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纵横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差佬的故事

正文 724 照海底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个社团的海底名册,往往不是留在龙头手上,而是交由德高望重的“香主”管理。swisen.com()由“香主”在大开山门的时候,取出海底名册备用。

    梁笑棠作为“龙头”只有查看和登记的权利。

    虽然想要取用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取用,但是不能时刻放在家中。原因是为了避免警方抓人的时候,搜到海底名册,把所有社团成员一网打尽。

    邓伯是东星社团的香主,海底名册自然是由他专门管理,藏在一个机密的地方。

    现在听见“林怀乐”还没正式选上“龙头”,就想要立即取出名册。邓伯心头一紧,马上猜到警队动手的时间只怕会很快,快到那些堂主、叔父们没有一点反应的时间。

    “唉。”

    “我知道了。”

    邓伯长长歎出一口气,无力的把座机电话扣好。双手拄着拐杖,一步步走进书房当中。

    他在书房壁柜的一个夹层中,旋开密码锁,从里面取出一本厚厚的装订本。

    轻轻扫掉上面的灰尘,盯着海底名册看了良久。

    翌日。

    上午。

    西区警署。

    伙计们一大早上班的时候,忽然看见每个人的办公案头,都摆着一份礼盒装的澳门饼。他们在惊喜的开启澳门饼后,才发现每份盒子里面,都还放着一封红包。

    伙计们拿起红包捏一捏,马上就明白是大sir对他们的爱意。

    “哇。”

    “今年的年货啊。”

    从反黑组到军装组,再从行政到保洁。

    只要有在警署上班,不管是不是正式职员,都会有这么一份过年礼。

    这些都是李sir作为大领导,不,作为大富豪的一点心意。

    往年的时候也有,所以伙计们都对此见怪不怪,早已习惯。只不过红包嘛,肯定是要作区分的。

    其中普通警员普遍是五百,督察级、各小组负责人是两千。高级督察、部门负责人则是五千。

    啧啧。

    红包越厚,爱的越深啊。

    警员们对此深有体会,纷纷想要李sir更爱他们一点。

    至于同级,以及跟更高等级的警官则是零。

    毕竟送给长官是会有人举报行贿的,不方便,不方便。

    顶多过年的时候,请黄伟耀吃一顿大餐就行了。

    半岛酒店,一只鲍鱼两万块的那种大餐。

    不过在警署内,大家不是都会在同一时间签到上班的。各个部门的人有早有慢,因此各种高度的惊呼声此起彼伏,警署内伙计们脸上都洋溢着喜色。

    哒哒哒,王素贤穿着一身短裙,黑丝,踩着小高跟鞋走进办公区。

    路上时,她便看到伙计们案头的礼盒,并且听到伙计们议论的笑声只不过ada王一点都笑不出来。

    “哼。”

    “我叫你买给我吃呀,没叫你买给所有人吃”

    “呆瓜,孩子都生两个了,这点事情都不懂吗”

    王素贤随手把红包扔进挎包内,开启礼盒,毫不顾忌的撕开包装。狠狠一口咬在饼乾上,恶狠狠的吃起馅饼。

    “这这这”

    旁边行政组的女警们,看见ada一幅要吃人的表情,连忙底下脑袋开始做事。一句话都不敢多问,一个厕所都不敢上。

    李少泽则是坐在办公室里,手中把玩着钢笔笑道“嘿嘿,真是有爱的警署。”

    “搞的我明知道要升职,但是真有些捨不得离开。”

    但是话说回来,他还是第一次知道,阿贤这么爱吃澳门饼。

    澳门饼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李少泽从案头拿起一块澳门饼,吧唧两口后,露出一脸吃屎的表情。连忙拿起水杯,咕噜噜,咽下两口清水,摇摇头道“吃不惯,吃不惯。”

    殊不知,阿贤此时是在把饼当人吃,正在拿着澳门饼报仇呢。

    嘿嘿。

    警署的伙计们拿了他的年货,吃了他的饼。

    今天就要做好加班的準备,跟他一起掀起最后一场扫黑行动,也是最大的一场行动

    因为,他刚刚已经约好林怀乐中午在茶餐厅吃饭

    以林怀乐说话时的口吻,估计该拿的东西都拿到手了吧

    李少泽随手把澳门饼吃光,接下来便开始日常办公。

    直到中午下班,抬手看过一眼时间后,他便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木盒。穿好外套直径走出办公室,步行来到警署门口的茶餐厅。

    这时餐厅门外站着四名保镖,看见李sir到场后,纷纷让开身子,垂下脑袋不敢与之对视。

    餐厅内零散坐着几桌客人,林怀乐穿着一身西装坐在吧台上,正在拿着叉子吃一份“车仔面”。

    李少泽一屁股坐在吧台前,两只手搭在木板上,朝前方的服务员露出微笑。

    林怀乐连忙放下餐叉,开口朝前方喊道“靓妹,赶快给李警官也来一份。”

