己的嘴皮儿都有些累了后,才坐起身来,舌儿比之前更干了不少。而雪莱的整个雪白的胸脯上却被自己亲得水光渍渍,在夕阳的金辉下闪闪发亮。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雪莱,你太美了。我好爱你。”琼斯情不自禁的对雪莱深情的说着。

    雪莱只冲着琼斯轻轻一笑,红彤彤的脸儿在那一瞬间真如一朵盛开的桃花。

    琼斯看得呆了一呆,这就是心中的玉人儿啊!一种本能让琼斯一下吻了上去,从雪莱红红的脸蛋儿边,寻到了雪莱的小巧的嘴儿上,并把舌头不断往雪莱的嘴里探着、钻着,很快,就扫到了那排晶莹雪白的贝齿,再卷到了另一条有点不知所措的软滑嫩肉。

    日月在此刻静止,时间在此时凝固,两颗萌动的心儿终于好似交汇在了一起。

    终于,琼斯的双手又开始活动起来,一只手开始捏着雪莱的柔滑玉乳,一只手开始向下攀沿,越过平滑的小腹,划过紧实的小腰,最后放在雪莱的饱满香臀后面,五根指儿紧紧的按在上面,隔着裙裤开始用力的抓揉。

    琼斯稍微抬起了点头,两只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雪莱,坚定的说着:“给我,雪莱。”

    雪莱睁开了轻闭的双眼,低声吟道:“不,别,会不会太快了。”

    绯色仕途:女广电局长笔趣阁

    “不快,我爱你,想你想得都快要发疯了。”

    “别那样,好吗?我怕。”说话间,雪莱的两眼又充满了迷茫。

    “你在怕什么?”琼斯强忍着心中的欲火,勉强继续问着,双手却继续的揉着雪莱的玉乳香臀。

    “我,我,我怕我很快就要被学校送走了。那样,我们,就不可能再有未来。”

    雪莱缓缓的说完,又闭上了双眼,只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上唇。

    “不会的,相信我,只要我们在一起了,你一定不会淘汰的。”琼斯有些急切的说着。

    “我是不相信我自己。”雪莱轻轻的摇着头。

    琼斯心里隐约觉得,只要成为了自己的外体,如果按照以往经验来看,都会有植物加速生长,动物变得更加强壮的现象,那么根据这个推理,雪莱也应该一定会有所变化才对。而且根据册子上所说,和女体进行双修后,对女体也有相当大的裨益。但这些能否让她能更好的凝聚黑暗元素之力,却没有把握。到底该怎么说呢?

    啊呀,雪莱今后会不会变成五大三粗虎背熊腰肩厚臂圆的样子?一种莫名的思想乱入,琼斯都被吓得轻轻打了个颤。

    “就这样了好吗?我们起来了好不好?”雪莱见琼斯没有回答,人也似乎清醒了不少,嘴上继续轻轻的哀求,身子却已经挣扎着想要起来。

    不行!琼斯那已经快把自己烧起来的欲火绝不可能放过眼前的美妙女体。琼斯一下按住了雪莱的双臂,只能继续找话说着:“没事的雪莱,我们一定可以一起毕业。”

    雪莱只轻轻的摇了摇头,望着一脸急迫的琼斯,不知何时两眼已经清澈透晰,仿佛已经想清楚了一般,一字一句认真的冲着琼斯道:“理智一点好吗,你真爱我,就再等等好吗?”

    还等什么啊,双修才是正道啊!唉,不对,外体才是正道啊,呀呸,也不对,外体不一定要做爱啊,哎,其实我也不知道。唉,实际上是我真不想忍了啊。是你不够爱我吗?爱我,就给我好吗?

    纷乱的念头不住往琼斯的脑子里冲,琼斯呼了口气,也不知道再说什么,突然感觉身下一扭,雪莱明显想挣扎着起来了。

    不行,我一定要得到你。雪莱,你是我的。是我的!我爱你!

    可能的意外和后果已经不值得再去思考,焚身的炙热已经让琼斯的念头只有一个,得到她,得到她的全部吧。琼斯把眼一闭,迅速用意念找到脑中那个蜷缩着的小人儿,冲她说着,答应我,答应我的一切,和我做爱吧。

    一瞬间,雪莱原本清澈的双眼好像又迷茫了起来。稍稍有点用力的胳膊也松了下来。

    琼斯赶忙又对雪莱问道:“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做到的,现在答应我,和我做爱好吗?”

