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暴力之王

正文 【暴力之王】第二十八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暴力之王】(第二十八章)

    作者:闲庭信步

    29//27

    字数:7767

    这位军事学院的格斗与射击教官身高有一米九多,膀大腰圆,站在那里仿佛

    一座铁塔,相比之下,身高不足一米七,苗条纤细的索菲是那么的弱小,再加上

    此刻的土曼隐含怒气,表情犹如凶神恶煞一般,两只胳膊上的肌肉块块坟起,两

    只手紧握成拳,导致手上关节吱吱作响,整个人看上去仿若是一只蓄满力量的雄

    师,随时把绵羊一般的索菲撕成碎片。

    对此,索菲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反而蔑视的瞥了土曼一眼,嘴里再度冷哼

    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先行而去,显然不把贝祖等三个人放在眼里。

    索菲之所以显得如此强势,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她性格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

    还是她有所依仗,而这个依仗自然就是阳明了,她相信,有阳明在她身边,谁也

    欺负不了她,而她也不用惧怕任何人。

    事实的确如此,这里虽然是土王的地盘,但贝祖等人可是来自非洲大国利比

    亚,尤其贝祖还是一个少校,军衔不低,就连这里的土王都对他毕恭毕敬,想索

    菲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记者,而且还是来自不友好国家美国,竟敢对他十分无礼,

    若不是看在阳明的面子上,贝祖怎么也要对索菲小施惩戒一下。

    当然,索菲虽然架子摆的十足,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但其内心还是

    有所顾忌的,为了防止另生枝节,她拉着阳明快步离开,来个眼不见为净。

    「这个美国妞,脾气还挺大嘛。」看着索菲的背影,格尔美娅冷笑道。

    卢克塞多哈哈一笑道:「人家可是美国来的,有一点脾气很正常。」

    贝祖阴沉沉道:「美国又怎么样?我们的国家的可不怕他们。」说着,他看

    着卢克塞多和桑尼两人道,「若不是这个妞和你们是朋友,我一定要她为她的无

    礼付出代价。」

    桑尼呵呵一笑道:「贝祖先生,这个妞来头不小哦,试想一下,如果她没有

    任何倚仗的话她敢独身一人来到我们这里吗?」

    贝祖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道:「难道这个美国妞有官方背景?」

    「呵呵,贝祖先生猜的没错,此人和我国的陆军参谋长埃贝哈克是朋友,所

    以她才能在这里畅通无阻,连我们的老板都同意她跟随我们参与这一次的生意。」

    桑尼笑道。

    格尔美娅冷笑一声道:「难怪!不过我们不和这个妮子计较完全是看在朋友

    的面子上,否则我们可不管什么陆军参谋长,你们想想,我们连美国人都不惧,

    还怕这里政府的陆军参谋长?」

    「哈哈,这一点我们当然知道,整个非洲大陆乃至世界都知道尊敬的卡扎菲

    上校敢于和美国硬碰硬,这一点我们可是很佩服啊。」卢克塞多笑道。

    贝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傲然道:「这个世界可以说只有我们伟大

    的领袖卡扎菲敢于和美国佬斗一斗,其他国家哪怕是大国也得看美国的脸色行事。」

    卢克塞多连连点头表示同意,这倒不是他故意奉承应和,而是他见识有限,

