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女主有病,急需治疗

正文 56号码牌:伴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待戴燕妮与莫尚朋的婚事敲定以後,已经是两个月之後的事。www.83kxs.com

    何奥海与黎荞姿都收到了喜帖。

    原本戴燕妮有意选黎荞姿当伴娘,然而当她只是提出有这个想法的时候,黎荞姿与何奥海两人的反应南辕北辙。

    一个是兴高采烈跃跃欲试,另一个是黑着一张脸。

    毕竟,婚礼期间,伴娘会非常忙碌,几乎是寸步不离新娘,而男方那边早决定了伴郎的人选。

    於是,不愿女友在别人的婚礼上陪着别人的何奥海,自作主张替黎荞姿驳回了戴燕妮的提议。

    为了这件事,黎荞姿还不悦的跟何奥海呕气,拒绝与他说话,对何奥海冷处理了………十五分钟。

    这十五分钟内,被何奥海全用来开导黎荞姿了……

    於是,洗脑模式ON…

    「妳想想,当伴娘很累,必须听新娘子的使唤,我亲戚一堆,常喝喜酒,每次都看到伴娘在婚礼上忙得脚不沾地。」

    「我知道妳想说戴燕妮不会使唤妳……是,她当然不会使唤妳,可是我知道妳一定会想主动帮她的忙……」

    「到时候妳可能没办法坐下来好好地吃东西,如果妳对吃的不热衷,那倒无所谓,偏偏妳还是个吃货…妳忍心让自己饿肚子吗?」

    「就算妳忍心,我也会舍不得……」

    洗脑攻势无效,何奥海决定改采哀兵策略。

    「难道妳宁可饿着肚子在婚礼上陪戴燕妮,也不愿意陪我吗?」

    「我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会很寂寞,妳舍得我寂寞吗?」

    「不,我相信不会舍得的,因为妳不是那麽狠心的人,妳现在只是一时跟我赌气……」

    「到时候看见我孤单一个人,难受的人还是妳……」

    「看见妳难受,妳说我的心会好过吗?」

    这十五分钟下来,何奥海几乎是能逗点就不会句点,能不用逗点就继续说下去,每句话的停顿时间,不超过五秒……

    在“论当伴娘的坏处”这个主题上,何奥海说得口沫横飞。

    看着嘴巴闭得像蚌壳似的黎荞姿,何奥海差点以为她要与自己冷战一整天。

    「妳这麽安静一直不说话……我很不习惯,不过没关系,换我说话,我可以说一整天……」

    「………我只是口很渴。」黎荞姿觉得喉咙有河水乾涸的状态,所以不想开口。

    听见平常清脆明亮的嗓音,此时变得乾哑无神,何奥海剑眉一蹙,赶紧倒杯凉水喂黎荞姿喝,「妳怎麽不早点说?」

    黎荞姿将整杯水喝完,喉咙得到水的滋润,她挑眉,瞅着何奥海道:「你刚刚…有给我开口的机会吗?」

    「……没有吗?」向来神色自若的何奥海,脸上罕见得出现名为尴尬的表情。www.luanhen.com

    「你有吗?每句间隔只停留几秒钟,我好不容易想到要说什麽又被你抢走话语权……   我承认前五分钟我是有点生气不想说话,可是後来我想告诉你我口渴的时候,你还是一直说……」

    「………」

    黎荞姿看着抿嘴不语的何奥海,促狭一笑:「这还是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话最多的一次。」

    「………」

    「我会生气是因为,虽然我和燕妮是同事,可是对我来说她也是朋友…刚才她邀请我当伴娘,

    ,你居然直接替我拒绝她………你至少要先说服我,再让我亲自去拒绝燕妮。」

    对於黎荞姿的想法,何奥海挑眉,「妳说服得了吗?妳刚刚看起来就很想立刻点头答应她。」

    男友面上写着明显的怀疑,黎荞姿讪笑,「很多时候,我都很听话的!不信你问问我妈……」

    「伯母说,妳听话的时候很听话,但固执的时候也很固执,她还说,在妳固执的时候,拉得住就适当的拉一下,拉不住就……」说着,何奥海忽然停顿。

    黎荞姿好奇地赶紧追问下文:「就怎麽样?」

    「就做好善後的心理准备……伯母还说,如果妳固执在错的地方,必要时可以骂妳一下……」

    黎荞姿难以置信,模仿着孟克的《呐喊》,万分惊耸地双手捧下巴,「我妈什麽时候跟你说了这些!?」

    闻言何奥海黑眸一转,做思考状…「就是上次初九我们去餐厅吃饭,伯母趁妳去上厕所的时候说的。」

    妈妈居然背着自己向男友拆她的台,这点让黎荞姿很难相信,虽然後来她不死心地向母亲求证,得到母亲的承认……

    被最爱的两个人联手制裁的感觉………好吧,她只是有点无奈的感觉。

    其实,黎荞姿会想当伴娘,只是因为觉得伴娘礼服很漂亮。

    什麽愿意当新娘子的小天使,愿意为了新娘在婚礼上像只蜜蜂忙得团团转……说真的,她真的没有这麽伟大的志向。

    只是,为了穿上那美丽的小礼服,黎荞姿觉得这是合理的代价。

    毕竟身为新娘子,在婚礼那天就是要像个公主一样,负责貌美如花,负责和新郎晒恩爱。

    知道黎荞姿是冲着伴娘礼服後,何奥海啼笑皆非,「妳如果是想穿漂亮礼服的话,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不是有更多好看的可以挑?」

    「这麽说…好像也对,那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不能再让我表妹当伴娘了?」黎荞姿想起前几日,她与游岑羽碰面聊到婚礼的话题,游岑羽

