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咫尺阳光

正文 分节阅读_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程剑,算了,我受不了了,你快点让季布跟卫未一走吧。”陆安几乎不敢去看卫未一的手,“求你了,让他们走吧,我不想再把人害到那种程度。”

    “不行!”程剑断喝一声,“这事没那么容易完了。”

    “程剑,我求你了。”陆安哭了出来,“我不想以后一辈子都睡不好觉,要是你爱我,就放了他们吧。”

    程剑没有立刻回答,他看着季布,季布跟他对视着,怀里紧紧地抱着卫未一。程剑有点慌,明知道眼前只不过是个毛孩子,可是一个毛孩子遇到这么大的事竟然仍旧举止自若。

    季布等待着,突然程剑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越发狐疑地看着季布。

    讲电话的时间不长,程剑很快就挂了电话,模样古怪地一笑,“好吧,既然惊动了这个人,我自然得给他个面子。只不过,季布,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大的神通,以后可不要……跟我为难啊。”

    季布抱紧了卫未一,呆呆地看着卫未一那只可怖的右手,“程先生,我没什么神通,肯给我季布帮忙的人,只是季家的旧友而已,我也仅是借了外祖父的光。以后,我们季家跟卫家都不会来给程先生找麻烦,我还是知道我季布有几斤几两的,程先生肯给我这个面子,是我季布的荣幸。程先生,我弟弟不小心跌倒,手按在烧过的炭上,我得马上带他去医院,你看我可以走了吗?”

    程剑打量着季布,老半天才说一句话,“好!季布,好!我原来真是小看了你,你快带着卫未一去医院吧。”

    陆安惊愕地回头看着季布,这个季布,她越发不认得,看他的模样,冷情寡意,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季布把卫未一抱上车,进城之后换上医院的救护车,艾米已经等在医院里,她接了季布的电话以后就心急火燎地跑到一个已经下班的老专家的家里,心急如焚说自己的亲弟弟被烧伤硬要拉他回医院,这个业务最强的老头一时也想不起来次丹到底有几个孩子,也不休息了又跑回医院里。

    艾米料理完一切手续在医院走廊里找到季布的时候,季布正在从口袋里向外掏烟,她本来想提醒他医院里不能吸烟,但是没说出口。她看着季布打开铁质烟盒,烟立刻撒了一地,季布弯腰去捡,手指抖得厉害,香烟不断地从他的指缝里掉下去,他弯着腰着了魔似的重复着这个动作,只是一根烟也捡不起来。

    她受不了了,蹲下身,把季布的烟全都捡起来,丢进垃圾桶,把季布的烟盒揣进他的口袋里。季布也就直起腰,呆呆地坐在长椅上。

    艾米担忧地看着他,“季布,你还好吗?喝点水?”

    “未一才十八岁……那只手一定是废了……那个畜生他怎么能……”季布的嘴唇在哆嗦,他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钟,艾米不知道他到底是神情恍惚还是极度渴望时间能够转回去。

    “季布,还不一定呢,李大夫是这方面最好的大夫,他还没说情况有那么糟呢,你怎么就知道?”艾米从来也没有见过季布这个样子。

    现在他在医院白色的灯下面色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在艾米看起来他更像是已经死了一周了,“未一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他恨不得每一天都跟我说他爱我,我却……我……杀了他不可……”

    “季布,你说什么呢?”艾米摇晃着季布的胳膊,硬把季布的手冰冷的手拽起来,“我跟你说,虽然你们的情况有点复杂,但是也无非就是病人跟家属的关系。家属要是比病人更崩溃更软弱,病人就会很害怕也很痛苦。等会卫未一醒来,不管你要面对什么结果,你都要在他面前装作他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样子,你还要拿出这件事本身也不是什么可怕的大事的样子,我不管你多难受,卫未一他都比你更难受,而且他一定更害怕。”

    季布呆呆地看着她,却止不住手上的颤抖。

    第 42 章

    季布躺在一片黑暗里,耳边一片寂静,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悲伤、愤怒、懊悔,一阵又一阵地交替折磨着他,让他开始眩晕,就像漂浮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要在这片漫无边际的黑暗里飘到哪里去,耳边忽然真切地传来卫未一的尖叫声,“季布”

    他猛地清醒过来,一把抓住卫未一被吊起固定住的右胳膊,不让他继续乱动。卫未一反抗的力量很大,季布只能用尽全力地紧紧抱着他,卫未一不断地叫嚷着季布的名字,莽撞地在季布怀里踢打着,一直到筋疲力尽。他安静了下来,渐渐意识到自己被人抱着,下巴触在那人的肩头,所以看不见他的脸,卫未一轻声叫了一声,“季布?”

