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章节目录 第387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或许说,没有覆盖到全民。

    为什么呢?

    因为这些东西太重要了,太过重要的东西反而不能够像是喝水一样,一下子将杯中的水给一饮而尽。

    这些东西若是推广出去,就会像是洪水一样,足以摧毁一些并不坚固的东西。

    所以在推广前,要先检查一下那些东西,是否坚固的足以抵挡这些东西。

    而这,需要一个地方。

    一个试点。

    陈珂拖着自己的腮帮子看着远处的雪花飘落,屋子的窗户用的尚且是纸。

    自从他将「纸」发明出来了之后,就开始将以往的东西换做纸了。

    朦朦胧胧中,能够看到远处的那雪花。

    他的思绪不断地飘荡着。

    现在六国逆贼的事情已经结束的差不多了,最强大的两个造反头子,项羽和刘邦死在了他的手里。

    说句实话,项羽和刘邦死在他手里的时候,其实他的手是抖的。

    他这辈子已经足够不把人命放在心上了,但亲手杀人还是有别样的感觉。

    担任项羽和刘邦的刽子手不是谁强迫他的,而是他自愿的。

    陈珂觉着,项羽和刘邦既然是因为自己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自己亲手杀了他们也是一种交代,更是对他们的一种尊重。

    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更是发自肺腑的。

    「杀你者,咸阳陈珂也——」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你到了黄泉之下,若是见到了阴曹地府的阎罗王,就告诉他们,是我杀的你。

    你的冤屈等我百年后再去算吧。

    陈珂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一个唯物主义的人,这会竟然也唯心了起来。

    果然华夏人在信仰上都是双标的。

    有用的、对我好的事情我就信你,对我不好的、没用的事情——您算哪根葱?

    他嗤笑一声,又是想到了陈胜。

    历史上,那个原本应该在十年后,掀起一场轰轰烈烈农民起义的人,被应当和自己一起谋逆的人举报了。

    现在早已就已经魂归黄泉了吧?

    比项羽和刘邦去的还早。

    魏新和田承、余缺三个人一同来到了咸阳城。

    在咸阳城内,嬴政丝毫不吝啬的赐予了他们三栋宅子,齐候府、魏候府、赵侯府。

    而剩下的韩、楚、燕三国,不管是宗祠还是其余的,都被嬴政下令捣毁了。

    魏豹、赵歇等人跟陈胜一起死的。

    陈珂站起身子来,望着远处飘荡着的雪花,这轰轰烈烈的六国反贼,如今尽数伏诛。

    整个天下终于进入到了一个安定、和谐的场景。

    而如今,是他来到大秦的第二个冬天了。

    陈珂打了个哈欠,马上就要到夕日了,每年一度的祭祀也要开始了。

    但今晚,等待他的不是祭祀,而是一场宴会。

    公子将闾自外返秦,阴嫚公主的病情好了一些,终于不必养在深宫中了。

    今晚是一场宴会。

    ............

    章台宫中

    威严肃穆的大殿之上,此时张灯结彩,陈珂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大秦的习惯。

    比如这大殿中的灯笼等物,以及那鲜红的绸带,都是陈珂带来的。

    扶苏前几日去陈府的时候见到了陈府的场景,回来的时候与嬴政说了几句,嬴政倒也是觉着这样吉利。

    于是宫中也就开始这样做了。

    这个时候带颜色的丝绸还是很珍贵的,但对于嬴政来说,天下最珍贵的东西,怕就是如今这宴会上坐着的人了。

    宴会很简单,全都是自己人。

    至少在嬴政看来是这样。

    嬴政坐在上方,扶苏坐在他的右下方,陈珂坐在他的左下方位置。

    其下依旧是阴嫚、胡亥、将闾、以及其他的一众夫人。

    嬴政的后宫虽然不出名,但却依旧是有的,而且大多数都是非常漂亮的美人。

    毕竟他的后宫收容的,是当年六国之中那些被覆灭国家的公主等。

    无论在哪个时代,尊贵的人一般都不会太丑。

    因为他们有钱,可以娶好看的人,改善下一代的基因。

    也因此,下一代就会越来越好看。

    大殿的中央正在跳着舞蹈,一个个的侍女似乎感觉不到寒冷一样,跳着当年「诗」中的舞曲。

    编钟的声音叮叮当当,显得更加的欢快。

    外面在怎么寒冷,也冷不到这章台宫内,所有人都在欣赏着舞蹈。

    除了一个人意外。

    阴嫚。

    阴嫚没有在看舞蹈,因为她已经看腻了,她在看的是坐在那里,坐姿并不端正,但却不知为何总觉着很有气质的少府陈珂。

    陈珂坐在那里,并不像是将闾以及其余的夫人一样跪坐。

    他的坐姿很不雅,手撑着自己的脑袋,长长的黑发从他的鬓角顺着垂下来,将陈珂清俊的面容半遮半挡。

    犹抱琵琶半遮面这种形容词,形容此时的陈珂恰到好处。

    手指袖长而又指节分明,坐在那里让人似乎看到了远处山林中的竹子。

    不,不像是竹子。

    阴嫚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但她却知道,这个人的骨子里,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欢快?

    是这样形容么?

    阴嫚犹豫了一下,却与正巧了回过头的陈珂对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