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秘密就是,喜欢你》

正文 CH9-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应泽看着殷旭然,沉吟半晌,而後舒了一口气,「那就别想了吧。」

    雨势似乎变小了些,却仍然冷漠的浇在两个还太年轻的身躯上。

    浪花啪唦唦的打在米色岸上,细细的沙随着流动的清澈海水在推移,一点点的减少,然後再一点点的回复。

    出口的话像是被海水洗涤过的透明乾脆,那没有任何杂质那样的透澈,宛如一张大网,细细密密的笼罩着殷旭然。

    「你又想说什麽了?」

    殷旭然淡淡的笑了,双手环抱着胸,看似漫不经心的斜斜睨着白应泽,眼里的轻蔑不言而溢。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只是……」白应泽看着殷旭然顿了顿,张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麽,「算了。」

    银月亮晃晃的挂在夜色,凝凉的风也掩盖不了残酷的雨声,稍远处的路灯更是照不亮此刻浓烈的黑暗。

    白应泽透过湿漉漉的视线勉强还能看见眼前的人,应是风华正盛的眸子此刻泛不出一点光彩。

    白应泽哑然,以往殷旭然迎向的究竟是多麽明亮的烟花,才能在白天的时候也能张狂的映在那双年少的双眸里?

    「把话说完啊。」殷旭然笑着,倾城的面容下盘踞的是多麽凄惨的空洞。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一直一直面朝着阳光。」白应泽很轻的说,就像这是一句卑微的不行的祈求。

    「呵。」殷旭然挑起嘴角,极其不屑的笑出了声,「这世界还有什麽阳光?喔,我忘了。有一个。」

    他绝美的侧脸扬起笑,却是让人颤栗,「我居然忘了,那个总是像个移动式发光体的那个学妹。」

    白应泽倏地瞪大双眼,又在转瞬间消失,像从来没有过。

    殷旭然富挑衅意味的笑了,眼神慵慵懒懒,「夏霁啊。」

    「你想做什麽。」白应泽望进他那双黑的彻底的双眼,「跟她没有关系。」

    「没关系?当然有关系。」殷旭然狡黠一笑,依然俊美如初,「我记得我最一开始的时候有说过吧?我会把她追到手。」

    「她不是你可以碰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凌厉,白应泽语气强硬起来,「你把宁心放在哪里了?」

    「我伤她太多了。」殷旭然神情在一瞬间变得忧伤,眨眼过後又恢复那抹藐视。

    「所以就打算伤害另一个人?」白应泽一时间盛怒不堪。他不知道原来殷旭然

    奸妹干妈乐开花笔趣阁

    骨子里是这种过於自私的人。

    「你从来不干涉我的。」

    「情况不一样了。」

    殷旭然愣了愣,随後轻笑,「我想也是,毕竟对方可是夏霁学妹。」

    殷旭然淡淡的说,然後抬头望了天空。

    雨在他们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停了。

    稀微的云层还不够遮住月亮,稀少的月光洋洋洒洒的落在海面上,镀了一层不可思议的银光。

    倒映着银月的海面承载着宛如地毯的金光,随着清风微微波动的静水是彻彻底底的波光粼粼。

    画面美的足以令人窒息。

    「不过我倒是很意外,学妹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打电话找你。」

    白应泽略显单薄的身影很用力的震了一下,然後慌慌张张的从早已湿透的裤袋里拿出具有防水性能的手机。

    ——来自那个女孩的未接来电,有五通。

    他怀着些许不安的心情按了回拨,只响了不到三声就被接起。还正庆幸着那女孩什麽事都没有,手机对头传来的声音就让他心跳漏了一拍。

    很小声的和对方沟通几句後果断的挂上电话,白应泽再次抬了眼看向殷旭然,仅只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决定了下一步棋的走向。

    「夏霁人不见了。」

    只是简单的交代一句话,白应泽转身就往一旁离开海岸的石阶走。

    「所以你要去找她吗?」殷旭然也没有在意,只是不在乎的顺口问了句。

    「对。」白应泽微微扭头,正好足够他瞄见殷旭然,脚步还是没有停下。

    「……就到这里吧。」殷旭然还是仰望着苍茫天际,声音不大但他清楚白应泽会听见,「对不起。」

    好了你不用迁就我脾气了

    不用纵容我的任性了

    你说我们不太适合

    不如就走到这

    (郑国锋—好了)

    「我不要你的道歉。」白应泽已经踏上阶梯,步伐缓了缓。

    他敛下目光,像是蜷伏着等待光明到来前的最黑暗时期,说的话简单而没有转圜的馀地,「我希望你只需要面对阳光,但她,永远不会是那抹光线。」

    殷旭然看着白应泽的目光清清浅浅,而後者则是别开视线往上走了。

    殷旭然嘴角持续上扬着,却是微微的凉了。

    「我们什麽时候变成这样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