    雪莱愣了一愣,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

    琼斯顾不得现在是雪莱的本意是什么,虽然可能她现在并不愿意,琼斯只知道自己已经等不及了,再等下去,感觉自己的阴茎是不是都可能会充血太久坏掉。

    琼斯也没再犹豫,坐起身子,一下伸到雪莱腰间,把那裙裤儿猛的一下就拉到膝盖。里面只一条贴身的白色小裤儿,把阴户包得严严的。两条骨秀肉嫩浑圆修长的大腿直接裸露在琼斯面前,夹得紧紧的。琼斯把双手向后一拉,再把那双腿儿向前一推,整个裙裤儿就彻底脱了下来。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雪莱没有任何抵抗,只把那双还有点迷茫的眼望着琼斯,望着琼斯的每一个动作。小巧的嘴儿略微有点张合,似乎想说着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琼斯没有闲着,再接着拉扯开那条白色的小裤头,照着刚才的方法很快就把雪莱下身褪得干干净净。两只雪白修长的腿儿,和一个和男人完全不一样的漂亮阴户彻底暴露在了琼斯眼前。

    鼓鼓的阴阜上干干净净,白嫩得看不到一丝毫毛,只下面一条浅浅的缝儿边稀疏的有着几根卷曲的嫩毛儿,琼斯迫不及待的直接把雪莱的两腿往两边稍微分了一分,两眼直直的盯着那和自己与生俱来完全不一样的女性神秘。

    细细的蜜缝儿紧紧的闭着,仿佛在诉说着主人的青涩,蜜缝顶端稍稍突挺起一点肉芽儿,粉嫩酥红;缝儿两边略略分着两个小小肉褶,曾显出淡淡的粉红色泽,缝间紧紧小小,难容一指,蜜缝底部收拢之处,略有起伏,下面又绽出一个小巧的圆嫩菊花,轻轻舒展。整个股间精致窄小,除去粉嫩,即是雪白,清爽干净之极,让琼斯越看越爱。

    终于,琼斯越来越忍将不住,身下那股冲动的欲火更加的强烈。三两下褪完自己所有衣裤,自己那根阴茎早已迫不及待,伸手轻捏,已觉烫胀成一条火龙,甚至都有些紧紧发痛。

    琼斯脑里不断闪过那册子中的一些双修语句,依稀觉得把这条火龙放入其中便是正理。便直接站在雪莱身前,把那阴茎往雪莱的蜜缝儿直接就是一杵,只听得雪莱马上就是“啊”的一声短促轻呼。

    琼斯抬眼看了一下雪莱,只见雪莱两眼哀哀怨怨的望着自己,还略有痛苦,显然并不舒服。

    琼斯自己也不好受,刚才弯翘的阴茎一杵之下,并没有进入蜜洞,而是用力之下往旁滑了开去,最后直接滑戳在雪莱的大腿根儿上,尖顶菇头都被戳得有些隐隐作痛。

    琼斯知道不对,用手重握稳了阴茎,柔声说着:“对不起,我再试下。”

    “轻一点,我有点怕。”雪莱怯生生的冲着琼斯说着。

    “嗯,好。”琼斯应了一声,便又挺着阴茎,对着那条细细的蜜缝心处,轻轻的戳去。

    也不知是不是雪莱的蜜缝太过紧小,琼斯试着杵了几次,皆入门不得。也略有些焦灼,正想加力硬上。但望上一望,便和雪莱那羞怯哀怨的眼神对在一起,连双眸上那细细的眉儿都已紧紧的拧住。琼斯心里一软,连阴茎都似乎都随着软了半分,只得把那几欲喷火的怒龙尖顶往那蜜缝儿处不断摩挲挺顶,上下滑擦。

    时而刮过那最上面小小的肉芽儿,时而轻探那细细的缝儿间,不过来回十余下,琼斯只感觉全身酥麻畅美,往下一看,不知何时,自己那蘑菇头儿上,已经蒙上一层薄薄的滑腻,而雪莱细窄缝儿边的那两个小小肉片儿,也多了几分酥黏湿软。

    琼斯见状一喜,隐约觉得得了其中关窍,把那阴茎前冠对准那浅浅小缝的湿润之处,用力一顶,小半颗蘑菇头儿立即没入了那肉缝之中。一瞬间,一股又软又紧的的束缚从尖端传来,竟把自己那小小蘑菇头儿紧紧箍住,说不出的受用。

    想再顺势用力继续,却感前端倍感艰涩,似乎再难以寸进分毫。

    琼斯略略退出了些,似乎想蓄力再进,却听雪莱低低的传来了略显痛苦的“嘤嘤”哼声。

    琼斯心有不忍,再瞧雪莱,眼角处似乎又多了一颗泪珠儿。但就此要叫自己停住,更是万万不行。瞬间心下已有计较,柔声吩咐道:“雪莱,你用手把腿儿举起来点,分开些。”

