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玉骨销魂

正文 分节阅读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98   乌鸦飞走了

    额娘,你说,怎么会有乌鸦这种东西啊。阿礽的话让我彻夜无眠,干脆起身披挂上就走了出来,不知不觉间又到了以前的院子,似乎这个我刚刚睁开眼睛所在的地方,是能让我安心的地方呢。

    额娘,你说,我是不是不详啊你看,我回到那个家,弟弟就病了,我来到这里,就乱了。额娘,你说,从哪来打哪去,是不是说,我在这个院子醒来,就可以从这个院子里逝去呢。头靠着最喜欢的树低喃,深秋了呐,叶子不停的掉着,呵呵的笑出声来。

    呵呵,额娘,你说,如果以前看古装剧,这样坐在落叶中的羸弱少女,是让人心疼和爱怜的吧,可是怎么用在自己身上,觉得这么怪呢。伸手接住一片落叶,抬头的时候,又是一轮明月交织在树杈中间。

    额娘,你说,我要你说什么呢呵呵,额娘,我越来越不快乐了,我还大言不惭的说过要给他们带来快乐和幸福呢,真是,太狂妄了吧,所以老天就惩罚我,给我提个醒儿,告诉我,别手本已经安排好的事情可是额娘,我的出现,本就已经是个差错了啊。

    额娘,你说,是不是我消失了,他们就能回到正轨了然后呢,我在这里的存在就好像是没有过的事情,就像小说那样,我消失,他们就没有我的记忆我还是那个十几岁就夭折的公主呐可是,我舍不得呐,很舍不得。是啊,我舍不得的太多,即使我自私,即使我一味索取,我还是舍不得他们,舍不得这爱。

    身子被暖暖的包住了,一声低低的叹息传来。

    锦瑟心中一颤。

    瑟瑟公主又是一颤,让他这么自如的叫我,也改变了不少吧。

    十二哥你怎么在。放心的往后靠着,靠在他前。

    傻瓜突然这么说着。

    嗯十二哥

    锦瑟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傻瓜,有我们爱你不就够了么,由我们保护你不就好了么,什么自私,什么索取,我们心甘情愿的为你付出,本来,你就是用来疼用来爱的啊,而且我们,并没有做到承诺的那样啊他低吼出这些话,头埋进了我的脖颈,温热的气息。

    十二哥我的王子十二哥,明明是自己傻傻的付出,傻傻的爱着,还说我是傻瓜,明明想要独占,却为了我的快乐甘心地分享,还说我是傻瓜,明明是那么羞涩,却为了我变得强势,变得有些张扬,不怕树敌,还说我是傻瓜。

    十二哥,其实我很想回到从前的,从前那么快乐,那么无忧,从前可以和你们没心没肺的打闹,可以放任自己享受你们给我的爱,可是十二哥,我很努力了,很多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怎么也无法忘记,我怎么也无法回去了,十二哥,我迷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是谁执着那笔,一笔一划地把我的命运,写成如此,是谁画着那条路,一条一条的指引我,走到如今我们都,回不去了啊

    迷路了,就站在原地,等我去把你带回来,锦瑟,无论你在哪里,找不到回来的路,只要在那里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牵着你的手带你回来,如果你累了走不动了,我就背着你回来,如果我们都走不动了,我爬,也会把你背着爬回来。我的脖颈里有了湿润的氛围,我的脸上也有了湿润的痕迹。

