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红丝绒(GL)

正文 第二十章 朗姆 (微 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有过潮吹吗……”

    窗户被唐辛夷一扇扇的推开,有霏霏的雨丝,宛如一片朦胧的烟雾,遮掩了绵延数里的屏衫湖,仰着脸,任凭飘洒的细雨在睫毛上挂上一层细密晶莹的水珠。7k7k001.com

    “靠这么近干嘛,想生病吗……”苏红凛坐起身拥住唐辛夷,将丝被披在两人身上,,明眸皓齿,艳若桃李,“你不会是想……看我失禁吧……太恶趣味了你!”

    “哈哈,哪有~”唐辛夷心虚地用后脑勺顶顶她的下巴,伸出两根手指舔了舔,然后再拿给苏红凛看,语气充满了回味,“你好湿,我的手指都泡皱了~”

    苏红凛扭头看她,神色自若,反倒是唐辛夷自己先害羞了,脸颊刷的涨红,“我……我……平时不是这样的……”

    苏红凛笑得眉眼弯弯,追过去咬她的鼻尖,“那你平时是怎样的,嗯?在我面前一会儿像鸵鸟一会儿像……狡猾的小狐狸……”

    “我……我平时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和其他女生一样……”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外表平凡,性格普通,最擅长的就是发呆,没什么特长,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兴趣爱好,不善交际,待人局促,消极又怠惰……这样混于大千世界的自己,何其有幸能与你相拥得你深吻……

    “红凛,你不要对我那么温柔那么好,我习惯了之后会很偏执的……”唐辛夷靠在她胸前,转头看着窗外,表演已经落幕,一楼大厅的观众稀稀落落,人都跑到宴会厅继续喝酒玩乐了。

    苏红凛没有去看她的脸,她看着垂在自己腿上的那只犹带水迹的手,指尖真的被体液泡得苍白发皱,心里有种被熨烫过似的服帖感,温暖舒适,散发着阳光晾晒过后的味道,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浑身泛起鸡皮疙瘩,不自觉地搂紧了唐辛夷,听她在耳边的碎碎念,自己如何如何不好,她的身上有一样的味道。

    “我对你心动了宝宝……”苏红凛嘴唇温柔的贴在她的耳后,似自言自语,人在一定的时间点,必须亲手结束一些东西,好让自己真正想要的来得快一些。

    温热的呼吸让唐辛夷沉醉,像是独自置身于夏日夜晚的森林中央,找不到方向,却有自然的清香和热风围绕。小雨哒哒,屋檐滴水,空旷的舞台,大厅里人们争先恐后,泥点沾染的裤脚裙边高跟鞋,嘈杂纷乱,却没有哪一秒,如此刻迷幻奇妙。

    “我对你一见钟情,可能是某个时间地点,对你的笑颜一见钟情,我喜欢你的眼睛,你的头发,你的肌肤,你的味道……”我想我是喜欢你的一切的,但是,“我不确定这份喜欢是不是你想要的感情,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情不自禁的想着你,分开后,我的注意力就没有那么集中了……这也能算喜欢一个人吗?”

    “我不知道……我是一直想着你的,看见你的时候想吻你想拥抱你,想把你紧紧的镶嵌进我的身体里,看不见你的时候,其实……对无法掌控的未来的悲伤大过不能和你在一起的悲伤……”唐辛夷拉过苏红凛的手,环住自己的肩膀,小脸埋在她的手肘窝里,“但是现在,我多么渴望你是真的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可以不说以后将来,就那么努力的只喜欢着对方……”

    “一想到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心脏就扑通扑通的,非常幸福,我们可以穿彼此的衣服,用彼此的化妆品,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旅游,看电影,做爱接吻,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在下雨天的时候躺在一起,说说话……好像忽然,就开始特别期待明天了……”

    “是啊,特别期待。”苏红凛抬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上去,慢慢地抿慢慢地吮。

    唐辛夷主动伸手过去搂住苏红凛的脖子,将人压倒在榻上,拖出她的舌头甜蜜的吸着,双手急不可耐地捏着她的乳尖,两指从两旁往中间捏,一指从上往下按,“我想要试试那个姿势……”

    阵雨骤停,山中的空气依旧是雾蒙蒙的一片,没有月光没有星辰,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黑漆漆的垂挂着,有暖黄色的灯光从窗外投进,代替了夜色被剪的方方正正印在地板上,窗下迷离朦胧的榻上,苏红凛趴着,臀部高高翘起,胸前柔软丰满的乳肉被压的满溢变形。

    苏红凛能清楚的看见扶手旁的纱巾,上面有被剪的细碎的银粉,在夜色中像星河一样璀璨夺目,唐辛夷趴在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的屁股,十根手指像捏面团一样揉捏着雪肤腻理的臀肉,看着白嫩饱满的肌肤从指缝溢出,上瘾了似的舔舔又咬咬。

