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一个奴仆八个爷

正文 81-84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81心疼1

    “我的肚子?”莫云喝着翔喂过来的粥,看着翔,他该不会得了什么绝症吧!不过看翔的样子也不像啊!难道是啤酒肚,额,好像太说不过去了。

    “那是我们的孩子。”翔笑眯眯的眯着眼睛,他们的孩子,可是在云的肚子里呆了三年的,生命力真是顽强,长大后肯定不凡,绝对不会比他们几个人的孩子差。

    “孩子?”莫云一口粥喷了出来,翔拿了块毛巾淡然的把两人身上的污渍擦干。莫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三年来不吃不喝居然还能够怀孕,神色怪异的看了翔一眼。

    “云,不是的。”翔连连摆手“这是我们新婚之夜有的。”虽然实质的只有那一晚,但这三年来从吃的豆腐无数,这当然是不能跟云说的,看那眼神,翔的心肝颤了颤。

    “哦。”莫云点点头,继续喝粥,自己也太能生了吧!这样居然都可以怀上孩子,这让他对自己的体质简直是无语到了极点。

    “因为你的身体被冰封了太长的时间,所以我们得在火国住上一段时间,等你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我们就回去。”莫云看了看翔“放心,其他人都很好,等你完全康复了,我们一家人也就团聚了。”

    一家人?莫云的心微微的颤了一下,一家人,赶紧用粥把嘴塞住,多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字眼了。对啊,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他是有家的,而且家庭成员还不少。

    “云。”一碗粥很快就见底了,翔把碗放到一边,捏住莫云的下巴,头一点点的降低“我好想你,这三年来,没日没夜的像你。”整晚整晚的睡在那冰冷的地方,他都快要以为自己的心都冻上了。

    可是奇迹还是出现了,云他醒过来了,在自己的守护下醒过来了“我知道。”莫云抬起头,迎上翔的唇“你瘦了好多。”是啊,瘦的那捏着自己下巴的手都有些铬人。

    “云”翔浓重的喘息着,唇舌翻动,逼出莫云口中阵阵的呻吟,手越发的灵动,迅速的窜进了被子,往他思念了三年的日日夜夜的地方探了过去“额?”翔蓦地停下了手,原因无它,自己的手被云冰凉的手按住了。

    “云”翔这一声叫的可谓是委屈,自己都禁欲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容易可以开荤了,云难道都不允许的吗?他要吃,吃。翔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莫云,莫云狠了狠心,没有把手放开。

    “孩子会受不了的。”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住,自己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僵硬,更何况是肚子那一块起来硬邦邦的,再者说了翔的兽形是鹰,那自己肚子里的肯定是蛋了,在莫云的感觉里,蛋很容易就打破了。

    “可是你怀着垒他们的孩子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翔满是委屈,差别待遇怎么那么大,他现在最最妒忌的就是昴,那家伙在云那个时候可是尝足了甜头。

    “胎生跟卵生不一样。”明知道这个理由太牵强,但是莫云也只能用这个理由堵住翔的嘴了。虽然勉强按住了翔的手,但是这手怎么带着他的手一起往下滑呢!

    翔叹了口气,这到嘴边的吃不到的痛苦他算是尝够了滋味,可是没有办法,比起让自己的兄弟痛苦,他更加的不想让云讨厌自己。默默的站起身“我出去一下。”飞也似的离开了莫云的房间。

    莫云撇撇嘴,自然知道翔这是怎么了,可是自己真的不可以,一时的放纵必定会伤害到孩子的。了肚子,平躺下来,心里暖暖的,被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莫云醒后似乎要把这三年的养分全部补回来一样,不仅食量大增,而且那肚子也跟着见长,短短几天的时间,莫云的样子就看起来要临盆了。对于这一点翔自然早就有了准备,他可是把天王国最好的御医带了过来。

    也就是那个诊断出莫云没有死的御医,虽然跟着国王出差让太医院的人狠狠的嫉妒了一把,但是他本不想呀,整天在这里做电灯泡,简直比千刀万剐还要难受。

    生产很顺利,毫无意外,那是颗蛋,不过御医抱着那颗蛋瞪大了眼睛,一个劲地抖啊抖,莫云都担心他会救这么着把自己的孩子抖落了,翔不耐烦的一把把蛋抱在了怀里,这可是他和云的孩子。

