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章节目录 第714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卢生摸了摸下巴:“不过我来的路上,对这些事情倒是有些许猜测。”

    “你想一想,咱们此次召集这些人是为了做什么?”

    杨天翼道:“为了修建城池、为了砍伐森林、破坏瘴气的聚集。”

    说到这里,杨天翼停顿了一下,看着卢生,心中了然了。

    他其实并不笨,只是离开了咸阳城太久,无法知道很多消息而已。

    当有人点出来一些线索的时候,杨天翼瞬间就可以将一切都联系在一起。

    他感慨的说道:“原来如此。”

    “若是朝廷雇佣这些人,他们捡到的东西、砍伐的树木自然是要上交给朝廷的。”

    “但若是朝廷不雇佣他们,只是允许他们砍伐这些树林,这对于广大的黔首们来说,才是一件好事。”

    “因为他们有了过冬的柴火。”

    杨天翼的声音中带着赞叹:“陛下、丞相依旧是那么的爱民啊。”

    “这当真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这的确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统治者们在确定了自己的地位后,很少会站在下层去看待问题,左右那些人也跳不动、不能够真的推翻自己。

    尤其是在有了火器之后。

    在杨天翼看来,即便这个时候的始皇帝以及丞相继续使用当初秦朝那一套较为苛刻的法律,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因为有了火器之后,冷兵器的威胁就大大降低。

    而此时,火器是只归属朝廷管辖、其余人不可能制造出来火器,也不可能使用火器的,这样子一来,几一些大贵族就无法谋逆。

    因为皇帝的手里有大杀器。

    这个时代的人们暂时没有考虑过百姓、黔首们的造反,但就算是想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别的看法。

    火器之下,众生平等。

    所以依旧能够善意的对待这些黔首,甚至连这些小事都能够考虑的很周到的陈珂、始皇帝就变成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善良之人。

    .........

    章台宫

    此时的陈珂正在跟嬴政抱怨这个事情,而嬴政的脸上带着好奇。

    他是故意岔开话题的。

    因为刚刚陈珂那个小子竟然在问,究竟是谁泄密给了太子扶苏,导致他被敲了竹杠,足足用了半个月的美味佳肴才将太子殿下给安抚好。

    他看着陈珂,脸上带着些许好奇:“陈珂,你让杨天翼过了第一个月之后,不再雇佣、征调那些民力,只是单纯的允许他们砍树。”

    “是单纯的为了黔首着想么?”

    陈珂正在观察着这一局残局,听闻这话,脸上带着些许茫然的神色:“陛下为何会这样想?”

    “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黔首着想了。”

    陈珂很实诚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过在思考这个方案的时候,确实是想到了这个问题,并且照顾到了。”

    嬴政的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拒绝八卦和吃瓜么?

    答案是没有。

    “那你最开始的想法是什么?”

    陈珂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看着嬴政说道:“陛下,您还记得一件事情么。”

    “咱们弄粮食、弄发明、弄制度、以及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时,什么东西在飞速的消耗?”

    嬴政的神色一怔,然后紧接着有些黑脸的说道:“你该不会要跟朕说,朕没钱了吧?”

    陈珂摊了摊手:“陛下,不至于没钱。”

    这句话还没让嬴政松一口气,下一句话就出来了。

    “但目前国库的税收还未曾收上来,所以的确是有一点点的紧巴巴的。”

    陈珂比了个很细微的手势,但嬴政却是翻了个白眼。

    他可不会再信陈珂这一套了.....

    也不知道上次是谁保证了只有一点点紧吧,结果最后成了那样子。

    他扶额叹气:“那跟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第八章:破竹(八)

    听到嬴政的问题,陈珂给出了一个让嬴政都有些无奈和震惊的答案。

    “因为可以省钱。”

    陈珂看着嬴政说道:“陛下也知道,咱们现在征调的徭役并不是纯粹的征调徭役,而是要付钱的。”

    “虽然这只是一笔小钱,但能省一点钱就省一点钱。”

    “钱这个东西总是要用到刀刃上的。”

    听着陈珂的话,嬴政有些不满,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看着他说道:“陈珂,朕觉着有时候你有些矛盾。”

    这个话题一说出,嬴政的思绪就如同洪水一般冲刷出去。

    “朕可以看出来,你有些时候非常厌恶商人,但有时候又觉着钱财十分重要。”

    “可这两者难道不是一起的么?”

    陈珂有些不理解了:“为何是一起的?”

    “讨厌商人和看重钱财有什么矛盾之处么?”

    “我讨厌的是商贾之流重利而轻义,只要有钱赚他们会张开血盆大口,即便是去背叛、贩卖自己的国家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但钱财此物乃是万事万物的基石。”

    “除非此时还处于一个战乱的年代,否则钱财就是最重要的。”

    “因为唯有钱财在,才能够带领所有安定平和的人走向更美好的生活。”

    “唯有如此,天下才会越来越太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