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狂花之乱[盗墓笔记][瓶邪同人]

正文 八丶心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让我睁开眼的不知是逐渐刺眼的阳光,升高的室温,还是浑身的酸疼,也有可能三者皆有。swisen.com

    我缓缓坐起身,摸了摸身上—所有的衣着和我昨夜穿出门的相同,整整齐齐的,一丝摺痕也无,我有点想要催眠自己昨夜只是一场梦......

    可惜不是。

    我垂着眼看向自己的手腕,狰狞的青紫色勒痕历历在目,彷佛正张扬地警告我别再自欺欺人。

    那皮绳造成的效果实在惊人,明明被绑的时候我并没有特别感到疼痛,但是最後呈现的印记却丑陋得连我都不敢多看。

    该死的小花.......但该死的他说对了一件事,我该死的不会真正对他怎样,因为我和他之间那该死的,过命的交情.......一切都是这麽的该死!

    我离开了饭店,有气无力地叫了计程车,踏进家门前我还先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抱胸遮住手腕上的淤痕。

    推开门後满室的寂静让我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用在这个身心俱疲的时刻面对闷油瓶,毕竟让我已经紧绷到一种极致的神经放松不少。

    我第一站就是先冲往浴室。衣服一拉开我便倒抽了一口凉气。

    妈呀!这简直比被皮鞭抽过还惨!我上半身全是密密麻麻,点状的青紫色吻痕,大腿根部则是那块显眼的牙印,还有乾涸的血迹。

    我掉开眼,不敢再看,在莲蓬头下草草冲了,只觉温水流过之处无一处不刺痛,一开始在脚边打转的水漩甚至是淡淡的红色,冲了一阵之後才恢复清澈。

    娘的!小花真的是要弄死我!

    我心力交瘁,也没多少气力咒骂他了。洗好澡,特别选了长袖长裤的睡衣穿上,确认各个部位都遮得好好的,我倒上床,几乎是昏睡了过去。

    这次让我醒来的,是注视。我感觉到有人正盯着我。

    我缓缓睁开眼,跟一双冷冷的黑眸对视。

    闷油瓶坐在床边看着我,那眸里的温度让我心中暗叫

    不要啦杰哥无弹窗

    不妙。但我身上的棉被明明裹得密密实实,理论上应该不会......

    我压下所有的疑虑丶猜测丶情绪,尽量平和地扯出一个笑,语气自然地问:「我睡了多久?很晚了吗?」

    我尽量动作流畅地坐起身—还是裹着棉被。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吴邪,」他说:「你的嘴唇怎麽回事?」

    我眼也不眨。「我摔下楼梯,不小心咬破的。」我知道嘴唇遮不了,所以事先想好了说辞。

    闷油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用好像要看穿我那样的犀利眼神,说:「你摔下楼梯的时候,还被绑着双手双脚,绳子是皮革制的,越挣扎勒得越紧那种,是吗?」

    哎,他这麽惜字如金的人难得一次说那麽多句话,但我却是越听越心惊胆战。

    他发现了?!但他是怎麽看见勒痕的?那我身上的印记他看见了多少?难不成我睡得那麽死,连他来掀我的衣服棉被我都一无所觉?

    「呃......差不多就是这样......」在不了解对方知道多少时说谎,是件非常危险的行为,但我掰出去的情境还是得圆,所以现在只好支支吾吾,模糊其词。

    闷油瓶猝不及防地伸手抓住我头发,往後用力一扯,我吃痛地眯起眼,被迫仰起头。

    他缓缓逼近我,连喷在我脸上的吐息都是冷的,他由上往下睨着我,我从没见过他那麽冰冷的眼神。

    「你真不会说谎,吴邪。」他用另一只手抚上我的唇—他手指运了劲,我感觉所有结痂的伤口全被掀开,我痛得大叫。

    「还是,我发现了你也无所谓?」他的手指沾了我的血,他用舌舔去,用一种木然的表情看着我。

    不是不是!!!我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猛力摇头,但他又是一个使劲,将我的头发往後扯,力道之大让我向後倒回了床上,他则顺势掀了我的棉被,压在我身上,一把撕了我的睡衣—

    然後他的动作停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