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兽人之脔宠

正文 番外一[补肉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70、番外一补肉版

    静静看着眼前晶莹剔透的蛋,一左一右,个头都一般大小,分别由玄寒和玄冥搂着,换季过后,众人纷纷从城堡中离开,回到族地,沈凌一行人来到翼蛇部落,翼蛇部落更适合玄寒和玄冥孩子的出生。

    两条莹白的大蛇分别盘踞在洞穴内,缠绕着中间那颗剔透的蛇蛋,在温度较高那处博雅也化作兽形,龙鹰和翼蛇都是卵生,沈凌当初生下三个蛋时,顿时就昏厥过去,当时心里还颤颤想着,还好没生出小蛇和小鸟。

    东皇你说玄寒他们还要多久才行,博雅这边也没动静。沈凌担心看着洞内三人,这换季都过去近一个月了,玄寒他们不是说很快就能宝宝他们就能出生吗这都过去这么久了,可他们一点动静都没,就连玄寒他们都陷入沉睡。

    东皇皱着眉,看着沉睡的几人,摇摇头,说道:不知道,翼蛇和龙鹰的习性我不是很了解,你的体制和其他雌性不同,他们的情况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古德蹲在地上,仰头痴痴看着晶莹剔透的蛋蛋,隐约还能看到里面游移的小蛇,不同玄寒这边阴冷的气息,另一侧的博雅则散发着淡淡的热气,纾解洞穴内冰冷的氛围。

    弟弟们快出来了。蹲在地上的古德冷不丁蹦出一句话,伸手轻轻触摸着玄冥盘住的蛇蛋,肥短的小手白白嫩嫩,小身子开始长开,不过脸颊愈发精致。

    古德你怎么知道低下头,诧异看着古德,沈凌伸手掐着古德嘟起的脸颊,这小家伙块头不小,现在他都有些抱不动,平时野得很,不过有空就会过来守在这,说要在第一时间看弟弟出生。

    弟弟们告诉我的,前几天我特意做了几个木马,到时候可以和弟弟们一起玩了。古德漾着浅笑,手中还摆弄着几个东皇给他做的玩具。

    沈凌同东皇拓跋相似一眼,轻轻点头,便从洞内走了出去。

    我去让大伙准备些肉食,让玄寒他们醒来后吃。东皇牵着古德朝着部落走去,拓跋抓着沈凌,将头搁在沈凌的肩上,双手穿过沈凌的手臂落到腰间,亲密摩挲着腹部,唇齿有一下没一下啃着沈凌的脖子。

    恩,轻点,疼没好气瞪了眼拓跋,倏地身子紧绷,感受顶在后臀处那坚硬的玩意,脸上变换着各种表情,他还纳闷拓跋性子这么好,身边这些人也就拓跋还没有孩子。swisen.com

    终于忍不住了,嘴角抿着坏坏的微笑,任由拓跋搂住他,几个纵身便从原地消失。

    你做什么疑惑看着拓跋拿出一块粗布,覆盖住沈凌的眼睛,知道拓跋不会伤害他,只是眼前一片漆黑,失明让他很不适应,靠着听觉感受四周的环境,光裸的身子露在空气之中,此时气候开始回暖,不至于冷,被阳光照着反而有些暖洋洋。

    拓跋没回声,沈凌感觉到脸上传来一阵热气,拓跋似乎来到他眼前,一只手抚上沈凌的大腿,随即暧,昧在身上四处游走,后臀处也贴上一个滚烫的硬物,沈凌身子一绷不由一愣,这拓跋打算做什么。

    还没开口,就感觉凉凉滑滑的东西涂抹在甬道的穴口处,接着沈凌就感觉到硬物挤进身体,炙热的东西直直冲入身体最深处,很胀感觉所有都被填满,胀痛的感觉让沈凌微微有些不适。

    眼睛被蒙住,腰部被拓跋扶住,沈凌难耐喘着粗气,甬道被填满,大力吸气让自己适应被物件进入的胀痛感,拓跋似乎并不急,任由滚烫的大蛇停留在沈凌的体内,很紧,很热拓跋这样横冲直撞,让两人不免有些异动。

    等沈凌稍微适应后,喘息渐渐平缓,拓跋灼热的大蛇开始在沈凌体内来回运动,一只手扣着沈凌的腰肢,一只手落在沈凌的大腿,身下铺了层兽皮,四周十分安谧。

    大蛇似乎并不急,沉稳的进出着沈凌的甬道,轻轻抽出,重重的冲了进去,沈凌的眼睛被蒙着,被动接受着拓跋温吞却强势的侵略

    不慌不忙的运动,夹杂着粘稠灼热的液体,在沈凌的甬道中化开,慢慢拓跋的动作开始加快,肉体相撞发出迷乱的水声,沈凌无声喘息着,看不到凭借着听觉感受着拓跋强而有力的拥抱。

    凌,凌坚挺的大蛇不断的进入,抽出,大力的贯穿让沈凌身体颤抖,身子越发紧绷,下边紧密的甬道死死夹住拓跋。

    很热,臀间那处被冲撞的有些发红,大蛇每次都慢慢进入,剧烈抽出后,再一次大力刺入,相缠在一起的身体泛着红潮,结实的身体衬着日光照耀着滚烫的汗滴,充满色,欲的意味。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小说5200