    “都说男人喜欢后入式,野性又性感,征服欲能轻易地得到满足……”唐辛夷顺着那性感紧实的脊线舔舐,“从后面看,你的屁股就像水蜜桃一样,大大圆圆的……而且腰特别细……非常美丽……”

    “男人只要睡到了女人,什么欲都能轻易满足……”苏红凛舔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明明口水不自觉地分泌了那么多,为什么嘴唇还是那么干。

    “看你说的,男人果真是精虫上脑的家伙……那女人呢?”唐辛夷复又吻下去,在腿根与馒头一样隆起的肉上舔咬,两手拇指扳开大阴唇,看那个湿润的红色小肉洞,“怎么还不够湿呀……”

    苏红凛摆摆臀,缩紧那片区域的肌肉,“嗯……女人?女人和女人只会是夜夜高潮,彼此满足……”

    唐辛夷就直愣愣的看着那里的嫩肉蠕动,收紧又松开,连带着那个粉嫩的小菊洞也在颤抖,有一小团晶莹剔透泛着白丝的黏液从肉缝里流出,悬在水嫩的肉瓣上,即将滑到阴蒂上时又不动了……

    “真可惜……”默默地嗫嚅道,唐辛夷的舌尖差点就要凑上去抹开它了。

    没听见唐辛夷嘟嘟囔囔的说什么,刚感觉有热热的呼吸靠近,就听见门外有人奔跑而来的脚步声,正期望那只是路过的,孙碧玺那高昂热烈的尖叫声就传来,“苏红凛!小丫头!你们看我的演出了吗!”

    “……”唐辛夷思量不到一秒,舌头反应更快的缩了回去,一脸失落。

    面对大声拍着门,甚至晚一分钟就能破门而入的孙碧玺,苏红凛只能迅速翻身,扯过丝被裹住唐辛夷,自己则火急火燎地穿着外衫去开门,门开了,正面站的是得意的能撬起地球的孙碧玺,身侧是一个自然卷长发的温婉女子,身后是仍带着妆的明月昭昭……

    “孙!碧!玺!你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苏红凛看着堵在

    小镇恋情无弹窗

    门口一派“捉奸”表情的众人,咬牙切齿道,“我真是……你可真幼稚啊,小!姨!”

    孙碧玺瞄了眼藏在被子里拱成一团的唐辛夷,妖冶性感的脸上充满了大仇得报的自豪感,扭着腰肢走近两步就被苏红凛拦住,忙停步立定上下扫视一遍衣襟大开,风情万种的苏红凛,笑得不怀好意,“干嘛呀?衣衫不整的,换衣服吗?”

    毫不意外的得到四双白眼,孙碧玺不以为意的回他们一个白眼,理理衣服,走回卷发女人身侧,随即比眨眼速度更快的换上一副柔情似水的脸面,拉着女人的手,一本正经地向苏红凛介绍,“这是兰涟韵,你小姨夫。”

    “……”躲在被窝里的唐辛夷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个风趣幽默幼稚的漂亮女人……

    “小丫头,你们学校快门禁了,我送你们回去吧!忘了说了,你和涟韵还是校友哦……”孙碧玺搂着兰涟韵的腰,笑得又贱又嘚瑟。

    唐辛夷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立刻收回“漂亮”两字,再给她记上几笔。

    苏红凛同样抚额,低声叹气,关上半边木门,挡住众人流连在自己和唐辛夷身上的似懂非懂欲语还休的视线,“我知道了,你送小姨……夫回去吧,辛夷和我一起,至于回不回去……”

    “你这是在摧残祖国的花朵,未来的社会栋梁啊!纵欲过……”被兰涟韵皮笑肉不笑的捏住了腰间的软肉,声调立刻拐了个弯儿,像是咋咋呼呼衣冠禽兽的社会小流氓瞬间变身家长里短说不停的假面热心居委大妈,“老是熬夜对身体不好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嗯?”

    “知道知道~我们等会儿就回去了~”唐辛夷忍不住探出头来,利落地接过话茬,顺便拍拍小姨的马屁,“小姨你真厉害!明月昭昭也好厉害!我都快看哭了!”

