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爱无界

正文 【爱无界】(十七 幸福突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爱无界】(十七幸福突降)作者:我不吃葱2018年4月28日这份一千四百万的计划书,昕妍和蒋珊详细审核和修改以后,最终定型。m4xs.com这部叫做《我是女人我不哭》的电影,剧本还是非常不错的,它由前些年一本流行的爱情改编,昕妍上学时正巧看过,认为还是很值得投资的。

    十楼办公室的激烈性爱早已结束。一番洗漱整理后,婉蓉还是不走,她非要等昕妍上来后,有话要交代。

    当昕妍和蒋珊把这份计划书放在叶总案头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叶总,你看一下,我们做好了,你愿意给我们的电影投资吗?一千四百万,我觉得它会给咱们公司赚钱的。”昕妍看见妈妈还在,但她还是觉得正事儿更重要。

    “嗯,这个我不懂,我做人的原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昕妍,我可以投资一千五百万给你们公司,赚钱了就说明我的投资没问题,赔钱了的话,以后就不会再注资了,懂了吗?”

    蒋珊在旁边偷着乐,心想,“这钱要的,一千五百万,连计划书看都不看,叶总就是大气。”

    “放心吧!叶总,我和昕妍一定会努力拍好这第一部电影的。”蒋珊也表了个态。

    “好了,你们俩的事儿完了,满意了吧?”叶总问。

    “嗯!谢谢叶总,那我带我妈到我办公室去了。”

    昕妍看正事儿已毕,终于可以陪陪可怜的妈妈了,让她在这儿干坐两个多小时了,昕妍感到过意不去,更想不通的是,她妈和叶总有啥好聊的?

    “别急,你们的事儿完了,该轮到我的事了吧?”婉蓉终于说话了。

    其他三人都是一愣。

    “妈~你有啥事?到我办公室说嘛!”

    “不行,必须在这儿当面说。”

    蒋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稍稍朝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不想趟这潭浑水。

    心想,“要摊牌了吗?你们随便吧,最好别惹怒叶总,撤了给我的投资。”

    婉蓉的屁股才刚洗净,就忙着计划自己女儿的未来。

    “叶总,我有话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我,好不好?”婉蓉看着叶星辰说道。

    叶星辰心想,“蓉姐现在这个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真是太喜欢了,和刚才判若两人呀!”

    “嗯,可以,你请说。”叶星辰也一本正经。

    “叶总,我女儿说你是他男朋友,有没有这样的事。”婉蓉问道。

    “妈~你怎么,怎么能这样?”昕妍实在没想到她妈妈会这么直接了当。

    “昕妍,你别管。”婉蓉制止女儿打断她。

    “嗯,我是她男朋友,怎么了?”叶星辰答道。

    “那好,叶总,我作为昕妍的妈妈,要为我女儿着想,她是女孩子,和你这么有钱的男人在一起,我不放心,你准备以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叶星辰不解。

    “别给我装糊涂,你就干脆点儿回答我,你娶她不娶,不娶的话就离我女儿远一点儿。”

    “啊?”叶总没想到。

    “啊?”蒋珊张着嘴,更没想到。

    “妈~你……你今天怎么了?”昕妍眼中的妈妈,从来不会这样鲁莽。

    但是,叶星辰马上就明白了,婉蓉爱女心切,他刚才答应的事。婉蓉怕他反悔,干脆当着女儿的面,试试自己。

    “好,我娶她。”叶星辰从容的说道。

    这下子,现场不明情况的昕妍和蒋珊,嘴张得更大了。

    昕妍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从来不敢提的事儿,谁知今天她妈一句话,叶总竟然就这么简单的答应了。

    蒋珊更是想不通了,“这预想的战争虽然没打起来,但也和平繁荣地太快了吧?”

    叶星辰是中国屈指可数的富豪,和他的结婚意味着嫁入千亿豪门,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昕妍的婚姻就被婉蓉解决了。旁观者当然不清楚,这是母亲为了女儿的幸福,刚刚出让了自己的婚姻。

    “嗯,叶总,你既然答应了,说个日子吧?”婉蓉继续追问,在其他人看来,根本就是不依不饶,都不给男人喘气的机会。

    “妈~行了~真的行了,叶总他都答应了,妈~别逼他了。”昕妍高兴地生怕她妈再逼下去,坏了事。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昕妍,你别管,叶总,你能给个准日子不?”婉蓉打发了女儿,转头继续追问婚期。

    叶星辰想了想,答道,“你是昕妍的妈,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昕妍几乎都呆滞掉了,她根本不敢想象,事情被她妈胡一搅和,竟然发展地这么顺利,难以想象的顺利。但接下来她妈的一句话,让她几乎疯了。

    “你说听我的对吧?那好,就现在,现在就娶她,领证走.”婉蓉平静地说道。

    “妈~你……你疯了吧?”昕妍吓得差点儿晕倒。

    “好,没问题。”叶星辰说完,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内部号码,“二龙,开车在楼底下等着,我要出去一下。”

    叶星辰挂断电话对昕妍说,“昕妍,你身份证在身上吗?”