    雪莱窘得羞红了脸,轻轻应了一声:“唔,你轻点儿,疼。”说罢又把那双水汪汪的眼儿闭上,侧在一边,不敢再看。双手却依了琼斯吩咐,捞在大腿弯儿上边,把那浑圆嫩白的一双腿儿举得高高,用力向两边掰开。

    琼斯一见,雪莱的两根白嫩嫩的大腿儿已经自己双手被扳得开开的,整个漂亮精致的阴户全都不设防一般裸露在自己身前,连下面那小小的菊门,都因为屁股的抬高,显得更加的娇嫩清晰。中间那一道嫩酥湿濡的窄缝儿,都好像随着大腿扳到极致,连带着也被分开了不少,特别是中间那刚才已然惊鸿一顾的嫩蕊儿,都展露出了更多的娇艳。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一股更烈的火不住的催动着琼斯,琼斯又一下扑了上去,把那蘑菇头儿冲着那嫩嫩缝儿间摆正,腰杆轻轻一挺,好似又探入一处新的空间,越是使劲,越是畅美,不一会儿整个蘑菇头儿已全部没入其中。

    雪莱开始还强忍着扳开双腿,嘴中发出嘤嘤哼声,但逐渐觉得身下越来越是难捱,终于忍不住轻轻制止:“等、等一下。”遂把手放开,柔美的双腿儿向内自然一收,就想把那雪白的臀儿先抽出来缓上一缓。

    琼斯满脸已是通红,正是爽美到极处,口中都不断嘶嘶吸气,哪容得雪莱逃开,双手赶忙握住雪莱纤细的腰儿,下面随之急切的使力一顶,一股极其痛美的舒爽之感已从下身传来,整根阴茎竟然已经完全没入那娇嫩的蜜缝之中。

    雪莱俏脸瞬间由红转白,“嗳”的一声已不自禁的从喉中迸出,就这一杵,从腰往下,全是撕裂般的痛麻,仿佛死过去了数秒钟一般。只得把双手紧紧的抓住琼斯了固定着自己腰儿的双臂,使劲的掐拿。一双修长的腿儿也聚拢了来,已把琼斯的腰牢牢夹在正中。

    琼斯只感觉自己阴茎已全被包裹在一团嫩软湿滑之中,还好像随着雪莱的呼吸,继续紧箍,简直快活赛神仙。

    琼斯全身上下,都美滋滋的舒畅无匹,阴茎遂循着本能开始渐渐抽动起来。

    却见雪莱已是两眼含泪,面带扭曲,用低低的声儿求着自己:“等一等,琼斯,缓一缓好吗?”

    琼斯见雪莱不似作伪,鲜红的下唇都已咬出一排牙印,娇嫩的身子甚至在轻轻震颤,显然刚才一下,挨受非轻,心中顿感怜惜,一时之间,也不敢胡乱再动。

    往下一看,雪莱那紧窄细小的蜜缝儿,已经被挤成一个正圆肉箍,正紧紧把自己的阴茎牢牢箍住,那阴茎根处,还隐约可见几丝鲜血,为这原本如花的娇柔粉嫩添上了一抹凄艳。

    过得半晌,琼斯见得雪莱脸上舒展了些,小心而又急切的问道:“好点了吗?

    能动了吗?”

    雪莱抿着嘴儿,微微的点了点头。琼斯大喜。又挺着腰往里开始耸动起来。

    初始还略显干涩,多挺弄几下,越动越感腻滑,同时却又无比紧箍,无尽的美意纷呈而至,直令琼斯差点放声呼出,好舒服啊!我好喜欢你,雪莱。

    不过数抽,仿佛下面那蜜洞儿已然适应了一般,每次琼斯皆把阴茎直接挺到极致之处,让自己胯下耻骨和雪莱紧紧相贴才堪堪止住,恨不得把自己棒下双丸都硬塞进去一般。然后再缓缓退出,一来一去,蜜洞中似有无数娇嫩皱褶不断刮蹭挤磨着自己阴茎,美得琼斯再也停不下来。

    琼斯一边奋力抽弄,一边又抬眼望了望雪莱,只见雪莱脸上已是红如云霞,刚才那份痛楚似乎已然消失。娇俏可爱的小嘴儿轻轻微张,随着自己的挺弄嘤嘤哼哼,不断吞舒着气儿,别有一番可爱。

