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唐师宋辞

正文 Chapter37洞房花烛(挺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爸妈让咱们今晚回家吃饭。”唐桢开车期间突然开口。

    “为什么?”宋辞歪着脑袋,问:“因为我们领证了吗?”

    “回家就知道了。”

    唐家老宅,唐老爷子在和宋柏扬聊股票,唐老太太抱着茴茴给林菡:“这么久不见外婆,想了吧?”

    林菡把茴茴接过来,瞅着她渐渐张开的脸蛋儿感叹:“小两口儿养的挺好。”

    唐老太太乐:“可不!我说亲家母,你和亲家公真是教养了一个好女儿,我就没见过比阿辞还优秀的小女娃了。”

    “您说哪里话。”

    正好边上两个男人聊完天起身,四个人一起围着茴茴。茴茴感受到拥挤,脑袋动了动,瘪着嘴,想哭。

    “怎么了?”唐桢牵着宋辞进门,看见几个家长杵在那儿。

    “爸爸妈妈!”宋辞见到自己父母,小跑过去:“你们怎么来了?”

    “哇——”茴茴听到了妈妈的声音,立马爆发。宋辞只好不等父母回答,又从林菡手里接过茴茴:“怎么了怎么了,妈妈在这儿呢。”

    茴茴被妈妈抱着走了两步就不哭了,接着宋辞就抱着她坐到了沙发上:“爸妈,你们……?”

    宋柏扬摸摸她的头,佯装生气:“我的女儿都当妈妈了,我还没见过自己的外孙女。我的女儿都结婚了,我还没见过自己的女婿。我不该来吗?”说完还往唐桢那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

    宋辞也和唐桢对视,他在等她开口。宋辞把女儿递给他,指着他们对自己父母说:“爸爸妈妈,这是我的老公唐桢和我的女儿唐颂。”一丝不苟做着介绍。

    林菡忍俊不禁:“宝贝,爸爸和你开玩笑呢。”关心则乱呀,宝贝女儿。

    一顿庆祝老夫少妻领证的家庭聚餐结束,宋氏夫妇很有眼力见儿地主动提议带着外孙女留宿唐老宅。

    “唉,我本来对爸爸妈妈的关注就少,自从有了茴茴以后就更少了,就连现在也都不能和他们带下一个屋檐下。”宋辞往后倒到唐桢身上:“老师,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顺?”

    “喊啥?”

    宋辞吐舌,自从回来后,老男人对称谓就尤其计较,除了有的时候在床上助兴,他几乎不让她喊他老师。想了想,妻纲不能弱,抗议道:“可你就是我老师呀!”

    唐桢揉了揉眉心,这熊子,就不能原谅他年纪大了不想再担心受怕了吗?转移话题:“爸妈这么做的用意你想不到吗?”

    “嗯?”宋辞坐起:“对哦。他们怎么会在公公婆婆那?他们怎么知道咱们今天领证?你……?”

    “嗯哼。”你自己想。

    呦,玩惊喜的这老男人。宋辞甜笑,抱起他一只手晃:“谢谢老公。”

    “不客气。”反正他这么做是有所企图,“今晚我要两次。”

    “什么?”宋辞的笑僵在脸上,不确定地问:“两,两次?”

    唐桢给她一个你逃不掉的眼神后把她拦腰抱起,踢上大门,急步上楼进浴室。

    浴室里,宋辞看着已经脱的差不多人:“这么猴急?”

    人被往前拉,宋辞撞进唐桢怀里,他轻轻扯出她的衣角,慢条斯理地在她耳边吐气:“洞房花烛夜,怎能不着急。”

    宋辞一下子就软了身子,手自觉环住他的脖子,撅着嘴亲他。

    “一点长进都没有。”唐桢嫌弃地拉开她:“学着点。”说完就把她抱起,托着她的屁股,轻拍:“腿。”示意她圈紧了。

    因为姿势,两人此时在同一高度。唐桢含住宋辞的嘴,舔啊啃呀咬呐,各番动作,将她的唇堵的严严实实。过了大几十秒,宋辞呼吸不畅,手摸上他的脊柱,睁开眼睛猛眨。唐桢被她的表情逗笑,松开嘴,一排牙齿露出来。她也笑,两人的牙齿撞在一块。

    “嗷,咳着了。”宋辞鼻头和他的贴在一起,她往前稍稍用力:“大笨猪。”

    “洗澡?”唐桢问。

    两人闹了半天,终于都是全裸的。闭塞的空间,暧昧的气氛。宋辞难掩心里的情欲,对着唐桢,每个动作,都充满了勾引。相对而战,宋辞用自己变大了许多的乳房在他胸前蹭。

    “不爽。”唐桢说着,伸手拿了架子上的沐浴露,挤了一坨,左右手掌心都有,附上她的乳头,等沐浴露完全附着到羊脂般的嫩肉上时,他用食指指尖点弄她那粒嫣红上的粮食出口。他有一点没来得及修剪的指甲,恰和那条细缝匹配。手指稍稍用力,带着那条缝将乳头旋动,整个胸部也在他手下变形。

    乳房的痛中带爽,感觉比刚生完茴茴涨奶被催乳师疏通的那一刻还要兴奋

    乡村的诱惑吧

    。宋辞要住自己一根手指,大口吸气。不能输,才刚开始,不能就认输了。

    “叫出来。乖宝,叫出来。”唐桢在蛊惑她,几根指头同时在她胸部上用沐浴露作画:“这是什么,猜猜?”他写了一个字,每一笔都落在她挺立的乳头上,以那里为点,往周边扩散。

    “不知道,不知道,呀……”宋辞摇头,“老公,不要……”

    “不要什么?乖宝你不爽吗?那算了。”

    “啪——”宋辞用手掌呼他宽厚的肩膀:“坏人!”

