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章节目录 第707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少数人知道更多的东西,比如白起的死因其实是范雎之谋。

    简而言之,范雎得到庄襄王的信任,但是这个人心眼十分小,在白起立下赫赫战功之后,范雎开始担心自己在秦昭襄王心里的地位,从而谋划了一场离间计。

    最终,在这场离间计下,嬴稷赐死白起。

    更少数的人则是能够在这一场离间计中明白过来一件事情,那就是白起的死亡其实并不怪范雎,而怪嬴稷。

    为何?

    因为杀死白起的,不是范雎的离间计,而是嬴稷的怀疑。

    没有范雎还会有刘雎、王雎、李雎,只要嬴稷的心里对白起不是绝对的信任,那么他在杀了赵国的四十万军民,立下滔天功劳之后,就绝对没有任何一点活路。

    也正是因此,嬴稷才不能够内定所有秦王中的冠军。

    当然——

    这其中也有嬴政着实是太牛逼的原因。

    看着陈珂眼睛中的了然与思索,嬴政只是摇头笑着:“想必陈珂小子,你也是知道我曾大父的。”

    “那便好说了。”

    “你知道我曾大父死去之后,大秦成了什么样子么?”

    陈珂点头,他已经猜测到了嬴政想要说什么了。

    “若是臣没有记错,在昭襄王崩殂之后,孝文王继位,只是继位之后没有多长时间,便再次崩殂。”

    “之后便是陛下的父亲,庄襄王继位了。”

    嬴政点头:“那你知道,为何孝文王,也就是朕的大父会那么快的崩殂么?”

    陈珂低下了头,他不知道嬴政此时说起来这些是什么意思,但他低下头的同时还是说道:“臣斗胆猜测,大约是因为当时秦国内的一些争端吧。”

    嬴政看着陈珂,嗤笑一声:“你这小子,什么都知道,就是什么都喜欢装傻。”

    “明明对所有的事情都有猜测,何必如此磨磨唧唧的?”

    “岂不是让人笑话?”

    他看着陈珂,神色寂寥:“说说吧,也让朕听一听,看看你小子的猜测有多少是正确的。”

    陈珂这才无奈的说道:“陛下,臣的也只是猜测而已。”

    他在心中度量了一下词汇,这才是说道:“其实无外乎是外忧内患而已。”

    陈珂的心中悠然叹气,其实昭襄王去世的时候,秦国的状况与始皇帝去世的时候非常相似。

    首先昭襄王绝对是战国时期最伟大的君主之一。

    他伟大的点在于两个。

    一,他能忍,且有智慧。

    二,他活的时间长。

    第一点很重要,但是在第二点面前,这就一点都不重要了。

    昭襄王公元前304年二十二岁的时候亲政,公元前251年辞世,在辞世的时候,才放下手中的权力。

    在位长达五十六年。

    以秦国的老冤家赵国为例,昭襄王亲政的同时,赵王是历代赵王中最强的一个,也就是赵武灵王在位。

    公元前299年,昭襄王亲政的第五年,赵国换了王,为赵惠文王。

    也就是蔺相如辅佐的那个赵王。

    公元前266年,赵惠文王继位三十三年后崩殂,同年赵惠文王的儿子赵孝成王继位。

    此时,秦国依旧是昭襄王执政,为秦昭襄王四十一年。

    公元前251年,秦昭襄王崩殂;而仅仅在六年后,赵孝成王崩殂。

    秦国的一任君主,几乎熬死了赵国的三位君主。

    而这还是赵国王换的比较慢的情况下,换成同等的情况下,魏国、齐国已经换了四位君主。

    在古代那种封建社会的情况下更换君主便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他会引起国内的动荡、而且是巨大的动荡。

    因为国君的交替,往往代表着新旧集团的更替。

    而新旧利益集团的更替,向来是要打的天昏地暗,打出狗脑子的。

    在别的国家更换君主、国内开始动荡的时候,秦国国内在昭襄王的威压下有条不紊的发展着自己的实力、逐步的扩张自己的势力。

    在昭襄王前中甚至是略微后期的时候,秦国已经有了气吞六国的气势和景象。

    无奈的一点是,成也萧何败萧何,秦国因为昭襄王寿命长而欠下的债,在昭襄王后期因为怀疑心起之后,就一笔笔的还了回去。

    还的最多的时候,就是昭襄王死了的时候。

    前面说过,昭襄王在位时间很长,这能稳固国内情况的同时,也会让旧的利益集团无限制的膨胀、扩张。

    甚至膨胀、扩张到一种就连下一任国君都无法遏制的情况。

    这也是为何孝文王会死的那么快。

    嬴政用一种幽幽的、森冷的语气说道:“朕在位的时间也太长了。”

    “曾大父在位、执政了五十六年。”

    “而如今若是不更改年号,已经是始皇帝三十年了。”

    “朕也在位三十年了。”

    “更重要的是,朕的身体依旧康健,或许还能够再活个二十年。”

    “这也就意味着,朕执政的时间,与曾大父相同了。”

    他看着陈珂说道:“你明白朕的意思了么?”

    第三章:破竹(三)

    对于嬴政的话,陈珂有些无奈。他不喜欢假如,也不喜欢如果。

    假如我怎么样,事情就会怎么样这种句子,是陈珂最厌恶的句子,他觉着假设一切没有发生的事情,都是笨蛋才会做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