    不断进入,不断抽出,沈凌忍不住发出浅浅低低的呻,吟,这种感觉和以前不一样,好似被人侵犯,甚至还带着些许偷,情的味道,被强势而粗暴的侵犯,非但不觉得厌恶,反而觉得欣喜,难道他有受虐的心态,沈凌也搞不清这一刻,他究竟想着什么,只感觉拓跋的动作越来越快,每次都若有似无刺激着甬道中敏,感之处。

    张嘴咬住拓跋的肩头,不时发出呜呜的声响,沙哑而诱人的喘息让拓跋稍稍停顿,随之而来是更狂乱的冲击,前面奋涨之物被拓跋握住,轻轻套,弄,微凉的手不疾不徐拨,弄着腿间的东西。

    前后夹击,让沈凌陷入癫狂,整个身子彻底酥软无力,软躺在兽皮之上任由拓跋运动,不知过了多久,身子被拓跋提起,翻了过去背对着拓跋,下身被抬起,未曾闭合的后臀被掰开,大蛇再次埋入,在甬道之中耕耘窜动

    寂静的森林回荡着啪啪的响声,混着黏腻的液体,让人面红耳赤。

    沈凌被动接受着拓跋的爱,抚,感受着湿,软的舌尖在后背上舔着,咬着。下面的大蛇一如既往挤入,抽出,每次都很重,仿佛想要将他彻底吞噬。

    苏醒时,感受着酸痛不已的身子,被拓跋摆弄了一天一夜,果然没埋没这禽兽之名,咬牙切齿低咒着拓跋,全身无力躺在床上,嗓子很干,发不出声。

    醒了,来喝点水。东皇迈了进来,见沈凌醒了过来,急忙走到桌面为沈凌到了碗水,端到沈凌面前,轻声解释道:玄冥三人醒了,拓跋这会过去帮忙,我回来准备热水给新生小兽人洗澡。古德守在那里,不想动。还要吗看着沈凌露在外边密密麻麻的吻痕,嘴角闪过一丝恼怒,拓跋太过分了。

    不过,随即摇了摇头,凌为他们诞下子嗣,惟独拓跋迟迟没有动静,他不急才怪。因为凌的缘故,大部分部落都不缺食物,均衡的食物搭配,熟食的普及,不少部落陆续有雌性开始受孕,尽管人数不多,但无疑让兽人们看到了希望。

    宝宝们都出来了,快带我去看看。顾不得酸痛的身子,说着沈凌就想起身,不料还没下床,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

    东皇亲了亲沈凌气愤的脸颊,笑道:别急,等会玄寒他们就会带他们过来,玄寒和玄冥的是雄性,博雅的是雌性。将沈凌扶到床上靠着床头,才起身去准备热水,其实不用东皇特意去准备,翼蛇部落兽人早就准备足够多的热水,不过需要东皇准备娃娃们洗澡的地方和浴盆。

    雌性沈凌疑惑望着东皇,这么小的娃娃能分辨得出雄雌,怎么看出来的难道这个还分得出。

    东皇摇头看着这会有些白目的沈凌,有些哭笑不得,雌性不能化形,当然你算是特例,刚出生的小兽人,若是雄性会立马转化兽形,雌性则只能保持人形,而且雌性比较小,你不是一直觉得博雅护着的那颗蛋比较小吗

    响起当初凌看到三个蛋瞬间昏厥的模样,东皇就觉得好笑。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凌醒后看着两大一小的蛋,发飙指着玄寒和玄冥破口大骂,说什么竟然连一奶同胞的兄弟都下狠手。

    没办法博雅的子嗣比玄寒两人的小了一倍,尤其是刚出生那会,更是看着可怜,也怪不得沈凌发飙,博雅倒是看得开,劝慰沈凌,说:个头小,说不定是雌性,雌性向来比较娇小。听了博雅的话,沈凌才放心下来,不过每次去看宝宝,下意识会搂着博雅怀中那颗,最初大伙都憋着笑。

    每次沈凌搂着小的,两颗大的就开始跳动,拼命朝着沈凌身边挤去,有几次差点从窝里掉出去,吓得沈凌大呼小叫,唤着玄寒他们。

    好在异时空的兽人生命堪比小强,磕磕碰碰硬是没出办点事,意外之余也让沈凌放心不少,不过却也不敢在偏心,谁叫这几颗蛋蛋没出来就这么会闹事。

    斜倚在床头,看着众人忙碌中带着喜悦的脸,沈凌嘴角由始至终都漾着浅笑,浴桶中三个小小软软的娃娃,皱巴巴红色未退,看在沈凌眼中却分外漂亮,古德蹲在旁边碰碰这,掐掐那,玩的不亦乐乎。

    博雅将洗净的小雌性抱到沈凌面前,东皇连忙递过干净的兽皮,将小雌性轻轻裹住,拓跋则站在玄寒和玄冥身后忙活着那两个刚出生就有些不安分的小雄性。接过博雅放到手中的小雌性,软软的小身子,扣着小小的拳头,轻轻的呼吸,让沈凌心底不由变软,变酥,好似又回到古德第一次出生时,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延续。

    抬头看着拓跋,或许他该为这个男人做些什么

    完结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