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做戏(民国/甜宠)

正文 早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靳筱起了大早,又去厨房问了食材。swisen.com吴妈看她这样,十分欢喜,说了许多“便该这样”,“也该为姑爷多花心思之类的话。”

    靳筱同四少感情好不好,确乎影响着吴妈的利益,她也未说什么,只问了低筋面粉在哪里,蔬菜又在何处。

    说起来,靳筱有段日子很喜欢去厨房,被父亲责骂她浪费食物,她也硬着头皮承担下了。这其实并不是她一贯的作风,另一件不管家里人如何讥诮,她仍坚持着去做的,也只是《郁金香》杂志而已。

    食物本身能带给人的宁静与喜悦,是旁人感受不到的。做好一道菜,烤出一份曲奇,其实是一种有条不紊的控制欲,人活着能控制的东西很少,做菜是其中一件事。

    哪怕是不小心放错了材料,有时也能恰巧发现更好的美味。人生如果也是这样的过程,大约便是完美的了。

    然而她又很久没有进厨房了。   年少不更事,刚从祖母家被接到城里,总想要费尽心思地讨好家中人,甚至忘了去问,为何要将她送到山里和祖母居住。

    只是一次次费尽心思地烹饪,不仅没有得到更多关怀,反而被讥诮“你也便是做厨娘的命”,靳筱渐渐心也冷了,也觉得这兴许并不是讨好的法子。

    人被拒绝的多了,自然会生出自我保护的本能,总想多护着自己些。平日靳筱对四少的讨好,无非是多说几句软话,亲密时主动些罢了,可是今日不同,她今日想真心实意地表达自己不好意思。

    她是不好意思的,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空间,四少尊重她花房的空间,她却窥探了四少的隐私,还偷喝了四少的藏酒,实在不很厚道。

    可那天晚上看到的东西又让她十分怕,南方的革命闹得轰轰烈烈,靳筱十分怕四少也提着枪就这么去了。swisen.com她虽幼时过得苦了些,却没有经历过生死离别,更不想同四少经历这样的事。靳筱方察觉自己的内心,还没有想出法子好好遮掩,便要担这样的忧虑,实在让她不知道如何才能挽留他。

    她往吐司上撒着罗勒的碎叶子,四少是留过洋的人,想来也喜欢西式的早餐,她一边拿着小刷子往另一片吐司刷着蜂蜜,又一边去吩咐身边的莺燕,“去看四少起床没有。”

    她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了男子的声音,“我可不是你,不会赖床的。”

    靳筱被他吓了一跳,四少已在她身后站了多时了,大约从她切吐司片开始,她想到四少都看到了这些,脸也微微红了,轻声埋怨道,“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她只偏了头,还没有同他对视,脸便红了,四少勾起嘴角,靳筱清醒时,同她醉酒,实在是两个样子,昨夜还同他说着些,“你让我好舒服”的人,此时又未经撩拨便红了脸,仿佛是阿拉伯传说里到了夜里便转了性子的公主。

    四少从她身后环过她,他的下颌刚好可以靠在靳筱松软的头发上,他此时问他,倒很像他小时候问娘亲早餐的情形,指了指那些吐司,“这是什么?”

    靳筱只觉得能听见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可她强装着镇定,开口回他,“是芝士蜂蜜吐司片,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四少“哦”了一声,声音又带了笑意,“怎么会不爱,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他说这些其实带了表明心迹的讨好,很有点像偷偷撒娇的小狗,又因未曾同人撒娇过,并不知道靳筱的反应,而带了一点点忐忑,靳筱听了却回头看他,亮晶晶的眸子带了认真,让他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薛丁山征西小说5200

    “如果不好吃,你一定要告诉我。”

    靳筱开口,带了很少地严肃,此时她倒很像学校里锱铢必较的女学究,会因为一点点参数而吃不下饭。

    靳筱其实是个很重结果的人,无非是平日里没有机会让她看到结果,兴许四少嘴里的爱吃是想让她开心,可她十分想知道,自己在按部就班地做了这些之后,到底做出了什么样子。

    其实她喜欢上学,喜欢分数,喜欢将自己的评判标准和他人的标准对比,然后再形成对自我的认知。心理学把这些叫做“自我监控”,实在她不平时的做派,并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可实际上她也有她的在乎。

    其实这样傻气,也没什么好处。可靳筱自童年那些事后,她每付诸心力都十分在乎结果,既然难得走心,总归再不该让人践踏了心意,落得可笑的下场。可她也知道四少的话是情趣,是说喜欢她的意思,如此靳筱又觉得自己大约很煞风景。

    她泄气的叹了气,四少的声音却在她头顶响起,带了温柔的了然,“我吃了不少馆子,应该有评判的资格。”

    他趁她怔愣,又开口道,“我小时候上学,老师总说我做的很好,可是我其实觉得不好,”四少顿了顿,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思路,“如果我觉得不好吃,我会告诉你,可是你做什么,”他埋入她的发间,清晨的温存总是让人沉迷,仿佛一天的开始都是粉色的,是荡漾的,   他的声音传到靳筱的耳朵里,又在她脑子里回荡许久,“你为我做什么,我都十分欢喜。”

    她刚刚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索里,觉得努力过后所有事,哪怕是做饭,都该有个结果才对。可四少说这些,让她觉得酸甜酸甜的东西从心里冒出来,仔细去辨别了,似乎是开心。

    四少说了这些,又十分赧然,大约说这种心里话,都反而会不好意思,他见靳筱没有反应,   也觉得有些尴尬,刚清了清嗓子,又听见靳筱开口,她的声音十分的小,仿佛四少一呼一吸间便要错过了,“你说这些,我也很欢喜。”

    他俩倒像两个社交恐惧症的人,好不容易都各自打破了恐惧,说了一些话,此时都有些羞涩和欣喜,夫妻做到这份上,真是十分没有出息,于是四少更加没有出息地搂她紧了些,“我便要在这里看着你,你第一回同我做饭,我要记一辈子的。”

    他说这样的话,真是既俗气又无赖,靳筱是看了众多小说的人,自然十分嫌弃,忍不住开口嘲弄他,“你我的第一回可多得很,你不是还要温故知新的?”

    靳筱难得回他,更让四少蹬鼻子上脸,他此时像小时候在姐姐面前顽皮,姐姐起初无视他,可终于绷不住回了他,便让他得了注意似的,更加顽皮地上蹿下跳。

    大约他也并没有长大过,无非是压抑罢了,只在有她的时候,才这么幼稚。

    他又说了许多,“那你便来考我,看我记不记得住。”之类的话,靳筱不理他,他又去激她,“你定是因为忘了,才会不好意思考我。”

    靳筱将吐司放在烤箱里,他也要跟去,她要去将奶油打出花,四少也去帮手,被她拦下了,又厚脸皮地去问“有没有什么可帮忙的”,靳筱被他缠的不行了,只好红着脸指挥他,“你去客厅,帮我煮个咖啡。”

    靳筱逐客的意思明显,四少只“哦”了一声,便偏头冲吴妈喊了一声,“去客厅把咖啡煮了”,言罢又回头,没事人一般的带着灿烂笑脸,一脸的真心实意,冲她问道,“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