    平时根本不看新闻和报纸,对国际间的大事是毫不上心,所以他知道的也就是非

    洲范围内的一些事。据他所知,非洲还真是除了利比亚外无其他国家敢和美国唱

    反调,于是也就对贝祖的话深以为然。

    贝祖淡淡一笑道:「好了,尼曼和恩塔雅那两个叛国者已经得到了惩罚,我

    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现在我们该走了,还请卢克塞多长老转告土王一声,谢谢

    他的配合和招待,再见!」

    「啊!现在?」卢克塞多颇显吃惊道,「天都黑了,明天再走吧。」

    「不了,我们得连夜赶回去复命了,再见!」

    说着,贝祖转身向外走去,格尔美娅与土曼连忙跟上,到了外面后格尔美娅

    很是不解道:「哦,少校,为什么连夜离开啊?难道那个美国女记者我们就这么

    算了吗?」

    「你说呢?」贝祖面色阴沉,十分不善。

    格尔美娅心里微颤,想到刚才就是因为自己输给了那个美国女记者才导致了

    失去了女奴,顿时不敢再言语了。

    「在这里我们是得不到我们想要的,明白吗?」贝祖沉声道,「所以我们必

    须先他们之前离开这,越早离开才越有充足的时间布置计划。」

    土曼用力的挥舞手臂兴奋道:「我明白了,我们是要在他们回去的路上拦截

    他们,把那女人抢过来是不是?」

    「闭嘴,这里不是你大声嚷嚷的地方。」贝祖一声怒斥。

    「啊……少……少校先生,对不起……」

    「行了,你把车子开过来,我们连夜出发!」

    ﹡﹡﹡﹡﹡﹡﹡﹡﹡﹡﹡﹡﹡﹡﹡﹡﹡﹡﹡

    「天啊,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东西的开启方法的?」一回到住处索菲就迫不及

    待的拉住阳明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如果我不知道我想我今晚会睡不着的。」

    阳明呵呵一笑,脑海里一边回想起白天所发生的那一幕一边就将其说了出来,

    当时妮卡希被高高吊起一番鞭打之后土王才告诉他游戏才正式开始了。

    说实在的,阳明那时也颇为好奇这个游戏到底是什么?其实不光他想知道,

    就是被吊着的妮卡希也急切的想弄清楚,所不同的是他是好奇,而妮卡希则就是

    紧张,恐惧,那颤抖的身子,惊惧的眼神就充分说明了这点。

    那个黑人女孩很快再一次从布幔里走了出来,这一次她手里拿的不是皮鞭,

    而是一个托盘,上面有针头,医用酒精,棉签,还有一个金灿灿,造型精致的圆

    环。www.83kxs.com

    听到这里,索菲一下就明白了,吃惊的张大嘴巴,半天才结结巴巴道:「哦

    ……我的天啊!难……难道是要给妮卡希在那……那地方穿环?」

    阳明苦笑道:「是的,但当时我并不知道,不过妮卡希一下就知道了土王的

    意图,害怕的连连摇头,恐惧的要命!」

    「哦,可怜的人,太可怜了!」索菲声音低沉,眼神悲悯。

    阳明当时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但看着妮卡希这样的反应,还有托盘

    上那些像要做手术一样的东西也知道接下来肯定不亚于刚才鞭打的残忍。

    「这是要?」阳明忍不住道。

    「看见白猫咪乳头上的那两个金环了吗?」土王努了努嘴道。

    阳明点头,这时土王接着道:「现在我们要在她身上再多加一个,至于位置

    嘛,黑猫咪,给我的朋友阳展示一下。」

    黑人女孩吃吃一笑,转身款款走到了阳明跟前,然后叉开双腿,身子向后一

    弓,顿时整个阴户便完全展露在他的眼前,这时他才看到此女的阴道上端穿了一

    个金环。

    为了让阳明看的更加清楚,黑人女孩的腰极力向上弓起,一只手撑在了地上,

    整个身体弯成了如同一座拱桥,而另一只手伸到胯下,食指和中指按在阴唇两边,

    然后两边一分,原本不怎么显眼的金色阴环完全显现出来。