    “陛下赎罪。”御医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翔皱起了眉,蛋起来怎么这么的凉“您的孩子必须带着火国的国宝火珠子放在咱天王国的孵化池里才能够孵化,否则就永远只能是一颗蛋了。”

    “你说什么。”翔腾出一只手把御医拎了起来,他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孩子能够平安出生,忍了这么久的欲望居然换来了这么一句话。孩子可以不要,可是看到云那黯淡伤神的眼睛,他就止不住的心疼。

    “臣揣测可能是王妃恢复的太快,其实体内的寒气还没有完全的消散,随着生产全部传给了孩子。”老御医连额上的汗水都不敢去擦拭,他的老命还能不能活啊,生在帝王家不容易,给帝王家卖命的人更不容易啊,为什么跟着国王出来的是他啊,他都一大把骨头了。

    “是我的错。”莫云懊恼的扯着头发,照御医的话,是他把身上的寒气给了孩子,是他害了孩子,这就是胎毒,为什么要让他醒过来却又要接受这样的事实。

    “云,没事的,不就是火珠子吗?无论如何我都会拿到的。”翔抱住莫云,拉回他的神志,轻声安慰着,云他有多宝贝自己的孩子,这一点自己是一清二楚的。

    “那可是火国的国宝”老御医不怕死的提醒,自己怎么这么嘴碎呢?

    “云”翔狠狠的挖了老御医一眼,抱着莫云的手更是紧了几分,云他浑身都在颤抖,哪怕那是天上的月亮他也会给云摘下来,何况只是火国的国宝,无论是偷的抢的,他都会得到。

    “天王国的国主。”突然门被推开了,不知何时门外站着一干人等,翔眯起了眼睛,自己是带着云过来疗伤,不能太过于张扬,身边带着的人自然不多,但也绝对是锐,就这么的让人轻而易举的进来,他都要怀疑自己挑人的眼光了。

    这一行人都穿着火国皇室的服饰,他们这地方又不是火国的重要基地,怎么一下子把这么多的皇室成员都吸引过来了,翔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可不会认为渴了就立刻有人送水过来。

    开口的是火国的国王“本王知道你们需要火珠子,本王可以无偿的给你们,但是有一个要求。”国王停顿了一下,看向莫云,这件事得这个人同意。

    翔用身体把莫云挡住“火珠子即使你不拿出来,我也有办法拿到。更何况既然是无偿,说什么要求。”明显就是存心不良,虽然说您老年纪大,但是自己也不是可以随便忽悠的。

    国王被他的话一下子噎住了,半响才道“其实我也不是有意为难,这件事对云公子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天王国国主,我不得不说如果你想要强行夺取火珠子,恐怕得灭了我火国才可以。”

    “灭了就灭了。”翔冷哼一声,果然是针对云的,有他在,谁也别想伤害云。

    “翔。”云低唤了翔一声,怎么动不动就灭了灭了的,三年前也是,带着那么多人马去木国要人,这些事情非得用打打杀杀解决吗?“国王您请说。”

    火国国王舒了一口气,上前两步,翔死死的盯着他,那架势要是他再敢往前,就别怪他动手了,叹息一声,缓缓弯□子,双膝触地,竟然跪在了莫云的面前“求云公子救救我的小儿子。”火国国王这一跪,带来的一干火国王室哪里还有人站着,通通跪在了地上。

    要不是翔压着,莫云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我一无权而无势,更无钱财医术傍身,怎么救您的儿子啊?”莫云差点没说我肝也不好,肾也不行,连捐个器官也不行的呀!

    “只有您能够救炎了,如果炎再不把迷幻果戒了,恐怕时日不多了。”炎,那个拉着自己讲故事,缠着自己要零食吃的小鬼头,他怎么了?莫云愣了愣。www.kmwx.net

    “炎他到底出什么事了?”虽然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可是那个孩子,自己也曾经是把他当成弟弟一样的照顾着的,现在他有事,而且他的父母都过来求他帮忙,他怎么可以置之不理。

    翔抱住莫云,怎么除了他们,还有一个炎,他可不会觉得炎还是个孩子,迷幻果,一个孩子怎么会去吃那样的东西,不想再把云分给别人。

    “只要云公子您帮炎戒了迷幻果,我保证一定会把您平安送回天王国。”国王的声音都在颤抖。莫云心底哀叹,可怜天下父母心,看了看翔,他想答应,可是翔好像非常的不乐意,自己也不想让翔过于为难。