    孙碧玺给旁边无奈的苏红凛投去一个媚眼,又想开口打趣唐辛夷的观后感,红唇勾勾正准备出声,没被兰涟韵掐住痒痒肉,反倒被苏红凛干净利落的夹住脖子捂住嘴,给推到了楼梯口安分坐着。

    “慢走不送了您嘞!”拍拍手,飞快的小跑回雅间,胸前两团白鸽都快飞出来了,看得兰涟韵和明月昭昭羞红了脸,而她则继续无所谓的半露着倚在门上,同兰涟韵友好的交流着,“我这小姨就是这样,你多担待了……”

    “还好,我都已经习惯了。你们关系可真好啊,真让人羡慕。”兰涟韵同她的名字一样,年纪不大,却透着几丝韵味,淡淡的笑着,声音轻柔温婉,想人心生想要靠近的舒适感,和容易炸毛又幼稚的孙碧玺倒是互补。

    “涟韵……真是个好名字,倚荷苑就是孙碧玺为你亲自设计的吧,那片花开的也真好……”苏红凛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致的问兰涟韵。

    倚荷苑就是之前经过的那片绿池,月洞门左侧那一排阁楼就是倚荷苑,而右侧的走廊有孙碧玺的画室,看来……这大白天白日宣淫被看现场直播也怪不得唐辛夷了……

    这么一提,兰涟韵倒是有点不自在了,瞥了一眼孙碧玺的方向,脸色泛红,嘴角也控制不住的上扬,“不是的,我来剧院之前,倚荷苑就在建了……”

    “哦?据我所知,倚荷苑刚建好,字画一贴上去,山庄就新来了一位美女老师呀……”苏红凛将衣襟束紧,冲明月昭昭微笑,“你们今晚很棒,有这么优秀的老师和导演,真的是进步神速,我觉得,是不是明月前期可以表现得更痴迷不悟一点,这样与后面的恩断义绝戏份才能形成更强烈的对比……”虽然她压根儿就没看过,但还是善意真诚的点评了一番。

    兰涟韵也点点头,表示所见略同,明月昭昭立即笑逐颜开,只是明月笑得有点心不在焉,不敢直视苏红凛深邃明亮的眼睛,眼神飘忽不定,那微笑又带着慕孺与纠结。

    十几步开外的孙碧玺,半蹲在楼梯上,哀怨地揉着脸上被苏红凛捂疼的地方,不停地向和睦相处的两人发射十万伏特,兰涟韵和苏红凛均视而不见,明月昭昭被酸的牙疼,连忙向几人告辞离去,走的时候昭昭还拖着明月往相反方向离开,以免被孙碧玺的怨气波及到。

    “时间不早了,我等会儿和辛夷吃完晚饭就回学校,兰老师呢?”苏红凛已经放弃满足孙碧玺的恶趣味叫兰涟韵小姨夫了,也自然的越过“兰小姐”“兰妹妹”,选择折中的称呼。

    兰涟韵也点头附和,“时间不早了,吃完饭再开两个小时的车,真的差不多到门禁了,那我和碧玺先回去了,不能一起吃个饭有点遗憾,听说你才回光州,准备待多久呢这次?”

    唐辛夷穿衣服的动作顿住,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亲爱的,我饿了,我们先走吧!我想吃学校的麻辣烫啦~”孙碧玺这时候忽然朝兰涟韵可怜兮兮的撒娇道,“我脸痛牙痛,腰也痛~”

    兰涟韵先是向苏红凛露出歉意的一笑,接着再是朝孙碧玺抛去安抚的眼神,苏红凛立刻向孙碧玺眨眨眼,看到没,我比你重要哦~

    “哼!”孙碧玺扭头不看两人,抱着手交叉放着,像极了讨不到糖吃的小姑娘。

    “那我们先走了,改天有时间再一起吃饭,你也带上女朋友吧!”

    “好,慢走,后会有期。”

    唐辛夷因为她没有否认自己是女朋友,在换衣间里兴奋的无声蹦跶,胃里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上蹿下跳的想要飞出去,跳起来摸到裱花的门沿顶,又转几个圈,最后扑到放着苏红凛干净衣服的干衣机上,幻想着抱着苏红凛开心的啵啵啵。

    “宝宝,你在里面……吗……”正巧苏红凛推门进来准备拿衣服,唐辛夷听见声音转过头时,脸上的笑容还未淡去,两片饱满的唇瓣被撑得薄薄的红红的,泛着好看的光泽,圆圆的眼睛也在笑,颧骨上甚至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身后是镶着金边的十里桃花,那一瞬,苏红凛仿佛感觉到阵阵春风拂过。

    忍不住上前伸手戳戳那极浅的酒窝,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酒,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你做什么~”唐辛夷笑着躲开她的手指,帮她把挂着的衣服全部取下来。

    苏红凛挑挑眉,不知羞的将外衫一脱到底,炫耀似的抖抖傲人的丰腴,逼近唐辛夷,“帮你把酒窝戳深一点呀~”

    “……”幼稚!

    PS:写太high忘记字数了……大家小小小小小长假快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