    “啊?什么?嗯,在,在,在我包里呢!”昕妍说完,再也站不住,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而蒋珊却看出了点儿眉目,心想,“呵呵!这分明是有点儿斗气了!”

    叶星辰这个千亿富豪,确实说到做到,当天下午他和婉蓉,昕妍三个人一起到了民政局,在丈母娘的见证下,和夏昕妍登记结婚。正式结束了自己的单身狗身份。

    昕妍拿着结婚证高兴地抱着叶星辰,掉下了眼泪,而婉蓉也偷偷地流下了一滴眼泪。

    昕妍以为这是妈妈替她高兴,只有旁边的男人知道,这世界上母爱是有多么伟大,他暗暗发誓,“蓉姐,我会一辈子对你们好的!”

    叶星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也不是个楞小子一时冲动,爱婉蓉,宠昕妍,这是他真心愿意做的事情。早娶晚娶只是个时间问题,都不重要,为了给婉蓉打消顾虑,结婚证领就领了,他也没有多想。

    但是他这样做,对于昕妍来说,简直就如同晴天一个炸雷,劈出一座金山,劈出了终生幸福。直到晚上,她还晕晕乎乎地以为在做梦。

    中国人认为的结婚,可不是一张证的事儿,你必须大宴亲朋,广而告之,大家才会认为你真正是脱单了。关于婚礼怎么办,什么时候办?在哪里办?诸多的细节问题,十分繁琐。这本该是父母很关心的问题,但是昕妍发现,促成她婚姻的功臣妈妈,并不关心,好像把自己嫁出去就万事大吉了。

    “妈~星辰说的,你觉得怎么样嘛?”

    “什么?好,都好,你们俩决定吧!”婉蓉不停地走神儿,她一冲动做出的决定,男人虽然照做了,但是现在的婉蓉,她心里却是空空的。

    “蓉姐,你觉得怎么样?”叶星辰追问着婉蓉的意见。

    继续叫“蓉姐”,而不是叫妈,这是三方都接受的,婉蓉喜欢听这样的称呼,叶星辰也叫顺了,而昕妍虽然觉得不妥,但是老公和妈妈都坚持,她认为妈妈肯定是不想被叫老了,最后也同意了。

    “你刚才说什么?”婉蓉根本就没听进去。

    “哦,我说婚礼的事,等昕妍拍完这部电影,要上映以前,我们再办,媒体乐意炒作,这样也可以在她事业上再推她一把,蓉姐,觉得这样可以吗?”叶星辰又复述了一边。

    “好,我觉得挺好,你们决定吧!”

    “太好了,妈,那你到我房子去看看吧!叶总,哦,不对,星辰给我买的,你还没去过呢!”昕妍拉着妈妈的手。

    “不了,昕妍,妈妈过几天去,今天我有些累了。”

    叶星辰赶忙接道,“昕妍,这样吧!你先回去,我还要在去趟公司,顺路送蓉姐回去。”

    “好吧,那,妈你过几天一定要来看看。”昕妍虽然不舍,但是也觉得妈妈今天可能是有些累了。

    叶星辰根本就没有回公司,而是送婉蓉直接回了公安局的家属院。两人刚一进屋,星辰就抱住了婉蓉。

    “不要,你……唔……”

    婉蓉嘴被亲住,出不了声,挣扎却没有停止,她最终还是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

    “不要了,星辰,昕妍在家等你呢!你,你快回去吧。”

    “蓉姐,那我今晚可以破了她的身子吧?”

    “流氓,昕妍现在是你老婆了,你怎么玩老婆是你的事,不要问我好不好?”

