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以太甲

章节目录 第26章:黑斗篷真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个少年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护城河边:

    “啊呀,鱼兄,你可别不动了吖。”

    摩诃萨埵把两条桂鱼放在地上,两条桂鱼眼睛翻白,躺在地上有气无力。摩诃萨埵见它们的腮还在微微的换气,肚子也在小幅度的起伏,看起来应该还没死。

    “太好了,鱼兄你要坚强呀。”

    秦少英在一旁都快要笑翻了,虽然摩诃萨埵的举动出于善意,但两条桂鱼半死不活,怎么看都不如直接给个痛快,省的人家活受罪。摩诃萨埵将鱼嘴上的钩子取下来,秦少英也走了过来:

    “这鱼的嘴都让钩子扎穿了,就算还是活的,放进水中也会被细菌感染,变得生不如死。你若是真想发慈悲啊,就把他们杀了吃,免得人家活受罪,也省的你好心办了坏事。”

    摩诃萨埵站起来挠了挠头笑了笑:

    “嘿嘿嘿,什么是细菌感染?我不懂哎。”

    秦少英才反应过来这是史前时代,并非二十一世纪。他清了清嗓子想了想:

    “就是说,你和我都是生命,对不对?”

    “嗯~”

    “然后呢在这个水里,空气里,充满了无数个像你和我这样的生命,只是它们的个头非常小,我们平时看不见,这你晓得么?”

    “这个我确实听说过。”

    “现在啊这个鱼的嘴已经被钩子划破了,如果你把他放进水里,那个水里的无数个你和我,就会钻进他的伤口,吸他的血,吃他的肉。他虽然不会立即死去,但会慢慢的死,在彻底死亡之前,会生不如死,就这样。”

    摩诃萨埵听罢打了个寒颤,看着手中的桂鱼,随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递给秦少英:

    “那超度鱼兄的事,就交给你了吧。”

    “好嘞~”

    秦少英抄起刀来就开始干活,只见他把鱼放在一块石板上,切了鱼头切鱼尾,把鱼肚子上的鳞片胡乱一刮,剖开鱼肚哗哗哗的倒肠子。他的动作算不上熟练,但却也不生疏。几番折腾,让摩诃萨埵在河边架起火,秦少英自己则用两根树枝把桂鱼串了起来:

    “英雄善事未尽美,纵情天下何负鱼啊。”

    “咦,你念的似乎是一句诗?”

    “聪明,让你听出来了。是我家乡的一个诗人写的(#其实是作者本人写的诗,作于2021年8月8日),鱼这种东西比猪肉贵,烹不好可就要浪费了。所以说纵情天下也不能负鱼!”

    两个少年嘻嘻哈哈,原本从市中心一路跑到护城河是要将两条桂鱼放生,结果现在却被他们一人一条给烤了。摩诃萨埵抱起烤鱼来啃了一口,这鱼没有味精没有盐,没有花椒没有孜然,然而不知怎的,他却觉得分外好吃,甚至比皇宫里的饭菜都让他觉得可口:

    “好吃,嗯。。好吃。。嗯。。”

    见摩诃萨埵吃的如此陶醉,秦少英也笑了起来。好好的鱼没事放什么生?那不是有病?烤了他不香么?

    “少英,你说那千千万万个你我,为什么一定要为难鱼兄呢?”

    “人嘛,都是贪婪的,总会为了个人利益去伤害别人。”

    “那我们可不可以不贪婪,不做损人利己之事?这样难道就不行么?”

    秦少英被摩诃萨埵给问住了,他不知该如何回答,甚至这是连他自己都想不通的问题。二人正自沉默,忽然一个身穿兰象战甲的人从天上飞下来落在二人身前。秦少英吓了一跳,摩诃萨埵却波澜不惊:

    “你一直在跟着我们?”

    “这里有危险,你们快走!”

    二人不明就里,却见对面树丛里走出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

    “呵呵,很好,不愧是装备了以太甲的武士,果然敏锐。有你在,我没办法偷袭,看来只能先解决掉你,然后再要了那小孩的命!”

    “你是何人?为何要刺杀王子殿下?”

    秦少英一惊,王子?摩诃萨埵是王子?只见那黑斗篷大笑:

    “我是何人?我当然是姬皇陛下派来的。你们腊伐尼国和由雄国素无善交,如今你们的小王子跑到了由雄境内,现在不杀你们更待何时?”

    说罢黑斗篷不再废话,抬起一脚猛的踏地,地上的碎石顿时被他的跺脚之力振的飞起。只见他凌空蹬踢,腿法极快,一块块的碎石被他踢得朝着这边三人激射而来。

    “趴下!”

