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章节目录 第595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时的王账中。

    冒顿听到外面那一声咆孝声,脸上顿时带着些许得意之色。

    他得意的是他听出来了那一道嘶吼声是谁的。

    是他舅舅的。

    为何会嘶吼?为何会说将剩余的人全部杀光?因为他的舅舅带领着士兵取得了胜利。

    而同样清楚了这一点的,则是他的父亲。

    头曼可汗站在帐篷中,听着那一道嘶吼声,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他凝视着不远处的冒顿,手已经是放在了腰间的长刀上!

    若是等到外面的厮杀结束,他便是完全没有任何机会了!

    而若是此时能够在这大帐中获得短暂的胜利,将冒顿给控制住,那么还有机会,还可以将战局反转!

    “杀!”

    一道低沉而又短暂的声音响起,瞬间刚才还平和的帐篷中,奔涌起来了一阵厮杀!

    无数的侍卫瞬间动手,他们都是头曼最贴身的护卫,都是最精锐的「狼骑」。

    瞬间拔刀的声音响起,而早就准备好了防备着他们的冒顿也是瞬间动手。

    两股势力瞬间交战在一起。

    狭小的帐篷中,到处都是鲜血的味道,到处都是厮杀的声音。

    似乎战局已经从帐篷外面延伸到了帐篷内部。

    厮杀还在继续。

    无论是帐篷内部的厮杀,还是帐篷外面的厮杀。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王城二里外的地方,韩信骑在马背上,全军已经是修整了一段时间,而后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全军瞬间开始奔袭!

    再有半个时辰,他们便能够抵达匈奴王城!

    那个方才经过内乱,绝对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匈奴王城!

    而这一站,他们的目标则是拿下匈奴单于!

    ..........

    大秦

    冬日的寒风冷冽无比,不断地吹拂着周围的一切,让人心中有些许的无奈和感慨。

    陈珂坐在院落中,面前放着几个茶杯。

    他不喜欢干涉制造署的人,无论是工匠还是一些正在偏向于「科学研究」的那些人。

    但,人的潜力总是无穷的。

    古人的智慧也是无穷的,很多时候他们只是缺少一个「第一个」,一旦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那么之后他们的智慧就会开动。

    这便是「见识」。

    而陈珂的面前桌子上,摆放着的几个瓷杯,就是最好的证明。

    最早的时候,陈珂只是教授给了制造署「青瓷」「白瓷」两种瓷器,而如今制造署却是给他送来了四五种瓷器。

    「玄瓷」「青瓷」「白瓷」「赤瓷」等等,甚至陈珂还在其中看到了一套「冰裂纹」的瓷器。

    陈珂伸出手,把玩着面前的冰裂纹茶杯,眼睛中带着赞叹。

    这个东西本来是一个工匠烧废了的,准备集中销毁了的东西,可却被陈珂不小心看到,然后就拿了回来。

    他不确定这是不是所谓的「冰裂纹」,但陈珂却很赞叹的表彰了那位烧出这个东西的工匠。

    之后,自然会有工匠以及制造署的人,一步步的制造出来最完美的冰裂纹来。

    而茶杯中,一片片茶叶飘荡在其上。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茶叶,也没有「茶」这个东西的。

    但陈珂总是在想,有了茶杯,怎么能够没有茶呢?

    于是,他便是请求始皇帝派人,前往一些地方寻找茶叶,而最着名的茶叶,自然是武夷山中的那一株「大红袍母树」了。

    陈珂茶杯中的茶叶,便是从那颗母树上摘下来的。

    他将此物送给了嬴政,当做是贡品,而嬴政却是喝不惯这个东西,随手将其赏赐给了李斯以及陈珂。

    抿了一口茶水后,陈珂的眼角带着些许笑容。

    或许这是他最近这一年来最安定、最安稳、最轻松的时候吧?

    毕竟已经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处理了。

    陈珂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将杯中的茶水喝了个干净,而后感慨的说道:“这便是武夷山大红袍母树么?”

    “喝着当真是.....”

    “和寻常的茶叶没有什么区别。”

    陈珂撇了撇嘴,他觉着自己就像是个粗人一样,完全欣赏不了这母树的茶叶。

    感觉和前世一些普通的茶叶喝起来没啥区别。

    不过这话陈珂也只会在自己的心中想一想,绝对不会说出来,毕竟他还是要面子的。

    “边疆,只怕是已经有了消息吧?”

    陈珂将桌面上的棋子拿了起来,而后抛掷着:“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接过。”

    “韩信这个兵仙,应当不会令我失望。”

    ........

    匈奴王账

    头曼手中的长剑已经是有了缺口,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几个人还在站立了。

    冒顿的身边却依旧是有着不少的人。

    大帐外的厮杀声已经停止。

    这一场战争,或许已经分出了胜负。

    第三十五章:此战(中下)

    帐篷内十分寂静,像是掉了一根针都能够听见一样。

    冒顿站在那里,此时他手中的刀上已经是沾染着鲜血,无数的鲜血落在地上。

    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头曼。

    至于他那个弟弟?

    冒顿的眼睛瞥了一眼脏污的地上,地上无数的尸体中有一具是属于他那个弟弟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