    婉蓉气的狠狠瞪了男人一眼。

    “你是她妈,我问问咋了,嘿嘿!”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那你轻点,别弄疼她了。”

    “遵命,蓉姐,那我走了。”星辰转身出门,顺手带上门的时候,他看到了这世界上最失落的眼神。

    婉蓉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眼睛里充满的失落感,好像不敢相信他就这么转身离开。叶星辰坐在车里,他最后还是让司机掉头回去,再次敲响了婉蓉的门。

    门一打开的瞬间,叶星辰看到的是一双哭红的眼睛,他刚想说话,就被婉蓉紧紧地抱住。

    “呜……呜……你别走……呜……”

    “蓉姐,你怎么了?多亏我觉得不对,又回来看看,到底怎么了?”

    “呜……我怕……我怕。”

    “怕?怕什么?有我呢,你什么都不用怕?”

    “我……我觉得我又失去你了,呜……”婉蓉边哭边说。

    “哦!你后悔了吗?蓉姐!”

    “嗯,有点儿。”婉蓉在男人的肩膀上点点头。

    “这,这就难办了。这结婚证都领了,你还让我怎么办?”

    “我……我知道的,我随便说说,你俩幸福就好。不用管我。”

    “蓉姐,什么我俩?我会让咱们一家都幸福,尤其是你。”

    “嗯!星辰你这么说,我就满足了,你放心,我不哭了,你走吧?”

    “又让我走,不走了!我刚才给昕妍说了,今晚有个重要的生意伙伴需要我接待,我不去她那里了!”

    “你……”

    叶星辰喜欢这张床,两个人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干柴烈火,婉蓉只是静静地枕在男人肩头。

    “以后再也不能听你们女人的了,蓉姐,我今天不应该冲动,应该给你更多的时间考虑一下。现在你又说后悔,我真的没办法了,我……其实也很喜欢昕妍,现在反悔,会伤害她的。”

    “我……我刚才是害怕才那么说的,我其实不后悔,星辰,我要谢谢你,你对我真好,仔细想想,你从来都听我的呢!除了……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婉蓉说的全是事实,自从她和阿强认识到现在的叶星辰,男人所有的事都是顺着她来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她开心快乐,除了在床上有些霸道,但这种霸道婉蓉是喜欢的不得了。

    “蓉姐,那是以前了,以后重要的事情,你必须要听我的,我都是为你好。

    昕妍这次,其实我理解你,你是个好妈妈,我也很喜欢她,我以后会对你们好。”

    “嗯!我听你的。”

    “那好,你搬过去和昕妍一起住,那样你就不会这么害怕了,也不会寂寞。

    蓉姐,你其实怕的不止是失去我,也怕失去昕妍,对吗?”

    “嗯!是呢。”

    “那你听我的,搬过去住。”

    “说得好听,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方便。”

    “啊?我为了我自己?蓉姐你真是胸大无脑,你俩分开来,我方便。还是在一起,我方便。你还真是会冤枉人。”叶星辰说完把脸一吊。

    婉蓉想来也觉得对,自己一个人住,不是更方便这个流氓胡来,明显是自己冤枉人了,再看男人已经有些生气,赶紧把自己的丰乳在男人身上拱了拱,“星辰,你别生气,我错了,行了吧!”

    这一下竟然没用,叶星辰把头离得更远了,显然不接受。

    “别生我气了,好不好?”婉蓉又哄,红唇轻轻亲了一下男人的脸,结果还是没有用,她心里也明白了这个流氓想干什么。自己答应过人家“偶尔”两个字。

    现在还穿的这么整齐躺在床上,确实违背诺言。

    “想肏丈母娘不?”婉蓉这杀手锏一出,男人马上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想,想。”

    “你看看你那流氓样子。”婉蓉嗲道。

    这之前的一个礼拜,婉蓉为了讨好星辰,几乎在家都没穿过衣服,今天她却脱得挺慢,毕竟自己与叶星辰之间的关系从情人变成了岳母和女婿。

    婉蓉把衣服脱完的时候,再看旁边的男人,早就脱得光光的躺在床上了,粗大的肉棒也是一柱擎天。

    再是丈母娘,这根棒子她还是吃的非常熟练,而且吃相非常淫乱。

    “嗯……嗯……”婉蓉还是从下边的卵袋子,一点点地朝上舔着,直到把大龟头都全部用唾液打湿,才张嘴吞入。

    “舒服……深点儿,”

    婉蓉乖乖地打开喉咙,做起了深喉,直到喘不过气了,才缓缓把肉棒退出。

    “昕妍……她……她会这样吗?”婉蓉觉得这样好难受,想问女儿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昕妍她会,次次都会这样吃。”

    “哦,那她……”

    婉蓉还想问女儿有没有她弄得好,又一想,这样太丢人了。母女俩吃一根鸡巴,她怎么还想着和女儿比一比,最终也没问出口。

    叶星辰却好像知道了婉蓉想说什么一样,张嘴就说,“她没你弄得好。”

    婉蓉低头吃着,听见后,偷偷一笑,更加卖力了,“嗯……嗯……好大……嗯……星辰,你今天好硬,肏我吧!”