    “啊,是我。”季布哽咽了一声,放开卫未一,在他潮湿的额头上亲吻,“是我,未一,我们在医院里。”

    卫未一呆呆地看着季布,忽然像是又受惊了一样,左手抽搐着去拉季布的胳膊,季布顺从地伸过手来让他摸到,卫未一抽噎起来,“另一只手呢?季布,我是不是害死你了?”

    季布连忙松开他,把搂在他腰间的另一手也拿过来给他看,卫未一没有得到安慰,含糊惊恐地问季布,“其他的手呢?”

    季布握住他的左手,心惊胆战地看着卫未一,“未一,我一共有几只手啊?”

    卫未一呆了一阵,似乎在思考, 渐渐松懈下来,躺回病床上,就像是突然断电的机器,彻底安静了下去。

    “未一,那些事都过去了,你也终于醒了。”季布笑了一下,不过没绷住,两行眼泪掉了下去,“你现在很安全,在医院里,你的手也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卫未一惶恐地看着季布哭,模模糊糊地更加害怕,他环视四周,的确是医院的病房里,他的耳朵似乎比以前还要灵,他能听见走廊里的走路声,他甚至听见了路过的护士压低声音的快速交谈,听见女孩子的说话声,他安心了不少,有女孩的地方,至少意味着很安全。

    季布慢慢抚摸着他的脸,让他转过头来,“疼吗?”

    疼,卫未一从没这么疼过,只不过他没说出来,他想跟季布说“我爱你”,只不过他觉得他再也说不出口了。季布说他的手过几天就会好,可能又在骗人,他想钻进被子里哭喊一会,但是季布刚好压住了他的被角,紧张地看着他。

    医生进来又给卫未一检查了一下,给他吃

    HP之景严小说5200

    了止痛药,季布紧张地站在旁边,听医生嘱咐他注意事项,卫未一的目光跟着季布转来转去,他第一次看见季布紧张得像个小学生的样子。他感觉得到季布投给他的目光都有些害怕,季布在害怕他,他的胸口沉闷地压着石头,不是这样的,他不是想要这样的,怎么会这样。

    季布看着卫未一瞧着他却不肯说话,过了一会眼睛忽然又转开了,再不看过来。季布有些慌了,他不再管医生还在场,“我会陪着你的,未一,再也不会离开你,你想要怎么样都行,好不好?”季布唯恐卫未一精神上承受不了这一天的事,所以满口的许诺想让他心里舒服点,这会儿不怕有做不到的,就怕有眼下想不起来不及说的。

    卫未一抬起眼睛,呆呆地看着他,撒谎,又撒谎,说得就像真的似的,就算眼下急着哄我,也犯不上这么说,我要是当真了,你可怎么办啊?卫未一恼火地扭开头,一眼看见了自己的右手,手腕被吊了起来,可能再也不会好了,右手会变成一只难看的爪子,恶心。可是好在季布没事,卫未一心里面的嫌憎感顿时被宽慰的感觉压下去了,至少季布平安无事,自己从前还想过,虽然自己是这样吊儿郎当的样,可是还是愿意拿生命来爱季布的。可是今天终于明白,他的生命也不值几个钱,说被毁了可能也就毁了,反而还要牵连季布。

    他躺在床上,止痛药开始起了作用,他的思维越来越清晰,他想起以前他做错事,季布不是骂他就是打他。现在他惹了这么大的事,还差点赔上季布,可季布不但不怪他,还可怜他,甚至同情他到掉泪的程度,说他最爱听的话,可见季布就算不爱他,对他也算够好的了,他还想要什么呢?还有哪点不知足。季布的手伸过来,紧紧攥着他的左手,贴在他的胸口,卫未一感觉到季布快速的心跳,他的心里什么地方又一次融化了,他自己的脉搏似乎也跟着季布的心跳快速抖动起来,他不敢抬头,不敢去看季布。