    “呵。”

    他轻笑,带起的眼尾纹路明明是岁月无情,怎么笑容是这般阳光。宋辞心里叹息,她从来就没赢过呀。别逞强,承认吧,宋辞。

    “老公,我,我好爽……”

    “你继续好不好?”把嘴上送上他的喉结,丁香小舌调皮伸出:“你最好了。”

    抓着她身后两天挺翘的手因为喉结上的湿意,瞬间收紧:“宋辞,你要是不抱稳,摔了我可不管你。”温润的眼眶也转瞬通红,里头满满掠夺的凶意。

    唐桢从宋辞的耳垂,一路经锁骨,腋下,乳房的外轮廓舔到早已被手指折腾的敏感十足的乳头上:“茴茴什么时候断奶?”

    怎么突然问这个?宋辞疑惑:“再过几个月吧,怎么了?”

    “没什么?”我要抓紧有口粮的日子罢了。唐桢用牙齿咬着乳头,挺了几秒后开始大力吮吸。母乳是腥甜的,若是放了一会儿,也许很多成年人都会觉得不好闻。可是他现在喝的是现成的呀,温热甜美。唐桢越舔越用力。

    “没了,没了。”宋辞把脚掌放到他的屁股上:“换边呀!”

    男人的臀部有多敏感,宋辞肯定不知道。唐桢默默安抚即将爆炸的小兄弟,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喝:“乖宝,断奶你的胸是不是也会变小?”

    唐桢再次成功把茴茴的粮食喝光,末了用手点了点问宋辞。那认真的表情,像个好奇宝宝,也成功惹火她:“唐桢!我胸小你就不爱我了吗?!”

    唐桢扶额,给了自己一道送命题。他其实只是纯粹好奇而已:“我嫌弃过你的胸还是嫌弃过你的人?你和我是第一次做爱吗?你居然质疑我。不得不说,宋辞,你的不信任让我感到很难过。唉。”

    像模像样地装着伤心,宋辞被这样的反转惊呆,一时傻眼:“老公,我……”

    “It’s   ok &.”唐桢摇头,表情还是郁结:“只要今晚两次就能将我治愈。”

    成功跳进老男人的圈套。宋辞在唐桢的嘴里小泄后,唐桢给两人洗了澡,抱着她回房。

    “噗——”两人的浴巾被扔到地上,唐桢把宋辞放平在床上,自己跟上去两条腿横跨她的胸口,长剑直指她的红唇。

    宋辞垂眸,她的小老公依旧跋扈嚣张。微微低头含住顶端,双手在柱体上揉搓。老技巧动了一会儿,宋辞躺回身子,冷眼看他:“刚才玩的可爽?”她的指甲比较长,比较细,入他的顶端小孔是轻而易举的人。对准后,她往里戳:“嗯?”

    “嗯。”唐桢闭眼,头皮发麻的感觉再次袭来。这熊孩子,报复心理这么强烈:“乖宝,轻点儿。”

    “轻点儿?我叫你轻点儿你照做了吗?”指甲更深入了。

    被弄的差点腿软一屁股坐到她身上,唐桢稳住:“我轻了你还怎么爽。”

    “哦,同理可得,我轻点你也不会爽。是吧?”手里的凶器有了喷涌而出的趋势,宋辞停住手:“算了,谁叫我是好人呢。今天,就放过你啦。”

    唐桢暗忖,这话怎么这么耳熟。从她手里逃出,他立马从她身上退下,扶着分身来到她的私密处。用棍棒狠狠地在刚修理过的光洁上拍打:“坏,你就可劲坏。”

    进洞后的粗壮横冲直撞,丝毫不顾及她的哭喊。唐桢憋坏了,从在浴室里她把脚掌放在他臀上时就已经有迸发之态了,回房间又被她别样“玩弄”更是失了心:“阿辞,你夹太紧了。”

    轻拍她的两股:“绞得这么紧,我还怎么让你爽?嗯?”

    对他的色情习以为常,宋辞慢慢放开腿,以便他进出。囊袋依旧是不触及她的空谷就不放松,一下比一下用力,深入。难以捉摸地挺动,着力。

    宋辞被撞到翻眼:“要死了……唐桢……啊……啊……老师!”最后一声,无疑是点燃了唐桢的神经。浓精喷涌,他兴味未走,伏在她身上,恶狠狠地威胁:“再有一次就不让你下床!”

    直到眼前白光一闪而过,宋辞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他们两纵欲过度的样子。

    假装分割线。今天这算不算大招?夸我。坐者内心如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