    “哈哈!好骚的丈母娘,把屁股撅高。”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你流氓。”婉蓉骂完,趴跪在床上,把屁股撅得老高。

    “啊……不能插屁眼儿……不要……我没洗,你讨厌,哪有上来就插那里的,啊……疼了……呜呜呜呜。”

    “好了,别哭……不插了。”叶星辰只要一看见婉蓉白屁股里的屁眼儿就想插,没有任何润滑,龟头刚进去,女人就喊疼,他还是不忍心,干脆拔出来,朝下一按,插入湿湿的肉穴里。

    “嗯……肏我……星辰,好大的鸡巴。”

    婉蓉已经被训练的一被插入,就自觉地满口淫语浪叫,穴里也是决堤般的,淫水泛滥。

    “啊……用力插……啊……别停,我快高潮了。”

    叶星辰加快速度,顶住婉蓉的子宫口又是重重地几十下。

    “射吧……快射……我,好舒服!”

    “射谁?”男人精关几乎已经收不住了。

    “射你丈母娘,大流氓……啊……”

    婉蓉觉得从没有这么羞耻,而这样的羞耻带来的快感,让她爽得几乎晕了过去,一股股的阴精与精液的交融,让她揉着自己的双乳,躺着抽动着身体。

    床上的翻云覆雨渐渐平息,婉蓉抱着男人还要继续面对老问题。

    “蓉姐,你这次无论如何要听我的,搬去和昕妍住,不然我不放心你。”

    “嗯!我听你的。”

    婉蓉也不想自己的生活又变成一个人,每个夜晚对她又将变成一种无尽的寂寞,漫长的折磨。

    “好,至于怎么说,我来想办法。”

    叶星辰只顾劝说婉蓉,现在人家答应了,他就要考虑怎么说,才能让昕妍不猜疑。这还真是不好办,刚结婚就劝老婆把丈母娘接来一起住,这也太孝顺了吧?

    关键是这个丈母娘太美,昕妍怎么可能不多想。

    “你不用为难,我自己去说。”

    “你去说?蓉姐,你准备怎么和昕妍说?”

    “这个简单,我们小区本来就通知要搬迁了,道路扩宽,刚好规划了要拆迁我住的这栋楼,上个月通知的,每户300万,限时半年。”

    “哈哈!太好了,那就搬。”叶星辰这下省了不少口舌。

    两人还是像以前一样抱在一起睡,但是叶星辰心里却想着昕妍,新婚的妻子今晚独守空房,他却抱着丈母娘睡觉,心里的愧疚不知如何弥补。

    第二天下午,叶星辰把昕妍叫到了办公室,告诉她对于昕星视界的第一部电影,他决定要把投资追加到一千八百万,让昕妍和蒋珊放手去做。

    也许这样他心里才能舒服一些。

    “叶总,你真好,但是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你要是不愿意,千万别勉强。”

    “傻样子,以后叫老公,没什么不能说的。”

    昕妍昨晚的确很伤心,她把自己弄得香香的,在新房等着丈夫回家,却被冷落。但是谁让她这么爱她老公,几百万加几句话就哄好了。

    “老公,嘻嘻!我还叫不习惯呢!我妈早上打电话给我,说我们老房子要拆迁,想要搬来住,你看行吗?”

    “这样呀!”叶星辰还装作不知道,一副为难的样子。

    明星校园无弹窗

    “老公~我妈住楼上,咱俩住楼下,不要紧吧?我们晚上不会有多大声音吧?”

    昕妍的语气已经有些撒娇哀求,却不知道人家两个早就商量好了。

    “好吧!反正以后我们正式办完婚礼,会搬到我在汉唐苑的别墅里住,这房子最后送个你妈算了,怎么样?”

    “太好了!老公,爱你!”