    季布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卫未一好像什么都不想听,他的眼神太过凄廖,那跟季布之前担心会出现的过分恐惧不太一样,现在的卫未一就好像彻底不对任何东西报以希望。季布只能看着卫未一,他强迫自己一直看着卫未一的脸,因为只要视线移开,就又会去看着他的右手,然后那种愤怒和痛惜就快要逼疯了他。

    第 43 章

    换药和绷带的时候艾米正好赶上,她没进门,站在病房外的走廊里,一叠漫画书放在走廊的地上,她捂住自己的耳朵,留季布在里面陪卫未一。艾米觉得自己太不适合做医生,尤其看到季布红着眼睛送医生出去的时候。

    艾米走进病房的时候卫未一也扭过头来,看见是她的时候眼神明显得灰暗了下去。艾米深吸一口气,把病房里的那股沉郁感尽量从头脑中赶开,她把手里的漫画书放在卫未一的床头桌上,“医生今天已经可以确定烧伤的程度了,按他的说法,你的手还不算太坏。”

    卫未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回过来一点颜色,他抬起头看她,“真的吗?”

    艾米小心地指着卫未一的手告诉给他,“这一部分比较严重可能会有二……”艾米把那些有点恐怖的医学术语吞了回去,“但是靠近拇指的部分相对轻一些,可能当时你在挣扎,所以只有小指和无名指接触……接触热源比较严重。”艾米小心翼翼地说,“李医生的意思是越早接受手术越好。”

    卫未一没有回答她,她咬咬嘴唇,“你是不是想要季布陪着你。”

    “不需要。”卫未一斩钉截铁地说,从他第二天醒来发现季布不知道哪里去了开始,这两天白天里季布待在他身边的时候就少之又少。晚上季布回来的时候,他不说话,季布也一声不吭。那样沉默着陪在他身边,他宁可季布干脆不要来。

    艾米的手抬起来,落在卫未一的头顶,卫未一的身体僵了一下,可能是从小没妈的原因,他不习惯跟女性接触太近,艾米抚摸了他的头发一下,“别害怕,未一,季布他……”

    “我没有害怕,”卫未一烦躁地打断了她的话,艾米好脾气地笑了笑。

    “未一,季布在忙着跟我爸爸在美国的一个师兄沟通,联系那边的医院和医生,他想让你出国去做手术。但是李医生的意思是在国内做手术,因为这种情况手术时间拖得越晚恢复的就越慢,季布现在有点犹豫,他正在跟美国的几个专家商量治疗方案,一方面也在马不停蹄地给你办各种手续。”艾米吐了吐舌头,俏皮地一笑,“所以你就原谅他吧,好不好?”

    卫未一愣了一会,他没想过那么多,“季布为什么没跟我说过呢?”

    “季布是不说的人,他的心思太深了。”艾米做了个类似赶走苍蝇的动作,“干脆别猜他想什么。跟他相处的话,你只要要求他就好了,但凡他能做到的他都会去做。不过他还没告诉你爸爸,我想他可能怕你爸爸伤心,而且你爸爸也挺忙的。”

    卫未一低下头,“那是因为他也知道告不告诉他都是一样的。我就像是没有人管的野狗,要不是季布好心管我,我只能厚着脸皮去找老头子,他会塞给医院一大把钱,然后我就彻底只能一个人待在这里了,连你也不会来看我。其实我也不在乎,我不希望季布再管我了,他可能觉得这件事他也有责任,哈,他要是这样想,那我简直都要烦心了。我曾经被人打断过骨头,被人捅过两刀,住院也不是第一次,所以这一次也跟以前一样是我自作自受,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低着头,毫不在意地说着刀子一样的话,只不过刀刃全是对着自己,他抽抽鼻子停顿了一下,还要继续说下去,艾米突然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他差异地抬起眼睛。艾米看着他,“我终于能理解季布的感觉了,你要是再说,我就拿医用胶带把你这张刀子嘴粘起来。你还嫌人不够心疼你吗?我问你,你是不是打算出院以后,就真的离开季布了。”

    卫未一被捂着嘴说不出话来,艾米也没想给他回答的机会,“未一,求你了,慢一点做决定。我们都还太年轻了,有时候决定做的太快了。季布太快地决定离开他真正爱的人,我太快地决定帮助朋友达成心愿,结果我害了我的朋友,他又害了你。如果我们当初都没有那样做,季布把他爱你的心送到你的手上,很可能今天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谁能想到,春天的时候季布站在那个分岔路口,他只看到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