    82心疼2

    “陛下,王妃,小王子他必须得尽快带着火珠子回天王国孵化,多耗费一点时间,小王子孵化的可能就会低上一分。”在旁站了许久的老御医开口了,可是他不能不说啊,为什么受苦受难的总是他老人家。

    “麻烦陛下把火珠子给我们吧!”莫云看了看翔又看了看蛋,开口道“翔,你带着孩子赶紧的回去,我相信火国的国王会信守诺言,等想到、炎好了,我就会回去。”

    “不行,我不能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好不容易盼着醒过来的人,他怎么舍得就这么的走了呢!而且那个炎让他非常的不放心,凭什么为了云吃什么迷幻果,死了就死了,还到他们面前糟心。

    “翔,我不想孩子有事,你亲自送回去吧!要是你不放心我,回去后你可以立刻过来找我,相信火国国王也不会为难我们夫妻的吧!”莫云看向火国国王,国王赶紧点头“陛下,您还是站起来吧,这个样子我还真是受不住。”

    国王一听赶紧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颗红色的珠子交给了翔。翔怒瞪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人明的够可以,居然随身带着,早知道就在他身上,刚才直接抢过来就行了。红色的珠子放在手上就有丝丝的热气窜出来,翔赶紧把珠子和孩子贴在了一起,蛋看起来红润了不少。

    “你在这里好好照顾云,要是调理的不好,有半点闪失,你知道后果。”翔凉凉的撇了眼老御医,要不是这家伙多嘴,云也不会那么快就答应“云,最多一天,我肯定赶回来。”

    “不要太累了。”莫云知道翔肯定会不要命的飞回去,明知道自己这话不抵用,但还是说出来。翔心里一暖,在莫云的额上印上一吻,抱着蛋,火速的朝着天王国飞去。

    “云公子,我们已经备好了软轿。”莫云汗颜,在这个世界大部分都是坐车,这人力软轿还是头一回坐,不过他也没有矫情,他这身体可不能再折腾了。

    下了轿子,被下人领着往内院走去,不过几步,就到了炎的房门前。莫云抬起手,又放下,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这孩子会不会还记得自己,让他戒了迷幻果他会听吗?虽然以前炎挺乖巧也挺听话的,可是时间毕竟过去那么久了。

    “去,我的果子呢?”屋内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门咯吱一下开了,一个人头探了出来,看到门口的莫云,眼睛刷的一亮“您就是云公子吧,快,快进来。”不由分说,拉着莫云就进了屋子。

    “我不是让你去拿”炎有想要摔东西,但看到眼前的人不由得呆住了,他记得他还没有吃迷幻果,身上那蚂蚁撕咬的感觉还在,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奴才告退。”拉住莫云进来的奴才迅速的离开,把莫云留了下来,炎王子心心念念的人终于来了,王子他该消停消停了吧!

    “炎,你长大了,也瘦了。”莫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一屋子的狼藉,这个孩子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云他看到自己现在这副鬼样子了,怎么办,他不要,不要,他还是那个乖巧可爱的炎,他不要现在的自己。炎惊慌捂住自己的脸,他不是炎,不是,随即朝着门的方向冲了过去,他要赶紧的逃离这个地方,他不要云看到现在的自己。

    “炎”莫云没想到炎看到自己的反应会这么大,赶紧追了出去,没想到腿一软,噗通一下摔在地上,这身体真是太虚了,疾走几步都会摔倒。

    炎听到声音,猛的停住脚步,想要回头看看,云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可是脚上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本无法挪动半步。云你没事的,快点起来啊,快点。

    莫云撑着虚弱的身体想要爬起来却不想手一下子按在了炎摔碎的碎渣上面“斯”噗的一下又是摔在了地上。莫云咬着牙,抓住桌腿。可是,为什么,看着手上半截桌腿,爬到一半的莫云再次跌在了地上。

    用不用这么倒霉的啊!“云。”被一个火热的身体贴上“云,你怎么样?”炎惊慌失措,如果他早一点回头,云就不会摔倒这么多次了。为什么云这么瘦,明明自己已经够瘦了,可是云起来却更加的瘦。

    “我没事。”云苦笑,以前可都是他抱着炎的,现在反而反过来了,人还真是老的快。炎哪里管那么多,云他摔倒了这么多次,身上肯定很疼,猛的把人抱了起来,晃了一下,紧紧的抱着莫云,直到把他安稳的放在床上。

