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一品贤妃【1V1 H】

正文 贤妃娘娘捉妖日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娘娘,娘娘该醒醒了。m4xs.com”公孙静妍安然地睡在榻上,如瀑般的长发散在腰间,闹腾了半夜这一觉她睡得很沉,竹绿叫了好一会儿她才掀被起身。

    入宫后就没一回是准时起的,谁知道齐衍帝心里会不会怪罪。这种被打乱了的感觉很不好,她喜欢把任何东西都掌握在手中。

    “几时了?今个又误了皇上梳洗整理朝服的时辰。”素手一抬,由着碧桃竹绿拾掇罗裙。

    竹绿抬眸看了看自家小姐,嘴角微抿,青颦眉上挑这是公孙静妍生气时惯有的小动作。

    遂规规矩矩回了话:“娘娘,皇上寅时刻就起了,福公公拿来朝服后便上朝去了,临走前还嘱咐我们切记不可吵着您,让娘娘多睡会儿。奴婢是知道娘娘的,定不愿误了请安时辰,这就卯时叫您起了,梳洗打扮一下去皇后宫里正好。”

    “竹绿,你做得很好。”这丫头心思周密,带她进来没错。

    款款挪步到梳妆台前,铜镜泛着光,镜中碧桃正为她梳着发。

    “梳个朝云鬓,看着精神些。”虽是请安,也不能输了气势。

    打开一个个妆奁,簪子,点翠头面,耳环,珠链甚至是挂件,每种都有不下百来个。从玛瑙的到翡翠的再到金镶玉的,颜色更是不尽相同,这做工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宫里的司珍房果然不是外头能比的。齐衍帝对自己的嫔妃倒是不小气。

    随手拿起一套紫钿镶玉步摇,簪在云鬓上。公孙静妍本就甚是妖艳的脸庞更镀一层矜贵。碧桃觉得自家小姐就像画壁里的牡丹妖,不动声色就能勾了人的魂儿。

    当然她不会傻到在公孙静妍面前说,公孙静妍平素最讨厌人说她的样貌,她自知长得没有那么雍容大气,每每上妆也总想将那股子妖艳掩盖掉。

    “娘娘,柜子里添置的衣裳看得我眼都花了,皇上真是疼爱娘娘呢。今天不若就穿这件桃红印花的外衫吧,娘娘也该换个颜色穿穿,瞧着明丽。”

    哪知公孙静妍只是撇了一眼说了声“小家子气”就披了件蓝底孔雀刺绣的扬长而去。

    碧桃郁闷地在原地抱着桃红色外衣噘着嘴嘟囔“什么嘛,小姐小时候明明最喜欢穿桃红色的小衫了,少爷弄破了件还大半月没理人呢。”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公孙静妍到得不早不晚,三三两两到齐后妃嫔们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恭维话。本不想引火烧身,只图个清闲,但偏不如玉今天这话头总是引到自己身上。

    “贤妃娘娘近日可是圣眷正浓呢,皇上这两日都歇在娘娘寝宫可知娘娘甚得圣心呢。”出声的是刘贵人,在这宫里惯是个口无遮拦得主。

    “是啊,不知贤妃娘娘可是哪得了圣心,也好跟姐妹们透露一二。”这妙修仪见缝插针倒是把好手。

    这一下子满宫都注意上自己了,皇后也看着自己,面上不动声色。“本宫刚入宫不久,皇上想着也是来提点一二。皇上日理万机,左右不过是想找个可以安心休息的地儿。只要妹妹举止有度,皇上自然舒心。”其实公孙静妍觉得齐衍帝不过睡了两宿,毕竟自己新进宫也做不得什么大事儿,怎么还能掀起风浪来。

    但她不知情的事,在其他妃子看来,赵梵可以说是本朝以来最清心寡欲的帝王,妃子少就算了,一个月里还很少进后宫,即使去了妃嫔宫里也从不留宿。这一连两天歇公孙静妍宫里还睡到上朝可不就是破天荒了。

    拾花行(NPH)全文阅读

    妙修仪见自讨没趣还被暗指不够庄重就收了声,明明贤妃比自己还小却一口一个妹妹叫得顺溜,奈何位不及人也只好吞了这口恶气。

    接着皇后明面上交代了几句怀孕的玉昭容李婉宁要好好注意身子就让妃嫔都散了。

    公孙静妍兀自走着,前头两人正是玉昭容和林修媛。两人在这宫里倒是聊得来,但谁知是不是玻璃姐妹情。

    将将走到宫门公孙静妍只觉脚下一股巨大的牵扯随即自己就要栽了去,一看前头的玉昭容就知不妙,却瞥见斜前方的林修媛眼神晦暗嘴角泄露出诡异的笑。

    此时碧桃的动作已然来不及,电光火石间忙向碧桃使眼色手指朝林修媛的珍珠手串做出了个“断”的手势,碧桃跟过公孙静尧学过弹弓,随即抓起石子朝那手串一击应声而断。

    此时的公孙静妍已和玉昭容双双倒地,好在竹绿在两人倒地前覆在了身下。搀扶着起来后玉昭容的脸色惨白一片显然是被这意外吓着了。

    “玉昭容可有碍?本宫也不知怎的就摔了。”

    “无事,幸有娘娘的婢女,才保住了妾及肚里的孩子。”如果说李婉宁一瞬间想过贤妃暗害自己那么下一秒她的猜疑就打消了,要害自己没道理还让婢女相救,且她不觉得贤妃会使这么不高明的手段。

    “呀,娘娘,这地上有好多珠子。”倒是玉昭容的婢女先发现了。李婉宁往地上一看,三三两两地落了好些珍珠,这珍珠的成色一看她就知道是谁的。

    林修媛显然也发现了,惊讶地叫道:“诶呀,我的珍珠手串怎么断了!”

    公孙静妍适时出声:“林修媛这种不怎么牢固的手串珠链的还是不要戴的好,免得坏了伤人。特别是像玉昭容这样的更是马虎不得。”这林修媛想给自己使绊子,也不颠颠自己的分量,看她如何收场。在自救的同时让林婉宁记下自己这份情何乐而不为呢,还捡个名声。

    公孙静妍说罢便上了步撵回了宫。余下的二人在宫道上相对而立。

    看着李婉宁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林修媛立马上前赔笑“妹妹啊,今天的事是个意外,这手串不知怎的就断了,幸好妹妹无事不然我万死难辞其咎。”

    李婉宁却是把胳膊一甩“不必了,林修媛以后我们还是少来往的好。”

    林继霞手心的指甲险些被她掐断。自己本想借机除了李婉宁肚子里的孽障,顺便栽赃贤妃。

    自己与李婉宁同进宫,地位相当,在宫里头也常在一块。可林婉宁有孕后便时不时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儿,要是被她生了龙子再晋了位指不定会怎么欺到她上头,她岂能容。

    至于贤妃,不过是她想给家父出口恶气。她父亲从兵二十载本可以从副将擢升将军之位却被贤妃年纪轻轻的兄长给截了,怎能不气。

    可今天却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贤妃将了一君,生生地弄巧成拙。贤妃,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今天这份屈辱,她记住了!

    ————————————————

    没有灵感的日子更文简直是……卡爆了   o(′^`)o

    宫斗的章节满满2300字你们应该不是很喜欢看吧,放心,不会很多的只是剧情需要

    赵梵有话说:除了妍妍我谁都不碰,不许质疑我的清白   ?(`?′)?

    作者君:乖啊,这章没你的事,下章放你出来爬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