    黑人女孩的阴唇薄而黑,但翻开后里面的肉壁是异常的鲜红,上端的阴蒂被

    黑黑的包皮完全裹住,使得阴环的一截也被掩藏在包皮里,不得不说,这亮丽的

    阴环给黑人女孩这并不勾人的阴部增添了极大的诱惑和淫靡,让人看了心头发热,

    欲念丛生。

    阳明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目光瞥向身子瑟瑟发抖的妮卡希,继而落在她那光

    洁润泽,显得异常干净的阴部,仅从外观上来说,她的阴户比眼前这个黑人女孩

    的阴户漂亮了许多,她的阴唇饱满肥厚,颜色淡红而润泽,就像一只多汁的鲍鱼,

    让人情不自禁的就心生垂涎,要是再配上一只金光闪闪的阴环,那必然更加的勾

    人心魄。

    「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得美妙?」土王不无得意道。

    阳明干笑一声,这时土王站起身道:「这是一个游戏,但同时也是一个严肃

    的游戏,按照我们的规矩,谁给女人的下面戴上这个小小的金环谁就对这个女人

    拥有绝对的主权,哦,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哈哈……」

    看着土王步上台,一旁的黑人女孩手持托盘立在一边阳明想了想,随即跟上

    去道:「土王,可以让我来吗?」

    土王一怔,随即似有所悟的看着阳明道:「哦,你是想……」

    话还没说完阳明立刻就接口道:「不错,我想要这个白猫咪,这也是我来找

    土王您的原因。」

    一直瑟瑟发抖的妮卡希听到了这话后那无神的眼睛终于现出一丝光亮,继而

    抬头一脸期待的看过来,却正好碰上土王那射来的目光,吓得她慌不迭的垂下头,

    不敢与土王的目光交汇,心里紧张极了!

    脸上阴晴不定的土王忽然一阵大笑道:「哦,我的朋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

    准备将白猫咪送给那几个利比亚人了?」

    「哦,是吗?」阳明笑了笑道,「这我并不知道,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她

    现在就在这,一切都是你土王说了算,不是吗?」

    土王又是微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哦,我的朋友,我真是越来越喜

    欢你了,你很聪明!」

    「呵呵,谢谢!」

    「我答应你,这个游戏你来玩,不过至于将这个白猫咪送给你嘛,呵呵,我

    考虑考虑。」

    对于土王这样的回答阳明感到相当意外,他原以为土王要么同意,要么拒绝,

    却没料他答应自己让自己来给妮卡希穿阴环,但又对是否将她送给自己不表态,

    让他有些搞不清楚土王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说实在的,阳明之所以主动提出要给妮卡希穿环就是借此提出要她的目的,

    其实根本就没想过真的要给她穿环,他想着如果土王答应的话他就随便找个借口

    带妮卡希离开,如果拒绝的话那自然就更不会让他来穿环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土

    王没表态,却答应让他来穿环,这就令他有点骑虎难下了,穿吧,他完全没经验,

    主要是下不了手;可不穿又肯定是不行的,因为那意味着放弃。

    「你……你真的亲手给妮卡希穿上了那……那个东西……」索菲瞪大着眼睛,

    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④f④f④f。ǒm

    阳明点点头道:「我别无选择!」

    穿环其实并不复杂,主要还是对人心理的考验,看你能不能下得去这个手?