    “云,我”炎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站起身“我去找御医。”不能再留在这里,云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很厌恶自己,他不要云讨厌自己,为什么自己要吃迷幻果,为什么要上瘾,为什么上天不告诉他他还有再见到云的机会。

    “炎,我没事。”炎听了莫云的话,脚步却走的更快了“炎,你给我站住。”莫云发火了,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这小家伙别以为个子长高了,身体也壮实了就可以不听他的话了,要知道,他怎么着也算得上是个长者。

    “云。”炎委屈的撇撇嘴,记忆里云从来没有对自己凶过,果然还是在做梦吧,可是身上又痛又痒的感觉也不像是假的,难道自己迷幻果吃多了,已经分不清虚幻和现实了?

    “过来。”莫云恢复了温和的声音,炎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站在了床边“蹲下。”那么个大个子,虽然瘦了点,可是站在眼前还是很有压力的。炎乖巧的蹲下了身体,莫云了他的脑袋,这才像话嘛!

    “云,你是真的吗?”莫云的手顿了一下,感情这小家伙还没有认清现在的状况,不过自己是真的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哪里还辨得清真假,无论是真是假,都得好好的生活,不是吗?

    “炎,是真的还是假的有那么重要吗?”莫云笑了笑,温柔的抚着炎的脑袋,一如许多年以前,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

    “不重要,只要云在我的身边就好了。”对,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云在自己的身边不就可以了,这不是自己一直所希望的。

    “傻孩子。”莫云轻轻的敲了敲炎的脑袋,怪不得火国国王一定要自己过来,原来炎他心里只是希望自己在他的身边。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炎嘟起嘴,那神情跟小时候一模一样“我比你高好多好多。”莫云苦笑,这是在鄙视他的身高吗?宠溺的又是在他的头上敲了敲,在他眼里,他还是个孩子。

    “云,我说真的。”炎懊恼的站了起来,却不知怎么的一下子跌在了莫云的身上,突然觉得身体软了下来,可是□的另一个部位却神的很,这是怎么回事。

    莫云心底一凉,这感觉,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是不会记错,有人在这屋子里下了□。再一看,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给锁上了,看来一切都是算计好了的。

    “云,我好难受。”炎扭动着身体,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发现靠着云越近,就会舒服一点,手不由自主的向莫云伸过去,只希望身上能够更加的舒服一些。

    “炎,你清醒一点,我们被人算计了。”莫云急得要命,天啊,他可不想来一场婚外情,想想那几个人,忍不住抖了一抖。对于莫云的呵斥炎压没有听进去,这也不能怪炎。虽然他对于男女之事是知道的,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实践却是另外一回事。更何况身下躺着的是自己有着特殊感情的云,一时之间脑子已经当机了。

    随着身体的本能和心理的未知需求,他要这个人,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其实是不需要教的,哪怕大脑已经不能够思考,身体依旧可以遵从自己的所需进行下一步。现在炎的情况,恰恰就是这个样子。

    “云,给我。”炎火热的身躯贴上莫云的冰凉,给他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这么的要求着,好想从云的身上索取一些东西,可是是什么,他不知道,按住莫云挣扎的双手,终于找到了一个□,那里好紧好热,像是有魔力一般,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唔,炎”莫云的嘴迅速的被堵上“嗯,”拜托,那个地方能不能不要把手指放进去又拿出来,这让他很受不了好不好。他是男人,更是中了□的男人,这样的刺激简直就是致命的。

    莫云很是后悔,为什么当时就跟着过来了,还是独自一个人过来的,翔去天王国也不过就是一天,他就不能等一天,等一天之后跟翔一起过来,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人在算计自己,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

    “陛下,我们这么做?”炎屋子里的那个奴仆不安的看着他们的国王陛下。

    “闭嘴。”不知道他们是在偷听墙角吗,这奴仆怎么一点眼色也没有。

    83无可挽回

    “云,我肯定是在做梦对不对。”这一定是梦境,当年看到云满身的红晕,现在这些红晕却是自己一手弄出来的,这肯定不是真的,自己已经是迷幻果吃多了。抚着莫云的脸,就让这梦境再多呆一会儿,他宁可一辈子不醒过来“来人,给我迷幻果。”

    半睡半醒的莫云听到炎这么一吼,怒火直往上冒,他都已经被他拆骨入腹了,居然还想着吃迷幻果,真该一巴掌把他给拍死“放开你的手,你要吃迷幻果,我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莫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孺子不可教。

