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红丝绒(GL)

正文 第六十一章 海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你从云中坠落,我就在那里,落在沙漠里,我心中有雷声轰鸣,也有美妙的欢乐,就像雨中狂奔的骏马,就像你坐在我的单车后,我从你吟唱的歌里得知,你就是我这一生的真爱……

    “…so   take &o   the   paradise…in   your   eyes…blabsp; like   galaxy   portrait…your   taste   just   right…sweet &ennessee   honey…”

    “啊……”唐辛夷太敏感了,苏红凛哼完歌看她背抵着墙壁不舒服,想把人抚躺平,一碰到腰她就哼哼唧唧的不停,“嗯……嗯……不要碰我……呼……”

    “好好,不碰你不碰你…躺下来就好…”亲她湿漉漉的眉眼抚慰道,也还是坚持环住腰把人拖平躺在沙发中央,再让她枕着自己的肩膀,自己也靠着她,胸口起伏不定,用过的小肉棒半退衣衫可怜兮兮的躺在地毯上,上面流着眼泪下面淌着口水。

    夏雷骤起,雨丝银晃,苏红凛用脚推开窗户,让清新的空气通过狭窄的缝隙涌进,拉过被单罩住两人,侧身看着闭眼休息的唐辛夷,无声融于那噪鸣间。

    “你知道的,我没有说……”唐辛夷觉得自己好像睡过去了,梦里乱七八糟,又好像只是闭眼回忆过往,脑中思绪纷杂而沉重不堪。

    苏红凛静静待在旁边,等她下句话。

    “韦轩也欺负我了…”没睁眼,却正确找到苏红凛的嘴,凑过额头轻轻蹭着,调笑道:“你会不会像小姨替涟韵出气一样,替我收拾收拾他?”

    已经收拾过了…拍着她的背,像哄小孩一样吻着她的眉间说话:“光是一个孙碧玺就让他全家吃不了兜着走了,我还要火上浇油吗,嗯?”

    “那还是算了,你不要掺和进去,免得……”唐辛夷摇摇头,埋进她温热的颈窝。

    苏红凛勾起嘴角,摸着她柔顺的头发,虽然出了不少汗,头顶还是一股护发素的味道,那种黄色超级稀的护发素,便宜一大瓶,不知她为什么那么爱用,“你是怎么知道,孙碧玺做的事……还有,咳咳……韦轩怎么欺负你了?”

    唐辛夷睁开眼望她:“你不是知道吗?”

    “嗯哼……”苏红凛一时不知该怎么坦白,“你怎么知道我知道的?”

    “猜的!”唐辛夷眼睛亮亮的,像是想到了有意思的事,“因为见到韦轩那天起,你就总是和小姨她们眉来眼去的,还老是说我听不懂的话……我记得兰涟韵跟我说过,小姨以前涉黑的,收拾个人……搞得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我还以为是我的诅咒应验了,吓得不行,结果是你们搞得鬼,兰涟韵也是的,明明同一个学校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吗……”

    苏红凛低头咬住那喋喋不休,精力旺盛的小嘴,唐辛夷立刻乖顺地张开嘴巴迎接她的舌头,结果苏红凛只是含住两片唇肉用力吸。

    “唔唔……”唐辛夷扭头翻身,嘴巴一圈都是红红的印子,气呼呼地盯着窗外。

    “你自己都不说,还总要求我坦白从宽!”

    苏红凛一时无语,女人都喜欢在床上闹别扭吗?爽过后就翻脸不认人吗?赶紧贴过去,用绵软的大奶子蹭着她的蝴蝶骨,“怎么了,我错了宝宝,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日我啊……”

    “我去!你要不要那么s……”骚,唐辛夷难得在她面前爆粗,转过身掐她的屁股,“你说了我们得是坦诚相待的关系,我承认是我没有先交代清楚,那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也不在乎,可是你……你明明为我做了这么多,我不仅不知道,还总是对你耍小性子发脾气,就是因为……我私心认为你付出的没有我多,你在意我没有我想象那么多……你不是那么喜欢我,太让人窝火啦!”

    “啊……”她还真狠得下心用力啊,掐得苏红凛两瓣圆滚滚的臀肉生疼,“我的错我的错……我喜欢你宝贝,非常喜欢非常喜欢……哎哟,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嘶……”

    唐辛夷松开手,衔住她一只嫩生生招摇的乳头,“知道就好……”

    咬着咬着两人又纠缠一起,惩罚性质的啃咬变了意味,唐辛夷骑在苏红凛腰上,把两只大兔子挤拢在手间,总有调皮的奶肉想越过指缝往外里蹿,被她用嘴巴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乖乖留在原地。

    啵……啵……啵……

    滋溜……滋溜……咕咚……咕咚……吸溜……

    嗯……嗯……呃……辛夷……

    唐辛夷觉得这声音太羞耻了,准备拿手捂住她的嘴,苏

    快穿——爱你就要抱抱你笔趣阁

    红凛却抢先一步捧起她的脸,“刚刚舒服吗?”