    昕妍觉得自己的老公太通情达理了,愿意和丈母娘住的男人现在几乎是凤毛麟角,但她现在就是个猪脑子,也不看看她妈那倾国倾城的妲己样子,完全有可能毁了她的江山。

    叶星辰又办好了一桩心事,他的确是受不了把婉蓉一个人可怜兮兮地扔在一边。但是如果结了婚后,还是整天不回昕妍那里,又怕这个新婚妻子伤心,两全之策,唯有这么办了。

    叶星辰看到昕妍高兴的样子,心里更是一酸,怜爱之心更甚,一把拉过昕妍,抱着她坐在自己怀里。

    “老婆!昨晚伤心了没有?”

    “嗯!”昕妍鼻子一酸,差点儿哭了出来。

    “现在呢?”

    “现在不了,我知道你忙,没关系的,老公。”

    “那昨晚想我了吗?”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嗯!想了,想死我了。”昕妍搂着老公的脖子,轻轻地闻着他的脸颊。

    “那,你自己用手弄了没有?”

    “我没有,真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想忍到第一次给你的时候,我……我想表现的,更那个……”

    昕妍脸一红,说不下去了,即便她口活儿再好,也还是处女之身。

    “那个,哪个呀?”

    “我……想表现的更想要一些,让你喜欢。”

    “哈哈!你真好,昕妍,本来我还想现在就用一下你的小嘴,看来我也要忍一下了啊!”

    “老公,你不用,我现在就用嘴帮你弄。”昕妍说完就要跪下解叶星辰的皮带,却被制止了。

    “算了,晚上吧!我也想表现的好一些,让我的好老婆高兴。哈哈!”

    “老公真好!”

    洞房花烛夜,却多了一个人。婉蓉除了一柜子的衣服,也没什么需要拿的,昕妍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一应俱全。复式结构的房子,婉蓉住二楼,昕妍的主卧在一楼。

    昕妍和叶星辰回家后,婉蓉主厨,昕妍在一旁开心地学习妈妈的厨艺,一阵阵饭香把客厅的男人也勾进了厨房。

    叶星辰看到这母女俩的背影,站在门口不动声色地仔细品味,俩人都一样的苗条,上半身几乎难以分辨,都是细腰大胸,而屁股也都是圆翘性感,只不过婉蓉的屁股更丰满些,昕妍的屁股更圆翘。

    叶星辰咽了一下口水,悄悄从后面走过去,一只手搭在了昕妍肩膀上,而另一只手在下边轻轻按住了婉蓉的屁股,嘴上说,“哇!好香啊!”

    “当然了,我妈做饭,哪有不香的!”昕妍笑道。

    婉蓉还是第一次女儿在场的情况下,被男人轻薄,浑身一阵,又马上克制住自己,“快了,就快好了!”

    婉蓉以为这只手只是摸一下就会离开,没想到叶星辰色胆包天,身体又朝前了一点儿,挡住昕妍的视线,手却是撩起了她的裙子,隔着内裤在丰臀上来回游走了几下,马上扯起内裤的边缘,伸进了丰满的股缝儿里。

    婉蓉吓得赶紧看看女儿,结果发现昕妍根本就没注意,眼睛还直盯盯地看着锅里的排骨。

    “他胆子也太大了,当着昕妍的面就敢,就敢摸我屁股,还伸进去。讨厌……不要了,在往里,就要摸到我屁股眼儿了。”

    婉蓉心里虽然紧张,但也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还故作镇定地说,“昕妍,你注意看,烧排骨时最重要的就是要观察肉的颜色,你看……”

    婉蓉继续讲解,却给身后的男人壮了胆,在叶星辰看来,她的丈母娘明明就是在帮他掩饰,让他为所欲为,好像在用行动告诉他,“星辰,摸吧!我引开你老婆的注意力,你别那么胆小,往里面摸,我的屁眼儿和骚屄,请你尽情的玩儿。”

    然而这只是叶星辰在幻想,此刻的婉蓉心里已经骂他是个臭流氓,足足一百多遍了。

    婉蓉不动声色地夹紧美腿,不让这只手再进一步,但她的屁股却有些不听话,丰满的股肉被轻易地突破,屁眼儿一紧,已被指尖侵入。

    “啊……”

    “妈,怎么了?”昕妍忙问。

    “啊,酱油,昕妍,把酱油递给我。”婉蓉随机应变,不但不耽误做饭,还掩饰了自己屁眼儿被插入的兴奋。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哦!给你。”昕妍顺手把酱油递过去。

    “昕妍你看好了,倒多了的话,不仅味道不好,颜色也会让人不喜欢呢!”