    “不用了,我吃老样子就好。”

    李少泽敲敲案头,前方的服务员马上点头笑道“好的,李sir,您稍等一下。”

    “厨房,丝袜奶茶,菠萝包一份。”

    李少泽回过头朝向林怀乐挑挑眉头“阿乐,这里我比你熟。”

    林怀乐耸耸肩膀,把姿态放的很低。

    ”不好意思,李sir。”

    “是我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刚刚太冒昧了。”

    李少泽无所谓的摇摇头,伸手从服务员那里接过餐盘,一边吸着奶茶,一边举起菠萝包,恶狠狠的咬下大口。

    酥皮麵包跟冰冻黄油,融化在嘴里的感觉,就像是冰火碰撞在味蕾上,嘭的一下bào zhà开来。

    “爽。”

    他这幅样子,就跟刚刚王素贤吃澳门饼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差别。

    李少泽咽下菠萝包,吸着奶茶。林怀乐将手深进旁边的公事包里,取出一份厚厚的装订本,用手慢慢推到他面前。

    “李sir,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

    这份海底名册,其实已经被动过手脚。

    林怀乐将手下人马、支援他的叔父、堂主,全部从名册上撕掉。只剩下,其他无辜群众,以及支援梁笑棠那派的名单。

    李少泽点点头,随手翻开名册看过两眼。

    可以很清晰的在内页上,看见边沿被撕过的痕迹。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私下有过默契的事情。

    李少泽将目光轻轻扫过,并没有开口询问,更不会深究。最后审阅完一遍后,重新将海底名册合上,朝向旁边的林怀乐伸出手道“阿乐,祝你生意兴荣,财源广进。”

    “多谢,李先生吉言。”

    “阿乐先走一步了。”

    林怀乐将一张港币放在吧台上,把公事包和海底名册都留给了李sir。李少泽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伸手拍在他的面前。

    刚刚起身準备闪人的林怀乐,看见木盒后眼神微动,探手开启盖子。只见一根古朴沧桑的龙头棍,静静躺在木盒当中。

    东星的“龙头棍”实质上只是一个巴掌大的棍头,每一位龙头的可以自己打造棍身镶嵌。拿到这个巴掌大的小玩意,便等于拿到东星的正统。

    这让先前没有拿到“龙头棍”的林怀乐面露喜色,拿起龙头棍,目光深沉的望向前方,深深一鞠躬道“李先生往后有所吩咐,新东星再所不辞。”

    “好。”

    “我只希望,你一直都是新东星的董事长。”

    两人的关係,就在一句“李先生”,一句“乐老闆”之间转变。

    而在拿到“龙头棍”后,林怀乐便已不再久留,转身离开茶餐厅。

    李少泽则是坐在吧台上,细嚼慢咽吃完下午茶,掐着点回到警署上班。

    他在回到五楼办公区的第一件事,便是敲着王素贤的桌子喊道“通知所有行动组长,十五分钟后,来到五楼会议室开个闭门小会。”

    “有大案子要办。”

    “yes,sir。”

    王素贤立正敬礼,目送着李sir走进办公室,连忙拿起电话一个个叫人。

    刘保强、宋子杰、雷辉、陈晋等人收到消息,连忙收拾好东西,迅速赶去五楼会议室。找到位置坐好,耐心等到大sir到场。

    联繫起昨晚的一系列动作,他们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猜到今天要办的“大案子”,恐怕是“扫黑除恶”最后的一场大行动。

    同时,也将是历史上最兇猛的一场行动。

    啪嗒。

    李少泽没过多久,扭开门锁,抱着一本厚厚的装订书,走进办公室。

    王素贤紧随其后,反手将门锁上,寻找一个位置坐下。

    刚刚李sir已经把大概的行动计划交代过一遍,现在她是心理唯一有数的部门组长。

    李少泽穿着一身白色制服站上讲台,重重的将那本装订书,放在案头上。

    “敬礼”

    刘保强、宋子杰等人眉头一跳,不约而同的大喊出声,主动抬手立正,腰杆挺的笔直。

    因为李sir只有很少,很少的重要时刻,才会穿着制服出席在警署内的会议。

    可想而知,这场行动绝对要超乎众人的想象。

    果然,李少泽拍拍手上的装订书,面带笑意的朝向他们问道“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吗”

    陈晋、雷辉仗着身高优势,轻轻挺直腰板,瞄过一眼,但是仍旧无法判断出那是什么东西。

    书本子那不是屁话吗

    “rry,sir。”

    “我们不知道”

    刘保强、宋子杰两人将目光转向王素贤。可惜,没有得到王素贤的回应,只能在恰当的时机,出声表示疑问。

    李少泽面带笑意,突然话锋一转,语气严酷的喊道“这是东星社团的海底名册上面记载着每一个东星社成员的名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