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章节目录 第673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路走过去,遇上的学子都纷纷与他行礼,他也不回礼,只是随意的胡乱点头后就继续朝前走去。

    学子们也不在意,毕竟他们能入哲学宫,自然也是知道鄢正春是庄子的再传弟子,因此有这些放浪形骸、不拘礼数的行为也实属正常。

    毕竟当年那位庄子的弟子、鄢正春的老师蔺景也是如此,在自己父亲死去之后不仅没有悲伤痛苦,反而袒胸露乳在自己父亲墓前鼓乐。

    之后更是隐姓埋名去了深山老林中隐居,即便上一次始皇帝陛下让百家出山,蔺景也没有出来,只是派遣了自己唯一的徒弟来。

    鄢正春来了之后也毫不避讳此事,甚至有种大肆宣扬的感觉,加之鄢正春后来的一些行为也确实是有些放荡形骸。

    逐渐的,大家也就习惯了。

    “子悠兄,子悠兄?”

    “子悠兄在否?”

    屋内颜崆扶额叹气,只能应声答曰:“在在在,快滚进来吧。”

    门外的鄢正春嘻嘻哈哈的笑着走了进来,一进来就一屁股坐在颜崆面前,姿势十分不雅观。

    “我说子悠兄啊,你是不是对陈丞相有什么意见啊?”

    “否则,怎么会现在还不使用丞相所发明出来的椅子呢?”

    鄢正春毫不客气的吐槽,吐槽的话语让人听着都有些心惊胆战。

    第二十五章:落子(六)

    而颜崆神色不变,只是慢慢悠悠的倒茶:“何必如此?”他眼皮子微微地反动,看着鄢正春说道;

    “我知道你为何而来,但你可以放下你那颗活蹦乱跳的心了。”颜崆有些悠然的说道:“无论他们做什么,我都不会跟着的,不管他们用的是什么借口、”

    “光复儒家也好,令先贤的遗愿完成也好,让家祖在地下可以瞑目也好。”颜崆看着表面上吊儿郎当的鄢正春,只是说道:“我都不会答应他们,因为我知道,没有人的流派毫无意义。”

    “陛下有能力将儒家全然诛灭,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威胁的了陛下,也没有人能够让陛下妥协。”

    “至少——在陛下不愿意妥协的时候,没有人能做到这种事情。”

    “因此,我知道,他们的愿望终究是镜中花,水中月,不可能得到的。”

    “所以我不会用儒家去冒险,也不会用自己去冒险。”鄢正春听了颜崆的话,神色有些惊讶:“咦?”

    “子悠兄,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牺牲不牺牲,什么妥协不妥协的。”鄢正春端起来自己面前的茶杯,淡淡的抿了一口:“我只是来找你闲聊,顺带蹭你一杯茶水而已。”颜崆哑然一笑:“你最好如此。”他看着鄢正春说道:“你的老师之所以不出山,是因为他敬仰自己的父亲,不愿意为覆灭了他父亲家国的大秦效劳,可他却想要让庄子的道统传承下去。”

    “因此他才让你出山。”

    “道家一脉历来讲究顺其自然,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若是你不愿意出山,若是你心中没有匡扶社稷的愿望,难道你的老师会逼迫你出山?”

    “若蔺景先生能够做出来这种事情,他也就不是庄子的弟子了。”鄢正春脸上的嬉皮笑脸逐渐的褪去,虽然身形依旧是那么的潇洒不羁,但看起来却着实是有些严肃了。

    “没想到,知我最深的,竟然是你啊,子悠兄。”他叹了口气:“只是可惜,你我虽然是知己,可终究是道路不同。”颜崆却是说道:“有什么到不同的?”他看向窗外:“你以为我说不会参与那些人的事情是假的?”颜崆的声音很平静:“不管是上一次,还是上上一次,那些事情其实真的都不是我做的,你应该相信我,或者说你应该相信陛下。”他的声音中带着自嘲:“若真的是我做的,只怕陛下早就将我杀了,怎么可能留我到现在?”颜崆伸出手,抚摸着那越过窗子,生长到窗子里面的树叶。

    树叶沙沙作响,一阵阵的春风料峭拂过。

    “我一直在百家宫中,从未做过不利于大秦的事情,一些人总是想要以儒家的名头为前锋,想让儒家和当年一样,冲锋陷阵,但我不是孔老先生。”

    “我做不到那些事情。”

    “因此,我们走在的是一条路上,只是这条路有很多得分叉口。”颜崆转过头,看着鄢正春说道:“你于朝堂,我之想法则是在百家宫中,我不愿意为覆灭了大半个儒家的陛下效劳,但我愿意为这芸芸众生、天下黔首做一份事情。”

    “子曰:天下大同。”

    “孟子曰:舍身取义。”

    “若陛下、丞相真的能够使天下大同,即便牺牲了儒家又能够如何呢?”

    “我不在乎,先贤不在乎。”

    “没有人在乎。”颜崆的话语太够与沉重,让鄢正春有些喘不过来气,但他还是笑着说道:“你能够看透这些事情就好,我如今最担心的就是你与那些人联合在一起。”

    “咸阳城如今就像是一个鱼塘,其中一张暗暗的大网已经张开。”

    “我的朋友没有多少,我不愿意再看到一个朋友踏入无尽的深渊之中。”颜崆冲着鄢正春拱了拱手:“你放心就是了。”

    “风雨将至,我在这里避避雨就是了。”

    “儒家如今四分五裂,曾露、孟秋、石悬尼、萧何、陈平、曹参等人各自领着一些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