    婉蓉继续教授女儿厨艺,但那根儿手指在已经在她的屁眼儿里开始抽插了。

    这种羞耻感,远远超过了她和叶星辰两个人在床上的淫词浪语,带来的刺激更是婉蓉前所未有的一种感受。她能忍住几乎到了嗓子眼儿的媚叫,却挡不住身体对这个外来物的强烈反应,手指比肉棒更细些,这种程度,对于她已经开发过了的敏感型屁眼儿,没有任何疼痛,只有酸酸的舒爽。

    锅里的排骨在翻炒着,女儿女婿还在一旁认真地讨论她的厨艺如何精湛。但婉蓉已经崩溃,身体终于投降,大腿刚一松,那根儿侵入的食指马上从屁眼儿抽出,插入她的肉穴里搅动。这还没完,屁眼儿里又是一酸,被更粗些的大拇指狠狠侵入。

    两根儿手指都不闲着,抽插搅动的同时,还时不时捏着隔开它们的肉,像是互相打招呼和交流经验。婉蓉的淫水已经流满了叶星辰的手掌。

    “蓉姐,水有点多了吧?”叶星辰问道。

    婉蓉一听吓得一哆嗦,赶紧看看昕妍。结果昕妍只是看着锅里的排骨说,“老公,你又不会做饭,别瞎指挥了,我觉得水不多,慢慢炖嘛!”

    婉蓉一听,才知道男人是一语双关,女儿自然理解的是炖排骨的水多了。

    “我还是觉得多了,蓉姐,你觉得水多吗?”叶星辰说完,又用手指在婉蓉的两个穴里一阵地抽插,弄得小穴里又吐了一口淫水。

    “我……水好像是有些多了,我……昕妍,帮我把我的电话取来,我突然想起来了,单位可能会有人给我打电话,快去,在二楼我的包里,快点去啊!”婉蓉已经快崩溃了。

    “哦!妈你别急,我马上去拿。”昕妍觉得妈妈表情有些怪,可能事情真的很重要,她赶紧上楼。

    “啊……啊……”婉蓉一听到昕妍上楼的脚步声,尽量压低声音叫着。

    叶星辰抽出手,满掌的淫水顺着手腕流下,还不忘在婉蓉眼前展示一下。

    “水太多了,蓉姐。”

    婉蓉感觉下体突然一阵空虚,腿都软了。

    “星辰,你……过分,我……撑不住了。”

    “蓉姐,我就是忍不住想摸你咋办?”

    “不行,等……等回头有机会我让你摸个够,昕妍在,求求你了。”婉蓉一副可怜样。

    “那你今晚把门儿给我留着。”

    “你……哼!我上当了呢!”婉蓉以为和女儿住在一起,这个流氓就不会乱来,现在看来,哪里是她想的那样。

    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三个人倒是有说有笑,非常和谐。

    饭后三个人坐在客厅看着国产的垃圾抗日剧,昕妍靠在老公怀里,婉蓉则磕着瓜子侧躺在贵妃躺上,玉腿半露,性感无比。

    叶星辰看着刚才还屄里流水的丈母娘,下体又是蠢蠢欲动,不过他怀里还有另一个性感尤物,干脆偷偷地把手稍微伸进昕妍领口,轻轻摸着乳肉。

    客厅的灯光并不暗,昕妍当着妈妈的面,胸被揉住,吓得赶紧看看两米外的妈妈注意了没有,还好婉蓉好像对这垃圾电视剧还挺有兴趣,丝毫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

    昕妍被摸了一会儿,她还是觉得这样太怪了,很不习惯。在男人的耳边偷偷说道,“我在卧室等你。”然后起身告诉婉蓉自己要睡了,就跑回她的花烛洞房。

    “蓉姐,那我再陪你看会儿不?”

    婉蓉看见昕妍已经离开,“谁要你陪我看,大流氓,你老婆等你呢!快去吧!”

