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不可言说的亲密(H限)

正文 皮蛋瘦肉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苏灼躺在床上已经三个小时了,外面没有响动。www.6zzw.com

    没有敲门声丶也没有开门声,这意味着,客厅的男人还在客厅里。

    舌尖在口腔里滑了一圈,唔,依旧浓重的烟草味道,是刚刚从他口里传递过来的。

    用过就甩开的感觉,还是蛮爽的。勾起嘴角,她翻了个身,闭上眼。

    半晌,睁开眼,拿过手机。

    客厅里的男人,此时依旧赤身裸体的摊在沙发里。怕她睡着,不敢去敲门,手机扔在楼下的车里,也不敢出门去拿。

    犯小脾气的她,总会让钟钦锡觉得心安一点。

    而此时,楼下车里的手机已经有了四五个未接来电,都是周奇。

    房内,床上的苏灼点开手机里图片,放大放大再放大。

    嗯,确认无疑,给她拍的很丑了。

    旁边的钟钦锡依旧身姿挺拔,足够出众,就算在黑得只看到两条胳膊的月色下。

    有句话怎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眼里看这男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帅的一塌糊涂。

    随即苏灼立刻对自己翻了个白眼,女人真的是无可救药,这个时候还能想这个……

    图片是前两天与钟母吃饭时候的偷拍,三人一行进那个小县城最好的饭店,在门口被人拍下来的。

    苏灼戴着口罩帽子,钟钦锡倒一点也不伪装,当时她懒得理他,随他去了。

    微博是个普通网友发的,三四张图片,有两张模糊不清。文字写着:“从朋友圈看来的,说是苏灼和钟钦锡?谁能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微博底下一堆好事的人艾特他,她凑巧点进去看了才发现这条微博。

    甚至已经有好几个营销号转发了这条微博,她退回去看了看热搜榜,还毫无痕迹。

    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苏灼放下手机,真的睡去了。

    Sumi是被微信语音声音吵醒的,昨晚喝的有点多,现在头还在疼。

    接了过来,对方一句话,把她炸得清醒了。

    “钟钦锡是不是也被抓了进去?”

    “……哈?”

    Sumi坐起身,听着对方捋了捋事件的发生,她一边听一边伸手咬着指甲盖,脑子飞速转着。

    “这事情我不知道啊……”

    “我打听了一下几乎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他……”对面还在说着。

    Sumi无语:“我都一个月没和他联系了。”

    电话那端是个相熟的媒体主编,听闻此话,十分诧异:“……你们怎么了?”

    “没事。swisen.com”Sumi牙齿放过指甲,轻松又言,“抓没抓丶吸没吸我不知道,但是昨晚确实有人和我说见他进了出事的包间。”

    “嗯,这样啊……你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我一会打。”说完,她就挂了电话,翻身又躺下了。

    闭眼却毫无睡意,内心的不安放大了,Sumi拿过手机翻找出钟钦锡。进了朋友圈依旧是晒皮肤的那条,许久没了动静。

    返回聊天界面,她敲了几个字:“你没事吧?”

    发送。

    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说的都是实话。

    早晨起床,看到沙发上睡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帅男人是什么感受?

    苏灼只想掏出手机把这一刻画面纪念一下。

    于是她偷笑着,真的回房拿了手机。但是手机一按开,就被满屏的消息惊到了。

    微信消息多达几十条,除了小助理就是林林或者刘穆心。

    林林电话两个,穆心电话两个,刚子电话一个。

    等等?刚子为啥给她打电话?

    苏灼皱着眉毛点开微信消息。

    林林:苏苏,钟钦锡这个事情是真的假的?

    林林:现在这件事急需澄清。

    林林:人呢?

    林林:他不会真吸毒了吧?

    苏灼看到这,满脑子都是问号,眉头拧的更紧了。

    点开刘穆心的消息。

    小心心:昨晚包间被举报吸毒,有人说钟钦锡在里面。

    小心心:我打他电话没人接,你醒了回复我。

    小心心:醒了吗?

    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前的信息。

    苏灼火速进了微博,果不其然,热搜榜第一挂着:钟钦锡   吸毒。

    点进去看了一众营销号的猜测,无非是捕风捉影。

    但是事件已经发酵了两个小时了,从第一条爆料微博开始,到现在百分之八十营销号都在跟风报道。甚至几大媒体的账号都在猜测事情真假。

    有人更是发微博信誓旦旦地,昨晚亲眼看到钟钦锡进了这个豪华VIP包间。

    网友在吃瓜看热闹,黑子在肆意谩骂,粉丝在无力辩驳。

    苏灼无心看内容,电话直接打给刘穆心。

    “喂。”

    蜜糖拆封不准退最新章节

    “我的姑奶奶,你们两个不会是才醒?”