    当阳明小心的剥开阴道上面的包皮时一颗晶莹红润的小豆芽立刻呈现在了他的眼

    前。

    阳明的手轻触这个小豆芽,他明显感觉到妮卡希浑身一颤,与此同时她的嘴

    里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很显然她是强压着身体的快感。

    「咯咯……这就忍不住开始发浪啦,等你穿上这个环后你会更浪的。」

    说话的是黑人女孩,她一边调笑着一边开始做着辅助的工作,先是用医用酒

    精细细擦拭了针头,然后打开一个里面不知是什么液体的小玻璃瓶,将棉签放进

    去蘸了蘸,然后轻轻涂抹在妮卡希的阴阜上。

    「这是什么?」阳明忍不住道。

    「哦,它可以让接下来的穿环变得更加顺利。」土王笑道。

    阳明明白了七八分,他仔细看着妮卡希的阴户,只见被涂上了这不明液体后

    整个阴户的颜色迅速变深,由原来的淡褐色变得暗红,本来就肥厚的两片大阴唇

    此时更加鼓凸坟起,犹如发了酵的馒头,至于一直紧紧贴合在一起的小阴唇眼下

    竟然张开了,现出微微翕动的阴道口,活脱脱的就像是一条鱼的嘴。

    当然,最明显,最勾人眼球的还是上端的阴蒂,先前全部隐藏在包皮里,而

    现在则是全部挣脱出来,而且原来看上去比黄豆还小,可现在就像是充了气似的

    膨胀了数倍,如花生米一般大小,鲜艳欲滴。

    正看的入神,眼前忽然出现一根闪着冷光的针管,是旁边的黑人女孩递过来

    的,随即便听她道:「好了。可以开始。」

    「就……就这么刺过去?」阳明着实有些不忍。

    「当然,不过在穿之前还需要一个小小的步骤。」

    黑人女孩说完就拿出一根鱼线,做成一个活扣,然后小心的套在那颗勃起的

    阴蒂上,随即收紧,而也就在这时,妮卡希发出一声似痛又似爽的嘶吟,大腿根

    是一阵颤抖,仿佛快站立不住了。

    「啊……痛……」

    随着黑人女孩不断收紧鱼线,妮卡希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凄惨的求饶声,浑身

    像是打摆子一般的颤抖,然而这个黑人女孩却根本不为所动,残忍的继续将活扣

    收紧,以至于那细细的鱼线紧紧的勒进了阴蒂的根部,几乎快陷进肉里,要知道

    这样的鱼线就算是紧勒住一般部位的皮肤都会让人感觉疼痛,何况是阴蒂这种可

    以说是女人身上最娇嫩的部位。

    终于,黑人女孩停住了手,而这时被紧勒住根部的阴蒂肿胀如珠,晶莹透亮,

    仿佛一颗小小的水晶球,并且随时可能炸裂而泄,于淫靡中透着凄迷。

    「好了,现在可以了。」黑人女孩笑的轻松随意。

    阳明看着手里的这根三寸多长的针管,心里是一阵迟疑,再抬头瞥了一眼妮

    卡希,只见她头低垂着,嘴唇紧咬,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眼睛里满是痛苦和凄哀。

    见状,阳明忽然明白了,自己犹豫迟疑反而会给妮卡希带来更大的痛苦,对

    于她来说,这个穿环是不可能避免的,就算自己心软,土王也不可能心软,与其

    让土王来做还不如自己来。

    想到这,阳明出手如电,旁边人都没看清楚他的动作就见细细的针管已经从

    阴蒂上对穿而过,而几乎与此同时,妮卡希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被吊着的双臂

    是一阵抖动,连带上面的链子都是都是一阵哗啦啦的作响,而她的双腿更是剧颤

    不止,没一会,一股热液淋淋而下,她失禁了。

    「哦,手法不错啊,我都没看请你是怎么出手的。」土王称赞中透着一丝讶

    异。

    阳明笑了笑,这时旁边的黑人女孩拿出毛巾熟练的擦拭着妮卡希阴户及大腿

    根上的尿液,一番清理后又给受伤的阴蒂涂抹上药膏,而穿过阴蒂的针管则被用

    锋利的尖嘴钳给剪去两端,只留下一截中空针管横穿在阴蒂上。

    「好了,现在可以把这个阴环穿上去了。」说着,土王从托盘上拿起那个金

    灿灿的阴环递到阳明跟前。

    「就这么穿?不用把这个针管拿下?」阳明略带疑惑道。

    「哈哈……这个针管暂时不能拿下,拿下了会让肉重新长上,需要一直等到

    伤口愈合了才能取下,而这并不影响把阴环戴上。」

    听了土王这番解释阳明心下明了,再看手里的这个阴环,两端已经打开,其

    中一端非常细,可以插进针管里,他试着将一端从中空的针管里穿过,然后两指

    微微一用力,只听一声细微的「咔嚓」声,阴环合上了。

    不得不说,对妮卡希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残忍的行为,然而对旁人来说,尤

    其是男人,这可以说是一道极为诱惑的风景,嫣红的阴蒂,金色的阴环,彼此相

    得益彰又透着一种残虐的美!