    “那我睡了,蓉姐,晚安!”叶星辰说完就抬脚离开,路过婉蓉的贵妃躺时,突然把裤子一脱,半软的肉棒正好就露在婉蓉脸旁边。

    “呀!你……你快收起来,吓死我了……讨厌。”

    “亲一下,我就走,嘿嘿!”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婉蓉怕昕妍万一出来,与其和他在这里婆婆妈妈,不如赶紧随了他的意思。

    婉蓉又看看卧室的方向,一口把面前的龟头吃进嘴里,肉棒在她嘴里以极快的速度勃起,反而让她有些依依不舍,说好的亲一口,婉蓉竟然香舌轻绕,红唇撸动,熟练地吹起箫来。

    “嗯……嗯……”

    “蓉姐,我说亲一口,你在干嘛呢?那干脆吹出来吧,我要射你嘴里。”

    婉蓉都后悔死了,吹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以前这根儿粗家伙的记录是在她嘴里一个小时都无动于衷。

    “嗯……星辰……不行……嗯……都硬了。你去找昕妍吧!”

    “谁让你贪吃,留门不,说清楚。”

    婉蓉以为刚才的事儿已经都过去了,没想到男人还记得呢!

    “哪有你这样的,过几天吧!行不行?”

    婉蓉看他还是挺着肉棒,根本就是一副你爱咋咋,不答应我就不走的态度。

    一着急,只好先答应。

    “留,留,大流氓,迟早累死你。快走吧,你挺在这儿,像个什么样子嘛?”

    “嘿嘿!”叶星辰达到目的,才提上裤子。

    婉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虽然知道自己很不对,但是昕妍婚姻是她决定,这男人本来就是她的,所以只能是错,倒没有太多负罪感。而且她还有了一种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感觉,那就是她竟然隐隐觉得这样挺好,起码天天可以看着自己的爱人,即便叶星辰晚上没有抱着她睡,但也在她咫尺之间,而且是自己的女婿,都是一家人。好男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叶星辰现在的想法要是被婉蓉知道了,估计能把婉蓉吓个半死。以前他是傻着呢,总是不想辜负这个,又不想让那个伤心,忍来忍去,两难之间。现在好了,他终于明白过来,婉蓉表面让婚,其实心里根本离不开他,至于昕妍就更离不开他了,证都领了,这美人儿还能跑到哪里去?

    叶星辰知道他自己现在要做什么,他要做的就是想怎么肏,就怎么肏.同在一个屋檐下,他根本就不怕被拆穿,因为被拆穿的时候,也可能就是和她们母女俩大被同眠的时候。所以,他今天才敢这么放肆。

    昕妍今天特意给自己准备了一套透明的情趣睡衣,她里边全裸,黑纱蕾丝,半遮半透,性感到能要了人命。

    “老公!好看吗?”

    昕妍展示着自己的杰作,在灯光下,像跳芭蕾一样,转了几圈,离心力让透明纱裙飘起,里面丰满白皙的翘臀和三角地带黑亮的阴毛,瞬间展露,又被遮住后隐隐约约。

    叶星辰此刻的肉棒刚被婉蓉在客厅吹的粗大硬挺,再被眼前的朦胧黑纱下的美肉诱惑,在裤裆里竟然连跳了几下。他今晚再也不用忍耐,当妈的都给他吹硬了,一定要不负厚望。

    他几乎是冲上去把昕妍按倒在床上,再一提她的蛮腰,一个浑圆的白屁股就翘在了面前,饱满的阴唇,里面红红的嫩肉泛着水光,一孔小巧的屁眼儿也在股缝儿里羞羞缩动。

    “昕妍,我终于看到你的全部了,你的屁股眼儿都看见了。”叶星辰干脆用手掰着,看的更加清晰。

    “老公……我第一次可以用这个姿势弄吗?好丢人呀!”

    “可以,我喜欢看着你的屁眼儿肏你。”

    “我先给你吹一下吧!”先吹再肏,这才是昕妍对今晚的安排,她没想到会被直接架高屁股开苞。

    叶星辰心想,“吹啥吹?你妈一嘴的奶油瓜子味儿,就会被你尝出来了。”

    嘴上却说,“不用,肏完再吹吧!”

    “急死你呢!”昕妍埋怨着。

    粗大的肉棒,一下就顶入这只美鲍内,由于太紧的缘故,“咕唧!”一声。

    “轻点……老公,你的太大了……啊!”

    叶星辰眼睛死死盯着被撑开的美穴,肉棒被夹得舒服,眼福也不能错过,这开苞的快感让他也爽得呼吸急促。

    “啊……爽,昕妍,你的屄好紧。”

    一道障碍暂时阻止了插入,龟头稍一停顿,在昕妍的处女膜上慢慢地感受了一下,然后一插而入,把身下的女孩变成了少妇。

    “啊,……疼……老公,我疼……”

    DI阯發布頁⒋Ⅴ⒋Ⅴ⒋Ⅴ.с○Μ⒋v⒋v⒋v.с○Μ一阵撕裂感从下体传来,抽出的肉棒带着鲜血,更有一些顺着大腿流下。

    叶星辰稍稍停顿,然后缓缓抽送,虽然慢,但每一次都会更深一些,直到最后全部插入,顶住了昕妍阴道里的子宫。

    “嗯……老公……好酸……我不疼了……像刚才那样撞我里面,啊……对!