    “不,我不要迷幻果了。”炎瞬间慌了神,紧紧的抱住莫云“只要你不丢下我,我什么都不要,云,别走。”莫云哪里有力气走,刚爬起来,就又跌回了床上“云,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莫云张了张嘴,一股恶心感涌了上来,趴在床沿边干呕起来“云,你别吓我,我保证再也不吃迷幻果了。”炎哭的像个孩子,莫云却是一点安慰他的力气也没有了,好不容易缓了缓,刚一躺下,一簇小火苗从肚子上冒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莫云惊恐的指着那簇火苗,他什么时候有生火的异能了。炎也是一脸的惊讶,伸手碰了碰火苗,啵的一声,小火苗落在床铺上,变成一个小娃娃。

    “这好像是我们的孩子。”炎囔囔自语,莫云看着粉嫩嫩的小娃娃无语到了极点,天啊,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冒出了孩子,他自认为自己以前已经够能生的了,没想到还有更快的,难道他也不小心吃了迷幻果,在做梦?

    “云,我们孩子都有了,你不会不要我了吧!”炎说得万分委屈,娃娃没哭,当爹的倒是先掉起了眼泪,莫云无语的看着这一大一小。

    半响“不会不要你的。”他还能说什么,左看右看都是他把人家邻家少男给欺负了,这责任,不得不负起来,话音刚落,感觉肩膀上有点热,一看,一个火红色的小火苗窜在上面。莫云汗颜,再这么下去他身上还有那块地方没有纹身啊!

    “云,你实在是太偏心了,原来果然是真的吗?”谁在说话?莫云和炎看向四周,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就像是你扫一遍没看到人,但一回去人就出现的感觉一样,直直的把两个人吓了一跳。

    “池,你怎么会在这里。”莫云的话有些迟疑,自己醒过来第三个见到的熟人居然会是池,虽然火国和地国相处的不是太远,但总也是有距离的,他不是把斯斯带走了吗,斯斯呢“斯斯在哪?”

    “你心里难道一点我的位置也没有吗?”池的眼中有着黯然,本以为这个人无论生死都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要的只是孩子,可是在听到他离世的那一刻,自己竟然也跟着日日夜夜的神伤,现在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竟然欣喜的本待不住,直接过来找他。

    “你不一样。”莫云别过脸,池他也消瘦了不少,可是他跟自己的那一夜不过是一场误会,那场玩笑在他离开的那天就应该结束了。

    “怎么就不一样了。”池猛的上前,捏住莫云的下巴“你跟他们发生了关系,跟他们有了孩子,难道跟我就没有吗?”说着死死的盯着莫云肩膀上那刚刚冒出来的火的印记“对了,只是少了这个东西,果然像那个人说的一样,在你身上刻上印记,你就不忍心拒绝。”

    “你把云放开。”这个人从前就喜欢欺负人,以前在龙国的时候不知道被他欺负了多少回,现在居然跑到他火国放肆来了。炎怒气冲天的就是要把池的手从云身上拿下来。

    池一声冷笑“你以为吃了这么多年迷幻果的身体能制得住我?”手轻轻一抖,炎连连后退。池看着莫云,脸上说不出是痛还是期待“既然如此,我也给你就是了,不要再看不到我,好吗?”那哀伤的语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心软,莫云抿了抿唇,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些印记对他们的重要,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他跟池真的没有必要。

    “斯斯可以给你抚养,我们之间真的不能有什么了,除了孩子。池,还是做原来的你,现在的样子不适合你。”莫云不敢去看池的眼睛,自己的话是不是太伤人了。

    “我已经做不到了,你跟我说这样的话,我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其实从遇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回不到从前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池不由分说,直接吻上了莫云的唇,紧接着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只要一会会,定下守护的契约,你就不会忍心拒绝我了。

    一旁的炎捂着口,眼睁睁的看着池对云的非礼,可是自己却压什么也做不了,他们火国王的守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为什么一个大活人都闯进来了,却压没有人发现。

    淡淡的光晕从莫云的身上升起“池,你这又是何必呢?”莫云叹息一声,缓缓的闭上眼睛。怀里的云好温柔,一点也没有挣扎,就这么任由他索取着这个吻,池希望,这个吻可以天荒地老,可渐渐的发现,云怎么都不知道呼吸的。