    再往下看,雪莱身子已是一片酥软,两手皆已放回腰侧,胸前那两团青涩诱人的白白嫩肉儿也犹如两只小小雪兔,随着琼斯不断的挺顶耸弄,也上下轻轻起伏摇晃,尖中那小小的蓓蕾更是抖动得可爱之极,琼斯见了大是有趣,右手一捞,已捉住其中一只雪雪乳儿,只觉此刻竟是分外柔嫩滑腻,几根坚实的指头同时开始在此开辟了新的战场,不轻不重的抓揉起来。

    琼斯越抽越美,看见雪莱已经适应,腰上力也越发大了起来,次次皆直顶到底,腹下不留丝毫缝隙,只有这样,方才能释放自己心中那段无名之火一般,不过片刻,连那白白嫩嫩的阴阜都已被撞出几片粉红。

    雪莱开始嘤声还断断续续,时放时忍,随着琼斯抽送的加强,那声儿也再控制不住,只随着琼斯的节奏不断嘤嘤嗯嗯起来。

    琼斯直觉身下越来越美,全身的舒爽又尽皆集中在那火热的阴茎上,终于忍不住扑压上雪莱的身子,把嘴再凑入雪莱唇上,就是一阵狂吸痛吻,一双手儿却随腰滑下,在两团饱满的臀部停下,一边用力的抓揉起那屁股上的丰嫩,一边使劲内收,把身下那结合之处贴得更加紧密。

    琼斯阴茎死命在雪莱肉洞里穿梭抽插,丝毫不知留力停歇,如是换了别人,又属于初次,估计早已一泄如注。偏偏琼斯所习功法,又有一定锁阳固精之效,故而只觉快感越来越烈,却偏偏永远触摸不到顶点。

    雪莱度过开始那阵撕裂的剧痛之后,本已渐渐适应,奈何娇嫩花穴初承雨露,岂能受得这种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开始还感觉酸酸美美,到得后来,已经又参杂了几分火辣。遂偏开了点被亲的嘴儿,对琼斯说道:“慢,慢一点儿。嘤,别那么快……”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琼斯两眼已经通红,粗重的呼吸直冲雪莱的耳朵心儿,只低声应道:“给我,雪莱,全都给我,我全都要。”身下耸顶非但没慢,反而还加速起来。

    雪莱见琼斯不停,只顾自己一个劲儿抽弄自己,鼻子一酸,差点又想落泪,却在此时,琼斯已经又把自己的欣长双腿分举得高高,最后分抗在了肩上,再利用身子的重力,狠狠的插了起来。

    雪莱的花苞儿连着双腿因为被琼斯高高举起,连屁股蛋儿都被抬离了石面少许,又羞又窘,随着琼斯的节奏“哎哟,哎。”的呼了两声,正想抗议,却只觉身下花穴深处,不知道什么地方被琼斯狠撞了一下,酥酥麻麻,身子一下彻底软了下来,只得任由琼斯施为。

    这个姿势琼斯只觉进得极深,只像把整根长长的棒儿都戳进了雪莱肚子一般,连番抽弄间,琼斯却突然感到蘑菇头尖处,却好似探到了一个酥软骨肉,在整个滑腻濡湿的穴儿极为殊异,戳弄上去,却是畅美无比。琼斯大感有趣,故意在抽弄时不住挑着这处不断戳顶。

    “停,不来了……,先缓缓,疼呢,不行了琼斯。”雪莱轻轻的扭着那细嫩的腰儿,颤着声儿开始低声哀求,花穴儿内已是麻了一片,一股想尿的感觉都快涌将出来。

    琼斯哪停得下来,只死死把双手按住雪莱的两瓣雪白嫩股,仍然使劲戳弄,再连续过了近百抽,只觉得身下雪莱突然哆嗦了一下,原本紧箍着自己的湿濡美穴突然间一阵抽搐,不断拼命对自己的阴茎紧迫挤压,原本咬得死死的牙齿突然松开,小嘴儿无声的张了开来,双眸已是一阵失神。

    琼斯本早已接近欲望的顶端,再被这不断紧缩的美穴连续挤夹,哪里还忍得住,随着低闷的一声怒吼,累积多时的欲望一瞬间决了出来,化作一股股热流冲了出去,一直冲出蘑菇头顶端,一滴不漏的全都注入了雪莱的紧窄嫩滑的花穴深处。

    如痴如醉销魂畅美一阵激射后,紧接着,就是一阵瘫软无力从头袭来,琼斯轻轻的放开了雪莱的如脂腿股,只把身子全都压在雪莱身上,脑子里除去刚才那阵销魂蚀骨的回味,剩下全是一片空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