    肏我……肏我”

    叶星辰边肏边想,“和你妈一样骚,遗传的?”

    随着男人的肏弄,一阵阵酸胀酥麻爽遍昕妍的全身,初次感受到阴道被撑开的充实,子宫更是不堪一击,这种舒服和她自己手淫完全是两回事儿,第一次性交带来的高潮已经渐渐攀上她的大脑。

    “嗯……别停……我要高潮了……老公……再撞我的里边。”

    “第一次就要高潮的肯定是骚屄,你呢?昕妍,你是吗?”叶星辰说完反倒放缓抽插。

    马上要高潮的阴道里突然失去了力度,让昕妍不满地朝后挺着翘臀,“不要、插进去啊……我是……我是骚屄……老公快插我的骚屄。”

    “好!这样才乖。”

    再次地插入后,这肉棒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每次都插到尽头,带的这处女的穴肉直翻,淫水带着血丝流下。

    “嗯……嗯……肏我……啊,我……”

    昕妍想喊,但已经喊不出声,因为她没有阴道高潮的经验,甚至不知道这感觉是什么,整个阴道壁都在颤抖,死死夹住里面的粗家伙,一下下地做着吮吸。

    这一吸,把叶星辰舒服地乖乖缴枪,不由他不射得彻彻底底,“我靠,肏!

    爽!这是个什么屄?”

    直到输精管里的最后一滴也被爽出,男人的肉棒才缓缓抽出。

    昕妍抱着她的男人躺在床上,阴道里还夹着热热的精液。

    “昕妍,你怎不去卫生间洗洗。”

    “我不……我想给你生孩子,我要夹一晚上。”

    “你……你大着肚子怎么拍电影?”

    “啊?我……我忘了。”

    昕妍想起来,那边还有一千八百万的投资呢,连忙跑到厕所清洗干净下体的狼藉。确认干净后,又回到床上,趴在男人的胯间轻轻的舔着刚才插入她身体的肉棒。

    “嗯……嗯……嗞……”

    叶星辰舒服了一会儿,两腿一分,屁股一抬,“昕妍,今天给我舔屁股吧。”

    “嗯!”昕妍早就听蒋珊说过,却从来没有做过,没犹豫就痛快答应,香舌朝下,舔过男人的股缝后,清扫着肛门。

    “嗞……嗞……嗯……老公,这样舔,行吗?”

    昕妍第一次做,叶星辰肯定是鼓励的,但是心里想,“就这样舔吧!这毒龙钻,还是要等到有一天,让妈妈现场教女儿。”

    一想到婉蓉和昕妍一起在他胯下给他舔裤裆,叶星辰的肉棒又硬了。而昕妍也看到这根大家伙又恢复了狰狞面目,还以为是自己舔得好。

    “呀!老公……好厉害。”

    “那当然,哈哈!”

    “昕妍还想要,再肏我一次吗!好不好?”

    这刚开苞的小处女又爬到男人身上,主动把大奶喂到男人嘴里。粉嫩的乳头一被含住,就“嗯……嗯……”轻叫。

    叶星辰又被勾的翻身上马,这次正常体位,分开昕妍的大长腿,挺枪杀入。

    “啊……这样肏……我最舒服了。”

    初次的痛楚已过,昕妍的阴道壁发挥了它特有的品质,第一次是高潮的被动,而这一次是主动的缠住男人的肉棒,每次这个家伙抽出时,就会有被吸住的感觉。

    其实这是因为紧的缘故,抽出时竟然把屄里边抽真空了,叶星辰不明所以,被吸的没有五分钟就把最后的一点点存货交出,昕妍也同时高潮浪叫,哪有新婚初夜的腼腆。

    “啊……又射进来了……好热……老公……我好爱你……射我。”

    两次的折腾后,这新婚夫妇裸体黏在一起。叶星辰拥着这一身性感美肉的香老婆,竟然爽得昏昏睡去,早已忘了楼上的丈母娘还给他留着门儿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