    两个傻瓜,大傻瓜。为什么声音也湿润了呢。

    十二哥,下雨了呢。

    嗯,下雨了,我们一起淋雨。

    而月亮,仍然皎洁地挂在树上,秋虫,也依旧鸣着,那只乌鸦,飞走了,但愿,永远不要飞回来吧。

    99       秀手绣江山

    不得不说,十二的出现给了我留下的理由,一个让我自己能够冠冕堂皇留下的理由,虽然,也许,细想下来并不成立的理由。

    我的格格,好好儿的干吗又要绣什么东西啊。七斤把水果放在桌子上,看着头也不抬的我说。

    你家格格啊,也就这么一点儿东西能够拿出手啦。这还是锦瑟留下来的东西,我一直都感谢她,还留了这么一手技术给我,衣服上的东西,都是自己绣出来的,漂亮极了。

    可是格格,这要是被皇上发现了,可怎么得了,即使皇上宠你不说,可是还有那些个巴不得抓住您把柄的人呐。七斤还在碎碎念。

    放心吧,你家格格我每次都是逢凶化吉的,谁挨着谁倒霉去吧。这话是实话,不论是出事之前还是之后,我都照样能在这复杂的地方安稳的生活。真是,是幸还是不幸。

    小米的乱情人生sodu

    可是格格,您为什么非要用血七斤拿着已经绣好的两样一模一样的锦绣,皱着眉头看着那夕阳,血染的夕阳,大片的夕阳问着我。

    这个,佛曰,不可说啊。笑嘻嘻的用刀子又开了口子,最后一件绣品也就此绣好了。七斤还是哭了,每次看见都哭,还非得在旁边呆着,真是,这个丫头。

    七斤,你家格格要去送礼了。拿起绣品就走了,其实,是去做试验了,是去证实了。

    这皇还是一样的肃穆,每个人都井井有条的做着该做的事情,偶尔有年龄小的女结伴笑闹而去,看见人就赶紧收住嘴,低下头快步走开,转过墙角,又飞出笑声。抬头看看天,很久没有看见风筝了呢,这个地方,人们都知道,即使放风筝,也是不自由的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记着,那个一身素衣,静静放着纸鸢的锦瑟呢,那个干净的锦瑟,那个简单的锦瑟。低下头笑笑,真是,才不到16岁的人,已经开始觉得衰老了,这种哀秋的格,什么时候有的。

    小心摔跤。温柔的提醒让我惊觉,看见脚旁的石头,笑着抬起头。

    八哥。他还是那么风度翩翩,只是眼角不经意间出现了细纹,这个时候了呢,那些日子,越来越近了,不知道,那个时候,能够保住谁。

    越来越喜欢发呆了。要去哪,我送你。他背着手,在风力就那么温柔的笑着,夕阳打在他身后,那么一幅美景。

    每次看见八哥都会发呆呢,呵呵,那是因为八哥真的太好看了。蹦蹦跳跳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袖子,他把手伸出来。

    八哥,送你一件礼物。我把藏在袖子里的一件绣品拿出来,给他。他笑着接了。然后,就是预料中的变了颜色。又瞬间恢复了原样。

    锦瑟。声音有些僵硬。

    八哥,我什么都知道的,我不傻。而且,八哥那么优秀。坚定的看着他。然后看见他如残阳般的笑容,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绝望又嗜血的笑容,就在这傍晚,打了冷颤。

    是啊,锦瑟向来是最懂我的。

    八哥,那夕阳,是用我的血染上去的,即使到时候,那里沾满了血,也要如此么。他的眼里出现了一丝破裂,一点动摇,可是又瞬间抹去。

    是的,为了一切。必须如此。他这么说着,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转身而去。

    看着他的身影远去,低下头。转身去找另外的人。

    格格吉祥。格格稍等,奴才这就去请太子出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二哥。就径自去了书房,我也一直记得,他们一直喜欢书房

    阿礽。他坐在椅子上看着书,听见我的叫声抬起头来,一瞬间恍惚,然后猛地站起来,大步走过来一把抱住我。

    阿瑟,我一直看书,可是一直看不出去,你这个小家伙的影子总是转来转去,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呵呵,阿礽想我了,我就来了啊,我们是有默契的哦~~回抱他一下。

    嗯,你要吃什么点心么他说着就要出去安排。

    哎呦阿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在这里坐啦,我有东西送你。忽略他惊喜的眼神,拿出里一模一样的东西。他接过,忽然拿着闻了闻。

    血谁的你的他扭头问。我点头:阿礽,你想要它么我没有说别的,他明白的。

    要这由不得我,你是知道的,可是,阿瑟,我明白你要说的。然后他起身,点燃了炉子,把那绣品就扔了进去。

    我只想要你。然后一阵缠绵。

    回到院子,等着夜晚,最后一个锦绣,我想象着他拿到的样子。会很不一样吧。

    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熟悉的声音响起,即使还是冰冰冷冷,可是却已经带进了无限温柔了。

    什么也不多说的就拿出了绣品。直截了当的说:四哥,那是用血染的,你要么。

    他也什么不再多说,直接放进了口,直直看着我,那么坚定:要。我必须要。然后突然笑开:就像你一样,我必须要。然后把我抱起来走进屋子。他一直是这么自信,和,坚定自己想要的,无论什么代价。

    那是一件什么样的绣品,一幅锦绣江山,还有大片血染的残阳。

    我忘不了八哥一瞬间的犹豫和动摇,那注定他不得。我忘不了二哥那么哀伤的表情和所作,那注定他不要。我忘不了现在在我身旁紧紧抱着我入睡男人的表情,势在必得,没有意思犹豫,几乎无懈可击。

    这些,都是注定的吧。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