    回过神,睁开眼,不是什么温柔,云怎么了,为什么软软的倒在自己的怀里一动也不动。开玩笑的吧,不可能,即使是云身体虚弱有了自己的守护至少应该恢复一点才对呀!不可能,一定是再开玩笑的,云怎么可能有事。

    “云,你不要吓唬我,快点醒醒。”池摇着莫云的身体,可是那个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身体在一点点的变凉,他不会死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三年,不还是活过来了吗?这一次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你”炎想要开口,一口血压在喉咙口,愣是说不出话来,真恨自己,因为迷幻果把自己的身体搞的这么垮,云他到底怎么了。

    “把人交给我吧!”门突然被打开,池猛的回身,龙国的新君,傅。而后面站着的几个人虽然不多,却足以让人心惊胆战,八国的老国王,一个不落,站在傅的身后。

    “你骗我。”池紧紧的抱着莫云的身体,眼眶龇出了条条血痕。

    “我没有骗你。”傅高高在上的看着池“我让你在炎之前给云加上守护,可是你显然慢了。我也没有想到,火国的守护会自主的加在和他们第一次交娈的人身上,没想到炎竟然是第一次。”

    “是我害了云,是我害了云。”池的目光一点点的呆滞,傅没有再理会炎,径直走到床前,那个自出生还没来的及哭的小娃娃结界被傅捏破了手指,一滴血落在已经装满大半瓶红色体的小瓶子里。

    傅走在莫云的身前,眉头皱了皱,把目光呆滞的池推到一边,把那红色的体灌入莫云的口中。明明是已经没有气息的人了,可是那体仿佛自己有生命一般,一滴不剩的钻进了莫云的嘴里,红光一闪,莫云身上乱七八糟的纹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在做什么?你给云喝了什么?”池回过神,按住傅的手,刚刚那心悸的感觉是什么,他要把云带走,不,不可以。

    “云八个孩子的血。你如果想要云活着的话,最好放手。”傅的声音如寒冰一般,如果不是池跟自己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兴许他早就要了他的命了,那一晚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云是可以接受男人的,只是等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错过了,而错过的关键就是他的入。

    傅打横把莫云抱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八位老国王紧随其后。等翔赶到火国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目光呆滞的池,已经寸步难行的炎,大床上只有一个眨巴着圆溜溜眼睛的小娃娃,云,不知所踪。

    傅抱着莫云一步步走向龙国的深,走向用雪儿的血祭祀的大树,八位国王一致的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如果傅陛下成功了,那么他们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傅把莫云放在大树的上,大树像是受到了感应一样,微微的动了动,却没有把莫云缠绕住。傅缓缓的跪在大树面前“圣树,我需要您的力量,把我龙国神龙的皮从这个人身上剥下来。”是的,老神医毕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

    集齐八个印记最后的结果不是生也不是死,而是不生不死。神龙是由八国的华组成的,现在的龙国只是徒有神龙的神力,没有那张皮,却是本没有办法把力量发挥出来。而莫云却在差阳错间得到了这张皮,但他流着的却不是龙国的血。

    “你想清楚了,没有了龙皮,这个人在这个世界将会不复存在。”从未发出过声音的神树出声了,傅却是沉默了,不复存在,虽然他恨不得杀了这个人,每每在深夜搅得他难以入眠,可是自己清楚,自己本就是放不下。

    如果他可以放下那些人,自己或许可以不介意云的过去,为了他,他可以不要那张龙皮,等他们百年之后,龙皮自然会在他们子孙的身上出现,云会同意吗?

    “我想再见他一面。”傅开口,明知道这样说是多么不理智的行为,明知道如果改口让神树使云醒过来会多么的冒险,可是他还是很想知道云的答案,他想知道,云的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自己是不是可以比那八个人更加的重要。

    84大结局

    见面不是让莫云醒过来,而是神识的相交。“我看就不用再见这一面了。”神树后面躲了半天的锌走了出来,神树所感兴趣的血只是龙国皇室的血脉,像他这样的,反而安全。

    “你怎么在这里。”傅显然吃惊不小,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死了。”锌冷笑,没有云的这几年,反而让他的傻愣恢复了不少“八国,一般尊主和国王是同一个人,可你却不知道那一年,我父王已经把王位传给了大哥,尊主的位子给了我,大哥本来只是想做国王,他并不想杀我这个兄弟。”

    锌顿了顿“所有人都以为大哥杀了我,可惜事实却不是这样。你的手下看到的我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死,大哥把我救了。但那伤却足以致命,这么多年我所有的力都花在养伤上面,不敢去看云,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不会还活着。”