    苏灼往外面扫了一眼,男人抱着抱枕还在沉睡中,她轻声关上房门。

    “是我醒了。”苏灼回,“怎么回事?”

    已经听到刘穆心无力地叹息,然后迅速给她拎清整个事情:“昨晚你们两个走后,老茂就把我送回家了,但是包间里的人有几个喝嗨了,就真的搞了点东西。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被举报了,在场的当时被抓了几个。凯朝那种地方,出这种事都被曝光到网上了,本来老茂着手已经网上压下来消息,可突然被爆出有人见钟钦锡在那包间,于是一发不可收拾。然后很多人都联系不上他,他的前经纪人脑子可能进屎了,说他真进那个包间了。”

    苏灼听完,觉得十分好笑,网上真是说啥都有人信。

    “现在是,他的公司丶工作室没有人出来说话。已经两个多小时,着急也没啥用,等他醒了你就让他自己发个微博澄清一下吧。”刘穆心说完,又无语叹息。

    “……他自己发条微博,谁能信啊?”

    黑子能立刻推翻说是别人代发的。

    “啊?那就……发个视频。哎呀,让他工作人员去处理了。”

    “行了,你别操心了,那个老茂没什么事吧?”苏灼随口问   一嘴,毕竟人家地盘因为她才聚众。

    刘穆心想了两秒:“……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应该在处理这事情了。”

    “你帮我问候下。”

    “……唔。”   刘穆心立刻转移话题,“人家老钟其实也不容易,挺可怜的,昨儿看他都被打的……”

    “这事我还没问你呢……”不提还好,一提苏灼就想起来了。

    “得了,就先这吧!我挂了!”那头当即挂断。

    苏灼扔了手机,坐在床上硬生生思考了五分钟,最终起身开了房门。

    没成想,客厅的男人刚坐起身,见她开门,镇定自若,笑意渐浓:“醒了?我给你去做早饭。”说完起来裸着身子就往厨房走,“还是皮蛋瘦肉粥好吗?再炒个虾仁鸡蛋……”

    话没说完,房门又被“啪”地关上。

    钟钦锡停在厨房门口,低着头没动,眨了眨眼,把眼底落寞情绪赶走。

    顺其自然地又开了冰箱准备食材。

    靠在门上的苏灼扁扁嘴巴,扬起头把眼里的湿润眨回去。

    你看,女人就是这么没出息,给你做个早饭都能想哭?又不是没做过,成百上千顿都不止了吧?

    唔,那又怎样呢?他煮的皮蛋瘦肉粥就是最好吃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十年都是一个表情。

    他是钟钦锡呀。

    冷静了一会儿,苏灼拿出手机,找出一张前段时间的照片。

    登上微博,编辑文字,点击发送。

    全程三十秒。

    直到被敲门通知吃早饭的时候,苏灼才又从房间里出来。

    第一件事就把刚才找出来的衣服递给他:“刚子应该找你有急事,你回个电话吧。”

    钟钦锡接过,笑笑:“冰箱里最后一个鸡蛋被我用了,你快先吃吧。虽然,已经午饭的点了。”

    苏灼看他一眼,又冷漠地坐在餐桌旁。

    钟钦锡见状,迅速套上衣服:“我去楼下拿手机。”

    看他穿好开门出去关门,苏灼不知怎地,嘴角忍不住翘起了,一会他拿到手机……

    电话此时响起,拿起来一看,经纪人林林。

    苏灼挂断,点开微信回了几个字:“我有数,放心。”

    然后忽略一大片刚刚收到的未读消息,点进微博看自己发的那条内容半小时转了十几万。

    等钟钦锡再次进门的时候,是自己输入密码锁进来的。

    看着桌子上已经喝完的口碗,他刚要开口就被截住。

    苏灼看他神色,眼里有光,指了指碗:“还想喝,还有吗?”

    钟钦锡激动地发光的眼睛愣了一下,随即舔了舔发干的唇,慎重地回道:“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苏灼眨眨眼看他,眼圈忍不住了。

    钟钦锡两三步跨过来,把坐在椅子上的人拉进怀里,嗓音沉沉:“只要不推开我,你想怎样就怎样。”

    怀里的苏灼,终于没忍住像以往一样“哇”地哭出声。

    钟钦锡低头胡乱地吻在她的发顶,忍住眼里的酸意,和内心翻腾出来的汹涌。

    想着刚才在楼下看到的微博内容。

    【@苏灼:才起来,就说要做早饭给我吃(*^__^*)   】

    配图是一张在剧组他早上给她倒牛奶的照片。

    *****************

    一直都在说要虐钟老师,可是虐他的同时我们苏苏有多难过?

    心疼这两只,不是渣男也不是作女,心里的坎总要先过啦吧

    好了接下来甜甜甜,虐虐女配,再来一个完美结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