    “这个……要怎么说呢……算是舒服的吧!”唐辛夷种下一颗草莓,趴在她胸前,用指腹绕着湿润的那块笑盈盈的,“刚开始没什么感觉,后来搓着搓着就舒服了,可是…还是比不上你的手指和舌头……”

    苏红凛但笑不语,把唐辛夷抬上一点搂住,轻柔地贴着她嘴唇摩擦几下,而后含住下唇用舌尖扫过,又吸又舔,再将上唇也如此疼爱,直到舌尖把她唇上稍粗糙干燥的表皮都舔平整为止。

    四张唇瓣相互舔吮,空气里有了气泡破裂的声音,叭,叭,叭,苏红凛好软好香好暖,唐辛夷侧着头枕在她肩上,被温柔细致的亲吻弄得昏昏欲睡,忘记做出回应。

    苏红凛湿滑的舌面大力刮过她牙齿与牙龈间的软肉,有些不满的沉声哼哼,唐辛夷一个激灵抬起头,顺势拔出她的舌头,“怎么了……我好困哦……”说完又趴上去,眯起眼睛睡觉。

    “还早,才八点不到呢,昨天又到了一箱礼物,我们去看看解闷吧?”拍拍她的小屁股,啧,还是太瘦了,原本趴着会有半圆嘟起的肥肉,现在全是硬实的骨头。

    之前唐辛夷总是刷着刷着牙就吐了一池酸水,还经常熬夜不吃早饭,有时候甚至睡着了会哭醒,苏红凛给她大补特补,结果两人一个胖了五斤,一个瘦了十斤。

    唐辛夷打个哈欠,懒洋洋地表示不想动,苏红凛直接扯过被单抱着她,自己光溜溜的走进客厅,向卧室出发,一进室内冷气迎面扑来,刚开始觉得凉快,走到卧室门口就觉得冻手冻脚,连打几个喷嚏。

    这下唐辛夷是彻底清醒了,连忙把被单扯给苏红凛,苏红凛咬她鼻尖,“现在又知道疼我了?刚刚还掐我咬我的……”

    把唐辛夷连带被单都抛进床上,自己揉着发红的屁股转身进了更衣室,留下紧紧抱着被子张口做着狡辩的小女孩,望眼欲穿。

    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油漆,蓝色渐变渲染的图案,是苏红凛一笔一画亲手涂上去的,唐辛夷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自己现在真的很幸福,也很痛苦,她明白这都是抑郁症治疗后期的副作用,不仅控制不住悲伤的情绪蔓延,全身疼痛的错觉还会让她战栗上瘾,自己真的已经很努力吃药,努力接受治疗了,可是越幸福,越觉得是负担……

    其实,也不全是生理性抑郁,只有自己知道,长期折磨自己的还有日复一日的相似噩梦,梦里另一个唐辛夷总是受尽磨难,更恐怖的是那个久未谋面的钢琴老师,总模糊张脸,木偶般重复弹奏着小夜曲。

    “哗啦啦”更衣室的推拉门终于打开,唐辛夷连忙擦掉眼泪,装作惊喜的看向苏红凛,先出现的是一只脚,笔直修长,穿着白色高跟鞋,白色吊带袜,丝袜高到腿根,被前后两根蕾丝吊带系着,再往上没入超短裙里,露着所谓的绝对领域。

    粉色超紧身护士服包裹着那完美的胴体,由于苏红凛是背对着她的,所以唐辛夷只能看见背面,纤长的四肢,又平又直的肩膀,被勒得过分的细腰,那裙子短的根本遮不住苏红凛的屁股墩,而且以唐辛夷的角度看,她好像都没有穿内裤!

    低落的情绪瞬间一扫而空,唐辛夷猛地鲤鱼打挺坐直身子,揪着被单激动的盼着苏红凛能转身。

    “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当当~”

    苏红凛举着一件深蓝色的衣服转过身,唐辛夷立刻两眼发直,不断地咽着唾沫,这到底是不是护士服呢,那V领已经快开到肚脐了吧,前边莹润如玉的肌肤敞着,半露着两对椭圆形的乳房,明明穿得千娇百媚,性感无比,举着衣服开心的蹦蹦跳跳,竟还有种童心未泯的天真可爱。

    “这是什…哦~”唐辛夷接过衣服,发现这根本不是衣服,是日本里番届出现频率颇高的蓝色死库水,学名校园泳衣,只不过,“为什么这么透?”

    苏红凛捧着红彤彤的脸,侧着脑袋,笑得满脸娇羞:“因为想看你穿啊~”

    “不过你不喜欢的话,还有很多其他的哦!我再去拿给你看!”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又蹦跳着往更衣室里蹿,貌似胸部太大晃得难受,还用两手手臂捧着护着。

    唐辛夷揉揉眼睛,凑近泳衣,上面还有一股洗衣液和泳池消毒水的味道,不禁感叹现在的商家服务质量太恐怖了吧,连味道都能如此逼真!翻过来看看正面,那块白色长方形布片上,果不其然绣着苏红凛对自己的爱称,“小矫情”。

    嘛,就当是爱称吧……

    ps:bgm为borns的《Ameribsp; Money》,我保证,下下章孙碧青真的要出来了,再解释两个伏笔,就全剧终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