    秦少英按住摩诃萨埵躲到刚才剁鱼的巨石板之后,那兰象甲武士抽出刀来左右格挡。然而这飞石不仅速度快而且力道强,对于缺乏钝器的他来说几乎就是克星。战刀无法挡住,飞石击打在铠甲上,阵阵沉闷的击打令他屡受内伤。

    “呵呵,要结束了!”

    黑斗篷刚才跟过来的时候观察了一路,对这个兰象甲武士的弱点他了解的七七八八,用飞石攻击打头阵,是他预先构思好了的战术。只见他双手呈爪状平举,手指上伸出了又长又利的指甲,他以极快的速度扑了过来,一爪,两爪,三爪。兰象甲武士被打的连连后退,他首战不利,紧接着被人乘胜追击,几乎要没有还手的余地:

    “小王子,你们快逃啊!!”

    摩诃萨埵还在愣神,秦少英却站起来拉着他的手就跑。跑出没几步他就将摩诃萨埵向前一推:

    “快走!”

    “我怎么可以丢下你自己跑?”

    “啊呀,你傻吗?”

    秦少英虽然年纪不大,但智慧却是一点不弱,自己一个平民老百姓如何能够被刺客问候?对方虽然身份不明,但今日不杀死摩诃萨埵他绝对不会罢休。只要摩诃萨埵能够脱身,自己这边三个人便都能脱离危险。

    黑斗篷飞起一脚踢中兰象甲武士的腹部,那武士痛呼一声直接摔进了护城河中。只见黑斗篷转过头来狞笑:

    “不必相互谦让了,今天你们两个都得死!”

    他的笑与正常人不同,正常人笑起来只是嘴角会泛起弧度,而他却嘴角一咧直接到了耳根,露出了口中一排锋锐的钢牙,分叉的长舌夹带着唾液来回舔抵。他的眼睛是金色竖瞳,这一副本该是冷血动物的五官特征如今出现在了人的身上,配合着他的狞笑,画面极为恐怖。

    摩诃萨埵心里害怕,但眼看着那身穿黑斗篷的刺客一步步的朝他们走来,他却是鼓起勇气的走前一步:

    “我的命给你,他的命留下!”

    摩诃萨埵指着秦少英说道,一时不止是秦少英,就连那黑斗篷刺客都吃了一惊:

    “你是腊伐尼国的王子,何以要为了一个由雄国的老百姓主动献出生命?你是怎么想的?”

    “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么?腊伐尼国的国民是人,由雄国的国民难道就不是人了么?看你长得倒像是个冷血动物,没想到你的内心也像冷血动物一样可憎!要杀我就快快动手,婆婆妈妈像什么男人?”

    一时黑斗篷思绪万千,在他的印象中人类中很少有这样的存在。正因为如此,他们的计划才有被实施的可能,可如今腊伐尼国的小王子居然主动给由雄国的一个百姓挡枪?难道说腊伐尼国和由雄国已经变得如此团结了么?这不应该啊?

    黑斗篷张开血盆大口,口中舌信陡然伸长,朝着摩诃萨埵飞射而来。秦少英急忙闪身将摩诃萨埵推开,自己的手臂却被舌头缠住。那舌头回缩,秦少英顿时被托了过去。

    “少英,少英。。”

    摩诃萨埵一把抓住了秦少英的脚踝,两个少年皆蹭在地上被舌头拖着往黑斗篷的口中拽去:

    “桀桀桀,很好,上面的不让我吃小王子,让我把你的尸体高高的挂起来。既然如此,这爱管闲事的小子就让我拿来吃了解馋吧~”

    黑斗篷舌头上扬把二人悬空吊起,二人皆惊惧。这个家伙不仅不是人,而且还吃人?

    “你。。你不是姬皇派来的!!”

    “哦?”

    黑斗篷又是一楞,这个小王子真是聪明,一次次开口都让他如此吃惊。

    “姬皇纵然杀了我,也不可能盼着我父皇知道,那不是摆明了挑衅么?此次哥哥带我来由雄,多少也有向姬皇示好的意思。姬皇没有理由现在就派人来杀我,你无非是想通过让我死在大盐城的方式,挑起由雄和腊伐尼两国的战争,你究竟是谁派来的?!”

    黑斗篷顿时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极为狰狞:

    “好,很好。你这个小鬼不仅行为标新立异,而且拥有如此聪明才智。像你这样的人才,留着绝对是个祸害,所以你就去死吧!”

    说罢黑斗篷指甲变成一尺长,举起手来就要往摩诃萨埵身上招呼。兰象甲武士也从水里爬出来,眼看着两个小孩将要就此夭折急喊不要。忽然树丛中飞出一斗笠,像一个锋利的飞盘一样,速度迅雷不及掩耳,瞬间便斩断了黑斗篷的舌头。那黑斗篷捂住嘴痛的大叫:

    “是谁?是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