    「哦,太美了!」土王一声惊赞,随即反问阳明道,「我的朋友,你觉得呢?」

    「我的看法和你一样。」

    说罢,阳明想了想又道:「不过我觉得还是等她这里的伤口痊愈了再戴上这

    个小玩意比较好。」

    说话间,阳明就试着将阴环接合处的两端拉开,然而就这么稍稍用力一拉就

    没拉动,这让他不由一怔,随即定睛细看,这才发现这接合处的构造还相当复杂,

    合上容易,直接两端一按就可以了,但要想分开就需要一定的技巧了。

    见此情形,土王不禁哈哈大笑道:「别看这个东西很小,但可是我请人专门

    设计的,合上容易,但想要摘下可就没那么简单喽,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不听话的

    女奴背地里私自摘下。」

    「哦,是吗?」说着,阳明瞥了一眼身旁那个黑人女孩,随即又看了一下她

    的阴部。

    土王明白阳明的意思,随即笑道:「哦,黑猫咪例外,她跟了我很多年,我

    很相信她。」说罢,他一把搂过黑人女孩,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逗得她咯咯

    直笑。

    阳明有点不相信,又试着摆弄了几下,还是没能将阴环拉开,看的土王是大

    笑不止,然后道:「哦,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你不是想要这个白猫咪嘛,等会

    我就让你们这边和那几个利比亚人比一比,看谁能将这个东西打开谁就能得到这

    个白猫咪。」

    「啊!」阳明倒着实没想到土王竟然用这样一种方式来决定妮卡希的归属。

    「怎么?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吗?」

    「呵呵,我尊重土王你的决定。」

    「哦,很好!哈哈……」

    土王大笑着,笑声得意而又不乏一丝骄横,阳明对此倒也不以为然,他此刻

    想的还是如何搞定这个小小的阴环?就在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佣人,毕恭毕敬

    道:「报告土王,卢克塞多长老有事要求见。」

    「哦,好。」

    土王点点头,随即转身对阳明道:「晚上我请你们,还有那几个利比亚人一

    起吃饭,到时你们就白猫咪的归属比一比,哈哈……」

    阳明知道这其实就是在下逐客令了,于是笑了笑道:「那好,我们晚上见。」

    「晚上见。」

    阳明说到这里,索菲又一次忍不住出声打断道:「哦,天啊,一直到这里你

    都没搞清楚那个阴环是怎么开启的?现在又要离开了,哦,我的上帝,我真的太

    好奇了,你最后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事实上当时我也很着急,因为我知道只要出了这里,要想弄清楚那