    欲望列车最新章节

    自告奋勇要当她的伴娘……

    游岑羽想当伴娘自然也是冲着漂亮礼服而来,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她想在婚礼上打扮的美美的,看能不能吸引到未来的真命天子……

    听到黎荞姿的顾虑,何奥海眼皮抬也不抬,懒懒地道:「妳表妹想当伴娘?」

    「嗯。」

    「既然她想当,妳就不该阻止她……怎麽说她也算是我们的牵线人,乾脆藉着这个机会好好报答她。」

    何奥海说得诚恳,与方才振振有辞劝阻黎荞姿当伴娘的态度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黎荞姿显然也发现了前後矛盾的点,一脸狐疑地看着男友:「可是你刚刚才说当伴娘很忙丶很累,要一直被新娘使唤……」

    「她是妳表妹,不都是一家人吗?妳要顾虑这麽多也就太见外了…在我的认知里,妳表妹是个热心助人丶闲不下来的人,之前为了撮合我们,还不惜来诊所拦截我……要是在我们的婚礼,妳让她在位子上纳凉,她会觉得妳不够重视她。」

    「……」

    黎荞姿觉得,论对於游岑羽的为人,她这个表姐的了解还是比何奥海的分析还透彻。

    基本上,游岑羽就是一个能够偷懒就不会忙碌的人。

    看来,表妹当初为了赌约,可是把何奥海给得罪惨了……黎荞姿默默地在心中给游岑羽点上一根蜡烛。

    「虽然让表妹当伴娘这件事我听你的,不过我还是要说,她不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反而是闲到可以生盐巴的人。」

    对於女友的指出的破绽,何奥海神色依然,黑眸中闪烁着一道狡黠的光,「所以才让她伴娘。」

    於是,游岑羽当伴娘这件事情,就在表姐与未来表姐夫这麽深层意义的对话中,愉快的决定了;而此时在家一边看偶像剧一边挖鼻孔的游岑羽,突然寒毛一竖………

    「奇怪,怎麽突然变凉了?我明明没开冷气啊………一定是老天觉得我善良美丽丶功德无量,给我一台天然冷气!」

    某位功德无量的游比特自恋完,又继续沉溺於偶像剧的甜蜜情节里。

    -

    虽然,何奥海是当着戴燕妮的面说黎荞姿当她伴娘不合适,黎荞姿最後还是亲自向戴燕妮解释,何奥海不想让她当伴娘是怕她笨手笨脚把事情搞砸。

    戴燕妮也知道何奥海就是个黏女友控,不过为了给上司一个台阶下,戴燕妮仍是笑着点头,接受黎荞姿的说辞。

    婚礼当天,黎荞姿从头到尾都坐在位子上,任由何奥海将她面前的盘子堆满菜肴……

    表面上黎荞姿是波澜不惊的淡定,内心却只有冏一个字能形容。

    夹这麽多,别人还以为她多能吃呢。

    「我吃不下了。」

    「多吃点。」

    两道声音同时出现,与黎荞姿丶何奥海同桌的宾客这才恍然大悟,并对黎荞姿投射同情的目光。

    婚礼上,何奥海原本只打算小酌几口,不过後来还是无意多喝了几杯洋酒,至於黎荞姿,她十分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酒不是她能碰的,因此她的杯子里装的始终是果汁。

    至婚礼结束後,何奥海因醉意而脚步有些虚浮,幸亏意识还算清楚,只是黎荞姿实在没办法将一个大男人从婚礼会场扶到何宅。

    最後,何奥海决定在举办婚礼的饭店直接订下一间房住一晚,黎荞姿自是不可能扔下男友一人自己回家,於是她也决定留下来陪何奥海。

    何奥海订的是两大床房,一进了房间,他便捏着太阳穴躺在沙发上,让黎荞姿先去洗澡。

    黎荞姿打了通电话给黎母,告知母亲自己要陪何奥海待在饭店住一晚。

    痛痛快快的洗完澡,黎荞姿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换洗的衣服……

    挣扎了一会,黎荞姿还是把胸罩穿了回去,再套上饭店附加的浅绿色浴袍,至於内裤……黎荞姿用饭店内的肥皂仔细地洗净,挂在浴室内的毛巾架上……

    走出浴室,冷气的吹拂,让黎荞姿觉得下体有一种又凉又空的羞耻感……只希望何奥海不会发现。

    黎荞姿望着倚在沙发上闭眼假寐的何奥海,她轻手轻脚地拿起吹风机。

    浴室里雾气氤氲,怕湿气过重会导电,黎荞姿只好用客厅的插座,开最弱的风速吹发。

    即便如此,何奥海仍旧听见嗡嗡作响的吹风机的声音,他睁眼,走向正在吹头发的黎荞姿……

    「我帮妳吹。」

    黎荞姿还没反应过来,握住的吹风机忽然脱手落入何奥海的大掌中。

    修长手指轻轻地剥开如瀑布般的乌发,并温柔的拂着湿润的头皮……

    手指所触及之处,宛若留下密密麻麻的电流一般,黎荞姿顿时心跳加速,头皮发热……

    两人的视线在镜中交会,目光缠绵,何奥海的黑眸愈加炽热,像随时要喷出火焰丶黎荞姿的则羞意渐浓,彷佛要滴出水来…

    黎荞姿隐约认为,何奥海把持不住是迟早会发生的事,不过她也不想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激起男人的欲火,最後还是赶紧把头垂下。

    何奥海耐心地理着一绺绺的秀发,直至将黎荞姿的头发吹乾,他才恋恋不舍地在发旋落下一吻,「换我去洗澡了……」

    黎荞姿呆呆地点头,还没从方才的发旋之吻回神过来,等看见何奥海的身影没入浴室,她才恍惚地思考……她是不是好像忘了什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