    “而所谓的尊主,其实就是你龙国等级最高的暗影罢了,上一代尊主一死,下一代尊主就会直接继承那诅咒一样的使命。炎也好,川也罢,还有垒,还有,他们现在都不知道,一直在算计他们,跟他们作对的就是他们的父王,而这一切都是你在纵。”

    “不错。”傅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是我促成了这八个印记的合成,三年前,本来以为云死了,我也就放下了,可是他却偏偏又活了过来,让我想放手都难。”

    “自私。”锌吐出这两个字,抽出别在腰间的利刃,朝着傅冲了过去,只要让傅见血,神树肯定会不安分,到时候就可以乘机把云带走。当年这个地方让云伤透了心,这一次,自己绝对不可以让云再受伤。

    “你的身体还是虚得很。”傅淡淡的说道,格手一档,躲开锌致命的一击,右脚划圈一般的扫过,在锌的脑后就是重重的一击“我现在不杀你,等会儿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锌听完这句话,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神树把莫云和傅的身体轻轻的包裹住,傅没有反抗,就这么的抱着莫云被神树的枝条一点点的淹没。不知道过了多久,神树的枝条如同潮水一般的退了回去“你做好决定了吗?”

    “请您帮我取回我龙国的龙皮。”傅低着头,静静的把怀里的莫云放在地上,他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再也不会看到这个人了,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后悔,这是最好的决定。

    莫云的身体一点点的变淡,直到最后完全的消失,不留半点痕迹。一条小小的龙的图文出现在傅的双眉之间。神树身上泛起淡淡的光晕,轰隆隆,大地震动,世间万物像是有感应一般抬起了头,看着天空,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轰隆隆,一场大雨倾盆而下,草木允吸着汁水,土地好像变得肥沃了,好不想动,扎子在一个地方不是挺好的,有养料有水分,干嘛要跑来跑去呢!

    不知道睡了多久,锌睁开了眼睛,见傅就坐在自己的身边,云和神树都不知所踪,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别想要动手,你本没有那个实力。”

    “我知道。”锌勉强让自己的身体坐正“云,死了。”三个字,吐完了他所有的心力,真的不在了。

    “他是不在了。”傅站起身,往门外走去,想了想还是停下脚步,回头对锌说道“去找你的母亲,她认识一个大夫,或许还来得及。”

    锌苦笑,来的及什么,那个大夫难道能够救云吗?云连尸体都没有了,怎么救,等等,那个大夫,好像,好像不是这个大陆的人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街前街后无所事事的大妈们凑成一堆聊着最近的八卦“隔壁隔壁那个小区的有个叫莫云的突然收留了八个孩子。”

    “可不是吗?可怜死喽,那个莫云只是个公司小职员,养活自己还勉强,养八个孩子,哪里可能啊,听说这些孩子每天只能吃一点白米饭,菜里面更是一点荤腥多看不见。”

    “不会吧,我怎么听说,那里天天豪车一大把,小区里面本停不下来,那些孩子都是富豪的孩子,专门送到那里学习来着的。”

    “怎么可能,一个小职员哪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教的。”

    莫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昨晚还梦到鬼打墙,怎么也走不出来,可是一大早醒过来,却有八个孩子其声声的叫他爸爸,他还没有结婚呢,哪来这么多的孩子。更可怕的是,八个孩子身后都跟着一个男人,据说那些都是自己的丈夫,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理会这些神经病,他还要上班,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顺手就给带了回去,反正自己那个小区是可以养宠物的。可是回来后的情况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那只小狗直接被夺走了不说,还被拎到一个叫锌的人身边“你亲戚?”

    那个叫锌的冷哼一声,沉沉的看向莫云“喜欢小狗?”莫云傻不愣登的点了点头,喜欢小狗怎么了,那小东西又可怜又可爱,怎么就不能喜欢了。

    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锌呢,这巨大的狗是怎么回事,等等他脚边怎么还有一只小狗,可这小狗本不是他捡回来的那只“以后不准往家里捡东西。”莫云晕了,狗怎么会讲话,他一定是在做梦。

    后来莫云才发现自己说是做梦本是痴心妄想,他的家现在本就是个宠物园,不对,还有两撮不时跳出来的火苗。而且都是一群吃素的怪胎,更可怕的是,每次自己洗澡换衣服,总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跑出来。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谁来救救他啊。

    .全部章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