    玩意的怎么开启的就不可能了,那晚上和那帮利比亚人比的时候就只能碰运气了。」

    「对啊,事实上如果不是你暗中告诉我阴环的开启方法,我是根本不可能打

    开它的,那么最后妮卡希归谁还真说不好。」

    「的确是这样的。」

    「哦,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我已经非常迫不

    及待了。」索菲带着一丝不满的抱怨。

    阳明微微一笑,思绪又飘了回去,当时他的确别无他法,只能和土王一起离

    开了这挂有一道道布幔的房间,出来之后土王在那个佣人的引领下朝走廊另一端

    走去,而阳明则是由另一个佣人引领向楼梯口那边走去。

    走出了几步阳明瞥了一眼走廊那边,发现已不见土王的身影,这时他心里一

    动,随即捂住肚子道:「哦,不行了,肚子痛,我得马上去洗手间,快,快带我

    去洗手间。」

    阳明故意用极为急切的口吻,仿佛下一秒就会把屎拉出来了,佣人也被搞得

    吓一跳,他怕阳明真的会把屎拉出来,那样臭气一定会让土王勃然大怒,从而迁

    怒于他的,于是他想也不想,连连指着方向道:「哦,那边,那边,洗手间就在

    那边。」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带路。

    「哦,谢谢,我用洗手间的时间一向比较长,起码半个小时以上,期间不希

    望被打扰。」阳明进去前不忘叮嘱道。

    「哦,我明白。」

    阳明随即闪身进入了洗手间,将门关好,随即四下打量了一下,这洗手间不

    大,只有四个被隔离出来的厕位,但无论是用料还是设施都看得出来是相当考究

    的,而且非常干净,地面光可鉴人,但此时的他是没空欣赏这些了,他直奔窗口

    位置,然后靠边侧立,小心的看了一下地面,下面没有警卫巡逻,这让他暗松了

    一口气,随后稍稍探出头,看了一下左右两边。

    这个洗手间的窗口是位于北面,而刚才那个房间的窗户在东面,并且两者之

    间隔了有好几个房间,距离起码有二三十米左右,而且中间拐了一个弯,一般人

    想从窗户翻过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然而这只是对普通人来说,对阳明来说他觉得这并不是不可能做到的,实际

    上他在探出头看了一眼后就有了主意,那就是在窗口下面,也就是每一层的都要

    一圈伸出的檐,尽管其宽度很窄,充其量也就五厘米,但落脚还是不成问题的。

    阳明没有丝毫犹豫,单手撑住窗沿,一个纵身便跳出窗外,人站在檐上,这

    里虽然只是二楼,但下面一楼是挑高大厅,层高比一般的房屋高出近三倍,所以

    此刻他就相当于站在四楼上,这样的高度要是失手摔下去不死也残啊。

    现在窗口外面的位置对阳明来说没有丝毫难度,毕竟他一只手可以牢牢抓住

    窗沿,可是当移出这个位置时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不算小的挑战了,这时他手无任

    何可以借助的着力点,只能将身体紧紧靠着外墙,极力保持平衡,脚下一点一点

    的向那边的窗口移动。

    凭着过人的心理素质以及身体平衡能力阳明终于在几分钟之后有惊无险的到

    达了原来的那个房间的窗口位置,而这时他也终于可以暗松了一口气,因为一只

    手已经抓住了窗沿,至少可以不用再担心摔下去了。

    房间里布幔飘荡,这个阳明先前就知道了,所以他并不担心会被发现,而且

    他也知道妮卡希和那个黑人女孩现在的位置,他翻窗进来之后立刻她们的所在位

    置而去,刚穿过两道布幔他就听到了一道苦苦压抑的痛苦呻吟。

    很明显,这个声音出自妮卡希之口,阳明心中暗惊,心道:「土王都走了,

    难道那个黑女还在折磨妮卡希?」

    心里想着,人便悄悄靠近,当来到与她们仅隔着一道布幔的地方阳明蹲下身,

    小心翼翼的掀开布幔一角,眼前一幕让他吃了一惊,只见原本被高吊着的手臂的

    妮卡希此时变成了横吊状态,就是双臂依旧被高高吊起外两只脚也被吊起来了,

    身体处在同一水平位置,面朝下,离地约一米多一点的高度。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当然不足以让阳明感到吃惊,真正令他惊愕乃至有些怒了

    的是妮卡希的双乳,只见她那倒垂的双乳几乎已经变形,变得犹如尖笋般形状,

    怪异而有些可怖,而造成如此的原因是她那两只穿在乳头上的乳环上竟然各挂着

    一个直径足有五厘米的金属球,不但双乳被拉成倒金字塔状,就连乳头也被拉的

    又细又长,完全可以想象此时妮卡希所遭受的痛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